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激战

    阴阳法王注意力都集中在少主的身上目露*之色看来这家伙早就在打她的主意了我在心中暗暗数着他离我的距离只等他靠近我完全放弃戒备的时候我就立即出手将他制住。

    少主望着他*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向后微微退着法王边走边道:“小美人你不用怕跟了我后你就是教主夫人难道不比你少主的身份更大吗只要你从了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别说区区的人间界就是仙妖两界也唾手可得。”

    她好象突然忘记了我们之前的计划歇斯底里的道:“你不是人!你没有人性恩师对我们这么好你都忍心禁锢他还用这么残忍的方法来榨取妖精身上的功力。”

    “哈哈!恩师确实对我很好可惜他的脑筋太顽固了我并非是饮水不知思源的人我本想让他和我一样功力精进一日千里统治天下他却把我大骂一顿说我有伤天和!什么天和那都是骗人的只有掌握了力量的人才有资格规定自己的命运。

    看看我现在拥有二百六十多年的功力谁又能把我怎么样哈哈!”

    他越说越兴奋离我的距离已经很近警戒心早在他的狂笑声中被抛至脑后我在袋子中倏地伸出一指正要出手将他制住。忽然一道凌厉的气劲蓦地撞击在我胸前。

    我忽然胸前一窒体内源源不断的内息竟然被这一击给生生截断还好我的内息雄厚无比一瞬间即又恢复了正常。

    少主吃惊的望着我突然仰面倒在地上惊骇的望着不断逼近的法王。

    阴阳法王缩回手两道如剑般凌厉的凶光在我身上霍霍的扫了几眼转过头去望着少主冷冷笑道:“你一进来我就觉得不对海狗精呼吸正常而他从进来到现在竟然一次呼吸都没有!有几个昏睡的人是不用呼吸的。除非是死人才不会呼吸。

    不过他是不是死人都不要紧了受了我一指他已经死定了而你我十分钦佩你的胆量为了那个老鬼连死都不怕了既然你要死就让你那没有用的臭皮囊给我享用一次吧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震的少主耳鼓麻脸色大变。

    少主随着阴阳法王每一步逼近就向后退一步苍白的脸颊透露出心中的不安骤然银光乍现少主银牙一咬怒喝道:“*我和你拼了!”石破惊天的一击伴随着少主窈窕的身躯倏地向着阴阳法王投去空气随之搅动。

    阴阳法王不屑的望着眼前的剑光突然伸出他宽若蒲扇的大掌一把抓住她的利剑往后一拉一掌印在她身上。

    少主重重的摔了出去手中的利剑也被折成几截掉在地上。

    少主无法掩饰心中的恐惧颤抖着望着阴阳法王不敢相信自己全力的一击竟然丝毫不起作用在阴阳法王眼中自己的力量恐怕就如同一个孩童。

    “这就叫力量!”阴阳法王狂妄的攥着拳头望着她的眼神中**裸的表达中心中的淫欲“让我享用了你的身体送你上路陪我们的老鬼师傅也算徒儿做了一件好事令他免除在地下的寂寞。”

    “你你竟竟杀了师傅……”泪水从她的眼眸中狂泻而下。

    泪眼朦胧中两道饱含杀气的眼神令阴阳法王不禁也为之一颤少主倏地从地面跃起一柄断剑释放着更为浓厚的杀气剑光连环闪烁少主又被重重的击跌到地上。

    只是阴阳法王左脸颊上那滑嫩的皮肤却被刻下了一道血槽血珠从中不断挤出顺着脸庞滴落在**的身躯上。

    阴阳法王眼神逐渐变的狰狞起来猥亵的眼神为暴虐所替代“这么着急去死我就成全你!”

    阴阳法王蓦地动起来身体若一阵狂风掠了出去而少主娇弱的身躯仿佛在劲风中苦苦支撑的孱弱小草。这一刻阴阳法王完全被她给激怒警觉的心被暴杀之气所蒙蔽我双眼陡然睁开两道金光赫赫有神真气搅动裹着我的布袋当即碎裂飞溅。

    我快若流星一样迅的向着阴阳法王袭去地面的两块断剑在我的真气做用下化作两道足可以致命的利器向着阴阳法王的背部飞去。

    及到劲气袭体阴阳法王才猛然察觉阴阳法王不愧是心狠手辣之辈一把抓起少主抛向后方追击而来的两块断剑。我冷喝一声两块断剑仿若拥有灵性毫厘之间绕过她继续向着阴阳法王追去。

    阴阳法王利用这短短的两秒时间已然转过身来面对着劲气逼人的两块断剑大喝一声猛的击出两掌将两块威胁他的断剑打落在地。

    极短的时间内我已经来到他身前霍的捣出一拳拳风搅动着空气一块向他袭去。

    他惊讶的望着我眼中迷惑、吃惊、凶恶几种神情来回替换。

    阴阳法王大声吼叫着一拳击了出来迎向我的拳头。两拳在空中相撞劲风四逸余风却仍凌厉如刀刮在皮肤上令人*辣的疼痛。

    阴阳法王法王不愧有二三百年的功力与我硬拼一记竟平分秋色。

    我顺着到卷的气流飘飞在空中我望着他不断向后倒退的身形大喝道:“就拿你这个不忠不义不肖的畜生来祭我的神兵!”

    阴阳法王错愕的望着我手中的“烟霞”凌厉而强大的气势顿时使他魂飞魄丧加利用到卷的气流向后逃逸。

    我手腕微动以“烟霞”的刀刃面向着他斩去全力催动下“烟霞”出呜呜的低鸣刀罡所至无坚不摧我几乎可以看见连空间也被劈成两半摧枯拉朽的力量令阴阳法王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

    在我的意念下“烟霞”快的增大、增长。阴阳法王跑的再快竟然仍不及“烟霞”的增长度刀罡及体阴阳法王来不及哼一声顿时被破体而过我收回“烟霞”阴阳法王仍保持着站立的身体顿时从中分开鲜血狂喷飙射。

    “轰隆!”木制房屋轰然倒塌我随手挥动将向我和少主砸下来的木梁给挡到身外瞬间阴阳法王的尸体被木石给掩埋。

    少主怔怔的望着阴阳法王被掩埋的地方恩仇竟在一瞬间烟消没有了负担没有了牵挂的她非常不适应的望着前方阴阳法王的突然死去令她感到无所适从。

    半晌后她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神情哀伤、受气的可怜模样让人心疼不已。我叹了口气事前没想到阴阳法王竟然心狠手辣连自己的恩人也杀死了。

    我走过去扶起她想要安慰她几句却又不知该怎么说。

    “嘎~!”这是“似凤”遇敌的声音。我心中大讶这里竟然还有令它感到威胁的人吗?即便是阴阳法王自己恐怕也对这只贼鸟毫无办法难道阴阳教中另藏高手不成?

    或者是幕后指挥者出现了想到这我心中一紧对少主道:“残月遇到了危险我马上出去看看你留在这里千万小心。”

    她听我说到残月眼神一动止住了哭声。我不再管她向着来的入口迅飞去。

    数具焦若木炭般的尸体散着臭味热气漂浮。这大概就是之前进来时守在门口的那几个阴阳教的高手。我四下一看刚好看到残月蜷缩着身子眼睛诉说着恐惧。我皱了皱眉道:“生了什么事“似凤”呢?”

    残月有些迟钝的道:“我们听到屋里生好大的声音你给我的那只小鸟变成了大凤凰把几个守卫都烧死了后来忽然出现一个奇怪的人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突然变成了一只大鸟好厉害好厉害!”

    我有些着急的道:“他们人呢?”

    残月道:“往那边飞走了。”

    我往她指的方向望了一眼果然四周有被火烧焦的痕迹应该是被凤凰身体的高温给烧的我道:“阴阳法王那老贼被我杀死你家少主在里面你赶快进去陪着她。”

    说完我向着“似凤”飞走的方向飞去一路感觉着周围的温差一直向着向前追去。我在心中不断的忖度究竟是什么人竟能和凤凰斗的旗鼓相当。

    待我追到海边时才现天空中有两只大鸟在互相缠斗一只鸟就是“似凤”化身的凤凰而另一只却不知为何物。两鸟体型相差不大“似凤”略胜一筹但是两鸟的肉搏中却明显处于劣势。

    另一鸟亦是一身彩衣羽毛徇烂无比光彩照人喙尖爪利动作灵敏而且力气巨大每一次扑击都会撕下凤凰一*羽翎。

    就连“似凤”最拿手的火球攻击在对方的攻击也无机会放出然而身体四周自然释放的炽烈火焰却不能给对方造成一丁点伤害。

    我大大纳闷这个是什么鸟?难道又是一只上古神兽身为上古神兽的凤凰论实力只有神龙才能胜它一筹难道它是……?

    望着两只罕见的大鸟上下翻飞果然大为眼熟难怪连凤凰都得吃瘪不愧是遮天大帝!

    不错这只体型巨大的怪鸟一定是羽翼族的遮天大帝——孔圣我曾在“锁龙谷”见过他的儿子当时他的儿子带着大军妄图剿灭我和圣王最后却败在“通臂猿”族的长老手下并且现出孔雀真身。

    没想到我在此得见妖精族中有着赫赫威名的遮天大帝遮天大帝体型庞大比其他儿子的真身不知大了多少九彩扇尾在背后闪烁着惑人的光芒扇尾上每只大的羽翎都有一个形似眼睛的彩斑望之顿使我感到心神恍惚。

    我心中大震万没想到他的扇尾竟还有迷人心志的异能。遮天大帝当真不可小觑。两鸟啄杀不断升级凤凰却已明显的落于下风两次拼着受创而吐出的火球都被一阵怪风给刮的飞向海中。

    突然遮天大帝化身的孔雀鸟疾扑而下身上的翎羽倏地从它身上分离出来猛的化作万千箭雨随着孔雀鸟一块向着凤凰飙射气势骇人至极!凤凰两翅疾扇大风蜂拥而起却对那些翎羽无济于事。

    “似凤”怒鸣声中已经被孔雀大鸟仿若铁钩重重的抓在背部无数跟随而至的羽翎深深的扎在“似凤”身上。

    眼看只不过几息的工夫强大无比的神鸟凤凰就惨遭重创我心中又惊又怒望着“似凤”不断跌落我怒吼一声驾风而起挡在“似凤”身前将孔雀大鸟给拦着。手中“烟霞”轮转起来剑光四射顿时将所有羽翎给绞的粉碎。

    孔雀大鸟也被我的威势所震停下巨大的身体两眼透出谨慎的意味。

    我见他没有继续进攻的意思我收回“烟霞”望着他冷冷的道:“传闻妖精一脉中的孔雀族的遮天大帝冷僻孤傲常以情义自诩却不想背地里竟是卑鄙*出卖族人的小人!”

    见我指出他的身份庞大的孔雀鸟顿时在我眼前化为一个貌似三十许、白净面皮的中年人四肢修长面庞颇有威仪之相尤其那对细长的凤眼不时闪出一道精光令人不敢直视。

    一身白衣显得风流倜傥我怎么也想不到传闻中以吃人出名的孔雀大鸟竟是这样一个美男子。

    遮天大帝孔圣面色青表情颇为不快望着我道:“你是什么人既知本王的威名为什么还敢在本王面前胡说八道!难道不怕我吃了你吗?别的妖精不敢惹你们人类我可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我反身飞了下去往病怏怏“似凤”嘴中塞了十数粒灵丹稳定了它的伤势后我望着盛气傲人的孔圣道:“好既然你不敢承认我就把你的恶行一一列举出来。”

    我顿了顿清理了一下思路道:“近日东海一族中常有海狗精突然消失后来被现是被人类给抓走你知道它们的下场是什么吗?”

    孔圣淡淡的哼了一声道:“关我何事?”

    我紧紧盯着他的脸想从他的表情中现点什么可是这个老奸巨滑的家伙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脸部表情没有一点波动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我好象对我说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不禁有些怀疑难道说他不是这件挑拨东海与人类的阴谋的背后指挥者?他如常的神色令我不敢妄下判断我接着道:“这些可怜的海狗精的一身*道行都让人给吸个精光枉费一番苦心从畜生*成*人却为别人作了嫁衣可怜他们临死都不知他们是被同族的人给出卖的。”

    孔圣的瞳人瞬间变大眼中射出骇人的异光随即又恢复如常。

    我悠然道:“你不想知道那个卑鄙*的小人是谁吗?”

    孔圣冷漠的道:“恐怕你口中所指的小人就是我吧!本王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我乃羽翼族的王麾下千军万马本王的道行虽然称不上独步天下但能胜本王者又能有几人本王拥有凡人所想有的一切又岂会做这种于本王毫无利益之事。”

    没想到他会主动道出我话中的意思我微微一怔随即道:“龙宫宝藏财宝无数兵器充足几百年一出世谁拥有了龙宫宝藏谁便拥有全天下这个就是你的利益!”

    “哈哈!”孔圣忽然大笑起来颇有豪气干云的意味他望着我道:“龙宫宝藏在你们眼里是无价之宝在本王眼中却仅仅是毫无用处的金块本王若有心称霸天下早在几百年前就能轻易统治人间界又何需区区龙宫宝藏!”

    “吹牛吧!”我道“先不说人类就是妖精族中一后四帝又有几个弱于你了哪一个不是道行精深统治一方水土拥有万千属下你要想统一人间界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吧!”

    孔圣肃容望着我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对妖精族如此了解!”

    我淡淡道:“你先回答我问题我自然会解决你心中疑惑。”

    孔圣瞪了我半晌忽然开口道:“好既然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本王也不怕告诉你妖精族中惯例由圣猴族统治但是在几百年前圣猴族的统治就已经名存实亡正如你所知妖精族的全部实力分为一后四帝所有。

    在这一后四帝所统治的实力中属本王的羽翼族最为强大。羽翼统治天空下的所有领土水系一族统治所有有水的地方土系一族分为兽族和木族统治天下所有土地。”

    我不置可否的道:“既然大家都一样为什么说羽翼族最强!”

    孔圣道:“羽翼族与水系族的妖精是天生夙敌他们不敢从水中出来我们不敢进入水中但是相比较我们族类更加灵活不受限制。而兽族就更不是我们敌手了我们进退自如他们却奈何不了我们一分木族虽然强大而且根深蒂固但是他们的缺点是大部分妖精都无法灵活移动只有少部分道行较高的木族妖精可以移动。

    本王若想统治人间界难道不是轻而易举吗即便是统治妖精界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我道:“圣猴族呢?圣猴族不是妖精族中最强大的吗?”

    孔圣漠然道:“圣猴族是最强大的可惜上万年的安稳岁月已经磨光了圣猴族的锐气而且圣猴族中最勇猛的几支族系也消失了现在的圣猴族就是老到掉光了牙的老虎还有何强大可言!”

    我心中暗道:“通臂猿族已经复出更有两大修为直追一后四帝的通臂猿长老护架再经过新一代圣王的励精图治现在的圣猴族已经一洗颓气不在是以前积弱的圣猴族了!”

    孔圣盯着我道:“你又是什么人?”

    我望着他淡淡的道:“我是圣族派出的圣使。”

    “圣使?”孔圣质疑道“你身上连一点妖气都没有竟然敢自称圣使当本王是瞎子吗!相比那些糟害的东海的海狗精都是被你所杀今天本王就杀了你替那些族人出一口恶气!”

    我惊讶的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他不但不承认自己是幕后之人反而到咬一口诬陷我是杀害海狗精的凶手顿时令我火冒三丈!

    我心中默念:“合体”火猴化作数道金光在我身边飞舞缠绕金光隐入我的体内四肢百骸的力量随之急提升身体外表也长出了毛茸茸的寸长金毛两道金光霍然从眼中射出。

    强大无匹的气势向外席卷而去在我刻意之下在我背后隐然出现一个高大的猴像形象威武肌肉健硕更增添我的骇人之势。

    孔圣好象吓了一跳喝道:“火眼睛睛你果然是圣猴族?”语意中怀疑的成分已经大大减小。

    我一手拿着“烟霞”指着他道:“我的圣使身份你还有什么怀疑吗?”

    “烟霞”受到我合体的*自动的释放出五彩氤氲在我身边缭绕彩光流淌刀罡霍霍、剑气森然。

    这一切都衬托的我拥有无上威严身为一方之主的遮天大帝竟为我的气势所震慑忽然改变了之前的强硬态度恭敬道:“原来是圣使大人本*才有所不察冒犯了大人还请圣使大人见谅。”

    我冷冷道:“我来问你东海海狗精一事你是不是主谋!如果不是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孔圣道:“本王只是经过这里罢了听到厮喊声有感应到本族凤凰之气传出我才起了好奇心前去一观。”

    我哼声道:“当真是巧了我刚进入捕捉海狗精的人类的老巢你就出现了天底下竟有这种巧合吗?”

    孔圣并不为我的话所动坚持自己是巧合才会出现在这里。

    我冷冷的道:“听闻叛臣圣后与你一同来到东海不知道圣后何在?”

    “本王不知。”孔圣不卑不亢的道“本王只是收到风声说海人族与东海边的人类多有摩擦而最近人类中的高手都聚集到东海中来我怕他们会对海人族不利所以前来帮忙并不知圣后也在东海。”

    果然是老奸巨滑简单几句话竟把所有责任都推的干干净净。

    “如果圣使没有其他的事要问本王本王就先行一步了。”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章 激战,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