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锁龙谷

    我们站在高处在郁郁葱葱的树木草叶的遮蔽下不虞会让人现我们。透过树林我们俯视下方不远处的山谷。

    山谷在群山盘绕下仿佛一只沉睡的巨龙尾相依。蟠桃眼睛一红指着山谷道:“这里就是锁龙谷一般被囚禁在这里都是重要的人据说曾经这里是圣祖爷爷用来囚禁仙人的。”

    我安抚她道:“乖丫头好好在这里躲着千万不要被人现我让七小保护你大哥哥先去探察一下。”

    我唤出“变色龙”合体后我顿时隐身在林中身体仿佛天然的保护色与四周的草色浑然一色就算有人从我身边经过不仔细也现不了。我贴着森林向下飞掠而去。

    “变色龙宠”虽然没有攻击力却一而再再二三的帮助我度过一些难关。它对我的作用一点也不比其它宠兽差!我一边想着一边向着山谷中飞去。

    一进山谷中顿时感到冷风飕飕阴风呼啸与谷外的阳光明媚迥然相异。我微微提气护住身体不敢过分使用太多的力量怕引起守卫们的注意力。

    我落身在地面脚一落下顿时感到地面有异这才现这里不只是阴冷而且地面寸草不生仿佛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按照蟠桃以记忆中的情形给我绘出来的锁龙谷地图我按图索骥向着囚牢的方向走去冷风刮的面部生疼我谨慎的一步步向着牢狱走去据蟠桃说锁龙谷中总共有四个互相不通的牢狱分列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由于不能确定蟠桃的哥哥被关在哪一部分监牢中我决定一个个找起每一部分监牢都有四个守卫守在门前。我就近进入写有“南”字的监牢中甫一进监牢中寒冷的阴风顿时被隔在门外。令人错觉的以为门外和门内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接着门的是一条三人并行的道路在道路的尽头有一道弯转向右边。我悄无声息的潜了进去这里的守卫并不如蟠桃说的那么多也许是因为萧仙贞登上圣王之座后减少了这里的守卫吧。

    我转过弯向右看时顿时愣住右边没走几步就是尽头只有两个火把挂在墙壁上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我飘飞过去观察着四周这里必有其它的机关通向牢房。忽然“卡卡”声响起脚下的地面忽然从中裂开一个守卫手中拿着东西走了上来他手中的东西应该是盛饭菜的器具。

    原来是给犯人送吃的东西趁着他上来的一刹那我一闪身掠了下去。刚一进入囚牢中耳内顿时充斥洞内喧天彻地的呼号声阴惨凄厉飘忽游荡仿佛万鬼齐哭群魔齐啸。

    我心神激荡差点守不住灵台的清明。几道凌厉的目光向我隐身的位置扫来我大吃一惊竭力收起气息片刻后几道目光才渐渐的收了回来。

    惨哭鬼泣仍然不绝于耳。突然一个守卫的声音响起:“鬼嚎什么!每天这个时候就不老实圣后对你们太好了每天还让我们给你们送好吃好喝的要我说早该饿死你们这群老*!”

    “那个*把老子关在这里又安什么好心了好不是想从老子这里捞些好处老子偏不告诉她小子回去告诉那个*下顿如果再没有酒老子就一头撞死!”

    听见此老的威胁我顿感啼笑皆非天下间竟还有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敌人的人我向着豪放的声音望去正看到一老衣衫鲜亮偏是好多地方被撕扯烂开头仿佛一蓬乱草。

    身材瘦小一脸玩笑不恭的神态此时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桌子上肆无忌惮、口沫四溅的辱骂着圣后。旁边的囚牢之中也有数个汉子高声嬉笑附和着。想来这些人都是圣后的对头。

    一个守卫一把抽住一支铁棍大声喝骂着向里面的老头砸去眼看铁棍即将砸在老头身上时老头出手若电的抓个正着老头一手抓着棍子的一端另一手在脖子里挠着。

    任那个守卫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不能将铁棍抽回半分。老头若无其事的将一个在脖子中抓出来的虱子放在嘴中咬了几下吞进肚子里。

    守卫喝骂道:“老*你是不是还想尝尝那个滋味快放手。”

    老头不经意的瞥了他一眼眼中一道厉色闪过。悠然捏着另一只虱子放到眼前道:“老子都没酒喝你竟然把老子的血当酒喝。”

    说到这守卫眼前一花老头子突然出现在那个守卫面前“送给你了!”老头一拍铁棍一道劲力直冲守卫而去守卫吃疼张大了嘴巴老头手中的虱子化作一道白光落到他嘴中。

    我现老头在守卫一米远的位置陡然停了下来才看见老头四肢皆被一道拇指粗细的链子锁了起来那个位置已经到了链子的尽头难再进一步我心中疑惑以老头的修为怎么可能被区区一个拇指粗细的铁链给锁住。

    老头奚落的望着守卫恐惧的表情忽地笑呵呵的松开手守卫一*摔在地上惊惶怒骂着将嘴里的虱子向外吐。守卫恶狠狠的咒骂着从腰间掏出一个古怪的东西嘴中念叨着几句话一道电蛇从手中射出落在锁着老头的铁链上。

    四道铁链同一时出刺眼的白光四条电蛇倏地钻进老头体内老头全身都震颤起来瘦骨嶙峋的身体像是一俱骷髅。老头痛苦的喊叫着。两边的被关囚犯高声怒骂着显然是都尝过这种苦头。

    直到老头身上升起阵阵烟守卫才停下冷哼道:“下次再不老实有你们好看。”说完话和另一个守卫也向上方走回去。

    老头的头放出焦的气味老头躺在地面气喘吁吁的嘿嘿笑道:“乖儿子老子还没享受够呢你怎么就停下来了记得明天让那个*送酒来否则老子就撞死在这把秘密带到地下哈哈!”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老头不禁对此老身在牢狱之中仍能如此洒脱不羁的态度佩服万分。

    “孙老你何必如此呢和那种宵小斗气咱们现在被锁龙链锁住他们又有“杀龙令”在手硬来吃亏的是咱们啊!”在老头对面的一个大汉劝道。大汉生的国字脸浓眉大眼一看便知是讲义气的人!

    被称作孙老的老人重重的叹了口气幽幽道:“都怪圣王为情所困走的太走小公子虽然才识与资质都很好可惜太小让那个妖妇有了可趁之机!”

    言语中唏嘘感叹神色间少了几分洒脱多了几分悲戚、忧愁。

    囚牢内一时间都静了下来半晌忽然有人徐徐道:“不知道小公主有没有逃过那个妖妇的魔爪。”

    另一间囚牢中忽然一把声音传出:“雷哥请放心是我亲自护送小公主逃出“福天门”我和十个兄弟把所有跟在后面的家伙缠住了两个时辰这些时间应该足够小公主逃出很远了。”

    先前那人“哦”了一声心中有几分欣慰。忽然孙老冷冷道:“逃出去又有什么用!一后四帝早都垂涎圣王的位置现在妖后抢先难其他四帝都势狼子野心之人又怎甘圣王的位置落在他手中。小公主迟早把他们四人中的一个抓到不过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突然一个声如惊雷的声音怒道:“难道圣王要从我们这一代断绝吗?”

    孙老幽幽的道:“恐怕如此了!”生涩的语音透漏出英雄迟暮的无奈。

    孙老对面的大汉道:“孙老不要这么沮丧只要我们不死就有机会逃出去重振圣王的声威!”

    又一人道:“孙老难道这个锁龙链真的除了取到钥匙以外没有其它打开的方法吗?”

    其他问的几人都静了下来等候孙老的回答。看几人对孙老的态度可见孙老在猴族中乃是极重要的大人物其他的囚犯恐怕也都是拥护圣王而被圣后抓起来的猴族支柱。

    孙老叹了口气道:“各位兄弟想必都试过这锁龙链的硬度了如果真有其他方法可用我们还会束手无策的待在这等死吗?”

    停了片刻孙老忽然又道:“除非……除非当年圣王使用的兵器在此亦可强行斩断此链。”

    “定海神针”几人同时惊呼!

    孙老淡淡的叹道:“就是此物!圣王当年征战仙界无往不利的法宝!有夺天地之威的力量小小的锁龙炼自不在话下。”

    本来充满希望的众人又蔫了下去孙老对面的大汉叹道:“圣祖的定海神针消失了千年之久了我们怎么可能找道它!更何况我们要是有定海神针又何惧怕那个妖后!”

    孙老一语石破惊天喃喃道:“我知道定海神针在哪!”

    众人一惊追问道:“定海神针在哪?为何当初不拿出来抗拒妖妇如有定海神针就算在多两个妖妇也不是对手!”

    孙老颓然道:“定海神针并不在圣地之中!”

    孙老对面姓雷的大汉追问道:“定海神针既然不在圣地又流落倒哪了呢?定海神针若在族内又怎到那妖后如此张狂!”

    孙老道:“此事关系非同小可恐隔墙有耳老哥哥就不说出来了。其实若不是妖妇想要找到定海神针我们几人早就被她给处死了。”

    叹了叹孙老又道:“迟早我们也难逃一死!锁龙链可是圣祖亲自打造非一般力量可以解开的啊。我死不足道只是定海神针的秘密从此与我共存地下了遗憾啊!”

    一番话我从头听到尾也深深感到众人对圣后的深恶痛绝我觉得众人可以相信并且也许可从他们那得知圣王被关押的地方。

    众目睽睽下我现出身形众人顿时一阵骚乱我向众人微微一笑道:“各位兄弟好在下依天保护公主至此!”

    孙老精芒四射不怒自威冷冷的道:“你说我们就会相信你了吗!你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偷听我们谈话是不是妖后派你来打探定海神针下落的?不用枉费心机老子就是死也不会告诉她的!”

    我淡淡笑道:“你们误会了我并非是妖后派来的乃是小公主托我来锁龙谷查看圣王是否被囚禁在此并且机会适当的情况下将圣王给救出来。”

    孙老阴沉着脸盯着我见我在他的注视下面不改色的将话说完冷哼道:“这是你一人之言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我呵呵笑道:“你们不一定要相信我只用告诉我圣王被圣后囚禁在哪便可等我救出他来你们自然就会愿意相信我的。”

    孙老盯着我道:“若你是其他族或者人类派来行刺圣王的宵小我又怎么能告诉你圣王在哪?”

    我终于领教到老头子固执的一面苦笑道:“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若你不想把定海神针的秘密带到地下若你不想圣后萧仙贞狼子野心得逞若你不想妖精族因此而大乱予人间界有可趁之机就把圣王囚禁地告诉我!”

    每说一句孙老脸色都多动容一分孙老望着我神色阴晴不定我每句话都正中他的心思。我见他仍犹豫不决几步走道他的牢房前伸手握住铁栏杆微一力铁栏杆便被我扯的走形露出一个大空足够我走进去。众人见我突然走进牢房内都吃了一惊但却并不担心孙老的危险因为孙老是他们中道行最高的!

    除了一后四帝还没有几人是此老的对手!

    孙老嘿嘿笑道:“好小子竟有胆量进来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悠然道:“他们不是都称你孙老吗。”

    孙老神色一变突然一掌向我胸前印来同时怪叫道:“就怕你知道我的身份就会后悔进来了!”滔滔热浪迎面扑来。热浪凝而不散气焰窒人!掌到一半突然一个掌形火焰向我加向胸前冲来!

    用火我可不怕!念到气至纯阳内息飞快涌出来。我也伸出一只手掌迎上他的火掌口中淡淡的道:“好功夫!”他的火掌完全对上我的单掌突然气焰猛的一涨立即如泥牛入海消散的无影无踪。

    众人惊骇无比的望着我我油然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孙老也接我一招!”我缓缓缩回手掌曲手弹指一道火焰向他飞过去。整个动作缓慢无比却不令人感到一点迟缓因为我带动了我四周的空间整个空间的空气都随着我的轻轻一弹向孙老压去!

    孙老是那种为普通俗礼所约束的人只有向他展现了相应的实力才能赢得他的尊重。

    孙老如临大敌神态变的无比肃穆四道锁龙链一阵颤抖孙老双掌一错迎上我弹出的那点火星火星在他面前不足一公分处陡然停了下来孙老却也憋红了脸全力抵挡空间对他的压力。

    旁观的众人都非是普通的高手自然感觉到孙老和我之间实力差距!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族中除了圣王之外的第一高手在一个陌生人手中竟连一招都挡的这么辛苦。

    孙老青筋暴现一脚猛的向前一步口中艰难的喝道:“暴!”体内涌出更强的力量那点明亮的火星终于在半空中熄灭四周的空间压力也同时散去。

    孙老松了一口气见我正笑吟吟的望着他老脸一红道:“这位兄弟道行高深是我平生仅见这等修为除了先王再没有第二人可比的上!多谢兄弟手下留情只是圣王的事除非你能拿出证据让我相信你否则你就是拿走我这条老命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我摇头苦笑此老衷心可嘉奈何过于顽固。我抓住锁龙链仔细的查看着蟠桃告诉我说这锁龙链以星铁打造而成星铁我到是没见过不过估计是某种罕见的金属。

    锁龙链呈银色环环相扣并且锁龙链有种奇怪的力量贮存里面非常奇怪。我想了想握着锁龙链的手霍地冒出一道青色火苗以我的经验来看天下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不被三昧真火熔化的东西。这个东西虽然很奇怪我想三昧真火也许可以将其炼化!

    孙老见我的动作立刻知道了我的意图丧气的道:“依天兄弟不要徒劳了你的方法我们早已试过了如果可行我们还就不至于被困至今眼睁睁的看着妖妇的势力逐渐巩固。”

    我悠然道:“我的火可能和你的不大一样。”

    孙老无所谓的看着我在他看来我的想法迟早会和他一样的。当他看道一滴星铁水滴落下来的时候眼睛都睁大了神色都是不可置信。众人目睹这一幕都激动起来。

    我收起三昧真火仔细观察锁龙链锁龙链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被烧的红罢了。那滴星铁简直是九牛一毛对锁龙链造成不了任何影响要想把四条锁龙链给熔化了恐怕得几个月以后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看来这个法子行不通孙老和众人也意识到这一点神色中充满了失望。

    迫不得已只能再换另一个方法了。我聚起大量内息一道剑气狠狠的向锁龙链斩去“叮!”锁龙链出一声极脆的吟声锁龙链猛的来回振荡起来。受到束缚的孙老也倍受其害痛的龇牙咧嘴。

    我尴尬的望着孙老我也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形!

    孙老痛的皱着眉头向我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

    突然我一眼盯到锁龙链的尽头是连在牢房的墙壁上脑中灵光一闪我又想到一个主意锁龙链固然坚硬无比刀砍不断火烧不熔。但是牢房的墙壁未必会有这么坚硬吧!

    我从乌金戒指中取出“盘龙棍”在我的力量的贯注下闪烁着熠熠金光。孙老盯着我的“盘龙棍”仿佛忘记了疼痛神色专注的失声惊呼道:“定海神针!”

    “盘龙棍”亦属神器虽然不如“大地之厚实”来的锋利却比一般凡兵利刃强太多了我重重的一击砸在锁龙链与墙壁相连的地方。牢房一阵地动山摇墙壁却纹丝不动!

    我垂头丧气的望着牢房的墙壁搞不清为什么连墙壁也如此牢不可摧!孙老神态无比恭敬的来道我身边小心的抚摩着“盘龙棍”动作宛如虔诚的佛子在烧香拜佛一样的认真!

    半晌后孙老忽然失望的叹了口气道:“不是!”

    孙老神色有些古怪的道:“不用费力了我相信你是真正来帮助我们的圣王被妖后囚禁在寝宫不离左右!”

    我欣然道:“您老终于相信我了!您老为什么突然相信我了呢!”

    孙老瞥了一眼我手中的盘龙棍徐徐道:“你与我圣族有缘日后自然会知道原因。你先去救圣王吧!若是圣王得救我们兄弟就算不能生离此地也能瞑目了总算对的起圣祖爷爷了!”

    我淡淡的道:“孙老事在人为圣王是一定要救出来我会另想办法救各位兄弟的也许我可从圣后萧仙贞手中盗出钥匙一切皆有可能各位兄弟要保重暂时与萧仙贞虚与委蛇不要枉自丢了性命!”

    孙老感慨的道:“圣王在时我们是何等风光而今沦落到阶下囚的境地依天兄弟虽然我感觉不出你是哪一族的人但是救圣王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我顿了顿望了一眼墙壁道:“孙老这牢房的墙壁为何物打造为何与你身上的锁龙链同样坚硬。”

    孙老神色看起来好了许多道:“依天兄弟你知道这个谷的名字吗?”

    我好奇的道:“不是叫锁龙谷吗?”

    孙老呵呵笑道:“你知道这名字的由来吗?”

    我摇了摇头看孙老的模样好像这锁龙谷的名字大有来头啊!

    孙老面色稍霁道:“当年仙界与我妖精界开战仙界有龙族襄助一直占的上风圣祖手持定海神针独战四海龙王共击毙大小龙九九八十一条用龙骨、龙筋混以天星铁制成这囚室专囚禁仙界修为高强之人故此地曰锁龙谷!”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锁龙谷,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