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传说

    虞美儿抑扬顿挫的娓娓道来将我的心神也吸引到那更加遥远的年代。“不到十年间那石猴便博得了美猴王的称号天下妖精奉其为王石猴可谓是贯绝古今的最强大、卓越的妖精王。

    然而越是这样仙人界越是不安感受到威胁的仙人界最终决定派人收拾了这只天下第一的妖精只是没想到猴王法力无边竟将仙人界的兵将打的落花流水不但如此猴王更带着数万法力强大的妖精一直打到天上去并且一度占据了天界三界之内为之惶恐。”

    我愕然道:“一只妖精竟然如此厉害那他占据了天宫岂不是宣兵夺主成了天宫的主人仙人界算是引火烧身吧。”

    虞美儿莞尔道:“可惜后来又出现了一位法力广大的神仙劝说天宫和猴王和平相处最后天宫不但默认了猴王的美猴王的称号而且特赐齐天大圣的名号与天帝平起平坐。美猴王获此殊荣也算是为一直受到欺压的妖精们出了一口气风波于此便也停了。”

    我完全被虞美儿口中的离奇情节所吸引情不自禁的问道:“那后来呢?那厉害无比的美猴王可还在人世吗?”

    虞美儿淡淡笑道:“天下谁可永生即便是仙人也有寿命的尽头何况这还只是传说而已传说法力强大的美猴王在获得齐天大圣的称号后便带着几万只妖精离开了这里。”

    我追问道:“离开了这里?那他到了哪里?”

    虞美儿想了想也带着疑惑的表情道:“古代传说天地无穷大但在我们的天地之外还另有天地美猴王可能是带着那些追随他的妖精们去了我们天地之外的地方了吧不过却有少数妖精留在了这里。

    自那次妖精和仙人的战斗后仙人不久也离开了这里去向无所知。”

    我心中一震难道这些仙人和妖精也破开了时空去了别的时空或者星球?这到是很有可能那些所谓的仙人和妖精可能根本就是具有强大力量的一群人按照虞美儿所说他们法力无边非常有可能是破开了这里的时空去了别处。

    虞美儿又道:“齐天大圣美猴王走后遗留了一支以嫡传的猴系妖精为主的妖精们他们居住的地方是个极神秘的地方从来没有任何人现过不过也许这只是个传说而已根本就不存在这么个地方。”

    我好奇的道:“既然齐天大圣美猴王带着自己的妖精一族离开这里为什么还要留一小撮族人在这里呢?”

    “美猴王同意让出天宫与天界和平相处的一个理由就是天界要承认妖精一族的地位后来他虽然带着族人们离开这里但是这个星球的妖精任会不断的出现所以他怕自己一族的子民们再受天界欺凌所以特意留下了一撮人。”

    “哦原来如次他既然离开了这片天地去了另一番天地他又怎么会知道这里生的情况莫非他留下的那些族人会以什么秘法通知美猴王令他知道这里生的事?”我追问道。

    虞美儿向我解说道:“据说美猴王曾留下一个叫作“破天法螺”的东西只要吹响法螺美猴王就会立即回来到这里。”

    我点点头笑道:“美猴王还真是照顾妖精一族。而你二叔就是把我认为是那群遗留在人间的妖精一族的族民吧所以才称我圣使!”

    我顿了顿又道:“现在世间还有妖精一族吗?”

    虞美儿没有回答我却古怪的笑了笑我莫名其妙的望着她。这是蓝泰笑着道:“海人族就是妖精族的一脉。”

    我大吃一惊玄即恍然大悟道:“那么说传说都是真的了?”

    虞美儿微微笑道:“唉那毕竟是传说离今有千万年之久而且说法也不止一种谁也无法辨其真假。不过我们妖精一族都愿意相信这个传说。不过从二叔的态度来看他确实把你错认为是妖精一族的人了”说着低头沉思喃喃自语道:“莫非这个传说真的确有其事?”

    虞美儿忽然抬头向我笑着道:“对不起美儿失态了虽然我是海人族的公主可是父王有十子二十三女我只是挂着公主的头衔而已很多重要的事我都不知道。”

    我纳罕的道:“有人会有这么多子女的吗?”

    虞美儿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有三十多位姨母就算每个姨母为父王生一子也有三十多了我们这些子女父王到现在恐怕还分不清。”

    我纳闷的道:“这么来说一个私自和蓝家的人相会的女儿对他来说应该还不至于让他跟强大的蓝家翻脸吧?”

    虞美儿无奈的道:“事实上父王只是利用我的事故意和蓝家翻脸吧龙宫宝藏实在太*人了。”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我叹了口气道“巨大的宝藏足以人们为之疯狂了财令智昏!蓝家的老爷子为了此事却又遍邀三山五岳的能人异士和世家、门派。看来一场险恶的撕杀不能避免了。”

    “唉!”蓝泰表情沉重的叹了口气我的话正说中了他的心事不论两方胜负如何但一个龙宫宝藏足以令两家交恶他和虞美儿的事情将会越来越难!

    想到难处两人缄默不语气氛有些沉重起来。我也微微的叹了口气陷入思索中没想到这又是一个与精灵们的截然不同的世界大自然每多奇妙之处让人难以想象。

    虽然我很想在这里走走看看欣赏造物主的神奇手笔。可是我出来的实在是太久了啊早是该回去的时候了我流连在异界太多时间了。

    我拱手向两人告辞两人也强打精神向我告辞蓝泰道:“依天兄弟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兄弟我帮手只管去蓝家找我我一定全力帮忙。”

    离开了两人我潜游在海水中向着海岸边游去。虽然蓝泰和虞美儿这对情人的艰难处境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却强忍着不去想他们我不想再在这时空停留太多时间。

    蚀骨**的思念令我现在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见蓝薇经过两位女祭祀的事我的心灵已经十分脆弱再经不起任何打击了。

    当务之急我必须觅一地方除去身上的暗伤那是冰塔之光造成的寒冷之力潜伏在我的体内像是个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万一我在时空隧道中飞行的时候寒冷之力突然作那我可真得万劫不复了。

    不过走之前我要确定那李石头兄妹的安全。

    那个蓝家的小子被我教训了一顿只怕他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他是蓝家大总管的独子想要对付两个普通人实在是易如反掌如果没有我的庇护那两兄妹只怕不会有好结果啊!

    想到这我不禁暗恼自己刚才就应该把这事告诉给蓝泰好歹蓝泰是蓝家的大公子未来的主人这等事应该可以摆平。

    算了下次再跟他说吧他现在心情已经很差了我何必再给他添一件烦心事呢。我要完全驱逐身上的冰塔之光给我留下的伤害恐怕不是一日两日便可的回到我的时空也不急在一时。

    这件事留待以后再说吧这段时间有我的保护他们不会出事在我走之前我会想办法把这个事给解决掉。其实两人的体质都很不错到是一块*武道的好材料应该传授他们一些*保证他们万一在我走后出了事也有些自保之力。

    我破出海面准备向李石头家的方向行去突然一排人挡住了我的路大概有十几人领头乃是一老翁却身材魁梧雪白的髻上插着一根价值不菲的玉簪脸色如童颜般红润。鹞眼精芒、倒钩鹰鼻脸色阴沉的盯着我脸庞周围如戟须髯乌黑无比显得精力充沛。

    身上一袭皂袍在风中猎猎而动。

    不知为何会有人在此拦住我的去路刚想抱拳行礼突然我现在人群中有两人我是认识的正是昨天蓝小蛇身边之人此刻正一脸阴笑的望着我我顿时心中知晓他们的来意。

    心中念头遽转已经推算出事情的大概。

    领头的那个老翁一看便是气势非凡并非是一般的普通人一双精芒毫不掩饰的盯着我颇有不怒自威的架势嘴角挂着一丝冷冷的怒意。想必此人就是那蓝小蛇的父亲蓝家的大总管蓝蟒。

    他们来这拦我应该是为了替他的儿子报仇而来只是他们为何会能知道我会出现在这里这到令我有稍许的惊奇。

    我心中猛的一阵终于想出他为什么知道我会在这里出现了李石头兄妹一定是落在他们手里了他们才会在海边埋伏妥当好整以暇的等着我出现。

    我脱口而道:“你们把李石头兄妹怎么样了?”

    那老翁露出些须的惊讶之色随即傲然道:“你既然能猜到那两兄妹在我手中就应该知道我找你为了何事吧乖乖的自断一条手臂你和蛇儿之间的事就算一笔勾销了那两兄妹我保证他们没事妹妹留下来伺候蛇儿哥哥我会放了的。”

    我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平定心中的怒气望着他心头的怒火不断的“扑腾”着向上升起当我是三岁的孩童吗竟敢大言不惭的令我自断一条手臂还要把珍珠留下来伺候那个*。

    蓝蟒见我没有回答他向四周的人一挥手十几个人很利索的将我给围在当中。我冷眼扫了一圈这些人只从他们的度和动作来看到也是不弱不过想用这些人拦住我实在是痴人说梦。

    古语有云:“先礼后兵。”

    我抱着深切的冀望希望蓝蟒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毕竟他是蓝家的大总管也算是一方霸主应该会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这件事是他的儿子错在先我出手相助也只是因缘际会而已。

    我向他微一行礼道:“您想必是蓝家的大总管蓝蟒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你儿子是因为看上了人家姑娘的美貌故以鱼税为由妄图强行掳走那个姑娘我只是恰巧在旁边所以出手略微给予薄惩。”

    老翁忽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眼神中有几分嘲讽之色淡淡的哼了一声徐徐道来:“知子莫若母蛇儿在我身边已是三十年之久我这个作父亲的难道不比你懂他吗。我来这里只为了一件事就是拿走你一只手臂你若识实物就自行斩断手臂送于我你若不识实物说不的老夫也只好亲自动手。”

    蓝蟒顿了顿无视我眼中射出的翻滚怒意接着道:“我们蓝家响誉海内外还不至于欺负你一个外地人不论怎么样只要我拿到你的一只手臂一定还会按照之前答应你的放了那个男的至于女的嘛那得看蛇儿的意思了。”

    真没想到一番强盗般的话竟被他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我怒极反笑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不愿分清是非硬是强要我的手臂就凭你的本事来取吧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奉告你一句我并非是你以前所遇到的那些小鱼小虾可任你鱼肉。”

    “哈哈!老夫活了八十年和家主走南闯北几十年还没有几人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很有胆量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什么鱼什么虾!”

    蓝蟒话刚一说完十几个早已虎视眈眈的大汉一并挥动着手中的武器向我冲来。

    那两个昨天被我教训了的家伙因为知道我的厉害识机的躲在众人后面跟着一块向我涌来。望着呐喊舞动的十几人我冷冷的一笑心中暗道:“不论什么样的世界看来总有一个道理是不会变的实力才是真理!”

    我刚从海中出来海水浸湿的衣物头尚未干透我当即凝神聚气十几颗水珠带着万钧的冲击力瞬间向着他们迸射去。

    大部分没有注意到这细小的变化顿时被水珠击中倒跌出去只有少数几个人现了袭击他们的水珠用兵器给挡住了。

    这些在海边生长起来的人到是皮骨坚硬很快龇牙咧嘴的又从地面爬起身来捡起坠落地面的兵器色厉内荏的向我喊叫着却没有人再敢轻易冲上来。而那两个躲在后面的家伙也在暗暗庆幸自己的聪明躲在了后面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倒霉。

    蓝蟒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咦道:“怪不得蛇儿被你打伤我原来还以为他是夸大其辞没想到我真是遇到了高手。看你刚才的那一招到像是阴阳派的“雨露分沾”不过却没有阴阳派的那种阴柔之力反到是多了三分霸气你是哪一派的人?”

    见他收起了原本那副无视我的傲气面上露出谨慎之色我淡淡的笑了笑反问道:“你不想要我的手臂了。”

    他错愕了一下旋即暴出哈哈大笑半晌道:“看来你以前真的没有听说过我啊我铁豹子蓝蟒从出道那天起做起事来就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更不会畏你背后的门派你的手臂我是要定了问你的门派只是奇怪哪个门派居然培养出你这种级别的高手。”

    我道:“既然这样是最好了我现在也不想轻易的就放过你像你这样恃强凌弱、为老不尊的老家伙我也很想让你知道被别人欺负的滋味。”

    蓝蟒大喝一声道:“都让开!”众人听到他话顿时如释重负迅从我身边跑开站在远处看着即将上场的龙虎争锋。

    蓝蟒一边向我走来一边道:“老夫驰骋天下几十年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因为一个贫贱的渔女害的老夫儿子的一耳丧失听力你让老夫如何对得起他死去多年的娘!让你拿出一臂赔偿已经是便宜你了。”

    蓝蟒每跨出一步必然会随之产生一声低沉的啸声如同鼓荡的冷风直钻进耳中仿佛天地随着他的步伐而摇动起来。

    他施展出来的奇异*确实产生了先声夺人的效果仿佛厚实的大地已与他合为一体令人生起无法撼动的颓丧。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四肢的碰撞攻击了而是上升到从精神层面压迫、*敌人进攻能力的层次了我立马也收起轻视之心真气运转四肢百骸一道清流顿时使我恢复正常不再受他出的精神力的干扰但是他的力场仍与大地的立场紧密的结合在一块。

    击败他就好象要击败整个大地我必须想办法将他和大地之间的联系切断否则他将是不败的。

    就在我心念瞬息百转的时候蓝蟒的攻击已经到了每一拳每一腿朴实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轻飘飘仿佛不着边际却令我压力倍增无从躲闪实已达到反璞归真的极高境界。

    怪不得他会这么猖狂原来修为已臻如此高深的境界我只能更加小心的戒备着。

    我丝毫不敢放松的将自己的意识外放紧紧的缩定在他的周围这样我才能在他的凶若猛虎、重若泰山的攻击中寻的一丝喘息的机会抢先一步避开他的攻击。

    我若鬼魅般在他身边飘来荡去每每在险之毫厘、惊在毫巅之际堪堪躲开他重愈千斤的攻击中躲开。

    这种不利的情况只有在我寻到他的破绽切开他与大地之间的联系才能扭转过来否则我只能躲闪除非有的修为远远高于他可以硬撼他的奇功妙法。

    我仔细的观察着他的步法我总感觉他的步伐有古怪如果能搅乱他的步伐说不准可以破了他的这种奇妙的*。

    若是大地之剑没断我便可与大地之熊合体利用大地的力量对付大地的力量而现在我只能被动的躲避对方凶猛的攻击如同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随时有覆舟的可能。

    蓝蟒已经不止一次露出惊讶的神色了他的这套*可算是他压箱底的绝技了而我竟然可以毫无伤的和他周旋了半天这实在令他吃惊不已心中有些犯嘀咕拿不准我的真实身份来历。

    他心中很清楚在龙宫宝藏即将出世的非常时期蓝家和海人族的关系亦趋紧张可谓大战在即马虎不得。

    眼前此人要真是主人请来帮忙的高手那自己的位置可就尴尬了。

    越想越是不安眉头忽然闪过一丝暴戾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只有将他杀了就算一了百了。

    在他心神作下决定的时候因为过于激动一瞬间他的力场与大地的力场出现了极短暂的一丝不协调。

    我猛的向前迈进一步施展出“缩地成寸”的无上神功看着很慢的步伐事实上却非常快当他误以为要击中我的时候我已经提前来到他面前面对我突然而来的进攻他心神遽震。

    要的就是他心神失守的这一刻我惊鸿一现间撮指成刀向他的脖子斩去。

    在此危险时刻蓝蟒终于展现了几十年南争北战的丰富经验和临危不惧的信心霍然一拳向我面门击来用的全是同归于尽的招数如被他打实我想我的脑袋会像西瓜一样暴的稀烂。

    我收起“缩地成寸”的把戏身体倏地侧移手刀也以奇异的弧度从他脖上移开直向他的手臂削去。

    蓝蟒有了前车之鉴误以为这次我也会如刚才般令他产生感官的错觉看着慢实则快。当他快拧臂转腰时才觉又上了我的当手刀结实的砍在他的手臂上。

    有人曾说过:兵者鬼道也。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蓝蟒一个不小心上了我当手臂受到我重创当时即软了下去他与大地的力场彻底分离我心中大喜不能放过如此绝佳的机会。

    我的信条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犯我我必教训之!

    守在周围的那写蓝家的下人们见到平时一向被他们奉为神仙似的老管家竟然也在对方手下吃了大亏心中惶恐不安想上来帮忙却又不敢上来帮忙想逃跑吧总管还在和对方厮杀自己就算是逃回去日后也难逃惩罚。

    刚才风光无限的蓝蟒在我的追击之下现出狼狈不堪之势头部的髻也让我指风割断白散乱的披在身后。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 传说,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