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形势逆转

    回到蓝家见到蓝泰我将事情全盘托出。蓝泰咬牙切齿的道:“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对父亲不安好心我这就去找父亲把*告诉他。”

    我一把拉住他道:“你父亲对她的宠爱日隆我们又拿不出证据证明她的叵测之心全凭一面之辞小心在被她倒打一耙被她诬陷。”

    蓝泰想了一会儿想不到什么好主意问我道:“兄弟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不能眼看着这个狠毒的女人来害我父亲。”

    我道:“只有等除此以外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等!”蓝泰叫道“你让我眼看着她去害父亲却无动于衷吗不行!我做不到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告诉父亲。”

    我道:“你先冷静点听我给你分析一下。你想想看她的主子只给她几天的时间让她把人族的势力给弄到手时间在这么急迫下她必定有所行动我们只要在暗中看她演戏等她露出马脚再把她抓住。”

    蓝泰道:“那我父亲怎么办难道你要我看着他被害吗?”

    我非常了解蓝泰关心则乱的心情为他解释道:“既然我们在暗中等她露出马脚自然也会在暗中保护你父亲的安全一旦她有了杀人之意我们正好在你父亲面前将她拿下到时候你父亲就算是有袒护她的心恐怕也不会继续错下去了。”

    蓝泰不死心道:“难道只有这个办法吗?”

    我道:“莫非你能想到更好的方法。”

    蓝泰道:“那个女人的修为虽然很强却不是你的对手咱们俩找个机会趁她左右没人然后把她抓住杀也好不论怎么都好反正就是不让她再有机会靠近父亲!”

    我叹道:“我虽然可以将她杀了可是你想想你父亲在痛失所爱之下会不会一不理智或者出于另外的想法。原本可以冷静的静观宝藏的事态展现在反而会冲动的主动搅进这潭混水里到时候别说你父亲就是人类恐怕都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蓝泰喃喃道:“就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

    我拍拍他肩膀道:“我知道你很担心你父亲但是目前情况来说既要顾及到全人类的未来又要顾及到你父亲的安全只有走我说的那条路何况你父亲修为极高想害他哪那么容易啊。”

    蓝泰叹了口气道:“也只有如此了希望父亲可平安度过此劫。”

    我呵呵笑道:“只要我们兄弟通力合作一定可以办到的。”

    我与蓝泰分头行动龙宫宝藏的出世让蓝家的气氛顿时变的紧张起来而老爷子对蓝泰的看守则变的不是那么一丝不苟了也许老爷子还是顾及父子骨肉之情。

    因此蓝泰也有了更多的机会与外界接触他积极的与他的旧部下联系使他们早日作好准备以备万一。我隐身在蓝夫人左右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着她的动静。

    果然不出我所料蓝夫人在树帝给予的压力下频频与蓝蟒父子见面而蓝蟒的势力也好象闻到点什么开始骚动不安起来。

    蓝老爷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宠爱的女人正在筹划怎么杀死自己夺得自己辛苦打下的天下。这几天都是在与天下英雄商讨关于龙宫宝藏的事代表了人族六成以上实力的人族联盟也初见雏形可以预见蓝老爷子担任联盟最高领导人是种必然趋势。

    东海的海面最近却突然平静下来但是却让人感觉一种暴风雨来之前的威压令人心底惴惴大气也不敢喘。三交镇附近的妖精们逐渐在增多却意外的没有骚扰人类的生活。

    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各族领都虎视眈眈的盯着龙宫宝藏一旦开启马上蜂拥而至谁还有暇余去管人类的事。何况人类在此的实力也并不弱不是任人随便宰割的。

    形势危险一触即。龙宫宝藏开启的时候将会爆一场全面、激烈的血腥战争人类的实力能不能在这场战争中得到保存就得看这两天的情况展了。

    时间一晃就过了三天每个人好象都很压抑所有人都行色匆匆紧张的节奏让人喘不过气来。我见到蓝泰给我留下的暗号于是来到蓝泰的住处。

    我一进屋正看到蓝泰在焦急的走来走去这几天每个人都忧心忡忡的模样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蓝泰见到我劈头就问道:“妖妇那边行动了吗?”

    我摇摇头道:“还没行动不过这几天蓝蟒父子都在积极的活动恐怕这两天就要动手了。”

    蓝泰道:“如果她要动手的话手中所掌握的实力必定过一半否则她是一定不敢动手的你说我们能有多少胜算?”

    我呵呵笑道:“那可不一定就算实力不过一半时机紧迫他们也会动手的他们会赌你父亲死了后剩下的实力在群龙无的情况下会不会倒向她那边时间已经不允许她进行周密的谋划了。”

    蓝泰被我说的安心了些道:“这两天父亲忙着联盟中的事没有精力再来管我我已经联系了我的所有的人不过只占蓝家实力的三成我敢保证这三成实力是不会背叛蓝家的。”

    我道:“这就成了我们现在大可以等妖妇现形了。”

    蓝泰急道:“三成的实力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我油然道:“我们也可赌赌投靠妖妇的人看见妖妇死了会不会向我们忏悔。”

    我一直担心的不是她有多少实力而是想让蓝老爷子悔悟让他明白妖妇是来害他的现今的形势有多么严峻。这样他才会想到明哲保身的道理我也可安心的功成身退啊!

    蓝泰道:“你知道吗最近三交镇出来一些奇怪的人专门和我们蓝家的人作对我们蓝家放在三交镇巡逻的人已经被打伤了十几个连一些其它门派的人也被打了据说这些人功夫很古怪。

    我叹了口气真是越是乱越是有人添乱。我询问道:“对方是什么人你们查清楚了吗?”

    蓝泰道:“父亲曾派出几个长老辈的人修为都不低结果竟然被人给打成重伤丢到我们蓝家的门前真是丢人!据其中一个长老所说对方有几十个人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年轻人身上带着一只模样奇怪的鸟特别厉害度很快向闪电一样……”

    我心中“咯噔”一震听他的描述这人十有**是阴阳教的人!

    我暗暗皱眉她们怎么来了呢我已经告戒她们不要过来搅这趟混水。

    我叹了口气这两个女孩子虽然已经是教主了但仍是小孩子心性。为了防止她们惹出更大的乱子我决定去镇上走一趟。

    我一来到镇上马上感应到“似凤”的存在我心中暗叹果然是这两个小女孩在惹是生非心内有些气愤这两个女孩太不懂事了现在的非常时期她们还出来惹事添乱不懂的顾全大局。

    我循着对“似凤”的感应一直来到了她们藏身的地方一进院落就看到两个女孩正一脸欣喜的从屋内走出来迎我“似凤”更似箭一样冲出来落在我肩上以它独特的方式和我打招呼用它的翅膀拍打着我的脸颊。

    来到屋内坐下残月喜滋滋的给我泡了一杯香茶然后立在一边教主也笑容满面的坐在我对面凝望着我。看来这两女一点也没有感应到大战前的那种凝重的压力一副乐天的样子。

    我想了想决定婉转一点跟她们说我道:“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天下间最强大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你们两个女孩子会有危险的。”

    残月乐道:“我们不怕我家教主带了三十个教中的高手和我们一起来的再说还有您这只厉害的鸟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原来是“似凤”给她们壮了胆我转头狠狠瞪了“似凤”一眼它却恍若未觉反而冲我贼笑两声以之为功。

    我觉得有必要让她们看清眼前的形势道:“我曾经告诉过你们龙宫宝藏出世后这里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吧想想看只是东海就有十万水族天下的妖精齐聚在此会有多少!

    人类一旦被卷进去唯一的结局是不但没有什么好处可捞反而要命丧于此最后的结果是实力最大的妖精族获得宝藏那时候实力微弱的人族不是任人宰割吗?”

    残月道:“我们很听您的话绝对不会搅进去的更不会去抢那个什么龙宫宝藏您就放心吧。”

    我叹了口气这两女一个不说话一个装糊涂我神色肃穆的道:“太不懂事了你们人类存亡的关键时刻你们还在这里捣乱!我要你们今天就离开这里!”

    教主眨也不眨的望着我道:“我们能有今天都是您的帮助我们对您感恩不尽但是这件事我们做不到。”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坚持望着她们不知要说些什么。

    忽然她低声啜泣起来残月幽幽的道:“老教主在的时候就被他们看不起指责我们是邪教几个月前老教主来给他祝寿还被赶了出来所以少主她她才不愿意听您的话。”

    我恍然大悟望着两个啜泣的女孩心中不是滋味。这两个聪明的女孩是机智的可是有时候牵扯到老教主的事就变的偏执起来。残月口中的他们想来应该是以蓝家为一群人了。

    我这才想起来几天就在龙宫宝藏出世的时候我曾说人类的形势变的岌岌可危起来。她当时还说了一句“我们的机会来了”。现在我才明白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实在是浑水摸鱼的机会来了。

    如果只站在她们的角度来看她们做的确实没有错可是我的立场、我的角度要大很多所以我虽然知道她们的苦心但却不能让她们继续这样下去。

    正想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忽然我敏锐的感觉到空中传来强烈的能量波动我凝神细听之下觉有很多人正向我们这边而来。我倏地起身道:“有人将我们包围起来了不知道是冲你们来的还是冲我来的。”

    两女一听马上擦干眼泪恢复了坚强的模样一声命令三十多个阴阳教的高手都掣出了自己的武器严阵以待。

    片刻四周传来刀剑出鞘的声音脚步声的分布显示这座院落前后都被人给严密的包围起来了。不过两女却没有一丝惧色她们知道有我在她们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又过了一小会儿好象是外面的人都已经埋伏好了忽然一个人落在院子中悠然的向我们走来“捣乱的小家伙们难道不敢出来和我见一面吗。”

    来人竟然是蓝夫人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在这里也能见到她。她甫一见是我悠然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手腕微动一条皮鞭已经握在手里神情凝重的盯着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呵呵笑道:“我也不想看到你谁知道你会来这里呢下次来之前最好通知我一声我会避开的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是来抓我的?”

    蓝夫人哼了一声道:“这些阴阳教的余孽教主都死了竟然还敢出来捣乱今天一个也别想走至于你不要仗着修为高我就不能将你怎么样这次你是插翅也难飞!”

    “他就是前几天劫走那队兄妹的贼人?”一把苍老的声音随着一个魁伟的身体出现在我面前而传过来。

    老人双眸炯炯有神虎步龙行说话时自有一股威严一只形似巨犬的怪物蹲坐在老人身边。不用问此人一定是蓝家的老爷子了!这次行动竟然连蓝老爷子也亲自出马了可见残月仆主的行为使他极为震惊不然以他的地位不会亲自来抓她们的。

    望着蓝老爷子有神的目光我淡淡笑道:“怎么能说劫走他们两兄妹本是我的徒弟却被你家管家给抢走之后不但不将人还我还将我通缉想至我于死地呵呵幸亏我修为还不错不然岂不作了个冤死鬼你说我是不是要问你个管教不严之罪啊。”

    被我当众质问蓝老爷子脸上有些挂不住气氛一下紧张起来我瞥了蓝夫人一眼叹了口气悠然道:“其实我还是理解你的你的属下很多不可能一个个看的过来有一两个做了错事恐怕你也未必能够知道所以我并不怪你你看现在事实清楚了你是不是应该把对我的通缉给撤了呢毕竟那上面都是子虚乌有的事。”

    蓝老爷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人肃容道:“你的事我略有耳闻如果你和你身后的那群人没有任何瓜葛我想我会撤消对你的通缉如果你要是和她们是一伙的今天就把你们全抓回去。”

    蓝夫人道:“我家老爷对你够仁慈的了识相的快滚蛋不然让你连后悔都来不及。”

    我奇怪的望了她一眼蓝老爷子也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蓝老爷子话中的意思明显是不想让我插手此事他看的出我修为很高如果我插手的话他们的行动将会变的很棘手。而她却主动的拿话来撩拨我。

    她这么做明显有她的依恃或者有她的目的。也许埋伏在外边的人都是各门各派的精英所以她才如此傲慢。也许她是想借我的手将蓝老爷子给干掉。

    不过不论怎么样我是没有选择的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救过我的小女孩在我眼前被他们抓走落在她手中是没有活路的。

    我正要开口拒绝忽然教主表情古怪的指着蓝夫人道:“你是阴阳法王!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蓝夫人表情瞬间凝固随即掩面娇笑道:“阴阳法王?你在说我吗我从没见过什么阴阳法王真是好笑!”

    我也被她的话吓了一跳阴阳法王是被我一刀斩成两半我绝对有信心将他给杀死了而且我当时用的武器是“烟霞”光是透体而入的刀气已经足以粉碎他体内的器官绝对不可能有人在“烟霞”下逃生。何况当时我见到的阴阳法王明明是个男人。

    我问道:“你确定她是阴阳法王?”

    教主坚定的点了下头残月也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没错她就是阴阳法王曾经有一次我看见她在和一个男人行阴阳**时就是这副面孔可是她怎么会死而复生!”

    两女都如是说我虽然诧异却也不由得信了几分。如果她真是阴阳法王那么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对我恨之入骨我曾经杀过他她当然恨我!我仔细的打量着她忽然看到她眼中闪过的一丝浓烈杀机!

    蓝老爷子也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蓝夫人见老爷子好象也在怀疑她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手中的鞭子像一道闪电直向教主袭来口中喝骂道:“小*!敢诬陷本夫人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气劲破空排浪而来如果这一鞭真让她打中何止是打烂嘴那么简单恐怕连命也要丢了。教主万万不是她的对手我倏地横移到她身前一指点在鞭尖上鞭子一震陡然弹起。

    我嘿嘿笑道:“本来我是不信你是那个被我杀死的阴阳法王不过你这么急着杀人灭口现在却有点相信了。”

    她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忙掩饰道:“我只不过气她血口喷人想教训她一下而已并没想过要杀她。你以为我夫君我会相信你们的话受你们挑拨离间之计吗你们把我夫君也看的太简单了吧!”

    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悠然道:“你刚才的力道恐怕就是一块岩石也会被你劈成两块啊!”

    她急道:“我刚才是气愤之下不觉得多用了几分力道并不是有意……”

    我耸耸肩道:“不用着急解释没有人怀疑你是故意的。”

    两女现自己的大仇人竟然没有死不但没有死反而改名换姓的作了蓝家的夫人还派人来捉她们两女一声娇叱手持兵器就要冲上去。

    我一把将两女拉住现在主要是看蓝老爷子的反应。没想到她是阴阳法王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活过来的还以女儿身混进了蓝家中但是我知道机会来了。只要蓝老爷子相信她是阴阳法王她的阴谋就很难再得逞。

    阴阳法王表现的太失常了以至于蓝老爷子也犹豫不定。半晌后蓝老爷子忽然望着我道:“明天之前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从三交镇离开否则你将永远成为蓝家的敌人!”

    说完话一声不响的跨上自己的坐骑飙龙獒拂袖远去。蓝夫人怔在当场脸上阴晴不定忽然一咬牙转头跃过房顶离开。

    两女见自己的仇人要走娇喝着想将她抓住奈何她去势很快一转眼就将两女远远抛在后面片刻后埋伏在院落四面的人都如潮水一般迅离开。

    我忽然想起她曾经去见过树帝而且对树帝一副必恭必敬的模样。心中已经明白了个大概以前没想通的事情也恍然了!这一切想必都是树帝的阴谋不论是之前海狗精的事还是现在要谋篡蓝家的实力这一切都出自树帝之手。

    树帝曾经在赤霞山暗中对我下手妄图吸取我的能量这也说明了阴阳法王如何会有吸取别人能量的*。真没想到树帝只是隐藏在幕后就差点将妖精族和人类弄的天翻地覆。

    幸亏我误打误撞解决了这几次的危机。现在树帝有圣王和“通臂猿”族的长老在监视着我不怕他能搞出什么花样来。只要我解决了人类的事我剩下惟一的任务就是找到回家的路回去和蓝薇团聚。

    现在机会出现了阴阳法王感觉到蓝老爷子对她产生了怀疑一定会有所行动的她的时间不多了!

    想到这我不禁有一种胜券在握感觉。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 形势逆转,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