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渊大帝不屑道:“即便你能看到本帝的动作也无法做出反应。”

    树帝见着那些花粉如愿以偿的落在他身上嘴角扯出一抹笑意阴阴的笑道:“也许你误会了这些花粉特殊效果。那些聪明的动物受了伤后总会找来这种花粉途到伤口上知道它们的作用吗?这些花粉有麻醉作用一旦接触你的皮肤就会深入其中令你神经麻醉。”

    龙渊大帝神色如常的望着仍不断洒落下的花粉道:“也许你不应该对你这些小把戏抱太大的希望。”

    “故布疑阵吗?”树帝嘿嘿笑道“如果你知道落在你身上的这分量足够可以麻醉十头大象你就会知道你的镇定多么可笑。”

    龙渊大帝眉头皱了一下但仍表现出对树帝的话不值一哂的表情。

    树帝奸笑道:“你太多话了直接杀了本帝你就不会出现现在的尴尬场面不要指望那些金甲神能够赶来救你等它们过来本帝足够时间杀你上百次了。”

    龙渊大帝转身向着阶梯顶看了一眼那些被树帝用手段困住的金甲神有一些已经脱困了此时正向这边赶来不过度太慢了点。龙渊大帝不慌不忙的向着树帝淡淡的道:“你确定你的花粉就一定那么有用吗。”说着话随意的活动了一下筋骨如暴豆子的声音在告诉树帝他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树帝心中遽然一震双手急剧挥动一片绿色烟幕瞬间周围十米方圆给遮的不见天日。树帝做完这一切不敢迟疑飞快向另一个出口飞去。

    突然一股迫人的压力陡然出现在他面前。

    树帝大吼一声双手射出如蜘蛛丝般的东西希望可以凭借这个可以暂时将他给缠住虽然他也知道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龙渊大帝的大笑在绿色烟雾中传出来:“本帝早就告戒过你不要轻易相信你那些小把戏它并不如你想象中那么好用。”

    一股庞大的力量奇迹般突过树帝射出的那些奇怪的东西直袭他的前胸。树帝尖啸着迅后退然而那股力量如影随形丝毫没有被摆脱的趋势。

    树帝陡然站住双手湛出绿的能滴出水的毫光狂喝着两掌迎了上去龙渊大帝的力量出乎他想象的强大他全力一击却仍不可思议的被击的倒飞出去鲜血瞬间从七窍溢出树帝一落在地连擦一下也不顾一弹地如同炮弹一样贴着地面飑射出去。

    龙渊大帝的声音阴魂不散的在他身后响起:“留下你的命本帝恩准你成为龙宫的阴魂死在你所热切盼望的地方算是死得其所了吧哈哈!”嚣张的狂笑声绵绵不绝于耳的往树帝的耳朵中钻去。

    树帝已经深刻体会到龙渊大帝的厉害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不受花粉的影响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厉害但是他心中知道自己大概真的命丧于此了他仿佛受惊的小鸟只想离开此地。

    龙渊大帝在顷刻间就奔至树帝身后毫不留情的一掌重重的印在树帝身上树帝闷哼一声向前扑去龙渊大帝跟上去又补了一掌钵盂似的拳头顿时将树帝的身体给洞穿。

    树帝一瞬间失去了生命身体自然的倒在地面绿色的鲜血在那个大洞中汩汩冒出。

    龙渊大帝冷眼望着跌倒在面前的尸体昔日自己的强敌今天却宛如一件玩具被自己玩弄与股掌之上心中兴起脱胎换骨凌驾一切的心理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忽然瞥见在树帝身边不远处散落着两个不起眼的树仔。

    龙渊大帝又向另一边扫了一眼又现了几只同样的树仔心中升起了个奇怪的念头他俯身捡起其中一只树仔在手中把玩着半晌始道:“本帝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死去不过不晓得这些树仔如果全被烧熟了你会不会仍能活着。”

    龙渊大帝话音刚落突然一颗树仔陡然跳动了一下接着一个绿芽骤然生长出来在龙渊大帝的注视下绿芽以不可置信的度疯狂的生长着十几秒的时间从一颗种子长成一棵百年的通天巨树。

    这棵怪树说不上来是什么树种因为它身上具有至少上百种植物的特性可以说是天下植物的综合。

    在树干的中间部分长着一张大嘴和两只眼睛。龙渊大帝望着通天巨树突然哈哈笑道:“这应该就是你的真身吧本帝不得不承认你的真身还真是够吓人的不过本帝要告诉你你失策了!”

    大树突然开口出瓮声道:“可惜这不是在6地上否则方圆百米之内任谁都无法躲过本帝的吞噬!”

    龙渊大帝似乎毫无惧色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通天巨树仿佛漫步一样在树下悠然的走着面带笑意的道:“听说树人族可从大地中汲取无限的力量可惜这里的地面全由青玉所制青玉坚硬可愈金钢牢不可破不论你的本体有多强可惜乃是无本之木力量有限。”

    龙渊大帝顿了顿道:“听说树人族的人一旦显露本体就再也无法变回去如果传言属实本帝的龙宫中将会再增加一个天然装饰!”

    树帝脸色十分难看的道:“但是也希望你知道树人族现出本体将会是异常的强大本帝虽然活不了但是你的唯一下场就是作本帝的陪葬。”

    树帝身上仿佛柳条一样的东西殊地纠缠着向龙渊大帝缠去即将缠住他的刹那龙渊大帝已经移动了另一处。然而树帝的攻击并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了。树冠陡然铺盖下来漫天飞舞的枝条像是一条条绿蛇在天空纵横骇人已极。

    不论龙渊大帝的度有多快在树冠方圆百米都给笼罩起来的时候就无可避免的被树帝的无数只触手给牢牢缠住树帝出得意的大笑将龙渊大帝给高高举在眼前讥笑道:“怒的树人是不可战胜的。”

    龙渊大帝脸上并看不出来恐惧淡淡笑道:“本帝早说过你是无本之木只靠着根部的吸盘吸住地面够牢固吗?”

    龙渊大帝身体忽然涌出大股的强大力量化作飓风向着树帝卷去树帝惊愕的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飓风想不到手脚都被控制住的龙渊大帝竟然还能召唤出飓风。

    树帝在威力极大的飓风中慢慢向一边倾斜倒去望着龙渊大帝眼中的讥笑顿时心中大怒厉喝一声全身湛放出浓郁的绿色树身可见一股股的力量迅通往低部。

    两人耳中陡然都传进“喀嚓”的破碎声树帝达的根系竟然强行突破坚愈金钢的青玉深深扎在宫殿的地面下。

    倾斜的树身又慢慢恢复笔直。飓风过去龙渊大帝笑吟吟的道:“你动用了一直不愿使用的力量你会因此而失去什么吗?”

    树帝充满皱皮的脸狞笑着望着龙渊大帝道:“看在你即将死去的份上本帝就告诉你这个秘密这种本源的力量是保证我们树人可以在任何一个分身上保留本体的记忆。”

    龙渊大帝呵呵笑道:“换句话说你现在既然使用了这股力量即便你凑巧不死你的分身也无法保存本体的记忆了意思是说假若你能够重生便会变成一个痴呆儿!”

    树帝本就满布皱纹的老脸更是阴沉的可怕“本体的强大不是任何物种可以能威胁到的你永远不会看到你设想的未来而你将会先本帝而去你的残留的身体也会成为本帝的一部分!”

    就在两人僵持的这些须时间金甲神已纷纷从远处赶至树帝身上伸出无数触手一眨眼的工夫就将所有的金甲神捆了个结实抓着它们如同玩具似的撞向地面。

    树帝得意的道:“看到了吧任何威胁对本帝来说都是不理智的。现在本帝就要将一寸一寸的给扯成碎末。”说完抓着龙渊大帝的触手们纷纷使力的向外拉扯。

    龙渊大帝在半空中被扯成一个“大”字形即便死了他也落的个极为残忍的分尸龙渊大帝在被那些如同钢条似的东西使劲勒住的时候脸色终于生了变化涨的通红。

    龙渊大帝勉强的道:“你知道吗本帝一直不杀你是因为一个人待在这里实在太无聊了现在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本帝要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强者!谁才是主宰!”

    龙渊大帝嘴中喃喃吟唱着奇怪的声音一圈圈红色光圈不断从他身上向外扩散开一股令树帝感到压抑的力量弥漫在他们两人四周。

    龙渊大帝也渐渐生了变化一尾金龙陡然脱困而出金龙盘游在半空睨望着树帝嘿嘿冷笑道:“只有龙族才是这个星球最强大的种族你这种卑微的树人不配再活在这个星球。”

    树帝惊恐望着在半空张牙舞爪的龙渊大帝当他化身为龙的刹那树帝心里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力量差对方太多等待自己的命运恐怕是这么站着死去了吧!

    我远远隐藏在圣后两人身后看着两人对着一扇偌大的门束手无策。

    半个时辰前火鸦带着我们一直来到这里但是却被一扇巨大的门给挡住了去路本以为区区一扇门又岂能阻住圣后与遮天大帝。令我意外的是那扇古怪的门好象特别坚硬任圣后与遮天大帝怎么努力效果却不甚明显。

    等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有种上去帮忙的冲动可是谁知道他们现我跟踪他们会不会接受我的好意。不过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出去肯定别想让两人引着我去找树帝了。

    我叹了口气忍着冲动希望两人能快一些打开眼前的门!

    突然间脚下传来不寻常的震动接着整个宫殿都摇晃起来好象此刻的东海正生着大海啸带动着龙宫也晃动起来我有些心神不宁的望着眼前的巨门心中产生了种不祥的预感。

    “祈神殿”中龙渊大帝对树帝的本体出了最后的打击霹雳连着雷击挟杂着滚滚的火球无法移动的树帝毫无还手之力的在瞬间被龙渊大帝的强大给粉碎。青玉地面一片狼籍四处溅杂着污秽物。

    龙渊大帝冲着满地的苦枝败叶狞笑了一下一甩龙尾向着塔飞去。

    龙渊大帝小心翼翼的围绕着塔盘桓心中盘算着自己的力量是否有能力可以令这件神器臣服!定海神针的威力实在太引诱人令他无法放弃化身为龙后力量大大提升又给了他更多的信心。

    龙渊大帝浮在半空凝视着被金色毫芒所笼罩的塔心中猛的下了决定一声龙吟殊地冲了上去用身体将塔给卷住金光仿佛受到了侵犯似的陡然大涨刺眼的金芒带着极强的攻击性。

    龙渊大帝双眼骤然精芒大盛身体放出更强的红光一眨眼的时间龙渊大帝就被金、红两种光芒所覆盖两种光芒互相角逐龙渊大帝好象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双精光闪烁的龙眼此刻却布满了血丝。

    随着两种庞大力量的比拼四周的空间也受到了波及地面渐渐传出低微的震动不久后连“祈神殿”也跟着摇动起来。龙渊大帝逐渐落在下风但是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厉吼一声释放出体内全部力量作最后一搏。

    塔在金光中剧烈摇晃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欲破塔而出。金光如潮水一样涌出瞬间将龙渊大帝给淹没漫及整座“祈神殿”。就在此刻龙宫也好似感受到了这股愤怒的力量在海面剧烈震动起来。

    片刻后金光如退潮一样徐徐退回到塔中金光在塔边吞吐不定宛如在警告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龙渊大帝*着从地面爬了起来强大的力量硬是把他从龙形中打回到人的样子。龙渊大帝踉跄的走了两步默视全身现除了一些青肿外并没受伤好象刚才的力量并没杀他的意思否则以刚才那种力量就算再多两个他也死定了。

    他转身又恨又怯的望了一眼塔对塔内出的力量此刻仍是惊魂未散。他叹了口气决定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得到它!

    “轰隆!”

    一阵巨响从他背后出他回望去现是在门那边传来嘴角扯出一抹残忍的意味喃喃自语道:“看来有朋友前来造访了。”在他的意愿下坚愈金钢的巨门缓缓升了起来。

    正在努力重击巨门的圣后与遮天大帝愕然的看着偌大的巨门突然自己升起朦胧的金光从巨门升开的缺口中透出。我远远望着升起的巨门知道必然有人触动了机关否则一直没有反应的巨门会突然升起。

    圣后两人迟疑了一下当巨门升到他们眼前时他们还是决定进去。

    我怕巨门会再次落下也急忙的闪身进入了里面。

    里面虽然金碧辉煌但却是地面却狼籍不堪很显然刚才一定有一场恶战!四处地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枝叶但却无一完整好象受到大力的破坏。遮天大帝忽然沉声道:“树帝死了!”

    圣后一惊望着遮天大帝不敢置信的道:“你是说这是树帝的本体?”

    遮天大帝凝重的点了点头踢开脚边的枝叶低道:“小心树帝应该是刚刚被杀死敌人还在附近我们要小心能把树帝轻易杀死的绝对不是易与之辈!”

    “快看这里还幸存一个分体!”遮天大帝眼尖的在乱枝堆中找出一颗不起眼的种子。圣后急忙走过来望着他手中的种子道:“好象这个分体已经失去了自我促生功能树帝这次真的神魂皆消了!”

    遮天大帝沉重的呼出一口气敌人好象出乎我们想象的强大。

    “欢迎大家来到龙宫!”龙渊大帝忽然从塔后出现。

    “龙渊大帝!”圣后与遮天大帝失声叫道!圣后不相信的望着他惊讶道:“难道是你将树帝的本体给打散的你何时具有这种本领了?”

    龙渊大帝眼中露出不在意的笑容淡淡的道:“你们所处的地方是龙宫最神圣的地方——“祈神殿”。“祈神殿”是我们龙族祈求龙神保佑龙族子孙的地方是绝对不允许外族人进入龙宫的!”

    圣后道:“龙渊大帝不要在此装神弄鬼不管你是怎么变的这么厉害你一个人不是本后与孔帝君的对手快点交出定海神针!”

    遮天大帝冷冷的道:“据本帝所知圣祖曾经就进入过“祈神殿”!”

    “没错!”龙渊大帝嘿嘿笑道“妖精王曾经进入过我龙族的“祈神殿”他是应东海龙王也就是古龙族的族长之邀而来。”随即又瞥了一眼圣后淡淡道:“在本帝身后这个塔中就是定海神针万年前妖精王是通过了龙族的测试获得允许前来取定海神针才有幸进入神圣的“祈神殿”。”

    圣后的视线越过龙渊大帝向着他身后的高塔望去眼中兴起迫切的神色。

    龙渊大帝哈哈大笑道:“不要着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难道你们就不想多知道一些关于定海神针的事吗。”

    遮天大帝两人都被龙渊大帝出乎意料的镇定给震慑一时间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依恃才让他表现的如此轻松。

    遮天大帝淡淡道:“愿闻其详。”

    龙渊大帝欣然道:“自这世界上有智慧生物存在时这定海神针就已经出现了是我龙族的圣物不过我龙族并不是自私的将其占为己有在天地宇宙形成到现在的悠久岁月这个非凡的神器曾有很多的外族人所使用往往这些暂时拥有神器的人都成为一代人人景仰的英雄。

    当然其中也包括了你们妖精族的妖精王。不要不信本帝的话你们可以看看你们脚下青玉上雕刻的图画就知道本帝所言非虚。”

    我闻言也向青玉上望去果然看到一副副不同的图画画中的人物无一例外的都掣着一只金光灿灿的棍子。

    圣后好象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大声道:“既然已有了先例就请龙渊大帝将定海神针借本后一用吧。”圣后疾向着高塔飞去裹在身上的丝巾在空中飘飘欲飞冷然不可侵犯的圣洁令圣后看起来冷艳不可方物。

    在圣后飞起的瞬间遮天大帝也随着向前冲去。龙渊大帝呵呵笑道:“你们太着急了!想要本族的神物就让本帝试试你们是否有此资格。”

    圣后飞扬的丝巾陡然如同触手一样的活了过来卷动着向着龙渊大帝缠去遮天大帝的手上同时也多了一柄巨大的翎羽转眼间化为四尺青锋在剑锋四周滚动着呼啸的风声……

    龙渊大帝望着两人眼中闪过一抹杀机双手红光乍现两手异化为两只金色的龙爪鳞甲反射着冷光。龙渊大帝大喝声中一把抓住后先至的孔帝君的四尺青锋口中奚落道:“孔帝君近年为女色所惑修为不进反退本帝着实为孔帝君扼腕!”

    面对几乎同时赶到的白色丝巾陡然弹出尖锐利指圣后屡用不爽的丝巾在瞬间的工夫就被龙渊大帝的利爪化为漫天飞舞的破布。

    龙渊大帝哈哈大笑道:“圣后好象只会说大话呢!想要拿到定海神针除非你们能打败我否则你将无法再进一步。”

    圣后秀眸闪出寒星娇叱道:“既然帝君急于寻死本后和孔帝君就成全了你。”边说着迅的从另一侧袭到。龙渊大帝手中一软觉遮天大帝的剑突然化为羽毛从自己手中脱了出来。

    我见他们几人打的热闹心中轻笑了一声蹑手蹑脚的从另一边的阶梯逐级而上金色的光芒仿佛初升的太阳射出的光线给人暖意却并不灼热。我一步步的走近围绕着高塔转了几圈在一边站定望着高高的塔心中奇怪为什么不见有门窗。

    仔细观察了一会却并没看到有什么蹊跷的地方。我向着圣后那边望了一眼三人正打的热闹我这个名义上的义兄看起来修为大长啊圣后两人联手仍被他逼在下风。

    我收回视线再把注意力集中到塔上我试探着伸出手去触摸金光。

    陡然一股传递着气愤讯息的能量猛的向我冲击来。我大惊殊地缩回手。以我炼器的经验这个绝对是顶级的级神器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自己的意识。

    龙渊大帝大怒道:“谁在那里!竟然被你们两个骗了!”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 树帝本体,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