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巧遇妖精

    屈居劣势的蓝蟒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霸气只是勉强保持着颓势。若论到打斗的经验我比任何人都多更和很多强大自己数倍的敌人战斗过甚至连恶魔和死神这类非人类的级高手有过艰苦的作战经验所以陷入劣势的蓝蟒已经是我囊中之物。

    只是我并不想杀了他我还要将他拿下用来换回李石头兄妹呢况且我和蓝家大公子蓝泰也算是比较投机的我可不想和他们蓝家交恶。虽然我不怕蓝家但是我总得为李石头兄妹的未来想想。

    我倏地收回手刀化掌为指准备封住他的行动能力。就在我得手的刹那间异变陡生他原本被我重创了的手臂突然恢复了正常而且在他的手臂前端竟然不是手掌而是一个截短匕。

    那截闪着绿光的匕几乎在我现的同时快没入我的体内先是感到一阵冷冷的接着便是剧烈的疼痛眉头间猛的抽搐了几下手指的力量顿时泄去了大半不过仍点在他胸前。

    蓝蟒向后连退几步身体也出现了短暂的僵硬可惜我的力量因为疼痛而泄去了很多否则他已经被制住了行动之力。

    我愤怒的望着他他也毫不示弱的冷冷盯着我他手臂前端的那只匕突然裂开形成了五根手指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竟能将手指化作金属般的兵器但是我知道现在绝不是探索这个问题的时机。

    蓝蟒若无其事的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和我必然有一个人要永远的消失。”

    我怒哼一声展开身法将度推到极至。这次蓝蟒了防备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绝不冒进。一柄青木剑闪耀着淡淡的光芒护着全身一时间我竟不能奈何他。

    忽然伤口处泛起烟熏火燎的*辣的疼痛感没想到他的兵器上竟然是有毒素的这点毒到伤害不了我不过却引起了潜伏在我体内一角的冰塔之光的寒冷之力的反噬。

    我的度顿时慢了起来我虽然面上毫无表情心中却暗暗叫糟这冰塔之光非常厉害我就是罄尽全力也只能勉强抵御在这种关键时刻突然引起冰塔之光的攻击看来我只能暂时避退了。

    蓝蟒见我度放慢仍不敢放胆前来进攻踌躇着想分辨清这是不是我故意卖给他的破绽及到他现我脸色逐渐苍白起来度和力量都降到了前所未有的低度这才相信我真的出了状况一柄青木剑灵活如草丛中蜿蜒毒蛇。

    危险迫在眉睫我当机立断决定召唤出七小合体暂时逼退蓝蟒找一个地方疗伤就在我呼喊七小的时候突然一道灵力带着噬血的愤怒从胸膺间升起如八爪鱼般向四肢百骸流去。

    强大的力量顿时抑制住冰塔之光的力量我的身体“蹭蹭”的不断向外膨胀本已破烂的衣服再也无法遮挡身体裂成碎帛转眼间我变成一只体格庞大的狼人金*的毛在风中漂浮森森犬牙闪烁着寒光四周人一瞬间都被震住了。

    “没想到你是妖精一族的人竟掩饰的如此好!”蓝蟒沉声喝道强作镇定的神色看的出是色厉内荏。

    体内狼之力形成的小白狼第一次与我合体力量澎湃充盈我蓦地向着他怒吼几声声波宛如炮弹出其不意的向他袭至当他意识到音波的厉害时已经受了音波创伤。

    我转身跳入海中潜入海水之下迅向远处游去虽然体内力量增强了很多可是我却没有把握在受伤的情况下可以抵挡的住冰塔之光在体内的肆虐我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稳住伤势。

    可惜我没有意识到当我跃入海水中时那冰塔之光不断的吸收海水中的凉气不断壮大自己的力量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已经被冻的四肢僵硬了我勉强的破开水面努力的向岸边游去。

    强大的狼之力也只能勉强抵御着寒冷使重要的内脏不被侵袭在我靠近岸边时身体的表面渐渐被一层冰给裹住我保持着游泳的姿势被冻住如无意外我将会被冻死在海水中。

    天幕早已被遮住只有少许的星光破开浓厚的云层散落下些许的光芒突然在岸边出现两道黑影两人一身夜行衣连头脸都包裹在黑衣中两人面色凝重的仔细眺望着海面。

    一个海浪扑来我随着海水被漾出水面冷冰冰的身体反射着寒冷的星光。其中一个较为矮小的身影看到一闪即灭的寒光忽然惊喜的向另一人道:“少主快看在那呢!”

    另一人露出一双的眸子中异彩连闪道:“快残月把鱼网拿出来没想到他竟然能够从蓝蟒那个老狐狸手中逃生!”

    残月道:“已经准备好了。”

    “走!”少主清喝一声两人施展出轻身功夫踏浪而进鱼网准确无误的将我给套住两人抬着我迅向岸边掠去。

    两人将我摆放在沙滩上少主皱眉道:“他中了那个老狐狸什么*皱眉全身都结的是冰这个冰冷的邪呼。”

    少主揭开面上的黑纱露出一副如花似玉面如芙蓉的娇颜一双明眸生妍此刻妙目目不转睛的盯着想要看清我受了什么伤。

    残月在一旁道:“少主这应该不是那个老狐狸伤的您以前让我查看他的行踪时好几次都看到他全身都结成冰的样子第二天都会自动好起来的。”

    “哦。”少主微微的点了点头“咱们赶快离开这里把他带回去交给宗主处理吧。”

    两人又将我抬起向着另一边奔去残月道:“少主你说他和蓝蟒谁更厉害点?”

    少主迟疑了一会道:“可能那个老狐狸要稍微厉害一点吧。”

    “说的也是。”残月道“咱们阴阳派也只有宗主能和那个老狐狸一较高下。他能活着从老狐狸手中逃出来已经很厉害了哩。”

    过了半晌少主吞吞吐吐的道:“残月你说他会愿意加入我们阴阳派吗他不会拒绝宗主的邀请吧。”

    残月闻言“咭”的笑了出来道:“少主你放心吧像你这样天仙般的美人愿意和他合修那是他天大的福气那么多的男人想都还想不到呢他又怎么会拒绝呢何况合修可以极强的增强修为残月打赌他醒来后见到少主只怕赶都赶不走哩。”

    “死丫头想死了啊竟敢调笑我是不是几天没惩罚你你又开始皮痒了呢。”星光下少主的脸颊腾起两朵绛云笑骂着道。

    残月忽然叹了口气嘟囔着道:“少主啊只要你和他依照本派的密法合修很快修为就会在四位少主中脱颖而出成为下一代宗主继承人可是残月的命就没那么好了以后只能当一辈子丫鬟。”

    少主白了她一眼笑骂她道:“小妮子就你鬼灵精放心好了咱们俩情同姐妹我什么时候不是和你有富同享的。”

    “残月谢谢少主以后会更努力的伺候少主的。”残月得到了应允马上喜笑颜开的道。

    “好啦这里又没有外人不用跟我假装客套。”少主道“咱们得赶快把他带回总坛这里毕竟是蓝家的势力范围一个不小心我们都得落入蓝家的手里。”

    一谈到蓝家本来嬉笑着的两人顿时安静下来一脸严肃的快向前方奔去等到夜晚退去晨曦初升时两人已经离开了三交镇在一个布满枫林的山谷中停了下来。

    初秋的季节这里的枫叶已然全红了远远看红彤彤的一片像是天上的火烧霞落到了人间煞是美丽。两人马不停蹄的奔跑了一夜现在已是气喘吁吁香汗密布在额间和*的鼻头。

    “残月咱们歇一会吧这里已经离三交镇很远了。”

    “少主您在这休息着我去给您找点水来。”

    不多大会儿两人喝了些清水在一棵枫树下歇息下来少主看了看仍被冰冻着的我道:“残月你说现在已经是白天了他身上的冰层为什么还不融化呢?”

    残月不经意的道:“可能天刚亮吧还得再等一会。”

    我虽然被冰冻住却仍然神智清醒一路上都听着两女如黄莺出谷般甜嫩的声音互相打趣心中早已把两人的声音给记住。

    即便看不看见两人却已从声音猜出两人必然是美丽的人儿只是听着两人把我一个堂堂大男人当作货物一样推来争去心中弥漫着无奈的苦笑我心只中暗暗推测她们的阴阳派究竟是个什么门派为何一定要男女双修。

    本来我身上的那层冰早该褪去了只是由于冰塔之光从海水中吸取了更多的阴冷之气。恐怕得到正午我才能从这层冰中脱困出来。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枫叶随风而动的“簌簌”声。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身后的浓密的枫树林中正有一对明亮的眼睛在一闪一闪的好奇的打量着我们三人。

    残月娇声道:“咱们连夜至此少主一定累了吧咱们在这多休息一会等恢复了元气再走吧。”

    少主白了她一眼笑骂道:“自己疲了便疲了嘛本少主又没说不让你休息何必要推到本少主身上我的修为可是比你高很多。”

    残月笑着吐了吐舌头道:“我就知道少主疼我。”

    两人在枫树下背对背开始打坐希望可尽快恢复一夜行路所耗费的体力和真息。很快两人周身泛出淡淡的白气浮在两人身边似云似雾。

    就在两人打坐时几根粗细不一的藤蔓贴在地面缓缓如蛇般迤俪向前爬行一直来到我身边。我忽然觉得双脚一紧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缠住接着就感到身体被那个东西拉着在地面拖动。

    我到是不怕是蛇虫之类的东西我身上的这层冰霜看似单薄却坚硬异常就连我体内的雄厚真元都无法破开况寻常的蛇虫呢。不过我奇怪的是这次又会是对我这么有“兴趣”趁着两女练功之际将我给偷偷带走。

    在枫林深处一个人正站在我身前研究着我身上的寒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感应到白天空气与大地中充斥的阳热之力身上的寒冰正渐渐的化去我蓦地睁开双眼望着眼前之人。

    那人见我突然睁开眼来顿时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往后迈了一步随即脸上露出灿烂笑容向我道:“你怎么会被人类抓住的你身上的这层冰霜是怎么回事我费了好大力气也打不开。”

    眼前之人身高不过15o公分生的梅额柳眉、明眸皓齿尤其那双大大的眼睛仿佛含着透明的水气皮肤晶莹*带着淡淡的粉红让人一看就禁不住大生好感赫然是个美人坯子。

    更为奇怪是身上并没有衣服遮体乃是几片火红如霞的枫叶覆盖着重要的部位白皙的身体在枫叶和绿茎中更显得神秘与美丽竟是将纯真的气质和艳丽的身体融二为一动人心魄。

    看其年龄并不大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头上扎着一个美人髻足踝和手腕上分别套着有枫叶绿枝编织成的小环赤足如雪。

    此时小姑娘正眨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我长而上翘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宛如百花丛中的蝴蝶的美丽翅膀。

    我见她正好奇的盯着我看我友好的向她眨了眨眼。

    这个小姑娘我一看便大生好感女孩有种难以言语的灵气让我情不自禁的喜欢她小家伙见我向她打招呼也学我般朝我眨了眨那双明眸善睐的大眼睛。

    我苦于口不能言无法和她说话只好一心调集体内的真气引导虚空中的炽热之力尽快将冰塔之光的力量给逼退。

    这冰塔之光的力量乃是至寒之力我的内息虽是纯阴却仍抵不过这至寒之力如若能将冰塔之光的力量收为己有自己的修为必然能够再上一台阶由纯阴衍生出纯阳。

    “小贼原来你躲在这呢什么不好偷你竟然偷大活人!”

    声音入耳我立刻听出那是残月口中的少主所因为我全力在催动内息此刻也无法分神睁眼。

    小姑娘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望着两人像是害羞的兔子有些惊惶的向后退了一步吞吞吐吐的道:“我我才有没有偷。”

    残月“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什么没有偷难道是他自己走过来的你看他全身被冰冻住能自己走吗?”

    小姑娘被残月说的脸色脸红起来期期艾艾的道:“你们你们人类没有好人就会捉我的族人用来炼兵器、炼丹。”

    残月正要申辩忽然露出惊讶的神色檀口微启道:“喔你原来是妖精一族怪不得说我们没有好人。”

    “谁说我们不是好人你只要把他还给我们我们就不会伤害你。”少主伸手指了指我对那小姑娘道。

    我虽然全力的和体内的冰塔之光对抗但是她们的对话仍一丝不差的落到我的耳中我心中微微惊讶原来这个小姑娘竟是妖精听其口气甘冒风险救我是因为把我当作了她的族人。

    前有海人族把我当成了妖精现在又有这个小姑娘也把我误认为是妖精难道我真的有和妖精相同之处吗?

    小姑娘将两女指向我马上紧张的几步走过来将我护在身后警惕的望着两女道:“还说你们是好人?我不会让你们把我的族人抓走的。”话虽义正词严但稚气的娇靥分明显露出惴惴之色。

    两女苦笑不得眼前的小妖精竟认准了他不是人类少主指着她道:“他分明就是人类哪里有一点像是妖精。”

    小姑娘嘟起小嘴哼了一声道:“这个大哥哥身上有狼的味道一定是狼精一族的我见到好多狼族人被你们人类抓去被迫吐出狼丹被你们收到体内化为兵器所用今天我是不会让你们带走大哥哥的。”

    虽说这里已经离开了三交镇却仍在蓝家的势力范围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蓝家现两女连夜赶路就为了防止被蓝家现此时却被一个尚未成气候的小妖精给缠住在这里纠缠不清。

    少主气的柳眉倒竖抽出背后的宝剑剑身寒光如水端的是一柄不错的好剑此刻斜指着拦在她们身前的小妖精叱道:“你这个小妖精快让开否则连你一起给抓了。”

    残月见少主一副动武强回来的意思也掣出自己的长穗护剑。

    小姑娘见两女冲自己横目相向天真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惶恐不过瞥了一眼在她脚边的“族人”轻咬自己的红唇突地依然望着两女道:“你们快走吧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缠在她手腕上的红叶绿茎陡然涨起一团绿光。

    “竟然是个树精你一个未成年的小妖精能有多大的能力再不让开我们真的会连你一块抓住的。”

    小妖精听完她们的恫吓手腕上的绿光倏地涨大起来绿光中透着淡淡的血红色四周的枫林响应似的出“簌簌”沙响一时间静谧的枫树林变的格外诡异起来。

    突然几根树背后伸出长长的藤蔓将我卷裹起来拉向更深的地方。两女本以为吓一吓这个未成熟的小妖精会让她乖乖的把人交给自己没想到却收到了反效果反到是激起了小妖精的拼命之心。

    绿红之光从小妖精手腕上向外扩散变的愈稀薄起来却充溢在枫林之中顿时万树耸动仿佛要从土中争脱爬出枝桠“嘎吱”折动鲜红的枫叶从半空中翻滚飘落片片如血情景愈诡秘。

    “少主这好象是传说中成年树人只有少数才会拥有的本领可将普通的树林化作自己的分身吸收它们的菁华来制敌。我们要是陷身到树林中对我们是非常不利。”残月脸色苍白的一边注视着四周一边向着少主解释着。

    少主当然清楚清楚一旦陷身树人制造出来的林海之中便会寸步难进进退维谷除非你能将这*的林子全部烧了否则你根本无法分辨出哪棵树才是真身。

    可是心中却十分不甘自己甘冒奇险好不容易从蓝蟒的手中将人救出不就为了可以找到一个好的鼎炉阴阳合修增强修为提高自己在派中的身份吗现在却因为意外出现的一个小妖精而功亏一篑。

    就在她们犹豫的这会小妖精已经不见了隐身在林海之中树木们仿佛活过来了都张牙舞爪的向着两女抓来。

    宝剑如同夭矫神龙白光闪烁剑气纵横在少主的身旁已经落了一地的树枝绿蔓可惜树是没有疼痛之感的源源不绝的向她袭来。

    而她也好象要把所有的不甘和愤怒都泄到这些树上宝剑上下飞舞树干枝桠应声而断残月也在一边努力的削砍着威胁她们的树枝。

    偌大一片林子原本阳光洒射林中虽有薄雾却亮堂堂的而现在不知何时已是朦胧胧的不见一丝阳光。

    两女这才现上方已经被树枝交错横叠给遮了个严严实实而四周宽阔的空间却也被占满此刻只有周围不到十尺的范围而且不断有藤蔓枯枝纠结在一起向着她们延伸过来。

    原本美丽的枫叶林此刻竟变成了阴森、诡秘的杀人、埋尸的坟墓如果两人被困在当中恐怕最后连尸也不会留下这些力大无穷的树干会将她们生生裂开然后以之为养分而吸收干净。

    想到恐怖的结果少主再不敢硬拼招呼残月一声两女心有灵犀的合力向着林子外厮杀而去。

    小妖精好象有意要放她俩一条生路在两女面前露出一条小径两人看到生机更是奋力的砍杀终于在她们筋疲力尽之前看到了阳光。甫一出林两人不但没有停留更是向远处逸去。

    枫林很快又恢复了原样除了满地的枫叶到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生了一场激烈的厮杀。

    小妖精笑嘻嘻的站在林边望着两女逃去的身影嘟囔了两句转身走回林中。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章 巧遇妖精,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