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两帝阴谋

    孔圣很快就消失在东海广袤无垠的上空。我恨恨的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心中十分不甘就这么简单的让他离开了。

    “似凤”恢复了娇小的身体神情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刚才的一场恶战令它受了不轻的创伤虽然我及时喂它吃了一些灵丹却无法马上恢复如初身体仍很虚弱我将它封印起来。

    我在心中整理着这两天的思路。

    种种迹象表明海狗精一事的得益者就是圣后和遮天大帝。可是刚刚孔圣的态度又不大像是背后凶手难道是我估计错了他们真的不是幕后指挥者可是又有谁会挑拨海人族与人类之间的战争呢?

    难道真像孔圣所说他是刚巧路过被“似凤”凤凰的气味所吸引。这个念头刚起我立即否决掉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绝不会是像他说的那样巧合。

    原本清晰的思路在脑海中乱成一团我眉头深锁重新整理紊乱的思路倏地灵光一闪我好象抓住了什么。换个角度来想如果孔圣和圣后真的是无辜的当他们现了海狗精被抓这件事后以他们的智慧一定可以想到这会导致海人族与人类的战争。

    进一步的想如果有一些好管闲事的人也现了这件事他们就会想办法查出幕后黑手显然在东海这里实力最弱的是遮天大帝和圣后同时也是人类与海人族生战争后的得利者!他们有最大的怀疑。

    这样一想事情就变的很清楚了。遮天大帝一定是想在战争爆之前先一步解决此事这样他和圣后就不会暴露行踪而人类和海人族还能勉强保持相安无事等到“龙宫宝藏”出世的一天也就是两族战争爆的时候到那时他与圣后就可以得渔翁之利。

    厘清了此事一切都变的明朗起来。

    我回到阴阳教的老巢将残月主仆带出在“灵犀”镇的小酒馆中歇息了下来。等她们恢复过来我还要和她们讨论阴阳教以后的事阴阳教是股强大的力量现在虽然死了恶但如果没有人看管的话流窜在民间无法无天的他们将会给普通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阴阳教的老巢已成为一片废土瓦石沙砾遍地浓浓的烟气不断的从废墟上方袅袅冒出。

    浓烟中忽然一个身影隐隐约约出现在废墟上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好象在等待谁静静的站在废墟上没有任何动静。片刻后忽然一阵踏地的响声越来越近刺耳的破空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一头身形高大的巨狼带着一阵狂风停在神秘人身边不远横亘在废墟上的木梁“哐当”一声被狂风卷刮跌在远方。

    神秘人这才开口语气中透着股讥讽懒洋洋的道:“如何?小刀!”

    “吼!”巨狼一声咆哮硕大的脑袋更是凑近在神秘人面前长长的獠牙不断向下滴着唾液神态狰狞已极看样子只要那只巨狼愿意一口就能轻易将神秘人吞到嘴中连骨头渣也不剩的给吃到肚子中。

    “*!本王警告你很多次了不要喊我小刀!”

    神秘人好象并不对方的威胁放在心中油然的道:“好不喊你小刀。朕问你你是不是已经被那只孔雀鸟给杀了还是重创了。”

    巨狼愤恨的摇了摇大脑袋道:“那只臭鸟果然厉害先是和凤凰斗了半天竟然还飞的那么快本王真想把那个小白脸给宰来吃可惜本王被那个笨小子给耽搁了没追上!”

    两人称孤道寡令人很是差异。浓烟渐被风吹去终于露出两人真容。那个神秘人赫然是觊觎圣王之位的树帝—木禾而另一只体型巨大青色皮毛的狼就是兽族中最凶悍的狼帝—立刀。

    谁也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联起手来其实仔细想来也不奇怪两人虽然都各地称王却同属土系一族而且兽族与木族向来没有什么利益纠葛两人在这次“龙宫宝藏”争夺中联手到也正常。

    毕竟龙宫宝藏在东海中出世两人若单兵作战谁也不是身为地主的海人族的对手倘若两人联起手来则有与海人族一拼之力。

    木禾一愣道:“凤凰凤凰一族在当年的三界大战中不是已经被圣祖一起带走了吗怎么还会有凤凰出现。”

    狼帝气哼哼的道:“本王也不知这一界为什么还会有凤凰出现不过看起来那只凤凰还并没有成长起来力量并不是很强那只臭鸟重创了凤凰自己只是受了点轻伤。”

    “这就好这就好力量不强就好你怎么不趁凤凰受伤的时候彻底将它给解决了!难道你不知道成年凤凰的厉害吗?”树帝道。

    狼帝道:“本王还不想找死!”

    树帝错愕道:“一只受了伤的未成年的凤凰你怕什么?”

    “不是怕它而是他的主人让本王感到恐惧。”立刀一脸余悸的道。

    树帝疑惑道:“从来没听说凤凰也有主人那人是谁?”

    立刀有些颓然的道:“除了他还有谁。”

    树帝惊道:“你是说他!可是我上次并没有看到过他身边有只凤凰啊!”

    狼帝道:“我亲眼看到他往凤凰嘴中喂了几粒疗伤的药最后那只凤凰变成了一只小鸟被他给藏在身上。”

    “难怪!”树帝恍然大悟道“我总觉得那只小鸟有些奇怪原来真身竟是只凤凰!既然是他手里你为什么不连他和凤凰一起杀死免留后患你不是说如果你见到圣使一定把他碎尸万断的吗?”

    狼帝老脸一红道:“朕是说过此话只是只是连那只老鸟见到他都吓的屁都不敢放一个对他必恭必敬的老子虽然比那只老鸟强一点但也未必是圣使的对手朕岂可效仿那些蠢人的行为明知不可行而行之。”

    狼帝一番话牵强附会树帝露出一撇嘲讽没有继续讽刺他。

    狼帝怕他继续纠缠下去叉开话题道:“那个阴阳小子呢?”

    树帝淡淡道:“被一刀劈成两半。”

    狼帝不屑的道:“真是没用的家伙人类都是这般脆弱枉朕费尽心力还教他吸取妖精的*三百年的功力竟然被人这么轻易就给砍成两半。”说到最后他好象想到了什么声音越来越小。

    他忽然转头望着树帝问道:“你说圣祖是不是真的离开这个空间了。”

    “那当然了”树帝没好气的道“圣祖离开这里都上万年了当时就是圣祖用无上神通破开时空原来三界那些厉害的家伙才离开这里的你怎么会问这种蠢问题。”

    狼帝咽了口唾沫回忆道:“那个圣使突然妖气狂飙气势铺天盖地当时孔圣那家伙吓的脸色都白了更可怕的是他眼中射出两道金光像雷电一样吓人在他背后隐然出现一个巨大手持武器的猴像腾腾的火焰在他背后燃烧。”

    树帝也被狼帝的形容给吓的打了个颤栗旋即强打精神安慰他道:“不要胡思乱想圣祖几万年前就离开了现在恐怕早就寿终正寝了。那些都是你的幻想而已那家伙再厉害只要我们俩联手还会怕了他?”

    狼帝叹了口气道:“希望吧!朕真不想和他对敌。”

    树帝道:“那只孔雀到也了得竟然猜透了我们的心思找到门上来我们的苦心现在都被两人给破坏。”

    狼帝道:“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还不如出去明刀明枪的趁着孔雀那家伙受伤咱俩联手把圣后和他一块干掉我们就少了个很大的竞争者。等到龙宫宝藏一出世海人族一定和人族打的不亦乐乎我们联手闯入龙宫宝藏谁能是我们的对手!哈哈!”

    “你的办法虽然不错不过朕有更好的计划了。”树帝阴阴的道。

    狼帝疑惑的转过头道:“你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办法吗?说来……”话未说完突然腹部感到一阵剧烈疼痛低头望去现沙砾堆中一只血淋淋的手插在他的腹部。

    这点伤还不足以让他致命狼帝怒吼道:“偷袭本王*本王要把你撕成十八段。”就在他要扭断那只血手时倏地一股大力从他的头顶传进体内瞬间将他的五脏六腑给彻底破坏。

    狼帝不敢置信的望着树帝那张笑眯眯的脸庞纵横一身的狼帝到死也没明白为什么自己盟友会突然叛变自己。

    树帝移开自己的手转过身去望着远方淡淡的道:“你觉得圣使出现在这里他还会让我们的目的这么轻易的就得逞吗不牺牲你就无法成就我的大业你的死也算死得其所。”

    脚下的废石沙砾中一个血肉模糊的身躯爬了出来不断在死去的狼帝的尸体上蠕动着。这种场面任谁看了都会感到恶心不忍目睹。树帝却饶有兴趣的看着狼帝的身躯一点点被吞噬。

    一个时辰后一个赤身**的妙龄女孩扑在一半血肉上痛声失哭隐约中可听到她在嘴中念叨:“好弟弟你放心的去吧姐姐一定为你报仇!”

    树帝望着她淡淡的道:“即日就去三交镇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朕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你要好好珍惜。”

    谁能想到这个女孩竟是树帝施展妙手从被劈成两半的阴阳人的姐姐而另一半血肉凄惨的则是弟弟。怪不得他自称阴阳法王原来一身并具两条生命。身躯被劈成两半后姐姐却活了下来。

    女人从废墟中捡起几片破布遮盖在身上的**部位回头向树帝恭敬一礼飞身遁入空中去之快直叫人不敢相信几乎是一闪的工夫天空就只剩下一个黑点。

    树帝望着天际嘴角扯出一丝诡笑淡淡的道:“龙宫宝藏圣王之位都是我囊中之物天下不久将由我木族来掌控。”

    次日经过一夜休息的残月主仆精神也恢复了正常只是眉眼间仍有掩不住的哀伤看来老教主的死讯对两人的打击颇大问及两人以后有何打算却是满脸的迟钝。最后还是我出了主意先想办法把老教主的尸骨找到虽然人死不能复生但总要做点事来弥补两人的遗憾。

    两人委靡的神态总是恢复了点精神带着我向着位于东海南边的阴阳教临时总部行去。

    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悲悲戚戚的我心中颇有不忍一路上用尽各种话题来叉开她们悲伤的思念情绪。

    等到了阴阳教的总部我吃惊的现自己竟小看了他们。阴阳教上上下下总共有近千人大部分人的武技属于中流水平也有数十个修为较高的这样一股力量在人类当中已经令人不可小觑了!

    阴阳教尚不知阴阳法王已死在我的陪同下残月主仆向阴阳教上下千余人宣布了阴阳法王的死讯阴阳法王的余孽顿时气势汹汹的冲上来要为他们的主子报仇我当即行使霹雳手段将十数冥顽不灵的阴阳法王的余党给废了武功。

    形势比人强剩下的墙头草和一些终于老教主的教徒们马上表示臣服作为老教主的亲传弟子少主名正言顺的继承了教主之位。

    在对几个阴阳法王生前的亲信的拷打下他们招出了老教主被囚禁的地方。老教主被囚禁在一处壁刃千尺面朝大海的地方四周是陡峭的悬崖只有一条危险的小路通向该处。

    进入囚牢一看地面尽是白骨哪有一个活人。

    虽然早已知道老教主的死讯但是残月主仆看到凄凉的景象仍忍不住痛苦失声。地面白骨嶙峋光头颅就有好几个看来这里并不只囚禁着老教主一个人想必是忠心跟随老教主而被阴阳法王一同囚禁在此的教中忠良。

    既然分不清哪些骨头是属于老教主的而这些白骨又都是教中的忠义之辈我建议她们把所有的骨头都包起来一块儿葬了。也算是为死去人的一点点安慰。

    刚要离开忽然一只体型巨大的鹰隼从天空“霍地”冲了进来两颗绿莹莹的眼珠紧紧的盯着我们两女被突来的这只巨鹰给吓的连手中的白骨也没拿稳。巨鹰狠狠的盯着我们见我们并没有动静却忽然叼起滚到它面前的一根白骨啄吃起来。

    看它熟练的啄吃的模样我忽然明白过来被囚禁在这里的老教主等人由全身修为被阴阳法王给制住无法抵抗而被这只饥饿的大鹰给吃了。否则在这悬于半空的山洞之中就算一个人死了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十多天内腐化至只剩白骨。

    少主忽然掣出利剑悲恨的尖叫着向着巨鹰冲去巨鹰没想到在它眼中渺小的人类会突然冲向它伸头如电般猛的啄向少主。

    聪慧的她一定也想到从巨鹰身上联想到了洞中的森森白骨。

    残月这时也大叫一声冲了过去两把利剑在巨鹰身前穿梭游弋。

    山洞本就下再加上巨鹰体型庞大两翅展不开移动不利。虽空有尖钩一样的利嘴和铁爪般的巨爪却在两女面前无从施展巨鹰疼痛而愤恨的长鸣却终死在两女手中。

    两女杀了巨鹰也好象失去了力气般跌坐在地上痛苦起来。我走过去将两女搂在怀中低声安慰她们:“你们杀了这只巨鹰也等于是为你们师傅报了仇咱们还是把你们师傅和其他的忠义之士葬下了吧俗话说入土为安不要让你们师傅死了都不得安宁。”

    虽然我看多了生离死别然而每次我都会为此而感到悲伤也许这是我值得庆幸的地方至少我的心还不是麻木的。望着悲戚的两人我深切的能够感受到她们心中的悲伤。

    最亲的亲人死去而仇人也已经死了她们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也许她们该为自己活下去。可是在这个世上又有几人是为自己活着的大多活着的人都是为了别人活下去。

    虽然如此听起来很悲哀为了他人而活。事实上为别人活下去是幸福的凡是幸福的人才为别人活着。当一个人只是为了自己活下去而活下去的时候他基本上已经丧失了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

    我紧紧的将两人抱在怀中她们的悲哀我感同身受两人哭着哭着渐渐的在我怀中睡着了。我静静的将两人给放在地面盖上衣服。

    天色也渐渐暗下来望着洞外的月亮身在这离地面千丈的高空几乎感到自己和月亮同在一条线上。

    燃起了火砍下一只鹰腿剥了毛放在火上烤“孜孜”的油声将两人给吵醒睡了一觉两人精神好多了。默默的起身将满地的白骨给小心翼翼的收拾到包裹中。

    看着两人的行动我知道她们已经接受亲人不在的事实只是仍摆脱不了悲哀的情绪。我看着两女安静的坐在我面前围着篝火。我将黄亮亮的鹰腿给切成数份递给两人。

    望着两人不一言的吃着手中的鹰腿我淡淡的道:“老人家已死天下没有起死回生之术你们这般后悔还不如做一些让老人家感到安慰的事情。”

    我瞥了两女一眼确信她们在听。我继续道:“阴阳教是你们恩师的心血他老人家一生有什么心愿你们想必比我清楚。愿不愿意作这个教主你们自己决定但是你们要为阴阳教的兄弟姐妹们想想若是要再落入阴阳法王这类人手中他们的下场有多惨你们该知道吧。阴阳教是股很大的力量!”

    两女低头不语但是我从她们的眼神中已经得到了答案。

    第二天我们带着一包白骨回到了教中在教中设下了英烈祠全教上下一千多人集体来参拜包括上任教主在内被阴阳法王害死的教众。而昔日教中的少主也正式接下了教主之位。

    我在阴阳教的总坛停留了三天当然为残月主仆坐镇使她们可以顺利的接管教中所有实力。一天天过去“龙宫宝藏”出世的日子屈指可数我还有很多事需要解决不能一天天的耗在这里。

    第四天我婉言拒绝了两人的苦苦挽留毅然离开了这里只是为了防止我离开后有人图谋她主仆的位子我将养伤的凤凰留了下来在这里它可以现出凤凰形体吸引四周的灵气来疗伤。

    同时我也将七小留在她们身边目的当然是保护她主仆俩和大伤未愈的凤凰万一有厉害的高手出现有了七小我也就放心多了即便是遮天大帝的那种级高手七小的实力也有机会将人救走。

    想到遮天大帝我便疑惑了。

    他难道真那么厉害?“似凤”化作凤凰后连我都得让它几分遮天大帝竟然重创了凤凰而且看他的样子好象并未受伤。

    这令我心惊!

    我记得圣王曾经跟我说过原来羽翼族的王并非是现在的孔雀一族乃是当时威震天下的凤凰族如果没有凤凰族的襄助当时的妖精王恐怕也不会有势吞天下的气势。凤凰身为百鸟之王即便是尊贵的孔雀也得在他们面前低下头来。

    可是那天的一战令我震惊遮天大帝的修为真是那么高吗?重创了凤凰后还恍若无事!彬彬有礼的态度更令我无法下手一试他的深浅。

    “龙宫宝藏”即将出世深情、重情却狡计百端的圣后却仍未出现。另外还有树帝与狼帝这两个老奸巨滑的家伙也未出现我与树帝打过两次交道深悉他的性格老辣、狡猾亦是个难对付的家伙!

    我知道他一直垂涎圣王之位莫非是想趁此妖精族与人类火拼的机会一举拿下圣殿自立为王?

    我不禁又开始对圣王开始担心还好他身边有“百臂猿”族的两位长老襄助除非是遮天大帝这种级高手亲自出手否则谁也无法动的了圣王一根毫毛。

    只是圣王说会在暗中前来东海助我可是时至今日还未出现难道他被树帝给缠住了。

    我虽然及时解决了“海狗精”的事但包不准海人族还会和人族生什么意外何况还有蓝泰和虞美儿的事我驾起海风向着东海而去。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 两帝阴谋,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