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时空之秘

    高大老猿充满睿智的眼神望了我一眼道:“今日我“通臂猿”一族能够从暗无天日中有了出头之日我们两个老头也消了“锁龙链”之苦这全都拜圣王仁慈我们自然是全心全力助圣王一统妖精族!再现千万年前的圣族霸业!”

    圣王如释重负欣然道:“有你们襄助朕有信心可以重新振新猴族。”

    高大老猿忽然道:“我们兄弟二人年事已高出去后只想静修不想再沾染凡事不过“通臂猿”族都会交给圣王希望圣王能够体谅我们兄弟两人的心情。”

    圣王愕然的望着他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出这个请求两人是古“通臂猿”族的三千年仅存的硕果实力端的非同小可在此用人之际如果有两人带领他们的族人襄助可取事半功倍之效。

    现在忽然提出出去后要归隐的请求着实令自己烦恼失去了两人的帮助强大的“通臂猿”族又岂能会如臂使指上下一心呢。

    圣王面有难色的道:“两位堪称我猴族重臣在此紧要关头实在不宜静修啊没有两位的统领“通臂猿”族又怎么会能凝结一心为我们猴族挥出最强的力量呢。”

    高大老猿微微笑道:“圣王多虑了此事老臣已经考虑过了在这三千年中虽然族主不幸病逝但是亦有新的族主诞生我们两兄弟只不过是长老而已。我们兄弟帮助圣王解决眼前之事后我们就会把族中的所有事交还给族主以后族内所有事都仍由族主处理。”

    圣王难以决断的望着我询问我的意思。我向着他微微点了点头既然两人已经把整个“通臂猿”族都交给了圣王我们也不能太逼迫他们何况如果“通臂猿”族如果出了事情两人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所以现在不用迫他们太甚。

    圣王马上明白的想法向两人点点头颇是不舍的道:“二老既然主意已定朕也不勉强你们但是希望当我们猴族需要两位的时候两位能够毫不推辞的出来襄助于我。”

    两老猿相视一笑道:“多谢圣王成全如若猴族出现重大危机我们兄弟两人自当为圣族贡献我们的力量。”

    “好!”圣王情绪高昂的道“今天我宣布“通臂猿”族重归圣族你们将是我圣族的救星!”

    在一声声激奋的“万岁”声中圣王领着众人向外面的世界走去。

    我亦跟着猴群向着牢狱外走去。

    刚走出地下牢狱就看到处处是断壁残垣本来监守在此的那些猴族的人此时已经都被一些身上长着羽毛的怪人给抓住。想必这些人就是妖精族中的羽翼族。

    我们下到地下不过一时三刻的时间众人战力不俗又以牢狱为庇护坚守此地竟然仍落的如此狼狈下场看来对方的实力很强啊。

    正在我思考的当儿对方人群中走出一个羽翼族的年轻人指着被押在一边的孙老不屑的道:“老头子竟然敢骗我你不是说那个作了两天圣王的毛头小子已经逃走了吗他们怎么会从地底下钻出来了是不是地下有秘道!孩儿们将这里给我包围起来一个人也不能他跑了!”

    围在四周的羽翼族和向圣后效忠的猴族的人动作快的将“锁龙谷”给严密的封锁住。连空中都有羽翼族的人虎视眈眈。

    圣王紧张的扫了一眼被对方抓住的自己人现大多都只是受了伤并没有人牺牲才舒了一口气往前两步排众而出道:“你羽翼族见了朕为什么不拜。”

    刚才说话的年轻人看来是这次对付我们的叛匪的领听了圣王的话满有讥讽奚落道:“老子只知有遮天大帝和圣后想要我拜你拿出你的实力否则你就只配作阶下囚。”

    他说的若无其事语意却猖狂已极。

    圣*要说话突然“通臂猿”族的那个火暴脾气的矮个头长老冷哼道:“羽翼族何时出来这么傲慢的娃儿胎毛尚未干竟敢在圣王面前放肆亵渎圣族威严今天老子就要教训你!”

    我与圣王对视了一眼心中偷笑本来还怕两个老家伙不愿出力现在到主动叫起阵来正合我俩之意。

    圣王未加阻拦鼓励道:“爱卿就替我教育教育这个不知礼数的羽翼族的娃儿不过大家同为妖精一脉不要伤了他性命。”

    对方的那个年轻人大怒道:“你是从哪冒出来的老鬼竟敢大言不惭的要教训小爷老子一招就让你下地狱。”

    话音未落两柄闪亮的宝剑骤然出现在他手中以雷霆之势向着“通臂猿”的长老袭过来空气中充斥着怪异的鸣叫。众人眼前一花两柄宝剑倏地在空中化为剑雨向对手洒下。

    我暗叹:“好凌厉的剑招此人的修为很强仅次于树帝与海人族的虞渊相若这场比赛将会很有看头啊!”

    矮个老猿故意气他似的若无其事的打了个哈欠用鼻音哼道:“如果只有这点道行就不要再丢脸了。”

    随着对方的剑雨逐渐逼近他蓦地挺起腰身一股逼人的气势随着一个简单的动作而疯狂的飙升矮个老猿眸中厉芒闪动微一抬手一把肉眼可见的巨大气剑在他手中形成。

    巨剑闪耀着冰冷的寒光一瞬间将漫天剑雨粉碎矮个老猿淡淡的道:“就这点本领还不配我老人家出手你那个口中什么狗屁遮天大帝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家伙。”

    对方的那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惧色停在半空怒问道:“你是谁?猴族除了圣后谁还能有这种道行!”

    矮个老猿道:“圣后算什么东西要让我老人家见到她先打她两记*再问她为何合着外人来欺负圣族小家伙我看你也不过几百岁的道行能*到这种程度也属于资质不错的现在投降我老人家还可以请圣王饶恕你的罪!”

    “放屁!”对方的年轻人道“老子身为遮天大帝的儿子还会怕你这个半死的老猴子刚才只不过是老子轻敌现在老子要动真的了!”

    矮个老猿眼中骤然划过一丝厉色道:“我最讨厌你这种目无长辈的年轻人!我就让你求仁的仁!”

    一声响彻“锁龙谷”的凤鸣令我的心脏骤然跳动了几下如果不是我看到眼前的现出真身的巨大孔雀我还真以为是“似凤”的叫声。

    孔雀的唳声仿佛一把钻子直插向所有人的心肺起到先夺人的效果孔雀飞在半空中体型很是庞大张开的双翅将大部分的日光遮住当真是骇人万分。

    遮天大帝的儿子已是如此了得那遮天大帝想必更是厉害无比。

    随着袭人心肺的唳声孔雀使劲拍动双翅顿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漫天的孔雀羽毛从孔雀身上脱落色彩艳丽的羽毛此时却化作根根铁针夺人性命在弥漫的沙尘中更令人防不胜防。

    我小心的防备在圣王左右这种混乱时刻最是适合偷袭了。

    突然风沙中传来矮个老猿的一声大喝颇有龙吟虎啸的气势。闷雷声不断从中传出当一切再平静下来的时候矮个老猿有力的手紧紧扼在遮天大帝儿子的脖子上而那只庞大骇人的孔雀业已经被打回原形。颓丧的双眼只能望着地面。

    “通臂猿”族果然了得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松的拿下了对方的重要人物我回头望了一眼排在我们身后的“通臂猿”的族人们他们眼中个个闪烁着兴奋与喜悦。

    正如圣王之前所说的有了他们的襄助圣王之位将会如铜墙铁壁一样牢固我心中叹了一口气因为感到轻松我才叹气。

    本来极为恶劣的形势因为“通臂猿”族的出现迅逆转再加上我的襄助很快就能夺回圣殿稳定基业到那时收复妖精各族只是时间问题有两个“通臂猿”长老的帮助一后四帝除非联手否则谁也无法单独面对。

    就在我为圣王设想未来的计划时“通臂猿”族已经向围在四周的羽翼族和叛变的猴族起了进攻。

    羽翼族和叛军群龙无节节败退。“通臂猿”族不愧骁勇之名个个勇不可当且道行高深很快就将对方的防守给摧垮。

    一会儿功夫上万的大军就被两千人的“通臂猿”族给轻松解决。

    圣王当机立断当即将所有被抓住的叛军给投进牢中留下两百人看守其余人手迅开向圣殿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事情出奇的顺利留守在圣殿中的叛军不足千人一时三刻圣殿中大股余孽全被剿灭只留下少量零星的叛军逃窜在城中相信这些侥幸逃跑的人很快就会被巡逻队抓住。

    圣王立即再派出一部分人手增加到“锁龙谷”中防止那面因为囚犯太多而出现一些棘手的意外。而我则飞回到我和蟠桃的藏身之所将蟠桃接到圣殿中。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面展所有的人都紧张而忙碌着圣殿由混乱再回归到秩序所有的事都井然有序的在圣王的指令下进行着。

    猴族大军的指挥权也回到了圣王手中而“通臂猿”族则是圣王克敌制胜的秘密武器。

    同时圣王也履行了之前在“锁龙谷”中对“通臂猿”族的允诺在圣域中划了一*辽阔的土地给他们上面满是桃林。这令两个三千年的老猴子十分满意放心的将“通臂猿”族真正的交给了圣王。

    将蟠桃安全的交给圣王我心中顿时松快下来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在所有都忙碌的时候只有我惬意的躺在床上吃着鲜嫩香甜的大桃子。

    七小也舒服的趴在我四周吵闹的“似凤”自从来到圣殿就变的安静了圣殿是整个圣域中灵气最充足的地方所以很少变身来大量吸食灵气的“似凤”也抓紧了时间享受着得来不易的灵气。

    “小火猴”抱着一个与它相若的桃子开心的啃着不时抬头冲幼年的“大地之熊”龇牙一笑。

    这时的“大地之熊”已经初步掌握了使用大地的力量“小火猴”虽然仗着灵巧和火的力量却已不能像以前那样欺负它了。

    小熊以最舒服的姿势睡在我脑袋边不时的出呼噜声涌出的气流将它的厚厚嘴唇吹的卷上来露出白利利的牙齿。我捏着它肉而厚实的脚掌心中感叹这两个小家伙越来越大了。

    想象着两个小家伙平时打打闹闹的样子心中忽然涌出了一股极度的空虚感心中前所未有的想念着蓝薇那种空虚几乎让我窒息难过的让我想哭出来。

    心中忽然多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这些念头令我迷惘起来。我究竟为什么而活着继续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还有必要活下去吗?

    从小就被母亲贯彻惩强除恶的理念作一个正义的人。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做的甚至没有空出时间来想想自己的事情!

    一张张蓝薇娇俏的容颜在我眼前出现最后变为伤心欲绝的样子那是在我被“死神”抓走前最后一刻我所看到蓝薇的模样。

    我闭上眼睛一阵钻心的疼痛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蓝薇蓝薇蓝薇”我喃喃低语平生挚爱人的名字。这个名字给我带来刻骨的思念极熟悉偏有陌生我怕自己太久待在异界而忘了她更怕她会忘了我或者因为我音信全无而殉情!

    任何一种结果我都不敢相信但这一刻这些念头偏是像噬骨的毒蛇紧紧的缠着我令我艰于呼吸深刻的思念带来的酸、苦、痛几乎将我湮没我像是不会游泳的孩子跌落在水中一般呼喊着救命。

    可惜声音却无法传出身体这种思念的折磨没有人可以救我。

    我努力的想要从心酸的思念中*当我大喝着蓝薇的名字而猛的坐起身来时所有的宠兽都惊讶的望着我。

    “小火猴”停止咀嚼小嘴撑的鼓鼓的表情疑惑的望着我。我感到“大地之熊”的挣扎方现我死死的捏着它的脚掌我赶忙歉意的松开手。冷汗不断渗出额头。

    我呼呼的喘着气令自己从刚才突其来的情绪中稳定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心志坚定的自己会突然情绪洪流的爆难道是蓝薇出了什么事情被我感应到我才会……

    念头刚一生出我便无法停止想下去再也无法坐住身我要立即去向圣王告别我要尽快回到蓝薇身边这种没有爱的日子我受够了。虽然我现在走对圣王来说十分不利可是他有“通臂猿”族襄助没了我一样可以成功!

    现在破开时空离去的时机还并未成熟我仍没能找到一种可行的方法帮助我在时空隧道中辨别方向。胡乱的一头闯进去我成功回到自己的时空的几率是非常小的。

    可是我却再也等不及了蓝薇如果出了意外我便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即便回到属于我的时空的几率很小我也只能碰运气!

    我刚下的床来忽然圣王和蟠桃一脸笑吟吟的走进来。本来笑容满面的两人突然看到我泪流满面一脸伤心模样的坐在床上顿时怔住了。

    圣王奇道:“依天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两人进到屋中我都一点没有感应到可见情绪突然失常令我修为大打折扣更丧失了平常的警觉所以才没有现两人。我站起身望着圣王道:“圣王你来的正好我正好去找你对不起我要马上离开这里。”

    蟠桃惊讶的望着我道:“大哥哥你现在就要走吗蟠桃会想你的蟠桃不让你走。”

    圣王也十分疑惑的望着我道:“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事还是做了令依天兄感到讨厌的事为什么非要现在走呢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我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我是认真的我真的要马上离开。”

    圣王见我认真亦严肃的道:“依天兄弟我感谢你救了我妹妹蟠桃又帮助我夺回圣王之位可是一后四帝仍在我光凭“通臂猿”族根本无法对付他们!

    龙宫宝藏出世在即我妖精族与你的同类的战争一触即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我真的希望你可以留下来帮助我度过眼下的难关。”

    “对不起!”我无奈的道“你也知道我并非属于你们这个时空的人我一直在寻找回去的道路刚刚我感应到我的妻子好象生了大事我没法再留在这里真是对不起做出这个决定希望你可以谅解我。我的妻子是我活下去的勇气!”

    圣王叹了口气徐徐道:“知道吗你的口气真的很像我的父王当初母亲病逝父王就是用你现在的口气跟我说母亲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勇气当我终于长大时父亲便毅然的离开了我以至于妖精族陷入眼下的混乱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怪过他!”

    他停下来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了解他的心情他与母亲的爱是刻骨铭心的他们两人才能组成一个完整个体少了任何一个另一方都不可能独存于世。”

    我望着他淡淡一笑道:“谢谢你的谅解。”

    圣王望着我道:“祖上的古籍有记载时空是最神秘莫测的地方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却比最复杂的迷宫还要复杂你如果不能确定回去的路是否正确那么你肯定会迷失在时空中的。”

    我淡淡叹了口气道:“只能赌一赌了。”

    圣王道:“你赌赢的概率几乎为零。”

    我道:“既然你们祖上有古籍记载可有说过怎么才能正确的在时空中穿梭?”

    圣王道:“祖籍记载时空隧道其实是时间流动的隧道是穿越时间的一种捷径。只是时空隧道有无限个介入点每一个点又可以通向无限远处所以要想在复杂的时空隧道中不至于迷失方向就必须能感应到时间的流动。”

    我惊道:“时间的流动?我从来也不曾听谁说过能够感应到时间的流动我自己更不曾感应到过。”

    圣王淡淡的道:“我并不是故意耸人听闻这个时间流动的秘密是我圣族的先祖——齐天大圣留下的以后每一代圣王都根据典籍的记载而破开时空隧道寻找先祖而去。”

    我追问道:“你的这些先祖究竟有没有感应到时间的流动呢?”

    圣王道:“先祖曾说当你的道行达到人存于天地中融于天地中与天地浑然一体的时候就会自然感应到时间的流动。”

    我心中苦笑想要达到他说的这种修为最起码我得将“九曲十八弯”*到最后一曲恐怕才有可能达到他说的那种无上境界。

    圣王道:“这种方法虽然可行却需要大量的时间我父王是*了三千年的时间才有此成就而人类虽然在*一途优于妖精却至少得花几百年的时间。

    另外还有一种方法依靠神器来确定时间的方向。”

    我精神一振道:“什么神器竟然这么神奇可以判定时间的流动。”

    圣王道:“据我所知这种神器只有一个就是先祖留下的定海神针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方法可行。”

    我颓然道:“定海神针不是已经消失上百千年了吗却哪能一时三刻就能找到的我实在等不及这许久时间了。”

    圣王道:“定海神针并未消失而是在上一次龙宫宝藏开启的时候被那一代圣王给放进了龙宫宝藏中只是这件事极为机密除了每代圣王只有少数人才知道。”

    我泄气道:“现在每个人每只妖精的双眼都盯着龙宫宝藏众目睽睽下想要独得定海神针难比蹬天更何况我连定海神针被放在什么位置也不知道几率实在太小。这两个办法都不行我只有破开时空碰碰运气了!”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二章 时空之秘,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