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俩跟在她们身后伺机将李石头兄妹给救出来。

    由于那个女人一直没有离开我们也找不到动手的恰当时机。一直等到几人来到蓝蟒居住的地方蓝蛇出来迎接嬉皮笑脸的将新夫人迎了进去同时派着几个手下将李石头兄妹收下。

    只要那个女人不在我就有信心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将李石头兄妹给救下来。我正要跟着那几人蓝泰拉住我冲我比划了一下意思让我去救李石头兄妹而他自己则留下来观察那个女人。

    我点了点头隐身跟在几人身后几人明显没有意识到身后有人敢跟踪他们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我利索的将几人给解决了。为防止他们被人现将他们移到阴暗的角落中等到他们醒来已是明天的事了。

    李石头兄妹惊讶的看着几个人突然像是中风一样倒在地上。我悠然的在他两兄妹前现了身两人惊讶的望着我不敢相信一直杳无音训的师傅会突然出现在自己两兄妹前。

    喜极而泣连李石头这个大汉子也呜咽起来珍珠更扑在我怀中不停的抽噎着在经过了太多苦难后见到亲人的感觉是无法抑制的委屈我摸着珍珠的脑袋低声安慰道:“丫头不哭都怪师傅不好让你们这么多天受委屈了你们放心那个*我迟早让他们把欠咱们的都还来。”

    珍珠在我怀中低泣着摇着头。我知道她之所以不在想我找蓝蛇报仇那是因为她受过太多苦怕现在得之不易的幸福会随时丢掉。我拍拍她道:“放心师傅不是一个人孤军作战有很多人帮咱们找那小子算帐乃是轻而易举的事就是端了他的窝也不难。这一笔帐一定要好好跟他们算清楚。”

    我拍拍李石头的肩膀道:“你又结实了不少。”

    李石头向我憨厚一笑道:“我和妹妹平常都没有丢掉师傅教给我们的*。”

    其实我早看出两人比起几个月前内息增长了不少尤其是珍珠由原先一个不会一点功夫的人现在已经略有小成了。我给他们的是由我自己总结的一些筑基的简单*。我当初之所以愿意教他们*一是因为两人对我很好二是见他两人资质不错。

    事实证明我的眼光并没有错两人现在已略有小成。虽然比起一流高手要差很多但在短短的时间内有此成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我带着两人又走回到蓝蛇的住处见蓝泰还隐藏在一角向屋里窥视。

    我悄悄的两到他身边拍了拍他刚要说话忽然觉他铁青着脸神色颇为难看。我大讶向着屋内望去刚好看到一男一女在屋中抱在一块男人的一双手不安分的在女人身上游走而那个女人看起来十分享受眯着双眼喘息着出阵阵令人**噬骨的*。

    这对*男女正是蓝老爷子的新夫人另一个就是蓝蛇。原来这个*跟她搞上了难怪白天我现两人的眼神有些怪异呢原来是暧昧的眼神。随着蓝蛇的一双手不断深入她的禁区蓝泰的神色愈难看她不断的“咯咯”浪声浪气的嬉笑着虽然声音不大却足以直接撞击蓝泰那脆弱的声音。

    眼看蓝泰就要忍不住动手闯进去我连忙在他耳边低声道:“想想你未来的幸福想想人族的未来眼下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一定要忍住奸夫*迟早难逃我们掌握。”

    蓝泰好不容易将视线从屋中那对狗男女身上移了回来脸色难看嘶哑着嗓子向我询问道:“那兄妹俩你救出来了吗?”

    我点点头道:“一切按计划行事千万不要冲动等我消息待我将他们两兄妹安排好就回来和你会合这两天你尽量将那女人的底细给查清楚。”

    蓝泰冲我一点头我们两人正要分开忽然四周6续亮起了几支火把我立刻意识到我们暴露了我无所谓最主要是蓝泰不能暴露他是在蓝家中最好的棋子他暴露了则在人族的一整盘棋都输了。

    我护在李石头兄妹前四周突然出现了十几条大汉蓝蟒哈哈大笑的从一边走了出来蓝蛇和那女人也施施然走了出来。她见我们几人被围在当中“咯咯”娇笑枝花乱颤狠毒的眼神望着我道:“我就猜到你会来救这对兄妹的。”

    火光中我向蓝泰望去现他不知何时用一块布将自己的脸给遮住了此时见我向他望来给了我一个逃走的眼神。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望着这个拥有可怕心机的女人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何时得罪这样一个可怕的女人。她拥有很深的心机刚才她和蓝蛇缠绵的情景是故意演给我们看的还是确切两人有*。

    蓝蟒嘿嘿笑道:“当我们蓝家无人吗胆敢夜闯我们蓝家老夫今天就将你擒住当作献给老爷子大寿的礼物。”

    我瞥了他一眼抓了抓耳垂道:“凭你也配!”

    蓝蟒并未因为我轻视他而暴跳如雷向我一步步走来边走边道:“配不配那得动过手才能知道。”

    蓝蟒气势不断凝升等来到我身前时气势已经达到不吐不快的程度我可以感应到体内澎湃撞动的能量。他的能量比起几个月前和我争斗的那次要高过许多。蓝蛇如此蓝蟒也是如此。我不禁大为惊讶。

    要知道人*到他这种级别想要再进一步都很困难并且以他的年龄来说限于资质很难再有寸进奇怪在他短短时间内竟有此进步不的不让我想要一探其中的究竟。

    不及走到我身边蓝蟒双掌倏地向我拍来内息源源不绝一波接着一波仿佛是海浪拍击岩石一浪高过一浪凶猛不停歇的撞击直到将眼前的一切化为虚无才肯罢休。这正是蓝老爷子独门的*——“海浪搏岩”*。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到如斯地步从他的眼神中也可看出他对于自己的攻击颇为得意这一招尽得“海浪搏岩”的真髓就算蓝老爷子来施展也不会强过他多少。

    这老小子几月未见到是长进了不少。我淡淡一笑倏地一掌击出动手用上了八成的力量源源扑向我的海浪顿时被我从中一劈两半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我不见任何动作却在眨眼工夫来到他面前一掌印向他的胸膛。

    老小子惊骇的望着我眼中已不见了刚才的得意他无论如何难以想象修为大进的自己在我面前竟然没走过一招就要被对手给劈死!

    一道犹如毒蛇的力量直向我后脑勺击来我不用看也知道招式使的这么狠毒的除了那个女人这里再无其他人能办到。

    我没有回头径直一脚将蓝蟒踢飞出去这一脚够他修养一段时间了。

    同时另一只手在极危险的情况下将她用来攻击我的鞭子抓个正着。

    我故意一副要杀死蓝蟒的样子正是逼她来救这样没有她的干扰蓝泰不被揭穿而逃出去的几率将大大增加。

    我这一动手其他人也顿时动起手来没有人敢来找我都叫嚷着向着蓝泰和李石头兄妹冲去蓝泰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敢使出蓝家的独传*顿时使他的攻击大打折扣又需要护住武功低微的李石头兄妹立即陷入难堪的境地。

    我望着她道:“我想不出在哪里见过你更不可能得罪过你为何你总是对我一副与我势不两立的样子。”

    “你这心狠手辣的奸贼杀人无数自然不记得不过奴家是永远不会忘的”她恶狠狠的道“今天我就要为我的弟弟报仇!”

    鞭子上陡然传来一股极强的力量我也只好出一股力量将她给挡住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自己来这星球根本没有杀过人族的人。看她的样子又不想在说假话她那愤恨的神情是不可能装出来的。

    她想凭着自己深厚的力量将我给杀死为了拖住她我也勉强的应付着她攻来的力量。我偷眼望了一下蓝泰三人正在陷入苦战。

    我当机立断将小火猴和大地之熊放了出来两小一出来立即加入战圈两小虽然个小但都是一等一强大的神兽自从与“烟霞”合为一体后更是受了不少好处。

    普通的人已很难是它们的对手有了两小的加入蓝泰轻松多了。

    我传音给他让他先走他点了点头突然破围而去没有人会想到他会突然放弃自己的同伴逃跑眼看着他跑了没有人能追的上。

    这时候四周聚来的人越来越多毕竟人族的高手都在此地我不便久留挥指如刀将鞭子给切成两半同时连环踢出数脚将她给逼退。

    我飞的两到李石头兄妹身边一把将两人给抱住腾空而去。

    小火猴与大地之熊各自施展自己的绝技将来人给挡在后面然后化作两道光芒被我召唤回来。

    众人恍如大梦初醒眼睁睁的看着我带着李石头兄妹转眼消失在天边。蓝蛇恨恨的向着我飞走的方向道:“算你跑的快!”

    我带着李石头兄妹回到我暂时藏身的山洞中留在洞中的血灵兽见到李石头兄妹顿时出警告的吼声我拍拍它示意它安静下来。我向着一脸惊惧的兄妹俩道:“这是我的坐骑不用怕。”

    经过一夜的心惊胆战两人这刻才真正的放松下来过了一会儿珍珠忽然怯怯的望着我道:“师傅你不会再离开我和哥哥吧。”

    石头也一脸认真的看着我。我向两兄妹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师傅身上还有事而且是非常要紧的事所以我打算将你和你哥哥暂时送到我一个朋友那安全问题不用担心她们会很好的照顾你们。”

    珍珠满脸失望却懂事的没有开口再要求。李石头也失望的道:“我还想请师傅指教我的武功呢。”

    我微微笑道:“这很好办我朋友那也有很多武功很好的人我会拜托他们指点你武功的我再传你一些*你要勤加*。”

    过了一会儿珍珠又希冀的道:“师傅什么时候你把那件重要的事情解决了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们了。”

    听她这么一问我顿时怔住了我一直以来都忘了等我走了后这对兄妹会如何毕竟我名义上是他们师傅他们也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难道我就这么狠心的将他们留在这里。

    我不是绝情绝义的人以前的想法太荒谬了这里的世界是如此的不安定自己无法真正放心的将他们留在这里。

    但是将他们带回去到我的时空恐怕也不合适第一他们未必会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第二他们未必能够适应另一个时空的生活环境。我想了想最终决定把选择权放在他们手中我应该尊重他俩的选择。我望着两人微微笑道:“想不想知道关于师傅的事?”

    “好啊”珍珠双手抱着腿聚精会神的准备听故事。

    我整理了下思路将自己从另一个时空流浪到此的事情简略的告诉两人。望着两人惊讶到无法置信的表情我淡淡笑道:“你们的师傅就是从遥远的另一个时空过来的最终我是要离开这里回到属于我的地方现在你们就可以选择是留在这里还是跟我去一个陌生的环境。”

    两人乍一听如此奇怪、夸张的事情顿时傻了眼一时也无法决定究竟该怎么办。

    我了解两人的心情笑笑道:“不要急着作决定如果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很有可能永远也不回来了所以我需要你们想清楚了否则是无法后悔的你们还有很多时间想不急在这一刻。”

    我取出些食物又将灵丹取出一些分给两人我望着两人道:“你现在正处于筑基的关键阶段*的*不可有一日懈怠这些灵药主要是补充你们体内匮乏的灵气灵丹虽好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你们个人的*切记。”

    两人点点头将灵丹和食物接了过去。等到两人吃饱后我道:“快些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就将你们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我此间事了就会去接你们无论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尊重你们的选择。”

    女孩子心细见我没有睡觉的意思问道:“师傅你怎么不睡。”

    我微微笑道:“师傅修为很高不需要睡觉你们快睡吧。”

    自从我*到现在的这一境界后内息雄厚生生不息精神力也更是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基本上十来天不休息都可以撑的下去。

    两人很快就睡着了我走出洞去野风飕飕夜色朗然。我望着天边无数颗的星星我喃呢道:“蓝薇我们很快就能相见了。”

    想着手中还有几根灵犀角如果此地不安全的话真想马上用它来暂时领我回去和蓝薇见上一面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一夜很快过去了两人骑在血灵兽上我则在一旁御空而行向着阴阳教的总部行去。很长时间没见到“似凤”和七小不知道它们相处的如何。“似凤”与“遮天大帝”的一战中所受的伤应该好了吧。

    凤凰有不死鸟之说原因在于只要它愿意大可以聚集方圆百里内的灵气不管受了什么伤都能很快的痊愈了。

    我们一行三人行了一上午等到中午时才到达目的地李石头和珍珠一路风尘仆仆已经筋疲力尽。

    刚到总部就看到一大群人总里面涌出来领头的正是残月主仆。

    我讶异道:“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今天会来。”

    少主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教主了娇笑道:“是它们刚才一直蠢蠢欲动的样子所以我再想是不是你来了所以它们才一副心神不守的样子。这两位是……?”

    原来是七小感应到了我我蹲下来抱着一个个大脑袋七小很亲昵的舔着我。我望着教主道:“这两兄妹是我收的徒弟在蓝家吃尽了苦头昨天我把他们救了出来我想将他们暂时放在你这。不知?”

    残月嘻嘻笑道:“既然是您的徒弟我们当然要热忱招待了。”

    这小妮子还是一样的机灵随着原来伺候的少主作上了教主之位与她情同姐妹的残月现在地位也增高了很多吧。残月笑嘻嘻的招呼手下人将满脸疲惫的兄妹先一步领到教内休息。

    我道:“不知道凤凰的伤好了吗?”

    教主边领我向里走边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它的样子到是不像受伤的你知道吗真是奇怪自从你那天来了之后我们总教内的灵气越来越充足真是让人奇怪。我们都大受好处修为精进了不少。”

    我呵呵笑道:“那可真是要恭喜你们了。”

    教主回头看了一眼道:“你那只很凶的怪兽以前怎么没见过。”

    我道:“是我刚刚在东海收伏的对我很忠心可惜就是有一股戾气太凶狠是凶兽希望可以慢慢的将它转化吧。”

    我回头望了一眼却看到血灵兽跟在七小的后面看它的样子对七小十分惊惧。

    七小对我十分忠心对外人则完全是一副睥睨的雄姿。也难怪连凤凰这种强大的神兽也要对七小礼让三分其它的兽类就更别说了。

    说着话我们已经到了阴阳教的总部一段时间不见教内又多了不少人而且看到许多普通人在里面劳作种植着谷物之类的粮食。

    教主见我望着那些人笑笑道:“这次大乱教派需要补充鲜血这些人都是各地的难民反正我们这里的地方很大就是再来两三千人也完全住的下。他们在这里安心生活但是生下的孩子要加入我阴阳教他们种植的粮食我们也会向他们买或者用东西换。”

    虽然她做的这些事没在我看来颇有强迫的意味不过毕竟在这么乱的世道中有一个强大的教派庇护总好过一个人孤单的在乱世中飘荡。

    只要教派不欺侮他们这里应该是他们最好的栖息地。她此举却有深谋远虑之感当这些人长期在此居住下来就会把阴阳教当作家一样来看生出来的孩子也都是忠心的子弟兵。阴阳教的实力会稳步增长。

    我望着她道:“你是个合格的教主。”

    她望着我道:“我誓要将老教主留下的阴阳教弄成*人族中最强大的教派。”

    她是个干练的女人巾帼不让须眉只要她有心我相信未来会像她说的那样变化。

    我道:“我走后教派里有没有人对你不服。”

    “自然有的”她淡淡道“他们是畏惧你的武力所以你在的时候不敢拿我怎么样你一走就马上要逼我让出教主之位。我真是要多谢你把自己的宠兽留下来帮了我的大忙。它们真是很厉害简单的几下子就把逼我让位的几个老头子给打翻在地。”

    我心中暗道那是当然的你们教内的那些长老又怎么会是七小与凤凰的对手。

    教主接着道:“我把反对我的那些元老们全杀了然后从教内选一些忠于我的年轻人代替了他们的位子几次之后再也没人敢逼我让位了。”

    她说来轻描淡写但是我知道她今天稳固的位子不知道流了多少人的血只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她不杀人便要被人杀好在她作教主比其他人作教主要好很多。

    残月早备好了酒宴席间教主奇怪的望了我几眼然后道:“我看你皱着眉头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不如说出来。”

    原来她以女性心理的细腻观察到我有心事我叹气道:“确实有麻烦事不过你也帮不上忙。你们帮我照顾那两个徒弟已经是帮我的忙了剩下的事都得我自己想办法了。”

    教主并没有因为我直言她帮上忙而生气微笑道:“说来听听也好总比你闷在心里强。”

    略一思考我便把蓝泰和虞美儿之间的恋情告诉了她其它则略去不说阴阳教大病初愈实在不适合在搀杂到其他争端中去。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