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将计就计

    我错愕的看着他忽然惊慌的向我传音道:“依天兄弟我们老地方见千万不要被我们蓝家的人看到你。”

    一队人马6续的从我眼前经过我狐疑的望着蓝泰的背影看他的表情好象生了什么重要的事而且是对我不利的事。

    我看了坐在临桌的两女一眼决定暂时不询问她们。我走出楼来思考着蓝泰说的老地方会不会是当初我们相遇他在等待虞美儿的那个小岛除了这个小岛我无法想出第二个老地方。

    出了三交镇我向着海边飞去来到那个渺小如一块巨石的小岛我坐在大石上欣赏着巨浪搏击大石的景象安心等待蓝泰。

    当夕阳从海面冉冉落下时蓝泰终于来了。蓝泰满面愧色的道:“让依天兄久等家中最近住进了上千人忙的焦头烂额……”

    我微微笑道:“我知道。”

    “你知道?”蓝泰意外的道。

    我摇摇头呵呵笑道:“龙宫宝藏出世的事还有几人不知道。”

    蓝泰惊讶的看着我半晌后叹了口气忧心的道:“这是一场恶战!”

    我没有说蓝老爷子过寿而是直接说“龙宫宝藏”直接点明蓝家现在住的这些人并非是为了祝寿而来而是多为了在即将出世的“龙宫宝藏”中分一杯羹仅此而已。

    两方都在不断的聚集、扩张自己的实力然而两方的力量越大战争的惨烈程度也随之不断升级。而蓝泰无可奈何的叹气也正是为此而来不论胜负、输赢他和虞美儿的事却越行越难。

    蓝泰望着远处的海面半晌后才幽幽的自语道:“和平相处不好吗?”随即转过头来向我道:“依天兄弟消息灵通的很我劝兄弟勿要踏足这趟混水即便你的修为再强也双拳难敌四手其中的险恶是无法想象的。以你的修为世上已难有敌手何需龙宫宝藏呢。”

    感受着蓝泰对我的关心我悠然道:“在我眼中比起令人心醉、幸福和满足的爱情龙宫宝藏一文不值美满的家可以相约走到人生尽头的爱人才是我要追求的。”

    蓝泰心有戚戚焉的点了点头我接着道:“可是我身不由己无法享受着那份令人羡慕的感情我必须趟这趟浊水。”

    蓝泰叹了口气道:“我一直相信你是我和一样的重情重义的人!世上事十之**不如意既然连你也解决不了的事我更无能为力。但是你千万不要小看了我蓝家至今已经有一百多个大小门派的重要人物住在我蓝家把所有的势力加在一起共有上万人。

    另外……”蓝泰欲言又止。

    我道:“有话直说不妨。”

    蓝泰道:“依天兄可能不知道传说中的妖精族是确实存在的。”

    我点点头道:“我知道。”

    蓝泰怔了一下续道:“东海的海人族就是妖精族的后裔东海之内全是海人族的天下虾兵蟹将鱼妖蚌精何止万数如果以我们蓝家为的人族与海人族为了“龙宫宝藏”而生战争必然血染东海死伤无数依天兄孤身一人小弟很担心你啊!”

    这也正是我担心的沉默了片刻我道:“你和虞美儿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蓝泰显得很沮丧“虽然父亲从来没有表示过不同意的意思但也没明确表示同意何况大势所趋父亲有时候也身不由己很多人都以为“妖精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过借口罢了。

    虞美儿的父兄早就表示坚决不同意我和她来往你也见到了上次要不是兄弟你在恐怕我都命丧东海了。实在不容乐观啊。”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劝他事实上情况确实很恶劣。

    “私奔吧!”我试图给他一些希望。

    蓝泰苦笑道:“私奔?我是蓝家的继承人我要是私奔了父亲还有脸统率群雄吗何况天大地大我又能跑到哪去。美儿能不能脱离父兄的控制都不一定而且我能不能活过这次大战还很难说我现在给自己找很多事来做不让自己有时间来想这个问题每次想到她我都会涌起很多疯狂的念头。”

    “唉车到山前必有路会找到办法的。”我勉强的劝他。这句话我自己都不相信可是我总得说点什么来安慰他。

    他轻轻的哼了声摇摇头没有表示什么。忽然强打精神道:“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打伤了我蓝家的大总管蓝蟒和他的儿子蓝蛇。”

    我道他要说什么呢原来是这个事于是我就把自己刚落在这个时空后所和他们蓝家生的事跟他说了个明白。

    蓝泰听完冷哼了声道:“我就知道一定别有隐情这两父子仗着受父亲宠爱总喜欢欺压他人今次他找错了人和兄弟生矛盾踢到铁板算他倒霉。不过这对卑鄙父子在父亲那哭诉后父亲已经将你列为我蓝家的敌人。”

    顿了顿他又道:“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现在一百多个门派已经为了利益而拧成了一股绳我蓝家的敌人……”

    我淡淡的道:“蓝家的敌人也就是那一百多个门派的敌人。”

    蓝泰苦恼的道:“本来这也没什么只要我向家父说清原委自然会给依天兄一个清白厉惩那对父子可是现在牵扯到天下一百多个势力最大的门派不是说解除就能解除的啊。”

    我忽然记起李石头兄妹肃容向蓝泰道:“这点事蓝兄还不必担心想要抓着我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不过要请蓝兄帮我一件事。”

    蓝泰道:“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帮的上一定不推辞。”

    我道:“我之前得了一种怪病多亏一对兄妹的照顾我才能康复。我已经答应了他们兄妹收他们为徒。不过蓝蛇看上了妹妹的美色曾经以蓝家的名义想把妹妹抢走被我教训了一顿。我因俗物缠身没有照顾好这对兄妹现在他们忽然消失了我怀疑是被蓝蛇给抢走了我诚心的求蓝兄帮我查查。”

    蓝泰正容道:“这件事依天兄只管放心。这不但是你的事而且也是蓝家的事他们父子的作为极大的损坏了我们蓝家的形象我一定要查明此事。”

    我道:“如果我有其他法子一定不在这个时候给你添麻烦我先代他们兄妹谢谢你。”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黑冷风袭体。蓝泰站起身道:“家中还有很多琐事等我料理得回去了。依天兄弟多保重如遇到蓝家的子弟还请手下留情。”

    “好说!”我答礼目送他消失在夜幕中。望着明亮的天空星罗棋布一天又过去了离“龙宫宝藏”出世的日子又近了一天事情好象一点进展也没有圣王交代的事恐怕很难完成了。

    各大实力好象都凭空消失了一样令我不知从哪下手。所有人族的势力都齐聚在蓝家却没有任何动静海人族身为地主却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圣后更是不知所踪。

    虽然我让那个龙三太子给海人族的龙渊大帝带话让他们寻找圣后可是他们又怎么会听我的呢?那个龙三太子到底是什么人口气狂傲道行又高海人族确实不可小觑看来我又必要去海人族一趟打探一下他们的虚实。

    海人族是东海的霸主虽然我不认识东海族的确切位置只要随便抓一个海中的妖精应该都可以告诉我海人族的位置。

    我纵身跃起在海面飞行感受着迎面的海风我张开双臂贴着海面不断的掠飞着。突然我现很远的地方有几个模糊的黑影在迅的跑动我心中一动向着他们飞了过去。

    为了防止被他们现我立刻召唤出变色龙宠将自己隐身在黑暗中。

    我不出一点声音跟在他们后面总共有三个黑衣人蒙着头脸一个人在前面引路另有两个人抬着一个袋子。

    袋子很大足以装下一个人。里面好象装着什么东西不过却一动不动分辨不出是不是活物。三人跑了一段路已经离开了东海的海岸线度渐渐慢了一些看起来轻松的不紧不慢的走着。

    又跑了一段时间三人逐渐跑进了山中最后在一个山谷中停了下来四下左右打探了一下三人没看到有什么人才放心的继续向着谷中深处奔去。

    在我的眼中夜晚与白昼并无何分别很快三人向着一个偌大的洞口里掠去。我随后也跟着来到了洞口前刚要进去的当儿突然耳边传来急的风响我心中大讶没注意到洞口边竟然有人埋伏。

    正欲侧身闪开对方的偷袭忽然心中兴起一个大胆的念头假作反应迟钝在要转开身的时候后脑勺上重重的挨了一下重的。

    我心中暗骂这哪个*偷袭下这么重的人换作一般的人非得被敲死不可。

    我装作被敲晕的样子“咕咚”一声摔倒在洞口边。

    我倒在地上后并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偷袭者出来将我抓着反到是刚进去的三人中有一人走出来查看。

    他的修为好象并不高刚开始并没有看到我倒在地上直到踩到我身上才觉地面躺着个人这时候有另一个人走了出来边走边道:“怎么回事又有人跟踪咱们。”

    在我身边那人道:“真***邪门了这两天老有人跟着我们要不是教主在这里作了陷阱我们都不知道被人抓了几次!”

    那人好象没有心情听他继续说下去不耐烦的道:“等一会上面就有人来提这个狗头了你动作快点死了就赶快把他给埋了。”

    我一听要把我给埋了那可不行赶忙喘了几口粗气果然我身边的人注意到我的呼吸惊讶道:“咦这个人还活着以前的偷袭者都被打的脑浆迸裂这个家伙脑瓜真够硬的怎么办?”

    听他这口气好象以前的人都是直接被偷袭者给打死了我奇怪这个偷袭者究竟是谁为什么一直都不出现。

    他另一个同伴也奇怪的道:“这家伙命真大竟然没被打死那就活埋吧。”

    “好就听你的活埋了!”我身边之人立刻应道。

    我一听顿时暗叹倒霉这到好没死还落个活埋自己虽然不怕被活埋却不喜欢和死尸被埋在一起谁知道那些前几天被打死的那些人是不是已经腐烂了要是半腐烂不腐烂的那可够我呛的。

    就在我要突然出手制住两人时忽然一把妖艳的女声从洞中传出来:“你们俩究竟干什么呢死人啊还不赶快进来帮把手这只海狗真是沉死了等会上面来提它要是我们还没弄好又要挨骂。”

    这两人一听那女的说话忙道:“今晚又来个跟踪的命大竟然只被打晕过去我马上把他给埋了。”边提着我的腿向外拖边嘟囔道:“头真硬竟然一点事都没有皮都没破奇怪。”

    “皮都没破?怪事啊停下来让我看看。”两人的那个女伴听到那人的嘟囔声突然对我起了兴趣边让两人停下来边走了出来。

    我感受到火把的亮光从洞中逐渐移了出来一股香气扑面而来火把的光芒照在我的脸上一只手向着我的头摸来摸了几下女人奇怪的道:“真的没破!哟还停俊俏的呢多漂亮的一张脸瞧瞧这皮肤比我的还嫩呢简直能掐出水来。”

    随着说话声女人的手在我的脸上摸来蹭去。“就这么活埋了太可惜了看他的样子估计应该有点修为留着让奴家享用吧。”女人得意的笑出声来。

    “咳、咳!”她的两个同伴见她要把我留下吃味的重重咳了两声。

    女人瞟了两人一眼没好气的道:“咳什么咳再咳老娘也要把他给留下来。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老娘愿意伺候你们两个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在教中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我这个新来的*的快一把年纪都修到狗身上了。”

    女人一把尖酸刻薄的羞辱令两个男的顿时羞愤的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女人见两人不再吭声满意的冷冷哼了一声。

    女人志高气昂的吩咐道:“还不把他给我抬进去今晚你们自己睡吧我要和这个男人睡。”

    两人正要动手抬我时忽然一道规则的啸声从远处传来。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上面的人来的这么早女人慌忙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里面海狗精给抬出来。”两人立即进去洞中而女人则努力将我拖洞边黑暗的地方。

    自己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这群人确实是暗中捕捉海狗精的罪魁祸。

    女人将我抬到黑暗中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怪的玩意含在嘴中努力的吹着显然是在响应刚才的啸声。

    我不出一声静观事情展这事情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这三人的修为并不高竟能活捉颇为凶悍的海狗精而且看情形好象背后还隐藏着一只不为人知的黑手。并不只是单纯挑拨人族与海人族这么简单。

    我决定继续装死看看来人要将海狗精给弄到哪里去。

    当两人将海狗精给抬出来的时候神秘人也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

    三个人对来人特别恭敬神秘人打开袋子瞥了一眼伸手探了一下呼吸才满意的将袋子重新给系上。来人顿了一下问道:“今天有没有人跟踪你们?”

    女人抢着回答道:“没有没有今天东海很平静多亏大人的迷昏香非常好用这个海狗精连一点反抗都没有就被我们给捉住了。”

    我这才恍然原来他们用一种迷昏香的东西来捕捉凶悍的海狗精。

    眼看着自己可能要成为那个女人的*我马上故技重施粗重的呼吸立刻引起了神秘人的注意那人奇怪的向我所在的阴影中望去那个一心想把我当小白脸的女人看到对方居然察觉到我的存在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移到我前面将我给挡住。

    神秘人马上起了疑心走过来将她拨开顿时现我躺在那里。

    没等他话那个女人马上道:“这个人是跟踪我们的已经被打死了我们正要把他给掩埋掉你们说是不是。”

    在女人的示意下她的两个同伴立即齐声附和。

    神秘人瞥了她一眼冷冷的道:“有呼吸的怎么会是死人?”

    女人顿时语噎脸色尴尬神秘人道:“能受一击而不死看来有些修为你是不是想私吞了他的修为教里的规矩……”

    女人脸上立即苍白无一丝血色嗫嚅道:“不敢我只想先查清楚他的来历再上报教里绝没有一丝私吞的心。”

    神秘人横了她一眼道:“念你是初犯饶你一次但也只此一次。”

    女人立即感激道:“多谢大人大量以后一定更努力的报答神教。”

    神秘人冷冷的道:“把他装到袋子里我要将他一块儿带回教里。”三人七手八脚的将我装到另一个袋子里。

    神秘人一手一个带着我和海狗精快奔驰而去。我被装在袋子中将袋子捅破了一个孔观察着外面的变化。树木从眼前快掠过此人的修为要比那三个人高了很多。

    几人言语中都有说到神教他们口中的神教会是个什么教?

    很明显这几个人都是人类难道圣后已经与一些人类勾结了?所以才出此阴险的嫁祸之计我心中不断忖度着等到即将天亮的时候神秘人终于放慢了度透过那个袋上的小洞我现自己竟然被带到了“灵犀镇”此时天刚放亮街上没有几个人。

    神秘人穿墙越户在一个由几间房屋围起来的院子中停了下来左右看了一眼随即推开其中一间屋中竟另有暗门通向其它的门户又连续穿行了几道门神秘人在一间空荡荡的屋子中停了下来。

    “少主今天的猎物已经带来了。”神秘人向着空旷的墙壁恭敬道。

    忽然另一个声音响起:“今天怎么多了一只?”

    “一个跟踪者被打晕了幸存下来属下估计他的修为不低特带来给教主享用。”神秘人低着头道。

    “知道了你退下吧。”声音平淡的道。

    神秘者没说什么向后退了两步转身离开脚步声逐渐远去。我好生奇怪这里的人都是神神秘秘的这究竟是个什么组织竟然这么严密而且纪律森严。

    背后人设计这场阴谋的定是聪明绝顶又十分小心的人。

    先是派出三个人在“三交镇”附近的海边狩猎海狗精然后带出“三交镇”到一个山谷中然后再派人深夜去取最后辗转反侧又来到这平静的“灵犀镇”再换由另外一批人来领这猎物。

    半晌后有两个人忽然出现在屋中“悉悉数数”的解袋子的声音传过来。一把女声道:“这只海狗精够壮的恐怕得有两三百年的修为便宜了那个老狗了这只海狗精又能帮他增长五十年的功力。”

    “唉他吸了有七八只海狗精的修为再加上这只怕增加了最少二百年的功力他的功力已经是教派中最高的了。”另一个女声道。

    片刻后最开始的女声忽然道:“少主不如咱们把这只海狗精给留下。”

    另一个女声道:“怎么你不忍心要把它给放了要让那个老家伙知道我们就惨了。”

    “谁说要把它给放了这些妖精也不是好东西杀了我们那么多同胞我才不要放它们。少主我想咱们把它给留下然后由少主把它的修为给吸了不能白便宜了那老狗。”

    另一个女生道:“你疯了他吸干一个海狗精需要三天的时间今天刚好行功完毕所以才要我们再送一只去也许平常情况下咱们私吞到是无妨可是今天是万万不行的。何况吸收这些海狗精想想就恶心。”

    “少主你说他真能带领我们抢到“龙宫宝藏”听说“龙宫宝藏”里有好多美丽的宝石呢……”

    我在袋子说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颇为震撼世上竟有这种吸纳别人修为的**。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章 将计就计,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