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恩人

    两女又走到我身边我赶紧闭上眼睛装成被打晕还未醒来的样子。

    “啊怎么会是他少主是他!”其中一个女人视线落在我脸上突然叫了起来。

    “残月你小点声!唉怎么会是他没事跟踪谁不好偏偏跟踪阴阳教不是找死吗?这可怎么办?”另一个女人紧张的道。

    另一个被叫作残月的女人道:“少主咱们要把他给交上去吗要是把他交上去他就死定了可要不交咱们就……”

    “是啊是啊要是把他交上去他肯定被吸成*人干不可这冤家……这可怎么办啊”少主的声音听起来可以感受到她有些焦虑的意味。

    我心中大讶这两个女人的口气好象非常关心我难道她们认识我?可是从这两人的声音听来我并无任何印象。

    残月道:“不知道那个老家伙在山谷那边设的什么机关每个跟踪的人都被打的脑浆迸裂他却一点事都没有只是被打晕命真够大的。”

    少主道:“你忘了他可以和蓝家的那个可恶的大总管打成平手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偷袭打死。”

    我心中更为奇怪这两人竟能知道我和蓝蟒打成平手我只曾和他打过一次那时候我身染“冰塔之光”的伤害在和蓝蟒的战斗中突然作自己在海中漂流幸好后来被人所救。

    我心中惊道:“难道那救我之人就是这两人?”越想越对那时候自己受“冰塔之光”之害被冻成冰雕虽然没看到两人却听见两人的声音确实和这两人有几分相似再回忆当时的情况那时救我之人好象也提到个什么教什么阴阳双修之类的话。

    而看到我和蓝蟒战斗的除了蓝蟒的手下就只有那救我之人了。

    我偷偷睁开双眼刚好看到两女的侧面两人正皱着眉头好象正在思考救我的方法。当两人转过头来时我顿时愣住这不是我在“三交镇”那间酒馆看到的那两女吗!

    两女见我睁大了眼睛望着她们一女道:“你醒来了残月快把袋子解开将公子放出来。”

    另一女应了声迅将我身上的袋子松开。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望着两女直言不讳道:“你俩是不是在东海中从蓝蟒手中救我的人?”

    残月奇怪的与她对视了一眼高兴的道:“少主他竟然还认识我们。”随即转过头来歪着头向我道:“你那时候不是全身都被冻在冰块中吗怎么会认得我们真是奇怪。”

    我向她淡淡一笑道:“我虽然被冻住了可是我还能听到声音你们刚才的谈话我也听到了你们为什么要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少主望着我幽怨的道:“我们也是身不由己既然你醒了刚快逃命吧现在的阴阳派再不是以前的阴阳派了!”说着话她走到门前将门打开示意我赶紧走。

    我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你真以为我是被你们抓来的我只是为了查明海狗精不断被人猎捕的事情才故意装作被他们抓住否则我怎么能找到你们的老巢抓到背后的黑手。以那三个人的三脚猫功夫我即便缚上双手双脚他们也拿我没辙。”

    两人瞪大了眼睛惊奇的望着我随即那个少主叹了口气道:“我们知道你很厉害不过现在掌控阴阳派的那个人要比蓝蟒厉害好几倍就算你再厉害又怎么能强过一个有两百多年功力的人。”

    我刚要说话忽然一声厉吼从袋子中传来那个海狗精的药效已经过了此刻醒来见到自己被牢牢捆在一个袋子中立即愤怒的吼叫出声。我随即伸手一挥一股劲气带着袋子倏地移动起来海狗精的头与墙壁生猛烈碰撞顿时又晕了过去。

    两女惊奇的看着我残月惊讶的道:“你好厉害啊这么一挥都能把他打晕真带劲。”她学着我的样子手不断的比划着。

    少主望着我道:“再厉害又能怎么样。”

    我淡淡一笑道:“不过是盗取别人的功力罢了即便再多两百年我也不放在眼里。”说实话他这两百年的功力我还真没看上眼我以前的对手哪个不拥有几百年的功力。

    何况他的功力还是盗取别人的根本无法和那些凭自己本事一点点*出几百年修为的高手相比。功力虽然是修道者克敌制胜的一大要素但是必须要有等同的精神修为来驾御否则根本无法灵活运用能挥出一半的力量已经不错了。

    人类的身躯仿佛是一个能量容器只有通过不断的*这个能量容器才会越来越大容纳更多的能量。而通过抢夺的手段将过量的能量强行塞进能量容器中一旦过一定的限度那个能量容器的唯一下场就是暴体而亡。

    少主以为我只是夸口劝我道:“我们知道你很厉害可是一山还有更高山你没有见到他的厉害所以才敢夸口。”

    我悠然道:“我就是最高山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在数息间将这个小镇给夷为平地。”

    少主见再三劝我我还这么狂妄有些气恨的道:“好好你最厉害你不愿意走我俩陪你一块死!”

    我望着两女生气的表情心中纳闷女孩子的心真是难琢磨说生气就生气一点预兆都没有我说的是真话两人怎么就是不相信呢。

    如果我凝聚全身功力以“烟霞”为武器确实可以在短暂时间内将这个不大的小镇子给置为废墟。可惜两女并不相信我的能力沉默片刻我转移话题道:“为什么你要替他们做这么残忍的事。”

    少主叹了口气幽幽道:“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们阴阳派注重双修派中的兄弟姐妹们大多是一男一女结为夫妻当然这都是自愿的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合修的对象大家都恩恩爱爱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子。”

    说着话她向我凄然一笑“那个老家伙恩将仇报勾结外人把教主给抓住囚禁在一个只有他知道的地方。派里很多兄弟姐妹都不服他可是他有教主在手修为又高杀了一些反对他的人控制了阴阳派大权大家都很惧怕他敢怒不敢言。

    接着又派人专门去捕捉海狗精本来我们以为这些妖精也经常杀害我们人类我们杀几个海狗精也只是为我们人类出口气罢了没想到他不知从哪弄来的*竟然残忍的一点点的从海狗精身上吸取它们辛苦*的力量。”

    我道:“他这么残忍的行为你们派里的人就没有人反对吗?”

    “当然有人反对!”少主无奈的道“可是当他把这些*的*传给那些反对的人尤其是在派中修为最高的那几个人然后又供应给他们海狗精他们就再也不反对了。”

    我心中感叹无论在哪个时空为什么每个种族都逃脱不了这种自私的性格呢!我道:“你也得到了这种*?”

    “是啊我是教主的亲传弟子又是指定的继承人他为了拉拢我当然也把这种*传给了我不过我并没有使用一次这种残忍*。”

    我点了点头心中颇为赞赏她的行为。

    “我从小是孤儿教主把我养大的待我如亲生女儿。为了能够把他老人家救出来我不得不虚于委蛇。可是眼看着那个老怪物不断吸取海狗精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我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

    我皱眉道:“那个丧尽天良的*是谁?”

    她道:“他自称是阴阳法王因为他是阴阳通体如果不是教主收留他他早就被人当作妖怪打死了没想到他竟然恩将仇报把自己的恩人给囚禁起来。”

    残月在一边恨恨的道:“这个老家伙早就该死了。”

    少主凄楚的道:“他现在功力通神又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我心中暗道不过区区两百年功力而已就我知道的最少还有两个人能轻易把他像一只微不足道的虫子给捏死。“通臂猿”族的那两个长老每个都活了三千多年只拥有两百年功力的阴阳法王对他们来说只如同是刚出声的婴儿般不堪一击。

    我旋即想到另一个问题他究竟是勾结什么人能够把阴阳派的教主给抓起来帮助他平定教派中反对他的势力并且给了他这么*的*。我把疑问说给两女听。

    少主想了想道:“这个人很神秘我也不太清楚我们都从来没见过他。只听阴阳老怪说过帮助他的人是他在妖精界中的盟友修为高强无敌在妖精界中是数一数二的厉害人物。”

    “果然!”我心中暗道她的话终于证实了我的想法确实有妖精的人在背后操纵整件事莫非背后黑手真的是圣后。

    为情所困的女人也许她真的会为了“龙宫宝藏”而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的事。

    我道:“难道你不想除去这个家伙救出令恩师吗?”

    少主面有愧色道:“我当然想救连睡觉、做梦时亦想把恩师救出来痛惩那个不知报恩的贼子可是看着他一天比一天的强大我的信心越来越小我简直不敢再想去有时候我都想永远糊里糊涂的这样苟活下去呜呜……”

    她说着说着便低声啜泣出来那种十分强烈的搭救恩师的念头和感到敌人的强大自己无能为力的无力感令她哭泣出来。

    残月眼睛也渗出泪来扶着她两人拥抱成一团。

    我往前一步伸出手来道:“让我来帮助你们吧!正如你们所看到的

    那个禁锢恩人篡夺教主大位的*一天天的强大着以你们现在的修为也对他无可奈何他在比你快几十倍或者一百倍的度持续强大着如果你们不抓住机会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你们将永远报不了仇永远活在他的阴影下你们的恩师在失去了利用价值后我想等着他的只有一条死路。”

    两女凄楚的双眸中闪动着一丝恐惧陡然少主的眼眸中的恐惧一抹而去代之的是无与伦比的坚定。我微微一愕淡淡一笑望着她的眼神中充满了鼓励的赞赏。

    “好!我答应你今天一定要把这个恶贼给杀了!”少主闪动着凌厉的眼神眼中充满了坚定。

    残月有些吃惊的抓着她的衣袖道:“少主你疯了吗那个恶贼有两百多年的功力我们跟本打不过他的你现在去只是送死啊!”

    “哼!”少主显然已下定了决心并不理残月的劝告“大不了一死!如果让我活着看着恩师死在那个狗贼手中我宁愿舍弃此身与他一拼即算是死了也死得其所。以前我都是因为惧怕狗贼的实力才放弃了很多大好的机会今天幸得恩人的提点我终于想明白了!残月你可以不去我不强求你万一我们失败也好有个人为我们收尸。”

    “少主!”残月乞怜的哀求着她希望她可以改变主意。

    少主叹了口气望着残月道:“我从未将你当过下人一向把你当作自己的好姐妹狗贼功夫高强我这一去凶多吉少我这一去恐怕……万一我真死了你赶快逃吧!”

    我摇了摇头两女非要把气氛搞的这么悲壮情况有那么恶劣吗别说区区两百多年的功力就是再给他两百年功力我也有信心将其铲除。何况我有级神器在手望眼天下谁又能将我怎样!

    只是这些话不便对两女说即便是说了以两人的知识也不会相信我只把我当作一个只会吹嘘说大话的家伙。

    残月忽然往前两步道:“既然少主已经决定了残月也不要独自苟活要死一块死。”

    她看着残月坚决的眼神点了点头两人领头走在前面打开密室就要走进去。我暗暗叹了口气到底是未经过大风浪的年轻人做事情全凭冲劲就这么冲过去找那家伙不是送死又有何区别。

    我连忙叫住两人道:“我们就这样去吗?你们不打算把那家伙所隐藏的地方跟我说说他一般有多少人在护卫四周有没有什么机关有没有可以逃走的密道等等我们要怎么过去难道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有没有人盘查我要怎么进去。”

    我一口气说出一大串问题少主有些羞赧的道:“我实在太急了所以就……”接着她把周围的情况跟我详细说了一遍。

    在两女心里恐怕今天去找那家伙与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我当仁不让制定了一个简单的计划。那家伙所在的地方十分隐蔽而且每天固定有二十四个人不分昼夜的保护他这些人都是教里的好手警觉心亦很高要是强闯进去恐怕打草惊蛇让他给跑了。

    要想在四十八对眼睛下悄无声息的溜进去是不大可能的剩下唯一的可行方法就只有让少主以给教主送猎物的名义将装晕的我和海狗精送进去。

    那个家伙也非常怕死每次只允许一个人进去进去之前还会被搜身拿出身上的利器。这样的话残月就只能留在外边了。

    少主因放心不下残月马上反对。我召唤出“似凤”向两人道:“残月虽然留在外面很危险但是只要有它保护残月别说二十四人就是再多一倍也伤不了你半根毫毛。”

    她怀疑的望着停在我肩膀上浑不在意的梳理着自己羽毛的好看小鸟扬了扬眉毛道:“就这么大的小鸟能做什么?”

    残月也十分怀疑的看着“似凤”一点也不相信这么丁点大小的家伙会有本事在二十四个如狼似虎的高手中能保护她

    我弹了下“似凤”暗蕴真气的一击将它给弹到半空中连翻了几个筋斗愤怒的“似凤”呷呷叫着猛烈的气势瞬间而起燃烧着的火焰在它身边燃烧起来体型越来越大转眼的功夫一只声势骇人的凤凰拍打着翅膀停在我们三人的头顶上。

    两女惊惶不已的望着凤凰下意识的向我靠近。室内的温度几乎是瞬间的功夫就过了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极限虽然两女修为亦是不凡但是在如此逼人的炽热下仍是香汗淋漓。

    四周的墙壁出“兹兹”的声响用不了多大会儿这间房子就会被凤凰的火焰给点燃。这小小的房子也渐渐无法承受凤凰的巨大体型。

    “似凤”周围的火焰越烧越高逐渐与凤凰融为一体火光笼罩中凤凰的王者之势愈凸现出来。

    凤凰双翅一扇两道拳头粗大的火焰向我直扑而来我微一挥手两道火焰流倏地反回扑到凤凰身上不见了。

    “似凤”见两道火焰没能奈何我突然扬头就欲出愤怒的鸣叫。要是让它叫出来还不让所有人都知道这里的异样。

    我蓦地伸手无形劲气化作虚拟的五指紧紧抓在它的尖利如铁钩一样的喙上。“似凤”愤怒却叫不出声来两翼拍打着却对我无可奈何一双愤怒的眼眸中不时跳出热度惊人的火花。

    两女直看的心惊胆战我道:“现在你们觉得它还能保护残月的安全吗?”两女惊讶的望着我眼中多了几分敬佩也多了几分信任。

    我们穿过密室残月提着装晕的我和海狗精一直来到篡夺教主之位自号阴阳法王的屋前经过一番盘问残月留在外面身上停着“似凤”。

    在我用几颗灵丹为代价的情况下“似凤”勉强忘记了我对它的欺负。小巧的“似凤”羽毛华丽与其说是强大无比的神兽更让人相信它是残月养的一只小宠物。

    忠实的守在屋前的守卫虽然惊奇残月何时开始养鸟却并没有盘问。

    虽然少主已有了赴死的信念但是事到临前仍是一阵憷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心脏在急剧的跳动。

    我悄悄的出一股内息帮助她平定内心的紊乱我传音道:“不用怕你现在的情况会引起他的怀疑一定要镇定下来只要想着他是个不忠不义的叛徒即可。”

    她在门前停了一下调整了呼吸在我的帮助下勇气又重回到身上。

    旁边有人打开门她昂阔步向着屋中走进去。

    门内出乎意料的是一个庭院花丛围簇着假山。穿过庭院前方有两间很大的屋子她传音给我道:“他就在前面的屋子中。”

    她壮了壮胆子走到门前道:“法王按照你的吩咐今天的猎物已经送来了。”

    片刻后屋中传来一把中性的声音:“进来吧。”

    打开门她拎着我和海狗精走了进去屋内热气腾腾偌大的屋子中央有一个宽大的浴池这屋中的热气正是池中的热水释放。

    环顾屋内忽然一个人突然从房中间的水池中站起身来**裸的身躯一步步从水池中走出水珠在他强壮的身躯上滑落阴阳法王四肢修长尖尖的手指仿佛女人一般嫩若葱花。

    肌肉如水流一样自然的在身躯的各部位流淌起伏完美无暇。

    阴阳法王目有一张俊俏却透着*的脸盘一双眼睛细长如凤长长的睫毛眼神中透着说不出的邪笑目不转睛的望着少主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打量着最后落在她手中提来的东西。

    视线落在我身上时他忽然一愣随即道:“他是谁我只要求一个海狗精并没有要求抓个人来。”

    少主慌忙道:“这个人是跟踪我的捕猎人后被打晕我看他还有不错的修为所以特意送来个法王的如果法王要是不喜我马上把他带走免得误了法王的大事。”

    “哈哈……”阴阳法王不知为什么忽然大笑出来笑声在屋中回荡笑声一停阴阳法王大有深意的向她微微一笑道“既然你的一番心意我又怎可唐突佳人就放在这吧。”

    见他没有怀疑我和她都放了心按照计划只等靠近我准备吸取我的功力时我骤然暴起攻击。

    阴阳法王毫无警觉的一步步向我走过来呵呵笑道:“小美人的深情我自然要好好对待让我看看他能有多少功力。”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恩人,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