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波涛暗涌

    石屑夹杂着血肉在半空中飞溅一股股烤焦了的恶丑弥漫在水洞中。怪叫声四起幸免以难的半人半猴的怪物又惊又惧的盯着我想要上来替死去的同伴报仇又心惊胆战的望着我手中仍微微泛着金光的神铁木剑逡巡不敢上前。

    我收回神铁木剑插在脚下两手搭放在剑柄面对着怪物们仇视的目光嘴角微微抽*动露出淡淡的笑意颇有横刀立马的潇洒意味。

    虽然我看起来神态自若心中却暗暗的戒备着我只身独闯虎穴自得小心为上何况刚才我痛下杀手的时候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力量环伺在我左右这股力量并不弱于我。

    众怪物虽然看似坐立不安然而却没有一人逃跑或者一拥而上这说明它们有一定组织的而且它们的头必定也在此处。

    恶臭弥漫洞中死寂一般只有怪物们低沉的呼吸声。

    趁着这短暂的平静我装作随意的样子观察着四周分别在面前两个角落中我又看到两堆白骨状若小山。胸中一阵愤怒我下意识的向前走了一步四周顿时出一阵惶恐的尖叫。

    这群怪物以此为巢穴长期据守在这里看来已经很多人惨遭到他们毒手了成了它们的盘中餐。如若我不曾见到便也罢了今天既然让我撞见我自没有放过它们的理由。

    我缓缓举起神铁木剑四周又是一阵不安的刺耳尖叫我淡淡的道:“你们为恶太多今天就让我替天行道宰了你们这群畜生。”

    眼中金光四射长剑随着我上升的手势浓厚的烈焰仿佛连周围的空气也点燃身边的空中出红色的光焰。

    强烈的压力令不安的怪物骚动起来一些怪物已经忍不住从洞穴中跳下来惊惶的四下逃窜我大吼一声双手持剑两道明亮的剑光在半空中一闪即没瞬间后一个个重重的十字光焰向着左前方划去。

    突然间一股极阴冷的气息在电光火石间挡住了我的五成内息的一击接着一阵“提提嗒嗒”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

    “多有得罪了圣使大人!”一把尖细的声音回荡在我耳边。我盯着黑暗中的人影心中暗呼:“正主来了。”

    片刻后来人出现在我面前神秘人骑在一个怪兽身上怪兽若马长有一个大大的龙头头上有角似牛双眼阴冷似电若蛇一望便知是极凶狠的怪兽身上长有鳞片反射着淡淡的光芒。

    一条蜥蜴般粗大的尾巴在身后不时的甩动着我对天下间各种宠兽的知识也算是渊博了竟然认不出这究竟是何种怪兽。在它的两肋和背脊上交错着明显的肌肉块。

    在它身上安然的坐着一人此人长相与四周的怪物相似相信它们是同族的只是此人与周围怪物颇有些不同他的脸比其它半人半猴的家伙们更具有丰富的人类表情更像是一张人脸。

    来人双眸不时闪过一道精光手中掣着一条长枪枪身乌黑枪尖一点若寒芒更像是怪兽的森利牙齿。枪长丈八枪身蜿蜒。望着他的兵器我心中升起奇怪的念头我总感觉那只枪是有生命的活物。

    而非只是简单的一条枪那么简单。

    来人轻拍了一下怪兽的脑袋怪兽仿若小狗一样听话伸出猩红的舌头出若雷般低沉的声音蹲坐了下来来人轻松的从怪兽身上跨下向我展颜一笑朗声道:“在下水猴族的族长水魅藤不知道圣使身份多有得罪了。”

    我打量着他他从出现到现在一直透着神秘感。这家伙丝毫不提我杀它数十族人之事仿佛刚才的事并没有生过一样反而向我道歉态度之诚恳令我摸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可以确定这家伙绝对不是寻常之辈就凭他刚才若无其事接我一剑的本领当可知道他非是泛泛之辈。而且镇定冷静并没有因为自己族人的死伤而愤怒冲动可见他是有勇有谋且必定生性冷酷否则何以不把自己族人的生死放在心上。

    水魅藤见我没答话呵呵笑道:“海人族虞大帅前不久与在下见面屡次谈起圣使大人说圣使大人英伟不凡修为更是已进天人之境能够亲自光临东海是水族的荣幸。更嘱托在下如若见到了圣使大人一定要好生招待不能怠慢缺了水族的礼数。”

    我暗道好家伙果然非是普通人先是一阵不卑不亢的马屁令我不能再下狠手要打要杀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人他既已说到这份上了我若还是要耍狠斗强到让人看扁了。

    手腕轻陡燃烧着炽烈火焰的神铁木剑倏地化作一溜火光投身入戒指中。没有了火光的照耀四周又变的一片漆黑我默运神功两道金光从眼中陡然刺出半尺远。我淡淡的道:“水兄客气了。”

    水魅藤惊讶的道:“虞大帅也曾跟在下提起说圣使大人已经*成圣祖大人遗留下的神功“火眼睛睛”在下当初还多有不信没想到今日有缘得遇圣使大人使小人大开眼界。”

    我心念一动道:“既然水兄海人族的属下希望你可以勒令自己的族人停止在这片水域活动东海有多大你该比我了解值此“龙宫宝藏”即将出世的关键时候你们的行动还是约束一下圣王就是不希望看见人族与我们妖族再起大的纷争所以派我下来个中原由以水兄的精明该能猜到一二今次给水兄一个面子即可带着你的族人回东海否则……圣王下的命令我可不好违背啊。”

    水魅藤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感激的道:“多谢圣使大人宽宏小的自然明白马上就带着族人离开这里。”

    我的反应大出他的意料他绝对没有想到先前一刻我气势汹汹一副势必大开杀戒的样子但是此刻突然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令他难以接受想不通我为什么这么易于。

    我油然道:“既然水兄了解到我的苦衷那我就不多耽搁了先走了。”向他略一礼转身顺着来时的路退了出去。

    从河水中钻出蒸干身上的水珠招呼一声在河边早已等的不耐烦了的“似凤”原路返回了走入林内我向着肩膀上一直叨咕不停的“似凤”道:“你先回去保护蟠桃。”

    “似凤”在眼前又是一阵聒噪我没好气的弹了它一个暴栗气骂道:“你这个家伙死性不改又向我讨价还价不就是想要好处吗!”随手扔了一个黑兽丸给它“似凤”眉开眼笑的一口吞到嘴里。

    我白了它一眼道:“你要是让蟠桃被人掳去或者她受了伤我就把你抓到鼎里作一份凤凰羹出来。”

    “似凤”飞过来露出一贯的贼笑翅膀在我脸上拍了两下在劝慰我宽心。然后转身倏地飞走。

    我仔细聆听了片刻确定跟踪在我身后的水猴族的家伙们都走了我这才展开神功身体轻若浮云化作一道清风倏地向原路飞去。

    来到河边我召唤出变色龙宠合体后我投身入河水中仿佛与河水融成了一体连一丝水花也没有溅起。

    我按着记忆向着那片水草游过去轻松的避过一些把守的水猴我再次潜入到水洞中尽量不出任何动静我甫一踏入水洞中两人的谈话声就传进耳中。

    这两人一人是刚才的水魅藤令我想不到的另一人竟是水魅藤口中的虞大帅虞渊我屏住呼吸小心的附在洞边仔细聆听两人的谈话。

    “你认为他是不是真的圣使?”虞渊淡淡的问道。

    我暗道自己来的刚好他们刚步入正题。

    水魅藤沉吟了一下道:“在下不以为这是真的圣使。”

    “哦你到说说看为什么你觉得他并不是真的圣使。”虞渊饶有兴趣的问道。

    水魅藤道:“猴族新乱圣后甫得王权素闻圣王对人宽容追随它的族人不在少数这次让圣后侥幸获胜圣后也无力再派人出来而是致力于平定内乱稳稳将大权掌握住。”

    “那圣使施展的“火眼睛睛”*又怎么说?”虞渊不疾不徐的道。

    我隐身在暗中到也想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我这个假冒的圣使的。

    水魅藤沉默了一下忽然惊道:“大帅难道您是说他他是……圣王!圣王不是被圣后给囚禁起来了吗莫非他逃了出来。”

    虞渊道:“圣后何等样人怎么可能令煮熟的鸭子飞走。家兄也曾暗地里试探过那妖妇圣王应该还是在她的掌握中。这是一张王牌关键时候可是能起意想不到的大作用挟天子以令诸侯你总该明白吧。所以那妖妇必定不能让圣王有逃脱的可能。”

    水魅藤恭敬的道:“请大帅示下不知道大帝有什么指示。”

    虞渊好整以暇娓娓道来:“家兄觉得该圣使是那个妖妇派出的龙宫宝藏牵扯到圣祖之秘妖妇染指之心早有否则圣使哪里不去为何偏出现在我们东海!”

    水魅藤恍然大悟道:“大帝确实一针见血指出其中关键之处在下明白了圣后派出圣使目的一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震慑各族另一自然是咱们东海的龙宫宝藏。”

    虞渊淡淡的道:“小藤啊你觉得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作杀还是放。”

    水魅藤沉吟了一下道:“还是放!”

    “哦你的想法到是和大帝是一样的。你的决定有什么理由吗?”

    水魅藤马上谦虚的道:“不敢在下这一点愚见岂敢与大帝相提并论大帝智深似海小的不及万一。狼帝一向野心勃勃这次圣后突然囚禁圣王夺得大权狼帝一定会利用这个机会问难圣后我们只管坐山观虎斗而且小的以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龙宫宝藏天下英雄现在齐聚东海包括妖精各族也对我们海人一族虎视眈眈此刻不宜与圣后闹翻。”

    虞渊哈哈大笑道:“大哥曾说小藤智计不凡足堪此次大任这次看来果然不假。既然圣使现了你们在这里的藏身之所那你就离开这另换地方务必于暗中削弱各族和人类的力量龙宫宝藏我们海人族是势在必得只有获得龙宫宝藏则天下尽归我海人一族的囊中恢复圣祖当年妖精独霸天下的景象指日可待。”

    水魅藤恭声道:“多谢大帝与大帅的抬爱小藤一定不会让大帝失望的多谢大帅对小藤的提拔。”

    听到此处我从暗中抽身退出看来妖精一族已经大乱人人包藏窝心不是垂涎圣王之位就是对龙宫宝藏蠢蠢欲动。天下即将陷入大乱了我暗暗叹了一口气只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救出了蟠桃的哥哥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原来海人族早就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他们虽然推测的合情合理但是他们打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我竟然是从另一个时空来的出现在东海也只是个意外而已。

    好在他们并没有现蟠桃如果他们看到蟠桃和我在一起的情景马上就会知道我并非是圣后派出来威胁各族的圣使。

    而蟠桃也会立即陷入危险的境地不论是圣后还是其他垂涎圣王宝座的人马都会要得到蟠桃。圣后是欲除之而后快。而另外的人像狼帝获得了圣祖的嫡传子孙就有了向圣后叫板的王牌。

    可以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带着族内的军队去讨伐圣后。

    回到洞中蟠桃已经沉沉的睡去小脸时而露出惊惧、怒愤的神情想必是梦到了当时圣后叛变时的情景了。

    我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脸颊心中暗暗可怜这个小家伙父母不在了哥哥也被抓走只有自己担惊受怕的流浪在民间。

    弹出一道火苗地上的一堆残枝枯叶顿时烧起来出淡淡的烟雾热气飘溢在洞内一片火光照亮了小小的石洞。我取出一些干果在火上缓缓转动烧烤着气氛一片平和就连最爱吵闹的“似凤”也乖乖的停在一边。

    只是它那一双贼眼眨也不眨盯着正烧烤着果子我望了它一眼心中暗道这个贼鸟怎么进化成了凤凰后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以前它是不会看上区区几个果子的。

    海人族为了独霸龙宫宝藏称雄妖精与人间两界在这条通向东海的路上唯一的淡水源中布下重兵暗中削弱敌人的实力那些成堆的白骨仍在我眼中盘桓恐怕不止是敌人就连普通人也成了它们的一餐美味了龙宫宝藏尚未出土就已经腥风血雨一片了。

    等到龙宫宝藏出现的那一天更得哀鸿遍地死人盈野。

    我淡淡的叹了口气为何天下就没有一处乐土自我从村里出来的那一天所见所闻所遇皆是争斗厮杀。现在我才有些明白从前里威爷爷经常叹息只有我们的村子地处偏远与世隔绝可算是人间的桃花园可惜那时太小无法了解其中的意境现在就是想寻一块净土也无法脱身为世俗所束缚。

    翌日清晨醒来时篝火已经灭了只有余烟袅袅星星火光在灰烬中散着最后的热量。

    走到洞口一阵冷风袭体而来顿时寒毛直竖混沌的头脑也清醒过来抬头望去昨夜竟落了一场秋雪覆盖在地面枝桠和石头上薄薄一层浅浅可见放眼望去当真是银树蜡像令人心旷神怡。

    “啊!”蟠桃揉着惺忪的双眼也跟着我走出洞来见到如此美景顿时欢呼起来欢快的在雪地中奔跑着。

    七小与蟠桃的感情日好这时候也跟在蟠桃左右叫闹着。七小全身银白与雪无异此时混在皑皑雪中几乎令人分不清楚。

    “呵欠!”似凤对一人七狼的欢闹故作不屑的停在我肩头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呵欠如耳却是一声清亮的脆鸣。

    想起在梦幻星和傲云还有蓝薇和风笑儿打雪仗的情景心有不由的又一阵感触叹了口气收拾心情招呼七小和蟠桃迅上路。

    听虞渊和那个水妖族的家伙的对话前面好象还会有狼人族会出现对我们不利冥冥中我觉得孔雀族和树人族作为一方霸主恐怕也早都对圣王位子眼热了这个大好的机会他们一定不会放弃的。

    蟠桃多待在外面一天就多一天危险只有救出了她哥哥圣王重新统一猴族她才能真正的安全。

    看着蟠桃全无烦恼的欢快样我在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心中感叹任重道远啊。

    “似凤”不耐烦的拍了拍我的脸我回过神来瞥了一眼“似凤”这家伙正戏谑的望着我颇有窥人**后的得意。

    我报以微笑趁其不意将它抓住信手一抓一团白雪落在手中小心的把“似凤”给裹成雪球然后在地上滚了几滚终成了一个“鸟球”“似凤”只露出脑袋惶恐愤怒的盯着我。

    我随手抛了两下喝道:“接着!”雪球被我抛出早有七小盯着它在它落地前再将它顶到半空玩的不亦乐乎。可怜“似凤”空有凤凰的强横力量却被封住只能任人在空中抛来扔去。

    “似凤”虽然力量被封却口还能言不时出屈辱的嘹亮叫声响彻雪原令人误以为是哀啼的寒鸦。

    一连十天在蟠桃的指引下我们日夜兼程向着赤霞山进虽不是披星戴月但也艰苦的很跋山涉水十分不易。

    在路上我们经过很多村庄、城镇其中的大部分都生过人妖之间的冲突双方各有损伤修武之人与妖尚有一拼之力只是可怜了普通人遭了鱼池之殃受了牵累白白丢却性命。

    我没想到人妖之间已经乱成这样看了不免令人心痛却又束手无策不止是普通人受到无辜伤害也有不少善良的妖精被人类误会遭了不白之冤同样落的凄惨下场。

    一路所见令我心有感触忍不住想帮忙却又不知该帮谁好战争就是这样没有理由没有对错双方都是为了利益只是苦了那些爱好和平却无法不被牵扯进去的人。即便我出手制止一场、两场冲突也改变不了大局于事无补。

    心情渐渐的有些郁闷起来。

    眼前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镇子名叫五福镇这是离赤霞山最近的镇子里再往前便是聊无人烟人迹罕至了。

    双脚离地一路飞向五福镇七小驮着蟠桃紧紧跟在后面。

    刚一进五福镇便怔住了四下寂静无声地面滴满血迹有些墙壁上还刻着深深的爪痕。

    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大概这个镇子刚经过一场人与妖的战争吧走进镇内里面一片狼籍断壁残垣很多路边的屋子门是敞开的透过门窗望向里面同样是一片混乱更有男女的尸扑倒在地面身体微温显然仍是死去不久。

    路边几只狗儿也倒在血泊中更有两只四肢扭曲头被生生的揪了下来抛在几米外的地方狗眼空洞的睁着一滩血污染红了地面。

    “是谁这么狠心连几只狗儿也不放过!”我愤怒的喊出来。

    心中的怒火腾腾的直往上升这是谁做的!实在太过分了偌大的一个镇子竟然鸡犬不留手段之狠辣心肠之歹毒实在是我平生仅见。

    蟠桃颤抖的望着我道:“好象是狼人族。”

    “你怎么知道的?”我几乎是咆哮说出来。

    “有狼人的气味。”蟠桃眼光闪躲瑟缩的不敢望着我。

    望着她可怜的模样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把她吓住了望着眼前萧索惨相心中暗暗忖度惨剧应该是刚生不久敌人目的不明不一定是普通的人妖冲突。

    虞渊曾说狼帝垂涎圣王位置已久或许这些狼人是冲着蟠桃来的。

    此地不宜久留我招呼一声蟠桃急忙道:“咱们赶快离开这里!”

    话刚说一半几道不弱的力量分别从街道两边的房屋穿出来。

    我刚要迎上去脚下土地忽然一阵松动竟有人从地下突袭而至。同一时间街道两旁也出现十数手持单刀的狼妖。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章 波涛暗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