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圣后萧仙贞

    孙老正欲说下去突然入口处传来一阵急的脚步声十数个守卫手持武器从上面冲了下来领头者恶狠狠的巡视了一圈厉声斥道:“你们这群*想把天都给捅破吗!不要妄想可以逃出去告诉你们唯一可以打开你们身上“锁龙链”的钥匙在圣后她老人家手中!

    没有钥匙就算你道行通天也无法打开“锁龙链”!你们不要找我的麻烦惹恼了我你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望着凶神恶煞似的守卫们我猜一定是我用“盘龙棍”重击墙壁时出的动静将他们给惊动了!这里面关着的都是要犯万一跑了或者死了他们难脱干系所以特意下来看看!

    孙老冷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回到自己的床上一*的躺了下来懒洋洋的道:“小猴崽子不要跟老子神气老子和圣王闯天下时你这个猴崽子还没出世呢如果不是那个妖妇造反你连见老子一面的资格都没有快滚老子要休息了!”

    领头者素知此老难缠这时也假装没听见眼光往四周扫了一遍没现什么异常遂转身离开。

    眼见通向上面的楼梯开启我也达到了此行的目的知道了圣王的下落现在正好可以跟在守卫者后面离开。我传音给孙老道:“孙老我先离开了公主还在外面等着我的消息此去我会尽力救出圣王同时尽量想出打开“锁龙炼”的方法你们要好好保证圣王重登王位还需要各位的鼎立襄助!”

    为了不引起守卫者怀疑孙老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隐身于暗中尾随在守卫者的最后走出了“南”字监牢。谷中依然冷风凄然震撼人心夺人心魄!这种违反大自然的情形大概是当初圣王囚禁仙界众人而下的禁制吧

    我回头再望一眼锁龙谷叹了口气锁龙链的厉害出乎我意料的厉害孙老他们只能暂时再多委屈一些日子了。好在此行获益匪浅既得知了圣王的下落又结识了这群忠肝义胆对圣王忠心耿耿的好汉子。

    只要寻到锁龙链的打开方法下面的事情就顺利多了。

    这一路所接触到各族的妖精都有一个特点都是对圣祖钦佩仰慕。

    而圣后的所作直接威胁到圣祖的血脉这种事情估计她必定不会明刀明枪的来而是用一些借口掩饰她的狼子野心。

    只要圣王登高一呼揭露她的真面目被她蒙蔽的臣子们定会质问她举族哗然于此时让孙老联络一些在族中被蒙蔽的忠贞之士内外夹击于恰当时机比如在她加冕圣王头衔之时突然出现当中公布她的罪行由我保护圣王到时任奸诈若狐也得含恨饮败!

    我腾身向来路飞回看来形势并非太糟糕现在关键是如何才能盗的“锁龙链”的钥匙救出圣王和被陷害关在锁龙谷的孙老等人!

    不过圣后修为很高想要偷的钥匙而被他现恐怕非常困难要是硬抢则更不切实际!

    现在的优势就是她猜不到我在暗中实施救圣王的计划一旦打草惊蛇就算偷到钥匙她只要将圣王藏起来再重兵把守锁龙谷我便无计可施!这种简单的道理圣后当然明白!

    当然虽然困难却仍然要试上一试的何况圣王还在她手中我得想办法见上一面。

    飞回到树林中蟠桃正睁大了眼睛焦急的在向下面锁龙谷的方向望着我突然出现把她吓了一跳。我将在锁龙谷的事情大概给她叙述了一遍蟠桃哀愁的道:“那可怎么好哥哥在圣后身边会不会受她虐待啊!我们怎么救他啊!”

    我呵呵笑着拍了拍她的脸颊道:“傻丫头圣后不是还想得到圣祖流传给你们的“火眼睛睛”*吗你哥哥暂时不会有事只要圣后一天没有登上圣王的宝座你哥哥都会没事的不过一旦圣后登上王位你哥哥是第一个被杀的对象!”

    蟠桃完全慌了手脚急道:“那怎么办快把哥哥给救出来啊!”

    我道:“暂时不碍事我们眼下最重要的是确定你哥哥究竟被关在哪儿“锁龙链”的钥匙被圣后藏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可能盗出来!”

    顿了顿我问道:“蟠桃你知道圣后可能居住的地方吗?”

    蟠桃道:“可能是在圣殿!”

    我对七小道:“你们在这里保护蟠桃的安全“似凤”你也留下来吧一旦有危险你们一定要保护蟠桃离开!”七小上天入地下海都可以力量强大度又快再加上一个级神兽凤凰保护蟠桃逃跑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我叮嘱道:“蟠桃你留在这里我去圣殿探察一下圣后的行踪寻找你哥哥被囚禁的位置我会找机会救他出来你在这里待着千万不要乱走有它们保护你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你的安全!”

    又嘱咐了几句我趁着昏暗的傍晚又出了!

    飞行了数百里后一个巨大的城堡矗立在我的视线中城堡巍峨耸立。

    晚霞此时已经消失代之的是把天地转暗的暮色一论皎月在云隙之中出现天地罩上一层淡淡的黄纱。放眼望去一排高大的城墙沿着一道数百丈高的山脉蜿蜒起伏屹立在一片宽沃的平原边际。

    山脉并不低但地势较为平缓这令城墙很容易的将方园数百里的地方都划了进来。

    在这中间一座高大的城堡耸入云霄气势威严这大概就是圣殿了吧!

    我轻易避过城墙上守卫的耳目掠进了圣殿的范围。一边小心的向着圣殿的方向飞去一边心生赞叹!感叹设计圣殿之人的独具匠心与建造圣殿之人的巧夺天工。

    虽然大量的建筑涌进大自然中却没有分轻一丝一毫的自然气息而是完美的融入了自然之中。建筑之中亦有青山碧水茂密树木绿草如茵山泉清澈。

    我如一阵晚风在圣殿中寻找着几经周折终于让我找到了圣王居住的地方这是一个圣殿靠东的位置后面有一花园万籁无声花园中一小小的人工湖泊。

    湖水清澈见底湖底铺满了一些七彩斑斓的怪石石头光可鉴人月光照去反射着淡淡的彩光在粼粼的水波中摇曳煞是美丽。

    在湖的四周横亘着一些假山姿态各异在一面恍若屏风的假山之后有一个更小的湖泊说是湖泊到是牵强了因为大小仅可容两人同时坐进去上方有袅袅热气蒸腾在半空中化为缕缕轻烟细雾转眼消失在空气中。

    水面飘着一些姹紫嫣红的花瓣浓郁的花香弥漫在四周。几个伺女婷婷立在四周纤纤手上挎着一个别致的花篮另外有人端着一个长颈玉瓶玉呈乳白色圆润至极当非是一般玉。

    我隐身在暗中匍匐在假山之间的罅隙中忍气吞声不出一点动静谨慎的观看着四周的地理环境。刚才我曾听到有两个丫鬟说圣后今夜会在此沐浴所以特意提前赶来这里。

    这个大胆叛变谋夺王位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圣王究竟是否还活着被他关在哪里?

    正想着忽然一阵环佩摩擦撞击出的玲珑叮当的清脆响声将我惊醒我立即打醒十二分精神屏住呼吸。圣后修为高强我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她现所以不得不小心从事。

    片刻后视线中徐徐出现一队绿衣女郎手中打着灯笼紧随其后在一群红衣女郎的簇拥下一个风华绝代的翠裳美人出现在我视线中。美目流盼赤足如雪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说不出的雍容、妖媚。

    我深深的舒了口气确定她就是今天的正主圣后萧仙贞如此颠倒众生的气质容貌不愧被称为一后!圣后盈盈走近小湖泊早有人拿来一把折椅圣后坐在舒服的折椅上。

    旁边有人手脚利索的将湖泊上面的花瓣给取了上来另有小婢将新鲜的花瓣均匀的洒落在水面。6续的又有人将各种香料香精洒下去。

    圣后满意的微微点头拍拍手道:“都倒进去吧!”

    声音如耳带着无比的磁性有种令人消魂噬骨的感觉。

    陡然一把男声在女人中传了出来:“这等玉液琼浆父王在时也只是每天饮几滴而已你却用来洗澡实在是奢侈。”

    随着声音一个男人从伺女群中走了出来面如白玉气宇轩昂一双风目不怒自威修长的身体看起来有些单薄龙行虎步步履坚定双手之间锁有一道银色链子。

    我一见来人顿时大喜果然得来全不费功夫从他来人的语气与王者风范来看十有**就是我要寻找的圣王何况他手上的“锁龙链”更将来者的身份显露无疑!

    萧仙贞犹若春水的双眸懒洋洋的扫了他一眼笑吟吟的道:“老鬼实在吝啬存了这许多的玉液琼浆却每年只分给我一玉瓶连洗脚都不够!”

    那惊心动魄的一眼连我看来都砰然心动况与其面对面的圣王果然念头未毕他脸上的威严顿时全被苦笑所代替这玉液琼浆何等宝贵每一年也不过是产两玉瓶而已却被她用来洗脚!

    父亲在时只不过偶尔喝一滴两滴其余皆分给各族妖精的领们这圣后得了一半犹嫌不满意。如果圣祖爷爷知道伐髓洗筋的玉液琼浆被她用来洗脚怕也要被气死。

    圣后娇媚万分的横了他一眼道:“你和老鬼总喜欢摆着一张假装威严的臭脸哪有现在这般自然亲切。”

    圣王苦笑无语为人王者必须神态威严假若与众人嬉笑打闹又如何驾御属下统领不计其数的妖精一族!

    我瞠目结舌的望着两人我怀疑圣王是否真的被囚禁了。除了他双手缚着“锁龙链”实在看不出他哪里像是一个囚犯衣着光鲜仪容干净连头都梳理的没有一丝乱若不是我知道他真的是被圣后给囚禁谁又会相信他是个随时都会给处死的犯人呢!

    圣王叹道:“玉液琼浆伐髓洗筋对我们从动物进化而来的修行者来说不知多么重要你用来沐浴的这些玉液琼浆不知可使多少动物进化成*人实在是太浪费了。”

    “哼”萧仙贞冷哼道“你是觉得太浪费了吗来人把他剥光了推下去。”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圣王几下被几个伺女给脱的不剩一层纱**裸的在风中尴尬的苦笑。

    原来圣王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单薄流线型的肌肉覆盖全身不经意贲起的肌肉使我感觉到里面充满了不可小觑的力量!

    两个红衣女郎轻轻一推圣王跌落在小湖泊中温水溅起从空中洒落。几片花瓣紧紧贴在他的皮肤上。接着萧仙贞作了一个令我不敢置信的动作素手轻挥身上的一层翠衫从身上滑落再摘去所剩无几的内衣*一具光白如玉的完美身躯出现在视线中令人鲜血沸腾!

    一双欺霜赛雪的玉足轻轻探进水中直到身躯完全没入湖水中我才喘了一口气。

    两人**相对圣王满脸尴尬圣后却若无其事的抄起温泉水轻轻擦洗手臂露在水面的部分肌肤光洁若白瓷润玉令我联想这是否归功于两人口中的“玉液琼浆”的效果。

    萧仙贞微微笑着道:“现在你浸在这玉液琼浆之中感受到玉液琼浆滋润肌肤经脉的效果你还会说我是浪费吗?”

    圣王也渐渐神色恢复正常淡淡的道:“事实并不因任何人而改变。”

    我目睹两人犹若情侣般洗着鸳鸯浴一时不知该干些什么好了!只是圣后一会端庄、一会妩媚另一会儿又犹如少女的蛮横无礼气质千变万化无一不令人心动确实人间尤物即便连最善狐媚的狐狸精也远远不及吧。

    圣后忽然神色庄严的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抢你圣王的位子吗?”

    圣王见她主动提及此事亦认真的回道:“我也想知道你为何要夺圣王宝座你被父王在五百年前封为圣后受各族妖精的尊敬就连实力强横的四帝位置也排在你下面地位何等尊崇为何要抢夺圣王之位呢?这对你并没有任何好处!”

    圣后沉声道:“你知道什么对女人最重要吗?美丽是女人最重要的事那个老鬼每年只给我一点点的玉液琼浆哪够我用只有我坐了圣王向用多少就用多少!”

    圣王惊讶的望着萧仙贞没想到她抢夺圣王之位的原因竟是嫌每年分得的玉液琼浆太少这个理由未免也太荒谬了吧!

    萧仙贞望着他的呆样忽然放声大笑前仰后合枝花乱颤。圣王这才明白对方只不过是在戏耍自己。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呆头鹅一样的圣王根本不是萧仙贞的对手被她轻松的玩弄于股掌之间。

    笑着笑着忽然停了下来幽幽的声音一圈圈的传出来:“自从那个*死后你父亲就整天愁眉不展无论我为他做了什么事他都不会看我一眼五百年前人妖一场大战狼帝野心勃勃内忧外乱如果不是我力挽狂澜震住四帝令妖精族齐心对抗人类妖精族早就四分五裂了。

    我本以为立下大功他总该看看我了吧结果却只是把我封为圣后依旧眼角都瞥我一下五百年来我替他管理妖精界他却只是把每年的一半玉液琼浆赏给我。却吝啬给我那么一点点的爱意!

    我要玉液琼浆何用!老鬼三年前一句话不说突然留下书信一封破开时空说是去寻找圣祖了!书信中竟连一句话都没有提到我!

    我恨!”

    说到此处音线陡然提高神色凄厉。双眸闪现着寒光盯着圣王道:“所以我要夺了你的圣位!将你兄妹囚禁起来我要让那个薄情汉后悔!我要让他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放了你们!”

    说到最后一字声若厉鬼神情可怖!陡然从小湖泊中拔身而出随手一招将早已预备好的红衣裹住玲珑侗体决绝而去只留下圣王一人呆若木鸡。

    望着萧仙贞窈窕身姿消失在假山之中我不禁感慨万分伤心人别有怀抱这看似狠辣的圣后竟也是伤心人。听她所说的那些事情到真的是对妖精界有很大的功劳。

    如果不是上位圣王心早有所属应该也是一段*无暇的婚姻可惜现实中却是萧仙贞苦恋上位圣王而圣王却对自己亡妻痴心不改念念不忘结果引出现在因爱生恨的事情。着实令人扼腕叹息!

    四周忽然静了下来偌大的一个花园只剩下圣王木然坐在小湖泊中。

    “这是个绝好的机会!”我压制住心中的狂喜展开神识全力搜索四周觉确实所有人都不在了我才从隐身处掠出。

    圣王见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陡然从水中站起向我喝道:“你是谁?”

    我来到他面前蹲下来道:“不用怕圣王我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敌人受你妹妹蟠桃相托来救你的!”

    圣王本来紧张盯着我的脸上在我说完出乎我意料的露出些须微笑长叹了口气道:“原来妹妹已经逃出去了那就好我原以为是落在这个狠心的女人手中了。难怪我问她时她总是避而不答。”

    我讶道:“咦你这么简单就相信了我吗?”

    圣王好笑的望着我忽然哑然失笑的道:“难道非要将你严刑拷打过后才可以相信你吗?”

    我俩四目相望忽然哈哈笑出来圣王道:“蟠桃是妹妹的小名除了父王和我以外没有别人知道她肯告诉你小名一定是非常相信你。另外圣后并没有打算从我这得到什么只是为了报复父王虐待我泄气罢了!所以你不可能是她的人!如果是其他妖精各族派来的杀手也不会出来见我了。”

    圣王顿时在我心中大为改观也不禁赞叹他心思缜密。并非只是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在那种女人面前是男人都会吃亏的。

    我叹了口气然后将蟠桃的事叙述了一遍又将之前在锁龙谷遇到孙老等人的事告诉他。

    圣王叹气道:“你也看到我身上的“锁龙链”了只要一天这个东西没有从我身上除掉我就一天脱离不了圣后的掌握。”

    我疑惑的道:“我见你一身功力并未被锁住啊为什么不能逃走?”

    圣王自嘲的笑了笑:“当年圣祖爷爷为了使被抓的仙界中的人无法逃跑特别在制造锁龙链时加进了一些特殊的力量只要动这种力量立刻令你生不如死且在动的时候会先一步封住你体内的力量!

    却没想到今天这些东西却用在了自己的子孙身上。

    除非解开“锁龙链”否则我就算跑到天边也逃脱不了这种折磨!”

    我沉重的道:“看来只有盗取钥匙一途了你知道萧仙贞将锁龙链的钥匙藏在哪了吗?”

    圣王叹道:“这么重要的东西她是不会放心交给别人保管的她每天都将钥匙随身携带。”

    我后悔叹息道:“刚才大好机会我没有把握住!应该趁你们在此沐浴时从她的衣服从盗走。”

    圣王叹道:“你太天真了她怎么会把钥匙放在衣兜中。你方才有看到她的那串晶莹的耳环吗圣祖制造的器具深具法力可以任意变幻她将钥匙变幻成耳环挂在双耳上就算你是法力通天也无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钥匙盗走。”

    我泄气道:“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可求了吗?”

    圣王悠然道:“大不了一死只当是替父王还情债了。锁龙链乃是用天下至坚之物星铁糅以龙骨龙筋炼制而成坚韧无比非常物可断当年圣祖就用定海神针斩断过的先例。”

    说到这宫女的脚步声传来想来应是盛怒过后的圣后想起了圣王这才派人来把他带回去。我急忙隐身躲了起来。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章 圣后萧仙贞,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