我真的不愿意再回忆下去这件事就像是燃烧在心头的一团愤怒火焰令我倍受煎熬。每次想起都让我的心一阵阵揪痛这是我的耻辱这个*毁了我的家!

    我有很多的女人却只对两个女人动过真情其中一个就是我老婆老婆也很爱我不然当魏而告诉她我和另一个女人的事并拿出照片作为证据的时候我老婆不会在背后给我狠狠的三枪!

    爱之深恨之切!

    他毁了我的家我就要用他拥有的一切来偿还。只是这个*除了他自己便一无所有所以我只能拿他的命来抵偿。

    总之一句话这一次的买卖我自以为胜券在握实际上却被魏而这个小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虽然很成功的抢到了一笔钱却最终成为彻底的输家。

    生死门走了个来回更让我恨透了那个奸诈反复的小人我已立下誓言康复之日就是他灾难降临之时。

    经过哈维大叔三个月的精心调养我强壮的身体迅恢复本来估计要半年才能完全恢复的身体只需在半个多月就可以了。

    只是我却等不了那么久了复仇的箭矢早已被我搭在弓上伤既然已好我在也忍不下去了。多等一天我便多受一天的煎熬。

    哈维大叔没有劝我因为他知道我的脾气——宁折不弯更因为他对我充满信心还没有什么事可以难道我波特的。

    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开始了复仇的第一步要找魏而那个凶人不可能赤手空拳的去找他了解恩怨只是魏而本身就是一个令人难以小觑的角色更何况他现在回到黑帮有更多的人为他卖命。

    我要有一把枪没有枪即便你怎么狠在这个世上也不会活的长。但我先得要有钱现在的我身无分文连吃一顿饭的钱都没有。

    强者是不需要别人施舍的所以以我和哈维大叔的交情走之前哈维大叔也没给我一分钱。

    大钱一时半会找不着小钱却是很容易就能到手。

    挤在涌动的人群中眼睛快的在擦肩而过的人们身上掠过寻找容易下手的猎物。

    随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我现了第一笔钱只是这笔钱实在太少了点。

    “帮助残疾~!”一个乞求路人施舍的声音在前面响起“帮助越战老兵站起来。”

    一个身着便服年约三十岁的汉子靠坐在墙边两腿直伸好象是在越战受了伤再也无法行走了边吸着烟边大声向路人叫喊着。两腿之间放着一顶帽子已经有了一些钱有硬币也有几张较大面值的纸币。

    不时的有路人受到他声音的感染向帽子中投放一些钱。

    说话间我已经来到他身前俯身探手伸到帽子中将几张大面值的纸币抓在手里。

    他原以为我是来施舍他的还大声的说着“谢谢”及到我将钱给抓在手里他方才醒悟过来怒声咒骂着双手有力的一把擒住我往回收的手臂随着我站直身体他竟然出乎我意料的也挣扎着站了起来我马上明白他的腿根本没有事他不过以此来骗取人们的同情心来不劳而获。

    我看也不看在他企图作进一步反抗时另一只手陡然捏在他的咽喉处喉结被我牢牢的攥了一把这么多年我可不是白混的喉结是非常脆弱的地方他被我一捏之下咳嗽着连眼泪一块咳了出来擒着我的双手立即无力的垂了下来。

    我把抢来的钱放在口袋里冷冷的道:“我治好了你的病!”

    有了钱心里舒服多了。想象着魏而被我逮着后的后悔模样我喃喃自语:“不要妄想我躺了四个月就不会讨回公道乖乖作个好人作个好人是可以的但我是一个可以占到一点便宜的好人作个好人没有出头天啊!”

    走进路边的一个小酒馆利用刚刚抢来的钱要了杯咖啡吃了点东西。

    望了一眼对我很感兴趣的老板娘深深吸了口烟吐了出来问道:“多少钱?”

    “两块八。”

    我掏出三块递给她在她从我手中把钱的刹那我同时把吧台上属于她的那包烟顺手牵羊的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同时离开座位走到吧台另一边这边堆放着一些硬币在她的注视下我清清楚楚的拿走属于我的两枚硬币。

    在我走到门口的当儿耳边传来老板娘的叫骂声她终于现这个好看的吝啬男人不但没有给她小费还拿走了属于她的那包烟。

    走出小酒馆我靠在一根柱子上望着来往穿梭的行人心中思索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我应该找更多的钱我需要把身上的行头换一换这会让我的心情好一些我还需要一把枪。

    打量着从我身边经过的行色匆匆的人们我需要找一个和我样貌有几分相似的人下手这样更利于我去银行用身份证换回密码。

    不多久就让我现一个和我有几分相似痞气十足的男人嘴中不断咀嚼着一个口香糖横行无忌的在人群中穿行瞧他身上的衣着还不错身上的钱应够我应急的了。

    随手扔了香烟抖了抖衣服勇气涌了上来无惧的盯着他向我这边走来仔细的望着他身上的各个部位推测他放钱包的位置。

    同时大步迎面走过去。

    及到走近故意使劲撞在他身上他被我撞了一个趔趄不等他火我马上道歉同时双手很自然的轻轻的拂在我怀疑的几个位置就如同是象征性的帮他拂平被我撞皱的西服。

    他狠狠瞪了我一眼擦肩而过。

    我在心中微微一笑钱已经有着落了。

    钱包到手我立即走进最近的银行柜台的小姐看了看身份证又怀疑的看了我一眼我神色不变的望着她等她拿钱给我。

    身份证是那个倒霉蛋的名字是――爱德华强森。

    我心知肚明她在怀疑我可我偏偏摆出一副沉着的样儿令她无法真正的怀疑我她只会以为身份证上的照片时间久远已经和本人产生了一些差异。

    拿到钱接下来是把身上的西服换一换当然为我付钱的还是倒霉的爱德华强森先生。

    接着我又用爱德华强森的身份买了几块手表刷了卡我步入自己最喜欢的地方――枪店。

    透过粗壮的铁丝网我仔细的看着每一把手枪左轮手枪是我的最爱虽然只能装六子弹。我最爱听弹轮旋转的声音“咔嚓咔嚓”在我耳中仿佛是仙乐左轮手枪比起一般的枪要较大一起充满力感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男人的选择。

    肥壮的男人细心的察看我递给他的几块我刚买来的手表最后决定给我当九百块我选中了一款银身黑座的左轮除去枪的钱他又给了我三百块。

    对于这个价钱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我很清楚被他坑了至少有两百块不过无所谓了那只是爱德华强森的钱。用钱买手表再用手表换枪和钱这种花法会让我更安全。

    走出枪店已经天黑圆月高挂街上的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路上行人稀少。望了望月朗星疏的夜空是该吃晚餐的时间了吃饱饭才好做事。

    在餐厅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安心的享受着我的晚饭餐厅灯光较昏暗柔和的音乐飘荡在四周显得很有情调。

    用完晚餐点燃一支烟边悠悠的吸着边等着伺者刷完卡回来。

    “对不起先生这张卡已经失效请换一张卡。”

    冷冷的带着凶芒瞥了他一眼道:“不可能再去试一次。”

    “对不起先生我已经试了两次。”伺者很有礼貌的回我但却没有了刚才的自然他一定是被我吓到了。

    我瞪着他眼中带了一丝怒气这让我显得很可怕平淡的道:“再试一次!”

    伺者被我气势所迫赶紧转身按照我的话去做。

    我喝下最后一口红酒掐了烟拿上自己的上衣从容不迫的走出这家餐厅。看来可怜的爱德华强森已经现自己的卡已经被见了。哈哈。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章 复活 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