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智计百出

    “灵虚殿”与之前的“水晶宫”多有不同最大的分别是这里如同6地一样并没有海水充盈就仿佛人间的宫殿一样。

    “灵虚殿”比起“水晶宫”更加雄伟瑰丽。台阁相对千门万户瑶草奇花无所不有。殿柱是用白璧琢成殿阶是用青玉铺砌成龙床镶以珊瑚帘子串以水晶碧绿的门楣上嵌着琉璃五彩的梁栋上饰着琥珀奇景秀色深远不尽。

    我糊里糊涂的跟着龙渊大帝一行人来到了“灵虚殿”望着龙渊大帝煞有介事的向着一干人宣布我与虞美儿的婚事当真令我哭笑不得。

    自己明明是要帮蓝泰娶的虞美儿现在却成了我和虞美儿的婚事这位威名显赫的龙渊大帝是装糊涂还是假明白一时令我无从猜起。但是这招乱点鸳鸯顿时令我尴尬起来。如果不马上说清楚以后还让我怎么与蓝泰兄见面。

    当下我将蓝泰与虞美儿的事半真半假的说与龙渊大帝听。龙渊大帝听了这段事脸色顿时沉了起来虞美儿与蓝泰的事情他多半知道或者是早有耳闻否则那日也不会有他弟弟虞渊亲自带兵去捉偷偷出去约会蓝泰的虞美儿了。

    看着他阴晴不定的样子我暗骂自己太糊涂。之前实在应该把事定下来就算是逼着他也要他同意我有龙三太子在手不愁他不答应。

    据虞美儿所说龙渊大帝有子女数十在他眼中一个略有姿色的女儿怎么也不及一个修为高强作为未来*人的儿子重要。

    “可惜了!”我心中大叹我只是盼望他是个遵守诺言的人。说实话我自己都很难相信他是个遵守诺言的人!能混到他这种一面为王的地位的人信奉的是强弱守则利益至上又怎么会把诺言放在心上。

    我在心中急转着念头想想看能用什么话来打动他使他相信将虞美儿嫁与人族的蓝泰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龙渊大帝始终不一言我也不催他只是在心中想着要是他否决我的要求我该怎么来劝说他。

    不大会儿一位*领着虞美儿来到了“灵虚殿”。

    美妇身著紫衫气度从容举止优雅面带微笑实在高贵的很我心中暗骂龙渊大帝狡猾如此妻子竟被他称为悍妇果然他的话不可信他答应我的诺言多半也不会兑现。

    虞美儿肤色如病态的苍白脸色有些憔悴想必这段日子她都被龙渊大帝锁在家中无法出去东海与蓝泰见面所以眼神颇多幽怨。

    她见到我时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向我作了一福。我打量了她一番虽然心病令她看起分外憔悴仍然难掩天生丽质。心中心疼刚要安慰她几句忽然瞥见那美妇正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那表情好象是在替自己的女儿审查未来的丈夫是否合格。

    我本已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勉强的向她一笑便端起旁边的香茶饮了一口遮挡自己的尴尬。

    龙渊大帝望了一眼病怏怏的虞美儿忽然好象想起了什么训斥道:“别想本帝会答应将你送给那个人族的小子除非他脱离人族!”

    虞美儿顿时低声哭泣掩面跑了出去。*神情也为之一愕纳罕的道:“作父亲哪有你这样的一见面就骂自己女儿。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你不是要将女儿嫁给这位圣使大人吗……”

    我闻言差点没忍住一口将嘴中的茶水给喷出来。

    美妇接着道:“圣使大人仪表堂堂修为不凡。我都听水魅藤说了圣使大人的修为比你还要强一些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偏当着圣使大人的面提人族的那孩子莫不是要让圣使大人看咱们家的笑话!”

    她一番话龙渊大帝没什么表示我到弄的尴尬万分脸上已满是红色!龙渊大帝与我对视一眼先是叹了口气可能是为了顾忌我的面子并没有马上说出我是来为蓝泰说媒的不耐烦的瞥了她一眼骂道:“女人家懂什么本帝决定的事还不到你来说三说四!”

    美妇恨恨的白了他一眼道:“老不死的等圣使大人走了我再与你算帐不管怎么说圣使大人我看着喜欢我的女儿我说了算!”

    接着又转过头向着我语气转为和蔼道:“圣使大人你放心虞美儿就是有点死心眼我再帮你劝劝”接着低声道:“唉要说那个人族的孩子也蛮不错的怪不得美儿那么死心。”

    临走前又狠狠瞪了龙渊大帝一眼道:“圣使大人这个女婿我要定了。”

    四周安静了下来我和龙渊大帝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

    *咳了一声道:“那个虞美儿……”

    龙渊大帝道:“圣使大人放心不用把那恶妇的话放在心上她那边自有我担待。她也只是说说罢了。”

    我点了点头强笑道:“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龙渊大帝忽然又道:“要不你在想想我还有很多女儿个个国色天仙绝世佳人比起虞美儿绝对要强也许你会改变主意。”

    我刚喝到嘴的茶再也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望着他一副热衷的面孔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蜿蜒拒绝道:“家有悍妻家有悍妻娶不的辜负了大帝的一番好意。”心中思念着蓝薇希望着她能原谅我这无奈的一句托词。

    龙渊大帝颇有同感的重重点了点头口中直道惋惜表情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我试探的道:“那个大帝我之前所说蓝泰他……”

    龙渊大帝一挥手道:“今天不谈此事唉让那恶婆娘使的本帝心情不爽。想必水魅藤已经将酒宴安排好走让圣使大人欣赏一下我水族独特的风情看上哪个女子只管和本帝开口。”

    正在这时一个武士上前报告道:“大帝水大人命我来告诉大帝大帝吩咐安排的酒宴已经安排妥当问大帝何时入席。”

    龙渊大帝向我哈哈大笑道:“圣使大人咱们这就入席如何。”说着话拉着我向着酒宴的所在—“凝光殿”走去。同时吩咐那武士道:“你去告诉水魅藤酒宴立即开始。”

    那人领命而去。我也随着他一块向着“凝光殿”行去。

    望着在我身前乘着那只麒麟脑袋的凶兽向前行去我也坐在血灵兽身上跟着向前而去。

    龙渊大帝给我一种豪迈、大气、粗豪的印象但是越是这样我越是感到他难以揣测不晓得他是真的天生豪迈还是刻意装出来的假象好让我对他产生轻视的念头。

    从我被他迷迷糊糊带到“灵虚殿”到他妻子的出现硬要把女儿塞到我身上这一切好象都有一点巧合在内我怀疑这不是他故意安排的另一场陷阱我有些拿捏不定心中更疑惑!

    “凝光殿”与之前的宫殿同样极尽奢华之事传闻龙宫富甲天下我虽然看不到真的龙宫但是从海人族这还是可看出一二确实富丽堂皇拥有天下财富这并非夸大之辞。

    堂前排列着盛大的乐队席上安排着美酒陈设着佳肴。

    龙渊大帝老实不客气的坐在位拉我坐在身边。低声对旁边一人低声吩咐道:“开始吧。”

    堂前顿时响起了胡茄号角打起了战鼓旌旗招展剑戟森森。龙渊大帝看着激昂的舞蹈歌乐心情显得非常愉快敬了我一杯一饮而尽哈哈大笑道:“此舞乃是“破阵乐”圣使大人觉得如何。”

    我微微一笑道:“豪气!”

    龙渊大帝不在说话把注意力转到堂前的舞乐中。旌旗交舞剑戟争辉气概英武雄壮顾盼驰骤彪悍威严。

    我一边看着舞蹈一边在思考如何劝说他能答应下来蓝泰与虞美儿之事我也算了却一个心病。我不可能长期待在这里一旦龙宫宝藏出世我就不得不全部精力放在龙宫宝藏上。

    到那时我根本没有余力闲暇去顾及别的事如果我拿到了“定海神针”我也会尽早赶回去与蓝薇团聚让那些为我担心的朋友们放下心了我更不可能在此长留。

    “圣使我这群歌姬如何?”龙渊大帝凑在我身边问。

    我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舞蹈原来刚才的“破阵乐”已经结束了换作另批美女在舞蹈。金石竹丝等八种乐器齐奏满眼绫罗珠翠清音宛转余韵绕梁当的上绝妙二字。看着这些异族歌姬我不禁又想到了风笑儿她的歌舞也是一绝。

    越想的多心中越的思念这些朋友恨不得马上就能回去。

    小火猴大大咧咧的坐在我的桌上双手捧着一个不知名的果子吃的唾沫四溅不时对着小熊冲歌舞群中的美女一阵手舞足蹈颇有秀色可餐与桌中的美味相得益彰之意。

    我笑骂的拍了它的脑袋一下道:“你这色猴这么嚣张“似凤”在时怎么不见你这么放肆。”小火猴冲我龇牙一笑模样搞怪一手抱着果子一手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并不怕“似凤”。

    我斜睨了它一眼打趣道:“既然你不怕“似凤”以后再被它欺负我就不帮你了。”

    小火猴搔着脑袋想了想忽然一把抱着大地之熊眉开眼笑的将果子塞到它怀中向我示意它是有帮手的。可惜小熊并不在意它的讨好厚实的手掌拍在小火猴的脸上想把它给推开。

    一猴一熊顿时在我的桌上展开了拉锯战推拉撕扯令人喷饭。

    被它们这么一闹我心中的思念之情也好过了不少。席间的菜肴都是稀罕之物琳琅满目见所未见。我放开心情把注意力集中到菜肴上品尝着这难得一见的美味。

    美妙的歌舞精美的菜肴香醇的美酒到真的是帝王享受。

    龙渊大帝忽然凑近我先是望了一眼在桌上撕打的两小然后道:“本帝原先只知圣使修为不凡没想到还身具异能。”

    我停下餐具纳闷道:“不知大帝所指……?”

    龙渊大帝感慨道:“圣使竟然具有降龙伏虎的异能血灵兽本是东海十大凶兽之一桀骜难驯就是本帝亲自动手降伏它并让它这么驯服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圣使竟然极短时间内就让它臣服不是具有异能又是什么本帝看你这两只6地动物也是非凡之物。”

    我心中暗道:“想探我的底我又岂是笨蛋。”我故作神秘的一笑:“呵呵真让大帝猜到了这是天生异能。”

    龙渊大帝见没能问出什么有些不甘心的追问道:“不知圣使那只海龟是何物种本帝看它的厉害犹在本帝的金睛分水兽之上。”

    我装作不在意的呵呵一笑道:“这到没有什么出奇之处那只小龟是我从小得到只是圣域中灵气充足所以才会变的这么厉害吧。只是我见你的东海十凶兽颇为厉害先前我对付的那几只都有什么名堂吗?”

    龙渊大帝见我仍没有说出他想知道的东西眼中闪过一丝难掩的失望清了清嗓子道:“本帝的坐骑叫作金睛避水兽与血灵兽非常相似的那两只兽叫作紫灵兽和火灵兽和你那只血灵兽属于同等级别的只不过本帝看那只血灵兽力量要过另两只不少了。

    长有一只犬头的名为蛟龙飓犬那个长有虎头的名为破天独角虎东海十大凶兽虽然厉害比起你那只小龟可差多了。”言下颇为感慨竟会有比十凶兽更厉害的兽类。

    龙渊大帝顿了顿又感叹道:“兄弟身具如此异能称为兽王也实至名归啊。”

    我不置可否淡淡的道:““王”字我可不敢当普天之下敢称王的除了圣王谁人有此资格!”说完大有深意的瞥了他一眼。

    他见我似有所指干笑了一声道:“圣使大人说的是除了具有圣祖血统的圣族人才配称王余者皆不足道也。”

    我漫不经心的举起美酒喝了一口回味他的话中之意。前面一句敬意十足后面一句到颇有讥讽之意。我所接触的妖精族人不论是谁有没有野心一律都对圣祖敬佩有加。

    我放下酒杯道:“我这次从圣域中出来身上担着圣王的任务呢。我不说大概大帝也能猜到一二吧。圣后叛乱幸好阴谋没有得逞被扼杀在摇篮中阴谋败露后从圣域中逃了出来无所踪!

    后来打听到圣后曾在东海出现目的自然不言而知是冲着“龙宫宝藏”而来你身为东海之主圣王希望你务必助我捉拿圣后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使天下人知道圣王之威是不容亵渎的!”

    龙渊大帝听我说完苦笑道:“我与圣使一见如故也就不瞒你了。兄弟啊你不知道本帝的苦啊!圣后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吗几百年前上一代圣王在时几乎圣族的事就都全交给她了不但智谋无人能比而且修为极高老哥哥我哪里是她的对手啊!”

    我默不作声看着他不断的拉近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龙渊大帝见我没有作声接着道:“你可能不知道圣后逃出圣域后并非是一个人她有一个极厉害的帮手。”

    我隐隐猜到他说的是羽翼族的遮天大帝孔圣。果然龙渊大帝蓄意压低声音道:“事实上羽翼族的那个孔圣一直在暗中帮助她一个圣后本帝都不是对手再加一个与她相差无几的孔圣本帝连一分胜算都没有。唉羽翼族与我东海十万水族乃是天敌……”

    我故作惊奇的道:“孔圣自为一方之王逍遥快活又怎么肯犯大忌帮助这个叛妇呢。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龙渊大帝欲言又止等吊足了我胃口始吞吞吐吐的道:“孔圣暗恋圣后虽然不是机密却也极少人知道。在几百年前那时圣后刚得道貌美如花修为又出奇的高当时无数人被她所折服孔圣就是其中之一可惜无论他们怎么费尽心机去讨好圣后她都不屑一顾。”

    我配合的问道:“这又为什么孔圣贵为一方之王占有妖精族的半壁江山修为不凡人又风流倜傥为什么她看不上眼呢?”

    龙渊大帝嘿嘿笑道:“那是以为有更好、更强的人早他一步夺取了圣后的芳心那个人就是圣王你想整个天下都是圣王的谁又能争过圣王。可惜三个人都是死心眼……啧啧……”

    我再次配合的装作着急的追问道:“后面呢?”

    龙渊大帝颇为得意的道:“孔圣是个死心眼见圣后只喜欢圣王仍是不愿死心单恋着圣后暗地里为她做了不少事。圣后喜欢圣王可惜圣王对她却没有产生感情圣后却帮他治理妖精族希望有一天可以感动圣王她不知圣王是个专情的人一心只爱着早就逝去的妻子虽然感动圣后的真情却无法动情三个人就这么纠缠着。”

    我假装恍然大悟的样道:“难怪孔圣愿意帮助圣后原来是旧情复燃。”

    龙渊大帝摇头道:“旧情复燃到未必只是可以肯定的是圣后来到东海背后一定有孔圣那个家伙襄助。”

    我点点头道:“这么说来这两人一定是在一起的。”

    龙渊大帝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道:“兄弟我太苦了!因为一个龙宫宝藏我是四面楚歌处处难为人到处是敌人!圣后和孔圣自不必说来到东海当然是为了龙宫宝藏狼帝与树帝听说也在东海露过面其目的当然也是龙宫宝藏。

    这些都是我们妖精族的人东海边上在一个月前已经聚集了人族中六成以上的高手为了是什么?当然也是龙宫宝藏。

    我是怀璧之罪啊!你想这些人虽然各有企图但是都把我当作最大的敌人!以为我是东海之主有近水楼台之利是他们抢夺龙宫宝藏的最大敌人天地良心啊!龙宫宝藏神出鬼没有龙族设置的最强禁止谁也不知道它在哪出现不到时间谁也无法开启!

    就算我宣布不会独占龙宫宝藏又有几人会相信啊!

    圣王新登基我身为东海之主为天下水族妖精之现在又有龙宫宝藏出世恐怕圣王也怕我得到宝藏对我想必早已生出铲除的念头了你想想我一人之力却要面对整个天下看着龙宫宝藏出世对我好象有莫大的好处其实是最大的灾祸。

    你总该明白老哥哥我的苦衷了吧!”

    龙渊大帝一番话听来颇有几分道理似真似假听着他向我大吐苦水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现今的情况确实和他所说极为相似。他愿意说出这些话恐怕是有些喝醉了我偷偷瞥了他一眼满脸赤红显然是喝了不少。

    我陡然心生一念趁着她他自暴弱点的时候正好游说他答应蓝泰与虞美儿的事。

    我叹了口气举起酒杯敬他道:“为大帝的苦衷干一杯。”我放下杯子道:“难道大帝就没想过寻求援助吗大帝四面楚歌动辄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啊十万水族的性命都捏在大帝手中。”

    龙渊大帝好象有点喝大了瞪了我一眼道:“强援?天下几大势力都为了龙宫宝藏蠢蠢欲动无不视我为强敌谁肯帮我。”

    我娓娓到来:“孔圣先放着不说狼帝与树帝与大帝同列一后四帝应该有些交情如果大帝向他们透漏一点共享宝藏的意思我想他们一定愿意与大帝联手的。”

    龙渊大帝横了我一眼道:“兄弟你以为我喝醉了想套我的话吗不过我不怕告诉你狼帝与树帝乃是奸诈小人尤其树帝寡情薄恩与他们合作不是与虎谋皮吗。”

    我不动声色的接着道:“圣王呢?圣王一向仁义如果你向圣王表示忠诚我想圣王会帮助你度过难关。”

    “嘿嘿!”龙渊大帝道“圣*登基又有叛乱在先岂肯这么容易相信我我坐拥十万水兵圣王能不疑心吗?”

    我道:“人族又如何?”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与虎谋皮尔。”龙渊大帝不以为然。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章 智计百出,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