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复活

    我虚弱的趴躺在简陋的手术台上精疲力竭!一动不动的任身旁的人施为。冰冷的台面抵不过背部传来炽热的火痛一波接一波的侵蚀着我的毅力。

    **上虽然痛却赶不上心中疼的万一我麻木的趴着像条死狗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非常吓人头蓬乱脸色青白双眼无神背部受的三处枪伤一定留了很多血。

    我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因为我是最狠的至今为止还没有谁有能力把我弄伤。用道上的那些王八蛋的话说我是个狠角色杀人不见血是个彻底的坏蛋人见人怕最难得的是外表英挺一表人才但是在羊皮下却有一副比熊还要强壮的身体和一颗冰冷、嗜血的心!

    我一直都这么以为:我—波特!是最强的!

    我是个独行的坏蛋从来没有想过去加入黑道虽然那样会令我获得更多的力量但是却失去了自由上天最是公平你得到一样东西就必然会失去一样东西作为代价。我讨厌有人对号施令那让我不自在。我就是我没有人可以控制我就算是警察也不行。

    事实证明我有能力得到一切我想得到的至今三十多岁我仍然活的好好的从未被人打败过也未蹲过牢房更未加入黑道。

    我享受着自己的生活我有一个女人事实上她是我的老婆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做买卖。当我们用完上一次赚来的钱我们就会再干一票然后就停手直到把所有的钱用光才会再开始我们的买卖。知足者常乐我并不贪心显然这个优点让我活的更安全和舒服。

    背部突然传来湿润的凉意是酒精绵压在伤口上。略显苍老的粗犷声音在背后响起:“三颗子弹最浅的入肉三厘米失血过多身体异常虚弱没死是你好运!”脚步从我身边走远声音接着飘来“得休养一个月才能恢复要想恢复你的正常状态需要半年!”

    声音渐渐远去。

    救我命的人是哈维大叔表面上他是个规矩的兽医事实上暗地里他经常为道上的兄弟治伤他对外伤很有一手只是他索要的费用也价格不菲可是当你处于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能用钱来换回一条命不论多么昂贵你也会觉得很便宜。

    哈维大叔也因此赚的个盘满钵满更在黑白两道都很吃的开。

    在几年前我曾救过他一命所以他不但为我免费治疗还经常给我提供一些宝贵的资料当然这些资料也是道上兄弟们的各种见不的光的买卖而我最喜欢的买卖就是——黑吃黑。

    黑吃黑有两个好处:一被吃的人由于见不的光只能忍气吞声不敢找警察;二:利润丰厚!每一笔都够让我舒舒服服的过上很长时间。

    而能让*了这么多年黑吃黑的生意仍能活蹦乱跳的原因也有两个:一够狠!杀人灭口决不拖泥带水我并没有杀人的嗜好但是当那变成一种需要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所以很少有人知道黑吃黑的人就是我;二果断且知足!计划好就马上动手如果不成功立即有多远走多远我不会很挑剔非要是大买卖才动手只要有足够我快活一段时间的钱我就会出手事实上小买卖更加安全背后也不会有太大的势力。

    有人说我能活到今天是运气!

    运气是什么?我不知道何谓运气我只知道让我横行到今天的绝对不是运气这是我的实力和聪明的头脑。

    其实我更注重的则是一个字——勇!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狠!只是狠显得更为狭窄些。

    我父亲是黄种人母亲是白种人这让我的皮肤特征在黑人群聚的地方更像个白人在美国一个失去父母庇护的白人孩子要平安的从贫民窟里长大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却是个例外。

    在我未离开那里之前我就是那里的头这是全凭我的实力得来的。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活过二十四个小时。

    我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但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最亲近的人会背叛我。之所以我现在只剩半条命如同癞皮狗一样躺在这儿就是因为我老婆背叛了我。

    这是一个圈套可笑我太过信任老婆没想到她竟然背叛了我我身后的三颗子弹都是这个狠毒的妇人所赐。

    一个月前魏而找到我说是要和我合伙赚一笔大的。魏而这个人我并不很熟悉但是我知道他以前曾是一个黑帮的小头目为人狠毒、暴戾。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被黑帮给赶了出来。

    他如果想重新加入的话就得向帮内带去一笔不小的数目——13万美元因此他找到了我!

    所谓的大买卖其实是他早计划好的一个圈套我很佩服他这么带种竟然敢算计到我头上。不过非常可惜既然这次我没死那么他就一定要死一起抢来的钱其中有一部分是我的我也会让他乖乖吐出来。

    他告诉我说现一个洗黑钱的地方我笑着问:“在哪里。”

    第二天他带我来到一个日本人开的花店店前有几个面色凶狠的壮汉警觉的盯着四周其中一个显得格外凶狠灼灼双目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我很明显这一伙人应该是打手。

    我当然不会把这种人放在眼里和我比狠他还远远不及以我的搏击技巧等闲几个大汉休想将我如何。

    魏而手中端着一碗快餐面大口大口的吃着并不时出令人不舒服的咀嚼声让人误以为他只是个一般的小痞子。

    事实上我知道这是他用来使别人产生错觉的一个掩饰而已。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魏而的话一边若无其事的留意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花店前来往经过的人大部分都是亚洲人看来这一片是亚裔的主要活动区域。

    魏而继续扮演着他的痞子形象谈笑无忌的指着离我们十几米远的花店道:“这就是日本人的洗钱店。每个星期的周二和周五会有人来拿钱走的是同一路线。”

    正说到这一辆黑色轿车在花店前停下走出三个黑色西服打扮的人模样凶恶眼神充满警觉。我心中暗自忖度:“这应该就是魏而口中的那些来取钱的人吧。”

    不大会儿三人鱼贯而出只是手中多了个皮箱我看了下表从进去到出来整个过程只有五分钟。

    我望着那只黑色皮箱淡淡的道:“箱子里有多少钱?”

    魏而哈哈大笑一声接着若无其事的低声在我耳边道:“大概三十五万到五十万之间。”

    对于这个数字我很满意只要其中的一半就够我一年的享受了。在脸上挂起平淡的笑意微微点头点了支烟瞥了他一眼道:“你需要多少钱。”

    “我们平分。”魏而显然对我的问题早有准备回答的很自然。

    我吐出口中的烟圈淡淡的笑道:“我是说你回去要多少钱。”

    他惊讶的望着我皱眉道:“你是说回到帮派里。”

    我笑着点点头我要让他知道我可不是一般的角色你的底细我很清楚不要妄想在我身上耍花招。

    魏而显得很吃惊他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秘密竟然轻易的从我口中道出神态顿时有些慌乱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夸大的笑道:“天那你什么都知道。回到帮派需要十三万。”

    说完又低头吃着他的面仿佛对其他事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

    装着钱的轿车从我们身边电驰而过在我们身后的巷子中越开越远。

    我站在巷口盯着远去的车影使劲抽了口烟斩钉截铁的道:“周五动手!”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章 复活 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