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东海蓝家

    冰塔之光将半个天空照的如同白昼在光幕中只有两个人形的青色火焰仍是那么显眼神态婉约的两女眼中有说不尽的温柔。

    死神的力量早已从我的身体中撤走我隐约看到在两女的身体中露出极力挣扎的黑色影子两女的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仿佛丝毫感觉不到死神在她们体内东闯西争的痛苦和生命灼烧疼痛。

    这是积蓄了几百年的天地间冰冻的力量这种力量毁天灭地也只在弹指间而已死神的力量在这种伟大的力量面前显得那么渺小可笑。

    挣扎中黑影越来越无力而两女的身影也逐渐变的愈稀薄渐渐的只能看清一个轮廓。

    眼前骤然更亮了空间中的所有一切几乎都被冰冻起来那种至寒至冷是任何生物都无法抵抗的。强烈的冰塔之光中眼前的一切都化为虚实两女宛如一个虚幻的气泡消失了但是她们眼中的那片温柔永远烙印在我的心头。

    我呆楞的望着面前的虚无难道这是一个梦?可是我为什么会有那么真实的感觉!蓦地心中莫名的揪痛令我只能用大吼来泄四周坚硬似铁的坚冰在我强大破坏力下显得狼籍不堪。

    无边无尽的痛苦如汹涌的海浪一**的撞击着我令我难以呼吸。永不停止的泄似乎也不能减去我一点点痛苦我停下手来泪不知何时已经在我的脸庞上被冻住我想摆脱痛苦却茫然的现痛苦已经植入我的骨髓。

    我无措的吼叫着忽然我急切的想离开这里如果不离开这里我永远得不到解脱两大团的紫色火焰瞬间将虚空破开。

    我毫不犹豫的纵身跃入时空隧道一道粉红色的护罩几乎在瞬间笼罩在我四周我一头扎入永远没有尽头的黑暗不时的几点白光在我身边快掠过我放肆的在亘古寂寞的时空中泄着无穷无尽的痛苦。

    ………………………………

    幽幽的心力交瘁的情况下我终于昏昏的睡过去了。

    这一睡便很难再醒来因为极度悲伤中我潜意识的将自己的神识埋到了心底最深处那是谁也很难探觅到的所在在那里我安详的睡了。以至于球球的声音我也无法听到。

    “主人我们要往哪边走啊?”

    “主人这里好黑啊球球害怕……”

    “主人我的能量快用完了你快醒来啊!”

    “主人你怎么还不醒啊你再不醒来我只能被迫在下一个时空风暴进入异时空了主人……”

    浓厚的黑暗中只有一个粉红色的光球独行着当那个粉红色的光球遇到下一个时空风暴时穿梭时空的猪猪宠再没有余力可以度过时空风暴了甫一接触到时空风暴粉红色的光球“嗖”的一声轻易被吸入了风暴中瞬间就没了顶。

    又是很多天过去了日上正中!在一个海边集镇—三交镇!集市中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的客商好不热闹四处可见各种海水品和本地的特产然而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与众不同的身影茫然的在人群中走着所过之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躲避着。

    在一个卖鱼的地方那个显得分外落寞的人突然停住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盆中一条三尺长的肥美的大鱼大鱼显然是刚从海中刚打捞上来的非常活跃的不时拍打着尾巴溅起*的水花。

    其他的商贩见几天前出现在这里的傻子停在卖鱼的那儿都掩嘴偷笑卖鱼的是个大汉*的上胸纹着一尾大鱼文身是这里的习俗他们把自己当作大海的子民在身上纹着海中生物的文身表示自己不会忘记大海的养育之恩。

    大汉很结实四肢粗壮的紧上身皮肤呈现铜色一道浓眉下双眼明亮满脸胡茬带着憨厚的笑容此刻见傻子今天又来光顾自己顿时傻了眼苦笑道:“我一天也只打几尾鱼而已你每天来拿走最大的一尾我这个月的鱼税还没交呢!”

    “哥你看他好可怜啊傻傻的不给他他会饿死的我们傍晚再去打几尾来。”一个穿着简朴的小姑娘在一边哀求大汉道。

    大汉看着小姑娘哀求的神情怜惜的叹了口气道:“我是担心你现在鱼越来越难打了都怪那可恶的海人族……”

    当说到大汉说到海人族时在一边偷笑的人也都流露出愤慨和悲哀的神色气氛顿时凝结起来小姑娘马上乖巧的道:“哥不要太担心保护我们的蓝家不是正在海人族在交涉吗很快我们就可以像以前那样每天都可以打到很多很多的鱼。”

    大汉知道妹妹在安慰自己勉强冲她一笑然后摇了摇头对着正盯着鱼看的傻子道:“拿去吃吧希望明天你可以去光顾别人。唉今天又赚不到鱼税的钱了。”

    在鱼贩的斜对面的一座本镇唯一的酒楼上在二楼的雅座上正有两个年轻貌美作儒士打扮的姑娘此时两对妙眸正盯着那个傻子。

    身着白衣的姑娘望着傻子徐徐道:“残月你打探清楚那人的来历了吗?”

    穿着淡青色衣服被称作残月的姑娘恭敬的道:“打听清楚了少主那个傻子是几天前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谁也不知道他从哪来好象是凭空出现的没有什么来历傻傻的从来没见过他和人说过话好象也不会任何功夫不过却皮糙肉厚。

    对了他平时都睡在那个桥下面好象他身上有什么怪病每到半夜全身都笼盖着一层白霜冻的瑟瑟抖看起来真可怜。不过第二天起来却一点事都没有。”

    少主点了点头道:“会不会是他晚上出现的白霜是因为他在*什么厉害的功夫的特征?”

    残月皱眉道:“少主还没听说过谁会*什么功夫把自己全身都冻伤的他身上好多地方都冻的红肿不像是在修*夫!”

    少主又道:“他每天都吃什么?都吃鱼吗?”

    残月咭的笑出声来道:“是啊说起来真好笑傻子每天都去那头大笨牛那白吃鱼不过那个小丫头心地还蛮好的。”

    白衣姑娘边收回目光边道:“既然他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就不要在一个傻子身上浪费工夫了三交镇最近龙蛇混杂很多门派和家族都即将来到这里你一定要小心收集他们的资料……”

    当她正要收回目光时忽然眼前很模糊的一闪那尾本来在盆中跳动的大鱼就落在了傻子手中。

    白衣姑娘呆呆的望着傻子傻子不知道有人正窥视着他抓起手中的大鱼就要大口咬下去。大汉的妹妹忽然制止道:“鱼不是这么吃的让我教你怎么吃好吗?”

    傻子怔怔的望着姑娘那双黑黑的纯真眼睛将手中的鱼递了出去姑娘微微一笑将鱼接了过来娓娓道:“吃鱼要刮去鱼鳞否则会把嘴划破的记住哦。”傻子愣愣的点了点头。

    姑娘见他有反应笑着道:“下一步要把鱼的内脏掏出来这些东西也是不可以吃的然后用水洗干净现在就可以吃了记住了吗。”

    傻子又点了点头接过被姑娘剁成一片片的鱼片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大汉在一边感慨道:“傻子你真是好福气我这个作哥哥的还从来没享受过这么好的待遇呢。”

    白衣姑娘望着这一幕她很清楚刚才她并不是眼花而是很实在的那个被人们称作傻子的家伙动作迅若雷电将盆中的鱼抓到手中就凭他这一手自己的师门就很少有人能够作到!

    想到这她心中突然打了个突兀莫非这个是哪一派的高手故意扮作傻子的模样先打入三交镇她立刻道:“残月你要继续跟踪观察这个家伙每天向我汇报他的行踪。”

    残月愣了一下道:“少主刚刚你不是说不用管他吗了……”

    白衣姑娘瞪了她一眼残月声音越来越小咕哝了两句不敢再说。

    当我被卷入时空隧道时因为球球的能量耗尽我面临肉身毁灭的厄运顿时一部分意识从心底醒来及时送出能量支撑球球的护罩直到我安然的落在地面。

    意识虽然渐渐的全部醒来可是两个深爱着我的女人的倩影始终萦绕在我脑海中令我陷入浑浑噩噩中一点也不关心周围的事。

    第二天我又来到那个大汉的地方可爱的小姑娘再次把鱼切成干净的薄薄的一片一片给我吃。我安静的坐在小姑娘旁边望着来往的人我的心中回归平静。

    正在努力的想着自己究竟忘了什么事的时候五个人出现在我面前当先一个人冲大汉喝道:“李石头你欠下的鱼税我们蛇爷已经给你在老爷面前求情拖了一个多月现在总该交了吧!”

    看到五个人的出现其他人都对大汉流露出同情的神色。

    在这三交镇最有实力的是蓝家传说在还没有三交镇的时候蓝家就已经在这里了蓝家的“海浪搏岩”*屈一指凡是修武道之人鲜有不知蓝家的“海浪搏岩”*的。

    蓝家经过十数代人的苦心经营到了今天实力已是非常强了隐约执白道牛耳蓝家的族长——蓝苍龙功夫已至化境天下虽大却少有敌手为人宽宏大量豪爽待客因此不论是谁见到他都礼让三分。

    蓝苍龙再过几天就是一百岁的大寿因此宴请了各方豪霸所以濒临海边的偏僻的三交镇突然热闹起来。

    当然诸方豪强大老远的跑来这里除了看在老爷子的面子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据说老爷子要在寿诞之上宣布关系到华夏武道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才是真正吸引众人来到这里的原因。

    李石头看着眼前调侃着看着自己和妹妹的五人的目光浑身一阵不自在结结巴巴的道:“蛇、蛇爷我我的鱼税前还没挣到……”

    最先说话的那人哼了一声道:“西皮爷爷的蛇爷帮你把鱼税拖了一个月你还他***不满足是不是皮痒了。”

    那个凶悍的汉子还要说下去五人中忽然走出一个身着华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四肢修长身段适中手中挥动着一把别致的镶金边的玉牙扇自有一番风流儒雅的气质只是眉目间偶尔闪过的一丝鹰隼般的锐利目光令人心底生寒。

    此人是蓝家的第一大管家蓝蟒的宝贝儿子蓝小蛇!下人和三交镇的人都管他叫作蛇爷他父亲蓝蟒在蓝家也是居功甚伟是蓝苍龙倚之为左膀右臂的厉害人物一套“鱼龙”*令天下英雄闻之丧胆。

    蓝小蛇施施然走出收起手中精贵的折扇未言先笑道:“李石头蓝家能让你拖鱼税一个月乃是老爷子宽宏大量体谅大家捕鱼的难处既然你仍未有钱交税我到是有一个折中的方法。”

    李石头虽然憨厚却也听出他口中有了商量的余地马上感激的道:“谢谢蛇爷谢谢蛇爷。”

    蓝小蛇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不用谢我我可没答应让你不交鱼税。事实上你也知道老爷子德高望重一百岁的寿诞有很多尊贵的客人前来贺礼但是呢来的人多了蓝家的下人便不够用了所以你可以让你妹妹跟我去蓝家一可以抵税二还可以多赚一些钱等到老爷子寿诞结束再让你妹妹回来如何?”

    说着拿出早准备好的一张契约一边早有下人将契约接过去递给李石头。李石头一听要将妹妹带入蓝府抵鱼税虽然说在蓝老爷子寿诞后还把妹妹还给自己可是心中总是不舍。

    况且早有传言这个蓝小蛇看上了自己的妹妹说不定他会乘机轻薄自己妹妹这些念头都在李石头的心中闪过李石头望着蓝小蛇嗫嚅道:“妹妹和我相伴十几年了我有点舍不得求蛇爷放过我妹妹吧。”

    蓝小蛇本以为自己好言说了半天对方还不感激涕临乖乖的收下契约献上自己美丽的妹妹谁知道他不但不感激还把契约递还给自己面子顿时大感过不去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旁边四人察言观色当先两人上前一脚揣了摊子将木盆连水带鱼扣在李石头的脑袋上剩下两人在一边喝骂道:“蛇爷是给你面子才给你想出这么个方法你***竟然不识相。”

    蓝小蛇脸色阴沉目光闪过骇人的光芒。李石头不敢还手只是不断的求饶着在三交镇的人不论男女老幼因为经常为了生计出海打鱼所以人人都会点功夫但是那点功夫又怎么会是蓝家这些专门*武道的人的对手所以李石头并不还手。

    蓝小蛇望了一眼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李石头淡淡的道:“把他妹妹带走鱼税一笔勾销蓝家做事是从来不欺负人的。”

    一个人上前抓着李石头的妹妹的手就要将她带走被*在地上的李石头哀求道:“蛇爷求求你放了我妹妹吧我明天就把鱼税凑齐交给您我谢谢您的大恩我给你作牛作马放了我妹妹吧。”

    李石头语无伦次的哀求着李石头的妹妹也挣扎哀求着但是一个小姑娘如何是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的对手。

    集市谁也不敢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人敢往这望一眼蓝家在三交镇是比神还要大的势力你在这里可以谁也不认识但绝不可不知道蓝家。

    我望着小姑娘眼睛中的悲伤胸中顿生一团熊熊怒火想也不想倏地站起下意识的使出很久前从四位长辈身上学到的“缩地成寸”*一眨眼的工夫我已经来到小姑娘身边一把抓着她的手另一手抓着蓝家那人的手。

    微一力那人吃痛怪叫一声松手我顺手一脚那人被我踢飞出去。

    异变在瞬间的工夫生谁也没有注意到当所有人惊讶的望过来时与蓝小蛇一块来的另外三个人已经怒骂着向我冲了过来。

    我轻轻的一转避开最先一人的拳头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踢出一腿“喀嚓”两声那人被我踢断了几根肋骨躺在地上直哼哼。

    接着我曲指成刀两记手刀带着呼啸的破空之气击在后面两人的胸前两人哀嚎一声被刀风撞飞出去头部重重的落在地面坚硬的青条石上顿时晕了过去。

    众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变化谁也不会想到一个一直被他们笑话的傻子竟然这么厉害一眨眼的工夫就把四个蓝家的人打趴下了。

    蓝小蛇震怒无比厉喝一声疾走几步已经来到我面前度十分快的轰然一拳带着凌厉的拳风向我的头部击来。

    望着在我面前不断放大的拳头我陡然弹出一缕指风迅疾无比的迎上他的拳头受到我指风的阻挡他身体蓦然一震猛的向后连退两步才站直了身体。

    蓝小蛇精光四射的盯着我却不在出手。

    刚才虽然只是简单的对了一招精明无比的蓝小龙已经很清楚自己不是眼前怪人的对手看眼前之人衣衫褴褛以之为讨饭之人也不为过蓝小蛇迅转动着脑筋但是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到哪个武道高手喜欢把自己装扮成要饭的模样。

    蓝小蛇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三交镇是自己的地盘就这样离开实在太没面子了蓝小蛇脸色阴沉喝声道:“朋友是谁难道不知道东海蓝家吗?这是我们蓝家的私事劝你少管。要是蓝老爷子的朋友那么我在这代表老爷子欢迎你要是来找茬的我们东海蓝家可从来没怕过谁!”

    我收回威猛无俦的气势淡淡的瞥了一他一眼从乌金戒指取出在黄金海得到的“黄金蟒”从上面剥了两块鳞片扔给他。叹口气道:“我不想杀人拿着东西滚!抵鱼税钱。”

    小姑娘虽然惊奇我这个天天来讨鱼吃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好的功夫但是因为蓝小蛇在一边虎视眈眈所以害怕的躲在我身后。

    蓝小蛇气的七窍生烟眼睛红的望着我。

    他说刚才那番话的用意就是摆出蓝家的招牌和蓝苍龙的名头天下虽大可是又有几人不知蓝苍龙的名头的!然而我竟然在听了蓝家的名头后仍然毫不客气的令他滚蛋这使他有些吃不准我究竟是何来头。心中已然感到不安。

    衡量再三后从未受过这种耻辱的高傲之心令他作出后悔的举动。

    他装作漫不经心的轻挥玉牙扇道:“阁下究竟是谁?”

    一股微不可闻的淡淡香气飘出我大力吸了一口顿时眼前变的朦胧起来神态一愣眼中金光尽去。

    蓝小蛇以为得到了机会嘿嘿一笑道:“竟敢惹我蓝家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天蛇爷要让你永远不会忘记东海蓝家!”

    那股异香是蓝家采自东海中的某种海生植物的未开蓓蕾密法制出的一种极细致的粉末可令闻者瞬间产生各种幻觉任人宰割。

    所以当蓝小蛇见我愣的神情时以为我着了道心中狂喜的向我袭击而来蓝小蛇单手化爪宛若蛇头恶狠狠的向我噬来。

    我虽然眼睛暂时看不清楚但是耳朵与鼻子却依旧灵敏无比风声刚响我立即做出了反应蓦地张口吼了一声。强烈的音波顿时令他神为之夺动作慢了下来。

    我一手握住他的手一使劲他的手指顿时断裂打蛇顺棍我的手顺着他的手臂一把卡在他的喉咙处。要害受制蓝小蛇再没法保持冷静头上冒出大滴大滴的汗珠。

    蓝小蛇知道也许别人不敢杀他那是因为看在蓝家和蓝苍龙的面子上但是眼前的怪人显然不会给蓝家一点面子自己的小命被对方捏在手中随时就完蛋了这怎么不让他害怕。

    指甲很长里面还藏满了污垢蓝小蛇的血顺着我的手流出将我手指甲里面的污垢都染红了。蓝小蛇一动也不敢动。

    我捏着他的脖子只要一使力就可以要了他的命可心中却有一个声音不让我这么做!我愤怒的在他耳边吼了一声将他扔了出去。

    我不知道刚才只是简单的一吼就令蓝小蛇的一只耳朵永远失聪了。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东海蓝家,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