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花落谁家

    清晨一阵噪音将我从酣梦中惊醒昨天用了一根灵犀角我又见到了蓝薇自从上次简略的向她传递了我仍然存活在无限大的宇宙中的某个角落的信息后她的身体便一天天的康复了。

    虽然这听起来很荒谬因为谁也无法确定人是否能达到另一个时空中。更加无法证明存在另一个时空中的人有没有能力传递消息到不同于自己的时空但是蓝薇的念头出奇的坚定她相信我答应她不久能回来就一定可以回来的。

    可惜灵犀角的能量有限昨天通过漫长的时空隧道也只能简单的表达心中的思念就只得再从遥远的时空退回来但这已足以让我有一个香甜的酣睡。所以虽然我被噪音吵醒但是心情仍然大佳。

    我躲在暗处向着圣后和孔帝君望去两人眉头深锁看来还没有收到好消息。四处停着好多火鸦同时仍不断有火鸦从远处飞过来。

    看来树帝隐藏的工夫做的不错能让这么多的火鸦无功而返。我试图想猜出树帝下一步会有什么动作。

    换作我是树帝我获得了圣兽后第一步要作的*匿迹不要让自己的敌人能够找到自己。但是现在的形势不同龙渊大帝乃是龙族后裔他有很大可能会抢先所有人先拿到定海神针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最好的选择是径直去取定海神针。

    可惜了龙宫中只有花园中有植物否则我就可以利用小树人的独特能力侦察到树帝的所在。现在只有等待火鸦会有好消息带回来。

    龙渊大帝是龙族的后裔应该是没有错的金龙不是跟我说过进到龙宫中的除了我外还有另外一只龙吗现在树帝也说亲眼所见龙渊大帝化身为龙两个彼此没见过对方的人的话意外的一致所以我想龙渊大帝应该是龙族后代无疑!

    估摸着应该是日渐正中了我们仍是一无所得孔帝君也没有了昨天的乐观气氛凝滞的让人感到有些压抑。

    在我们望眼欲穿的时候终于一只火鸦带回了好消息圣后两人立即振奋起来在火鸦的带领下向着偏东的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我精神一振立即紧随其后追了上去。树帝虽然狡猾若狐但终究不能逃过这些火鸦的眼睛。这次我绝不会让他再逃掉不论是为了他在人族中犯下的恶行或者是为了圣王的扫除统一妖精族的障碍我都会手刃此贼!

    小怪兽在树帝诸般刑具逼供下终于忍辱负重服从了树帝。含着眼泪带着树帝一路向着放着定海神针的方向而去。定海神针的所在是在龙宫靠东的一个“祈神殿”中。

    树帝兴奋的向着“祈神殿”飞奔心中充盈着莫名的情绪好象天地都将要臣服在自己脚下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快!因为可能会被人捷足先登。

    龙渊大帝既是龙族的人很有可能拥有龙宫的地形图大有可能抢先所有人找到定海神针。自己必须加快度才不至于落得空欢喜一场。

    树帝从昨天开始就没停下过一刻当今天清晨时终于避开、破开所有的机关进入了自己一生梦想的地方——“祈神殿”!宽阔而长长的阶梯乃是大块大块完整的青玉所制映射着蒙蒙的青光。

    极目望去大概有上千级的台阶树帝贪婪的望着这些昂贵奢华的青玉阶梯只要自己拿到了定海神针龙宫中的一切都将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在阶梯的尽头隐约可见一片金芒笼罩在一个塔中。

    树帝强压着心头的狂喜踏上了青玉阶梯不知从哪出现的缭绕白烟薄薄的一层漂浮在青玉之上更添“祈神殿”的神秘!树帝惟恐在白烟之下隐藏着什么厉害的机关大袖挥动身体四周的白烟被涌动的气流给赶到别的位置。

    白烟尽去露出下面无丝毫瑕疵的青玉令人惊奇的是不知道这些青玉被人用了什么方法竟在不损害青玉的情况下在它们的内部植入了一副副古怪的图画。

    树帝惊讶的一副副看过去才现这些图画好象是叙述一个个的故事图画中的景象千奇百怪有人有兽有的好象是在虔诚的祭祀有的描述着惨烈战争有的画面则是万众拜服在地一个人接受众人的景仰。

    然而所有不同的故事中每一个不同的英雄手中都有一只放出万道金光的神器赫然就是树帝日思夜想的定海神针。看来这定海神针的主人并不只有圣祖一人而已。这些画面好象在记述了所有定海神针的主人都将成为万众景仰的大英雄。

    树帝将视线停在那张万众拜服的画面上心中涌动着难言的冲动幻想着自己得到定海神针后受到所有妖精拜服的情景仿佛大地也将被自己踩在脚下卑微的种族不配生活在这里软弱的新圣王辜负了圣祖的血这些人统统都得死还有那些反对自己的人!

    树帝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天下的主人踏空虚行径直向着矗立在阶梯顶端的石塔飞去。从阶梯下向上望塔显得很小等到来到阶梯顶端时才惊骇的觉塔比自己想象中要大的多。

    两排金甲神手持着光彩耀眼的兵器整齐排列成另队在队伍的尽头一团刺眼金光从塔中绽放出来经过塔时陡然被削弱很多如一圈圈水波向外扩散好象塔的存在禁锢了金光的力量。

    树帝情不自禁的向着塔走去心中涌动着压抑不住的兴奋他颇有放声狂啸的冲动来泄自己心中的狂喜一生的梦想将要在这一刻实现。

    塔很高但却无窗无门站在塔底向上望去高耸千丈靠近塔时格外能感受到强悍的金光的力量。只是从塔中透出的些须微弱金光已经可令自己心头颤动。天下第一的神器确实不同凡响。

    树帝迷醉在这磅礴的强大力量中如果自己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实在难以想象天下间谁可以抗衡这无比的力量。却不曾想这传说中强大无敌的神器也是有人将其炼造出来的至少炼造神器的人既然可以造出这种强大的神器他的修为就绝非普通之辈。

    树帝下意识的伸手向塔摸去他想真实的感受一下这力量的强大。

    他甫一触到塔边一股从未感受过的热力在他未来的及思考前就把他的手给烧焦。他痛呼着将手抽回手却已被烧成焦碳。他惊骇的连退几步一道绿色的光晕在他手掌上出现。

    他咬着牙强忍着痛受伤的那只手仿佛树皮剥落一样一只新手从焦碳中伸出。他惊疑不定的望着塔刚才就在手被烧伤的同时接受到一道从塔中传出的如人一样的情绪那是一种被亵渎的气愤!

    树帝望着塔心中忖度难道这神器竟会是活物不成这简直不可思议他从未试想过自己使用的兵器竟拥有自己的意识!

    “帝君好雅兴!神器在前竟然不为所动!”

    一声豪迈的大笑声从塔的另一边传出随着声音龙渊大帝走了出来。

    面对龙渊大帝的讽刺树帝冷冷的哼了一声道:“龙帝君不是和本帝一样吗龙帝君不是早就想获得定海神针吗现在神器当前不知道龙帝君还在等什么?”

    龙渊大帝悠然的一直走到他身前几米处才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树帝忽然噗嗤笑出来道:“你知道吗本帝才是龙宫的主人这里的一切都归本帝所有本帝又何需要急于一时。”

    树帝警备的盯着龙渊大帝很明显他先自己一步来到这里。但是使人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不立即把定海神针给收了呢。树帝道:“龙帝君乃是龙族后裔的事想必此刻天下人都知道了不过这定海神针乃是圣祖遗物龙帝君若有心将此物占为己有恐怕圣王和天下妖精都不会同意哩。”

    龙渊大帝似笑非笑的望着他走近两步道:“当本帝打开龙宫宝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被人现本帝的真实身份所以本帝在这等着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出现只要你们全死了还有谁知道本帝身份。”

    树帝没想到他会这么明显的表明自己的歹心错愕的望着他。

    龙渊大帝淡淡笑道:“你该有死的觉悟了!”

    树帝被他镇定的神情和平淡的语气所震慑好象自己的生命已经被他捏在手中一样。

    树帝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气势排空而去望着龙渊大帝冷冷的道:“光凭你自己的力量恐怕想要本帝的命还不大可能!”

    龙渊大帝呵呵笑道:“你好象还没搞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说完一跺脚两排金甲神陡然活动起来。龙渊大帝道:“这些是看护定海神针的守护者想要拿走神器就看你能不能通过它们的考验了。”

    龙渊大帝飘然向后退去金甲神手持利器向着树帝逼了过来。

    数十个体格魁梧的金甲神不知是用什么金属打制成的兵勇被龙族的一种特殊的*加固后就具有了自由活动的本领一旦被激活后具有很强的杀伤力!树帝望着逐渐走近的金甲神抽出了自己的兵器。

    数个金甲神猛的冲了过来树帝也厉喝一声迎上去心中涌动着愤怒自他成为植物一系的妖精的王便再也没有人向他说过这种话更没有人胆敢向他拔刀相向然而今天就要在他成功获得定海神针将天下万物抓在手中的时候竟然被一群没有思想的金甲神围攻这令他异常恼怒。

    龙渊大帝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悠闲的站在不远处好象并不打算偷袭或者围攻。

    树帝嘱咐自己镇定下来有对手始终在旁边虎视眈眈如果龙渊大帝与这些金甲神一起进攻自己的话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除了落荒而逃没有别的办法。

    就算他不趁乱偷袭自己自己解决了所有的金甲神自忖也不可能杀死或者击败龙渊大帝“一后四帝”五人齐名实力相若谁也无法拿对方怎么样。

    “锵!”树帝一剑斩在一具金甲神身上灌注了树帝大量力量的利剑竟只在金甲神身上劈出一溜火花从金甲神身上荡开。金甲神完全不顾及树帝的锐剑奋不顾身的一拳向着树帝胸前击去。

    树帝慌忙避开侧身躲过它的攻击顺手一击再次劈在金甲神的手臂上可惜结果并没有多大的好转。几息的工夫又几具金甲神围了过来树帝望着这些体大力强的金甲神心中大概猜测到这些大家伙恐怕只有神兵利器才能将它们坚硬的外壳给削开。

    心念转动的时候靠近他的金甲神已经纷纷开始攻击他。金甲神忠实着执行龙渊大帝攻击树帝的命令树帝迫于无奈只好以灵活的动作游走在金甲神之中希望可以寻到它们的弱点给予致命一击。

    不远处的龙渊大帝看着树帝被迫的全无还手之力不禁暗暗点头。如果连树帝这种级别的高手都无法对付这些金甲神那么自己就算得不到定海神针同样可以靠这些金甲神横扫天下。

    当然他要将那些有可能得到定海神针的人统统除去这也是停留在此两天的原因。

    龙渊大帝于几百年前在自己的族谱中现了一本不起眼的典籍然而这本不起眼的典籍中所记载的内容却足足震撼了他坚强无比的心灵!

    族谱详细记载了万年前的大战同时也记载了一些更为绝密的事情。

    海人族半人半鱼的样子实际上是受到一种力量的束缚只要通过一种秘密的咒语就可以恢复龙身!拥有龙族的强大力量。

    在典籍的最后附着一副地图说是地图更像是某座庞大宫殿的设计图上面更有详细的专门介绍经过龙渊大帝十年的仔细推敲这个设计图就是被三族强大力量给封印了的龙宫!

    龙族是传说中强大至极的物种曾经是这座星球的主宰!龙渊大帝看了关于解除自身束缚的咒语后心中蠢蠢欲动几经考虑决定试试该咒语。一个夜晚他在东海的海面化身为一条拥有庞大力量的龙!

    他现自己轻易就办到了平时无法做到的事情滔天的巨浪随着一个简单的动作扑天而起疯狂的飓风似乎可以粉碎一切!

    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攫取天下!夺回属于远古龙族的东西!

    在随后的两百年里他开始积极的准备兵力海人族一天天的强大起来逐渐成为除了圣族以外妖精族中最强大的一族!然而他知道自己还差一些什么还不到动手的良机!

    虽然他雄踞东海拥有极强的力量可是“一后四帝”的力量也并不能小觑尤其最可怕的不是他们拥有的兵力而是他们本身的强大修为即便自己化身为龙也无法抵的住“一后四帝”联手!

    更何况还有一个自己看不清实力的圣王。虽然他看起来更像一个糊涂的傻子但以自己的揣测圣王的实力足够媲美自己化身为龙后的力量。当龙渊大帝辗转得知圣祖的定海神针在龙宫宝藏中的时候一个大胆的计划就在他脑中形成。

    在近两百年中圣王突然不辞而别令他感到机会来了自己得到了龙神的庇佑天下将由自己掌握!

    所以当龙宫宝藏开启后他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提前开启了龙宫宝藏。

    凭着他对龙宫设计图的熟悉很快就让他找到了定海神针可是定海神针却意外被禁锢在一个古怪的塔中。

    当他欣喜若狂的要将定海神针占为己有时才现事情并未如他想象中的容易!

    定海神针有着不可思议的防御力量它更像是个孩子抵抗任何陌生的力量他几次想强行冲进塔去都被塔中射出的金光给打伤他无法想象没人控制的定海神针已经呈现出这么强的力量一旦被人使出全部力量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惊天动地的力量。

    这更坚定了他的决定杀死任何试图得到定海神针的人!

    好在他并非一无所得自己作为龙族在这个星球的传承他似乎拥有控制龙宫中所有机关的能力这些金甲神就是他所现的最令他欣喜的一部分。

    树帝的到来正好成了试验的工具对于金甲神的表现他感到十分满意有了这些东西就算没有定海神针他一样可以掌握天下!

    树帝无法在金甲神身上找到任何缺陷除了它们的动作不是那么灵活以为它们几乎可以称作完美。

    越打越是心惊心中渐渐萌生了退意他非常清楚这些金甲神意味着什么他知道妖精族的内战将要爆了他要及时回到族中作准备未雨绸缪他或许仍有机会。

    他一跃而起点在一具金甲神的脑袋上同时双手迅变换出数十种手势几十具金甲神的脚下忽然长出奇怪的藤生植物一冒出地面就疯狂的生长起来转眼就将金甲神们给缚在原地。

    另一种酸性植物也飞快的攀附在金甲神身上试图将其给腐蚀了。

    半空忽然飘飞出如同蒲公英的小花飘飘洒洒透出浪漫的美丽但是这些古怪的小花一旦碰在金甲神身上立即产生强力的爆炸。

    以吞噬小动物出名的吃人花也纷纷在金甲神身边出现庞大的身体足有两三个金甲神那么大一瞬间就有几个金甲神被吃人花给吞到嘴中大力的咀嚼中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嘎吱嘎吱”声。

    龙渊大帝看着这些突然的变化也吃了一惊看的瞠目结舌旋即拍手叹道:“本帝还不知道树帝还有此能耐当真让本帝惊讶哩!”

    龙渊大帝说话的时候树帝已经迅向着大殿的出口疾飞而去。

    龙渊大帝冉冉升到半空朗声大笑道:“你以为可以逃出本帝的手掌心吗本帝很欣赏你的聪明如果你宣誓向本帝效忠本帝会留你一条残命并让你的族类在这个星球留有一线生存之地!”

    树帝置若罔闻头也不回的拼命向出口飞去他并没有回头看看自己施展的手段能不能将那些金甲神给成功破坏掉因为他知道现在最迫切任务的是要逃出龙宫宝藏。

    高大的出口就在自己眼前可是就在树帝以为脱困的时候忽然一扇钢铁巨门“哐当”落了下来将自己给挡住。树帝鼓动全身的力量倾巢而出重重轰击在巨门上他无奈的现门的质地比自己预想的要结实很多。

    他不得不转过身来面对现实他知道龙渊大帝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龙渊大帝仿若漫步一样徐徐飞到他身前笑吟吟的道:“你看本帝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不过你好象并不珍惜啊!”

    树帝吸了一口气镇定的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龙渊大帝以十分惋惜的口吻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你的想法是多么幼稚了这个星球将会成为龙的主宰。”

    树帝趁着他说话的当儿陡然欺身而上简单的一记肘击却蕴藏了强横的力量。任何花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会相形失色所以只有简洁直接的进攻才能在战斗中占据主动。

    龙渊大帝笑吟吟的望着树帝出其不意的一击却不为所动树帝的攻击结实的打在龙渊大帝身上忽然觉自己的肘击竟打在一副残影上。

    他立即转身却见龙渊大帝在他身后不远处笑意满面的望着他。仿佛刚才并没有动过一样。

    树帝再次深吸一口气排除心中的恐惧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竟然在自己目不转睛盯着的情况下突然逸到自己的身后而且自己一点也没有觉什么时候他的度竟有这么快了!

    龙渊大帝淡淡道:“现在你该知道自己与本帝的差距了吧!”

    树帝一声不树人的坚韧性格令他习惯于在逆境中寻找敌人的弱点然后给予雷霆一击。

    树帝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龙渊大帝同时双手变换着手形。

    龙渊大帝嗤笑道:“你对付金甲神的小花招是对本帝没用的。”

    天空忽然出现粉色的花粉洋洋洒洒在空中漫扬。有了这些遍布空间的花粉龙渊大帝再想用刚才那招恐怕就会露馅了。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章 花落谁家,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