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龙三太子

    瞬间我召唤出体内的狼之力形成的小白狼与我合体强大的灵气(妖精称之为妖气)无远弗近的涌了出去。双眸刺出两道金光神态肃穆的盯着两只海狗精。

    两妖吓呆了般怔怔的望着我其中一妖大着胆子问道:“你真的是圣族派出来的圣使。”

    在我蓄意使为下灵气不断从我身上散出去充斥在石洞中的每个角落睥睨间自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我训斥道:“灵犀为东海独有异兽而今近乎绝迹你等海狗族与灵犀同为我妖精一脉竟然残杀同类所为者就是这只可怜的小家伙顶上那微末的灵犀角吗?”

    近乎压倒性的强大力量和浓烈的妖气使他们心中对我的身份确信不疑两妖“扑通”跪倒在地磕头如点蒜口涎眼泪四溅的道:“圣使大人你要为我们作主啊我们是被人类欺负的实在没法子了。”

    我眉头一皱道:“这有关人类什么事?”

    海狗精哭泣道:“圣使大人您有所不知最近东海边出来一撮人成群结队使用各种卑鄙手段专门捕捉我们族人我们族人本来就不足两百人成年妖精只有一百多现在已被抓走了四五十之多。圣使大人您道行高深看在同为妖精族的份上一定要救我们啊。”

    我望着两个哭的泪水横飞的海狗精心中疑惑不已什么人会冒险抓这面目狰狞、凶悍的海狗精呢如果只是想杀死这些海狗精的话就不用费力抓走了可是不杀死他们却活捉带走又是为何?

    难道海狗精也如灵犀一样身上会有什么罕见的宝贝?

    想到灵犀我脸色沉道:“人类捕捉你的同类你们只管找人类报仇为何却要杀死自己的同类抢夺灵犀角对你们报仇有何益处!”

    海狗精求饶道:“圣使大人小妖的老婆昨天被人类捕捉走小妖思念万分可是却找不到那些人。小妖知道灵犀角的好处就想利用灵犀角找到老婆然后带领族人将那些捕捉我们的人类全部杀死。”

    我这才明白为何这些海狗精冒着生死要来抢灵犀角其中原因竟然颇为曲折这样来说我到无法怪责他们毕竟他们也是为了生存。我叹了口气道:“灵犀在东海近乎绝迹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会有灵犀存在?”

    海狗精道:“灵犀与我们海狗族乃是近情关系所以我们知道在这里隐藏着几只灵犀我们一直相安无事只是我们也被人类逼的没法子了只能出此下策我们不能眼看着自己的族人一天天减少!”

    有近亲关系还残忍杀害我不禁心中有气道:“这只小灵犀顶上的角不过刚长出来而已指头般小的角能有什么用处。”

    “圣使大人我们并非是为了它顶上的角而是想让它带我们来到它们居住的洞穴因为灵犀死前一般都会将自己的角留在洞中我们只想到洞里找一只已经死去灵犀的角。”

    我冷冷的道:“要不是我及时出现这只小灵犀已经遭了你们的毒手念在你们是为了生存我今天就暂时放你们一条生路滚吧。”

    海狗精无奈的道:“那我们的仇……”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你们海狗族的事我记下了一定会帮你查出这些可恶的人类你们安心的回去吧为了安全以后你们的族人最好不要单独出来。”

    两个海狗精齐声道谢又从原路钻入到通道中游了出去。

    在这多事之秋竟然还有人胆敢冒大不韪捕捉妖精这很容易挑起东海海族内的妖精们与人类的战争。“龙宫宝藏”即将出世人类与东海两大阵群都是摩拳擦掌虎视眈眈在这种时候一个小小的矛盾都将引一场惨烈的人妖之战。

    是有人蓄意挑拨还是无意之举呢?如果是无意之举抓了这么多的海狗精又是因为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在我心中徘徊看来在“龙宫宝藏”出世前还有很多事让我烦啊。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些人为什么就不能安分守己一点呢我只有尽力化解这件事在双方阵营中带来的影响。

    环顾四周一目了然除了一些石头根本不曾见到一根灵犀角想必这里的洞穴就只有这母子两只灵犀居住吧。

    我抱起脚边的可怜的小灵犀从通道内向外潜去。这个小家伙死了母亲只剩下自己如果没有人帮它在危机四伏的茫茫东海中等待它的只有死亡。可能是以为刚才我赶走两个海狗精的缘故小家伙对我一点也不害怕乖巧的任我抱着。

    出了海面刚要飞向“灵犀镇”突然一队水兵出现在我四周一把傲慢的声音从中传出:“想往哪走灵犀角乃是我东海异宝你打伤我的族人就想卷宝潜逃吗?”

    我停了下来转头望着将我围起来的水兵赫然是海人族的人而刚才两个被我放走的海狗精正被海人族的水兵们押着。

    心念电转我已明白其中的大概原委。值此非常时期身为东海的主人海人族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不被外人侵犯一定会派出水兵在各个水域巡逻而这两个倒霉的海狗精出了灵犀的洞后一定被海人族碰到于是供出事情原委海人族就在这等我出现。

    我冷喝道:“不知我是圣族圣使吗竟敢对我不敬。”

    一个年轻的海人族的家伙走了出来上下瞟了我一眼傲气凛人的道:“你就是圣使。从来没听说过猴族会派狼族的人为圣使。别以为骗的过几过笨蛋就想在爷这蒙混过关。”

    小灵犀仿佛也感受到了不和谐的气氛紧张的抓着我。我望着眼前的海人族迫出自己的气势淡淡道:“圣使由圣王指定并不曾规定一定要圣族的人才能担当圣使何况这种大事还轮不到你海人族来管。就连你们族的大帅虞渊见到我也得恭恭敬敬的道一声圣使。”

    对面的年轻人惊讶于我的庞大气势但仍就盛气凛人的道:“他年龄这么大可能早就老眼昏花了这不足为奇。”

    我纳罕的望着他他是什么人竟敢当着众多人的面这么说虞渊虞渊可不是一般的小人物不但是东海之主虞天的亲弟弟而且道行高深统领东海的所有军队。我还真想不出在东海之中除了虞天还有谁敢用这种口气说虞渊。

    年轻人见我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嘴角忽然扯出得意的笑容道:“不用猜了东海之中谁不认识我霸王龙三我就是东海的龙三太子。小子你假扮谁不好偏偏假扮圣使。灵犀是我东海圣兽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胆敢杀害灵犀固然该死你诱拐灵犀罪也不小。”

    就在龙三太子话刚说完两个海狗精顿时人头落地两对眼睛死了后都充满着恐惧。海人族的士兵毫不怜惜的将两具没了生命的尸体给抛了出去。

    龙三太子似笑非笑的望着我道:“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以龙字开头的名字在我记忆中封藏了很久今天却突然被他给勾起了我很久前的回忆有情有义却误入企图的龙家兄弟急公好义对我谆谆教诲的龙老爷子还有龙大这个在我情感世界中曾经占有一席之地的女人这一切都令我唏嘘往事如烟不堪回。

    我悠然的道:“我曾经认识很多姓龙的朋友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有极为精深的修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如你这般对我说话更没有人像你敢在我面前这般嚣张。”

    “哈哈”龙三大笑道“你竟然比我龙三太子还狂妄有趣有趣。”

    笑声中忽然打出攻击的手势四周的海人族士兵迅向我围拢过来。

    看着不断逼近的水兵我把目光投向得意的龙三太子此子绝非是一般的狂妄之徒妄自尊大之辈。只从笑里藏刀的一面就可看出一二。

    我挥掌成刀凛冽的刀气虚空击出波浪般推至方圆一丈之地数息间已扩至海人族身前站在前面的海人族顿时被我无形刀气给击的飞了出去跌入海中。

    我趁着对方阵脚一乱的刹那纵身飞跃径直向愕然的龙三太子飞去。凌厉的气势所向披靡卷起阵阵海浪所过之处道行稍低的海人族无法抗拒的被海浪卷了进来。

    庞大的气势紧紧锁住龙三太子如翻飞的蛛丝欲要将他牢牢裹在里面。

    龙三顿时色变身体如闪电般在海面滑翔着向后倒退希望可籍此脱离我的控制。

    无数的水浪箭花向我迎头击来这些击来的水花如箭矢般快而强硬我不禁暗赞此子确实道行精深在快逃逸的时候仍能分出心神运力将脚下的海水击出转化为凌厉的攻击。

    他的修为比起虞渊竟是差不了多少如换作没有突破瓶颈之前的我恐怕尚不能如此轻松的与他对敌。

    我和他的度越来越快海人族的水兵们被我们远远的抛在后面。

    我蓦地加同时双掌灌出斡旋般的气流对他产生巨大的吸引力。下一刻我的手已轻轻的搭在他的脖子上。

    龙三太子脸色煞白惊恐不定的望着我不敢稍动。

    我捏着他的脖颈静静的望着他。他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我不知我下一步会不会捏断他的脖子他可能没有想到我的修为会比他想象中要很多很可能他已经在后悔不该如此卤莽。他很清楚只要我轻轻的动动手指他的小命就会随风而去。

    我们俩都缄默的望着对方我是不晓得自己要对他说什么而他则是不敢说深怕触怒了我。

    远处传来微弱的水波划动的声音那是海人族水兵正向这边掠来的破水声。小灵犀感觉到突然而来的寂静好奇的从我怀中探出小脑袋小眼睛“骨碌”的转着奇怪的看着龙三太子在这种阴凉的晚中仍流出一头的汗来。

    我想了半天决定借他的嘴将我到来的消息传给东海之主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一点风吹草动恐怕都不能瞒过他。既然迟早都会让他知道不如利用今晚的事以收敲山震虎之效。

    我正容道:“告诉你的主子就说圣王派圣使来了。圣王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让他在龙宫宝藏开启之前严格规束他的族人不得与人类起战争。叛臣圣后近日已到东海圣王命他全力捉拿此獠。”

    “呃呃”龙三太子被我捏住脖子无法出声的出艰难的嗓音。

    我松开双手在他面前负手而立悠然道:“这几天也许我会去拜访他让他准备好。”

    虽然我松开了手龙三太子仍被我的强大气势所慑动也不敢动不过眼神却镇定了许多他很聪明知道我既然让他为我带话自然不会再杀了他。所以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远处破浪声逐渐变的更为响亮我转过身就欲离开龙三太子望着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愤怒。我忽然又回过身望着他淡淡的道:“我不喜欢你用龙三这个名字你比起这个名字的原主人差太多。改了吧!给你留个念想让你好永远记得我。”

    我突然伸出手凌空微一挥动龙三太子一头金*的头纷纷飘落到海水中他惊骇的望着我看到在眼前随风飞舞的头眼神中因为受到羞辱而显出悲愤。

    我叹了口气道:“最好带着你的人快滚记着我的话将它们带给龙渊大帝。以后最好老实点我没有圣王那么仁慈。”

    龙三太子将所有气都撒在追赶而至的海人族水兵身上大吼道:“你们这些废物养着你们有什么用来的这么慢还不给我滚!”

    众水兵哑然的望着心情非常不好的龙三太子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潜入海水中向远处游去。

    感受到他们确实远去我才驾御着海风徐徐的向着“灵犀镇”飞去。

    我躺在床上思考着抓海狗族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却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可以排除的是这件事一定不会是蓝家做的也必定不是海人族做的事非常时期两边又都势均力敌谁也不会轻易出手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假设东海蓝家是为了打击海人族的势力海狗族根本不是海人族的主力就从刚才那个龙三太子对付两个海狗精的手段就可窥出一二可以说海人族根本不把海狗族当一回事。

    这样来看蓝家也没必要拿人口稀少的海狗精来祭旗。这样作除了会激怒龙渊大帝蓝家没有任何好处因此蓝家不会是这件事的背后人。

    那么海人族就更没有必要这么做了这样只会令东海各族惶恐不安、人人自危。

    我长长的嘘出一口气究竟这谁做的又是为了什么目的呢?我忽然想起以智者出名的二叔曾经教导过我:“当你被一些表面假象所迷惑时只要找住谁才是最后的得利者你就可以破开迷雾。”

    我反复的念叨着这几句话突然间灵光一闪我想到了圣后!我猛地坐起身双眼在黑暗中如两盏明灯心情激动难抑。

    很显然圣后是个专情之人所以才在圣王的父亲不告而别时由极爱变极恨关押了圣王兄妹。

    由圣王那得知圣后并不热衷于权利在上一代圣王仍在时她便有很多机会获得圣王之位然而她不但没有这么做还帮助当时的圣王分忧解难震慑妖精天、天、水三大族实在功不可没。

    可是她为什么要在这紧要关头突然放弃圣殿而来东海的原因已经呼之欲出了。

    原因只有一个圣后并没有对上代圣王忘情奈何圣王破空寻找圣祖而去圣后则因为修为不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圣王离开承受着每日的思念对她的割心裂肺之痛。

    而今“龙宫宝藏”出世她必是为了圣祖的“定海神针”而来。

    我记起自己曾在“锁龙谷”的监牢中听孙老提到过圣后捉住他们就是想从他们的口中打探出“定海神针”的下落。

    想到这我再不犹豫海狗族的事一定是圣后搞的鬼。

    圣后人单力孤虽有同盟遮天大帝奈何一个在天一个在海羽翼族是不无法在东海中与海人族争胜的。

    于是她便利用与人类最为相似的猴族假扮人类出没在东海边转抓人丁稀少的海狗族在人族与海人族之间挑拨离间在两者一触即的对峙中这根小小的导火索足以使两者大打出手。

    而圣后则坐收渔翁之力。到那时龙宫宝藏出世而东海的个最大的地方势力已经无法收手更无力他顾顿时为她除了两个大敌在她心中圣王在关押之中。又有遮天大帝襄助还有谁能阻拦她取得“定海神针”!

    虽然我不知道圣后用什么方法使的遮天大帝全力帮助她但是我知道再不出手厘清此事等到人族与海人族打起来时再亡羊补牢也为时太晚了。好明天就去“三交镇”。

    第二天一早我就早早起床推开窗户海风扑面而来咸咸的湿湿的带着仍赖在床上的小灵犀向着“三交镇”而去。

    果然半天的时间我就来到了“三交镇”此时正是中午街上行人攘攘两边叫卖声不断没有一丝大战来临之势行走在路上看着两边的买卖人没有人能认识我就是以前那个傻子。

    走到以前李石头兄妹卖鱼的摊子早已被别人占去。我失望的多望了一眼继续向前走去性步迈进旁边不远处的镇上唯一的酒楼。

    在二楼一个靠窗的位子上坐下旧地重温又让我忆起往事两个美丽的精灵女祭祀给我留下的是深刻而痛苦的回忆两人舍身殉情的大义令我愧疚自己欠她们太多了。

    我勉强收拾心情从窗外收回目光刚一抬头却与对面的两个极美丽的女孩子视线相碰两人打扮看的出是一主一仆其中一个女孩作男儿装打扮不过她眉梢中的春意却将她的真实身份给暴露。

    两人看见我眼中都闪过无法掩饰的惊讶好象以前见过我。

    我向两人微微一笑拿起店里的伙计给我送来的茶自斟自饮。心中却在奇怪自己好象曾在哪里见过这两女脑海中依稀有两女的模糊印象再向两人望去刚好捕捉到两人急忙从身上收回视线的尴尬神情。

    两女不时故作漫不经心的向我这边瞟过来一遇到我的视线又忙不迭的移开。

    我心中狐疑难道自己真的曾在什么地方和她们两人见过于是站起身想走过去向两女问个清楚。

    我站起身来两女好象意识到我可能要走过去顿时神色变的有些紧张。忽然我窗户外有一队人走过其中一人的强大修为引起了我的感应一个额宽耳大的慈眉老者霸气森然的坐在一个怪兽身上。

    老者眉须皆白脸色红润双手宽大皮肤仿佛婴儿般*。双眼毫不掩饰的神光闪烁炯炯有神给人极大的压迫感。一身修为深似海是我在这里遇见的最厉害的人类。

    其下的怪兽似虎似犬似龙长着一颗凶悍的犬头獠牙外翻通体蛇鳞体格若虎拖着一条长长的龙尾说不出的强悍。

    随后跟着两个高冠华服的人可以感应出这两人亦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双眼精光闪闪*在外的肌肉贲起年过半百。再往后十数百个修为有成的年轻人井然有序跟在后面神色平静。

    就在我要收回目光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我最想见到的人也混在队伍中赫然是蓝家的大公子蓝泰。表面风光可是谁又会想到他是一个为情所苦的可怜人呢?

    我故意放射出两道力量掺杂在眼神中向他望去。

    蓝泰立即感应到向酒楼望来忽然看到我顿时露出愕然的表情随即向我出真诚的笑容。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章 龙三太子,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