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冤家再逢

    两人以极快的手法将一些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药粉洒到了酒中。

    我端起那杯放了药的酒一饮而尽两人面有喜色的望着我半晌后见我仍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不禁有点惴惴不安起来。

    我拿起筷子吃了口菜微笑望着他们道:“你们向酒中下了什么料比起原先的味道要好多了。”我望着他俩道:“你留下另一个人回去叫你们蓝家的大公子来见我否则我就把你们今天做的勾当给公布出去天下英雄此刻不都在蓝家吗就让大家都看看你们蓝家究竟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你说蓝老爷子愤怒之下会对你们怎样……”

    两人面庞充满了惊讶惶恐与杀意其中一人陡然抽出肋边的大刀使出全身的力气向我猛的劈下去。

    我看也不看他悠闲的将菜夹往口中直到刀已经来到我的面门时我才将筷子伸了出去。

    那人嘴唇哆嗦着现自己全力一击竟被对方一双不起眼的筷子给夹住看对方气定神闲的模样好似并没有尽全力这份镇定和这种强大的力量凝聚成一股令人心惊胆颤的气势。

    我望着他悠悠的道:“你又多添了一项罪名—夺命谋财。”

    另一人眼见自己的同伴毫无还手之力极度震慑时突然转身就跑。

    我望了那个逃走的人一眼对持刀之人道:“你看你的同伴就比你聪明。”

    那人望着逃走的同伴眼神闪过一丝恶毒的神色想拼命的将刀抽回却怎么也动不了想弃刀而逃却惊骇的现自己的手已经被牢牢的粘在刀把上令自己无法将手从撤回来。

    逃走之人正逃的时候忽然现前面有一只不大的小熊拦住了去路他来不及去想这里怎么会出现一只小熊动作迅的抽出了佩刀刀法利索的在身前打出三道刀花。

    大地之熊愤怒的盯着敢于向自己的主人挑战的人两只爪子突然伸出向着地面重重的一震一根石柱陡然从地面钻了出来毫无征兆的向着那人击了过去。逃走的那人紧急中突然跃了起来刀子快的在身边舞动起来借着这股气流在空中艰难的改变了方向与石柱擦了个边躲了过去。

    我嘿嘿一笑这小子到也有些机灵可惜你遇到两小再怎么机灵也逃不脱的。就在那人在心中暗自庆幸的时候突然现迎面出现一个物体随即被一团火花打在脸上。在昏过去的瞬间只看到一只奇怪的猴子正冲他露出“奸诈”的微笑。

    小火猴一落在地上即站在那人身上又蹦又跳表示逮住这人是它的功劳。小熊一言不的上前咬起那人拖到我身前。

    被我用筷子夹住的人见自己的同伴又被抓了回来眼中转过一丝讥笑反而对自己的同伴怎么会被两个小动物给打败不大关心。我不禁心中叹息人性都落到这等地步不但不知道团结而且还在幸灾乐祸对方的失败。这些人又怎么会是妖精一脉的对手!

    我松开了筷子接着吃着眼前的菜肴。那人诧异的望着我将刀收了回去趁我低头夹菜时陡然转身就要逃却没想到一转身眼前就出现一对大而凶的眼神正盯着自己自己完全可以感觉到它鼻中喷出的热气。

    一直趴在我身边的血灵兽不知何时已经挡在那人身后了那人一转身刚好与它碰个正着那人望着血灵兽的尖利的牙齿连退几步转过身来冲我讪讪一笑站在原地再也不敢动。

    我望也不望他只是淡淡的道:“不再跑了吗那好他留在这里你回去将蓝泰给我找来就说我是他东海故人。你走吧。”

    那人一脸的不相信不相信我会这么简单的就放他走他见我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顿时欣喜若狂一点点从血灵兽边挪开撒腿就想往前跑我开口道:“等一下。”

    那人大愕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我甚至手已经悄悄的摸在刀把上。

    我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道:“你觉得用刀子就可以从我身边逃走吗。不用紧张我只想再嘱咐你句不是改变主意想要杀你。”

    那人尴尬的松开手来一脸紧张的望着我我徐徐道:“如果你一去不回你觉得你的同伴会不会因此恨你这个答案不用我说了吧。”

    那人望着昏厥过去的同伴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我道:“如果你在一个时辰内不回来我就会把你的同伴完好无恙的送回去后果会如何我不太清楚你自己去想吧。另外我会亲自去蓝家一趟将今天生的事说明我想他们会很乐意清除你这种败坏蓝家名声的一个区区小人吧。”

    那人身体一震说不出话来。

    我瞥了他一眼道:“走吧记得一个时辰之内否则后果……”

    那人艰难的转过身一跺脚跑了出去。

    我悠然的自斟自饮等着那个倒霉的笨蛋将蓝泰叫来。蓝泰一定知道所谓的“东海故人”就是我了。我到不怕那个家伙给我耍什么花样一般向他这样的人胆子都很小又有把柄攥在我手中除了乖乖听话很难想象他还能做出什么来。

    何况我的条件并不难只不过带句话给蓝泰而已这种事情应该很容易吧对他也没什么不利。我安心的等着蓝泰出现。

    过了一会儿突然我听到一阵噪乱的声音小熊也陡然机警的望着四周。听声音的分布我好象已经包围了很显然我被那个*给出卖了我暗暗皱眉不已实在想不出自己哪里有什么破绽。

    陡然一把跋扈的声音从堂前传来“看你这个*今天还有那么好运能逃的出去四周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我实在没想到竟然还你种笨蛋敢自投罗网。”

    我一听这声音顿时知道自己的破绽露在何处那个被我放走的家伙一定认出了我正是蓝家要追捕的头号人物。所以径直通知了蓝家的管家父子声之人正是蓝蛇不知道他父亲蓝蟒来了没有。

    我摇摇头心中感叹冤家路窄该来的始终要来只是来的有些早了这是我不原看到的如果等我找到李石头兄妹他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他们父子只是现在不知李石头兄妹会不会在他们手中。

    如果李石头兄妹在他们手中我不的不有所顾忌投鼠忌器。

    我大剌剌的坐在亭中望着他淡淡笑道:“如果只有你这种级别的废物我劝你还是赶快走吧不然等会想走也走不了!”我忽然瞥见被我放走之人正在人群中缩头缩脑的向我看过来。

    我指着人群中的那人道:“不过那个人我要留下来。”那人见我指着他顿时脸色刷白藏在人后面不敢露面。

    蓝蛇将我不将他放在眼中心中十分气愤感觉在下人面前大丢面子恼羞成怒的道:“有本公子在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话一说完人已经急向我投来手中的折扇直点我的面门出手异常狠辣。

    等他临近时我迅出手一双筷子夹住他的折扇。本想两分内息对付他这种小角色已经足够却不想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他的修为比起以前突飞猛进竟然突破我的筷子继续向我的面门点来。

    我反手一掌将他给震飞出去我冷哼道:“学会了一点伎俩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吗。”

    蓝蛇被我一掌震的*心中翻起滔天巨浪本来学会了新的*自己的修为一日千里自以为与对方相差不大了。这次下人来报在镇中现此人自己更是拒绝了其他个门派的支援只带了一些蓝家的人来以为稳稳将对方抓住没料到只是一招的功夫自己就受了不轻的内伤对方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程度真是无法揣测。

    我瞥了一眼狠毒的望着我的蓝蛇我出其不意的骤然跃进人群中在一片惊呼中我将被我放走的那人给抓了出来。

    那人肝胆俱裂的望着我我将他放下来叹道:“我早说过你没有你的同伴聪明只不过让你带一句话为何非要搞的这么麻烦。你看看你的同伴他就知道躺在这里装死你却要自寻死路。”

    那人闻言向地上昏厥的同伴看去果然现自己的同伴睫毛在微微颤抖于是求饶的望着我。

    “太迟了啊!对你们这些小人来说手软只会给我造成无穷无尽的麻烦我要早杀了你们自己去蓝家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在他的绝望眼神中我将他送给血灵兽作了食物身为东海十大凶兽凡是无法降伏他们的人在它眼中都只是食物而已。

    我大步向蓝蛇走过去边走边道:“我本来想让你多活一段时间的不过既然你来了就别走了我要用你这条小命和你卑鄙的父亲谈个条件。”

    蓝蛇凶狠的望着我道:“我还有一搏之力!”

    我微微笑道:“那就搏一下来试试吧。”

    蓝小蛇愤怒的狂吼一声手中的折扇挥舞出一片扇影。比起上一次他的武功不论在招式还是内息上都有长足的进步。我很好奇这段时间他究竟有什么奇遇竟能有这种进步。

    以他的资质和他的脾性来说想要有今天的进步没有三年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要有高手指点他才能三年内有此进步。而现在不过短短数月的时间他能进步若斯实在令人不敢相信也难怪他在自信心极度膨胀下敢于一个人前来抓我。

    我屈指弹出一缕指风直击他的手腕无论他的招式多么奇妙如果手腕受到攻击一切攻击都将变为徒劳。迫他变招的同时我倏地的踢出一腿挡住他的后招。

    这小子确实进步挺大但离我的距离仍远的很收拾他我只用三成内息足以。几招下来他基本上已经处于技穷的阶段狼狈的在我手下躲避着。觑准一个机会我一掌拍在他的肩膀。

    他中我一掌顿时脸色一震吐出口血却拼着一股狠劲强压住心中的翻涌的气血突然将我单手给锁住。

    我微微一怔不知道他此举有何用意。以他的内力来说根本没有能力将我锁住我随时都能将他震开。蓝蛇的脸上忽然升起一种古怪的笑容笑容中充满了得意和讥笑。我手掌一震手心处突然传来一股奇怪的力量竟然能够引导着我的力量向他体内传去。

    我大讶这小子何时学会这种狠毒的*竟能够强行吸收别人体内的能量转为己用心中灵光一闪顿时明白为何他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大幅度提升答案自然是他掠夺别人的内息。

    他的修为提升这么多不知道遭到他毒手的已经多少人了?

    这个*行为越的狠毒想到这我陡然提起另一只手要将他立毙于掌下可是转念一想我还要用他的命来和他父亲做交易。我望着他森然道:“让你多活几天。”

    我倏地切断他的能量与我的联系在他惊骇的目光下我一掌拍下去就要将他给废了武功。他可能做梦也想不到我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自由活动顿时双目紧闭魂飞魄丧。

    就在我要拍中他的时候陡然身后传来一声刺空的尖锐声。我心中一颤来人的修为竟是极高我若是一掌拍下去固然可以将蓝小蛇给废了但是我怕自己也要受到重创心中不敢怠慢立即转身一指剑气刺了出去。

    剑气与来人的攻击撞在一起出金属般的脆鸣。我转身望去究竟在人族中有谁竟有这等身手连我都不得不认真对付。在我的印象中人族中根本没有此等高手就连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蓝老爷子也比来人的修为差了些许。

    我暂时无暇管蓝小蛇转过身望着来人意外的偷袭的我竟是个花季少女长相极美脸上罩着一层薄薄的面纱只能看到模糊轮廓。

    一双似若秋水的眼睛留在外面此刻瞪着我竟欲喷出火来好象与我有深仇大恨她身材高佻凹凸有致身上的衣服颇为暴露圆润的腰部完全落在外面丝毫没有赘肉充满力感。

    蓝小蛇望见来人大喜道:“夫人!快来救我。”

    我闻言才知来人就是传说中的非常得到蓝老爷子宠爱的新夫人。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艳而不妖娇媚无比。半遮的面纱更透出一股神秘感星眸杀机毕露却自然的流露出不逊英豪的飒爽英姿。我心中暗赞如此娇物难怪能得到宠幸又有如此高强的修为当可被蓝老爷子依为左膀右臂。

    只是我与她并不熟悉为何她好象一副对我恨之入骨的模样。无暇思考她对我的异常态度向她淡淡道:“原来这位就是夫人在下本是路过此地奈何贵夫人的属下见到在下有一神骏的坐骑想要……”

    我还没说完便被她生生打断我暗暗皱眉这位新夫人美则美矣可惜不懂礼貌。

    她柳眉倒竖道:“你这小贼人人得而诛之今日竟敢露面本夫人定然叫你有去无回本夫人要让你知道我们蓝家不是好惹的。”

    我心道:“就以你的修为还不赔让我留下来。”

    她倏地向我袭来随即我的眼前陡然出现几道虚影隐隐的破空声撕裂了空气的气劲更让我的脸颊感到*辣的痛感。

    这个女人有令人不可小觑的修为我也以掌化刀刀罡将眼前一片虚影破去我才现原来她手中的武器是刚刚系在腰间的腰带柔若柳枝却被她使的刚柔并济出神入化。

    由此推测她的内息颇为可观可以用如此脆弱的腰带挡住我之前出的剑气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一后四帝”的境界。念头刚起我忽然想到她会不会就是一直隐藏在东海的圣后。

    不过看她的长相与圣后相差很大气质也颇有悬殊。不过却仍然不能肯定她就一定不是圣后假扮。毕竟我在个星球认识的女人中有她这种修为又对我恨之入骨的就只有圣后一人了。

    我救出圣王并协助圣王夺回圣殿重登王位将孔雀族赶出圣域甚至连孔雀族遮天大帝的儿子也被我给抓住这一切足以使她恨我入骨。只是我不相信一个极为痴情的女人会甘愿假扮一个异族老头子的夫人她会甘愿受此侮辱吗?

    在我不断转着念头的时候她已经向我动了如同春潮般的进攻绵绵不休招式极为凌厉杀意蕴藏在剑气中劲气四溢每一招都恨不得将我斩成两断我心中暗道:“看来她对把人砍为两半的剑法有着强烈的偏爱。”

    在和她过了几招后我确定她应该不是圣后原因在于我现她空有一身强大的修为却无法适当的挥出来辛辣的剑法无法驾御浑厚的能量同时每次进攻都会浪费一些本不该浪费的力量。

    修为有近千年的圣后绝对不会出现如此幼稚的错误。她只是空有与“一后四圣”相媲美的力量罢了却无法如“一后四帝”那样出神入化的使用它们。好象她的内息运转很生硬无法与自身水*融达到以臂使指的高级境界。

    一条普通的腰带在她手中仿佛活过来的灵蛇转向我的要害部位攻击。我施展开御风的身法随着她的鞭影在半空中晃荡。我无法想象一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女孩子的修为竟然强大若斯。

    我在她这么大的时候要比她差远了。而且我凭着一些努力、奇遇和侥幸才修到今天这等地步这个看来双十年华的女孩子又是有什么样的奇迹生呢?

    在她仿若拼命的情形下我也无法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将其击退更别提趁机抓了蓝蛇。远处不时传来一声尖啸显示不断有人向这边增援而来。她是蓝老爷子的新夫人那些住在蓝家吃在蓝家的英雄们自然要落力帮忙。

    我暗叹一声今天就只能这样罢休了。我还不想也不能与人族正面冲突毕竟我还需要他们配合我的计划我留在这个星球一半原因也是为了人类的幸福我要使他们平安的度过“龙宫宝藏”的大劫。

    然后再与圣王签订人族与妖精族的和平协议。

    人类积弱已久我在见过海人族的水下洞府之后这个念头更为强烈要是现在人类与妖精族生冲突人类一定会被灭族。这一点是无庸质疑的今天的妖精族实在太强大了。

    “一后四帝”中拿出任何一人的实力都足与全人类抗衡。

    我飞身落在杀气腾腾的血灵兽背上狠狠的盯了蓝蛇一眼突围而去。

    吆呼声在后面远远的传来直到血灵兽跑出百里外追在后面的人群才渐渐变少我心中感叹这些人真是有毅力追了这么远才放弃。

    自己也够倒霉的本想偷偷摸摸的见了蓝泰再让他想办法帮我救出李石头兄妹澄清我的误会扮到蓝蟒父子。谁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眼看着“龙宫宝藏”出世的日子就在眼前偏偏事情却一团遭。

    这蓝蟒父子我得尽快将他们解决否则将会耽误我的大事。

    夜幕降临我潜行到蓝家。

    来到蓝家之外我召出变色龙宠合体将自己隐藏在夜幕里。

    虽然别人看不见我但我仍得小心谨慎尤其是白天遇到的那位新夫人谁会知道住在蓝家的这些天下修武之人的代表中会不会有更高强的人只凭气味和呼吸声就可以现我。

    当初我在“锁龙谷”的时候隐身的我就被孙老等人给轻易现了。

    虽然是因为圣族的人天生异禀难保人族中没有这等人啊。

    灯火一盏盏的亮起又一盏盏的熄灭。我仍没有找到蓝泰的住处。

    小心的抓了一个丁仆问明了蓝泰的住处然后将其打昏我向着蓝泰的住处摸去。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章 冤家再逢,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