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命运的意外

    又痒又痛的感觉几乎令我有伸手去抓的疯狂念头。双眉之间传来阵阵的炽热仿佛是要破茧而出。真是祸不单行在这种紧要关头竟然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阵阵的热力烧考的我几乎无法思考。

    恶魔狞笑着望着我在他眼中最后的胜利已经是他的曩中之物了两个强大敌人已经被他轻松干掉一个剩下这一个对他也无法造成威胁他会在赢得胜利之后利用长久的时间再去精心铸造一具完美的肉身反正他的生命是无限的有的是时间。

    当他君临大地时还有什么不是他予取予求的呢恶魔一边慢慢的向我踱来一边计划着美好的未来人生。

    眉头间突、突的急剧跳动着突然间头颅轰然一震天地都静了下来一股清流竟从最重要最脆弱的头部传出流遍全身清流渐渐化为一道滚烫的热流。我惊喜不已这股浑厚、充沛的力量竟是龙之力。

    强大的生命威胁逼迫小龙将自己的力量借助我的身体传给了我。我的伤势一下子好了八成强大的力量又重新回到我的手中。

    恶魔感觉到我一瞬间气势陡然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颓丧的气势忽然变的斗志昂扬强大的气势向他席卷而去带着在风中飘落的雪花倏地将恶魔给困住。

    我露出一抹微笑这真乃天不亡我!无匹的力量在胸中鼓荡着我充满强大的自信望着恶魔神铁木剑没有任何依靠的平平的停在我面前湛放着淡淡的华光。

    我聚集了大量的力量身上残存的衣服剧烈的猎猎生风身上的金光随着我徐徐向上扬起的双手而逐渐变的强烈起来。

    无数的红色星光从我身上飞出聚集到神铁木剑上大量好看的点点红色星光围绕在神铁木剑四周反而剑的本体给遮住了一柄由纯粹的红色星光组成的巨大的光芒之剑逐渐完成。

    吞吐不定的剑气仿佛是毒蛇的蛇信这一幕令恶魔看的遍体生凉。

    我双手化作剑指握在胸前剑指微动五六米之巨的鲜红色的光芒之剑突地升到空中在雪白的世界中一片璀璨的红色是如此的显眼。这一式是神剑“霜之哀伤”中三大剑诀中最强的一个我绝对有信心在这么短的距离将恶魔穿个透心凉。

    恶魔气急败坏的忙指挥着在半空中俯视着一切的骨龙向我袭来。

    我冷哼一声剑指微微向前一指光芒之剑带着溜溜的红色的光尾骤然出现在恶魔的面前去之快几乎连我也看不清楚。

    我凝望着光芒之剑由于我的功力增强光芒之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强穿行在空间几乎无声无息只有在出现的一刹那才带出震荡耳鼓的雷响。

    就在光芒之剑逼近恶魔的刹那一个绿色的圆形光盾挡住了光芒之剑的去路光芒之剑猛的撞了上去灿出几点光花光盾被突破光芒之剑继续向前却又遇到了一个绿色透明光盾这个光盾并不是完整的圆而是一个尚未完成的半圆。

    恶魔仓促施展魔法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连续完成两个耗费法力的光盾。当我正要趁胜追击时庞大的骨龙已经非常接近我了我几乎可以感受到它那低沉而震惊心魄的空气在它喉骨中的振荡声。

    我迫于无奈的只好招回光芒之剑五六米长的巨剑在庞大的骨龙仍渺小的仿佛一只绣花针。骨龙感受到“绣花针”的威胁不安的低吼了一声蓦地转变方向一口龙息吐了过去。

    我感到光芒之剑陡然受到极大的阻力令我泛起有力难使的颓丧感我只好指挥光芒之剑先从骨龙的龙息中挣脱出来没想到灵活的骨龙早就张开大口等着了一口重重咬在光芒之剑的剑身上。

    我如遭雷击光芒之剑的剑身减小了一半且黯淡下来再没有刚才锋芒毕露霸气凛人的感觉只有蒙蒙的毫光象征似的在黑暗中释放着光芒。没想到这条骨龙比它的主人还聪明我太小看它了。

    这个紧张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先前恶魔为了召唤出威力巨大的骨龙而以上万人的生命力为代价制造出的那片绿色氤氲自从死神坠落进去后一直在不断减少。

    “幻灵!”我大吼一声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我将全身的龙之力倾巢而出光芒之剑受到我的召唤剑身陡然剧烈的振动起来瞬间剑身增大到十几米长无形的压力令现场所有的人都为之簌簌抖。

    光芒之剑倏地扭曲起来空气为之空蒙一条活灵活现的小龙替换了光芒之剑的位置摇摆尾顿龙吟穿云裂空以骨龙的强横也不能视若无睹惊惧的盯着小龙。

    紧张的气氛一触即。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朦胧的绿色氤氲出跳出摧枯拉朽的力量将毫无防备的恶魔击了个粉碎只剩下一个丑陋的头颅被抛飞到空中重重的坠落一直滚到我面前。

    我大惊失色那个黑影浑身放着淡淡的黑色火光不是死神还有谁来他不但没有死反而变的更强大的了。

    死神并没有攻击我而是在成功偷袭了恶魔后陡然飞起快掠向在天空中与小龙的幻灵对恃的骨龙。

    对骨龙来说体形高大的死神是一个比绣花阵还要小的存在当现到渺小的他突然附着到自己身上时再暴跳如雷已经来不及了。

    我望着强大起来的死神心中迅的思考着为什么受到重创的他不但恢复了而且更为强大起来。突然一道灵光在脑海中闪过那是生命力他一定是吸收了恶魔创造骨龙而剩下的那些生命力才恢复的。

    那片已经变的非常薄的绿色烟雾似乎证明了我的猜测。

    而他为什么要飞到骨龙的背上呢以他现在的力量再加上偷袭的出其不意我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可他为什么放弃我而挑选异常强大的骨龙呢?

    望着那片在空中飘散的绿色氤氲我倏地明白过来他是想吸取骨龙的丰富的生命力。我不敢再想下去他如果成功的吸收了骨龙的生命力即便他恢复不了鼎盛时期的强大想要杀死我也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难多少。

    为今之计只要暂时帮骨龙将死神从它的身上给除去组织他吸取骨龙的生命力否则我们都要遭殃。

    想到这我深吸了一口气指挥光芒之剑向着附着在骨龙背上的死神击去。只是光芒之剑一接近骨龙立即受到骨龙的攻击。

    我气的不断咒骂着畜生到底是畜生它难道不知道我是想要帮助它吗?一切都是徒劳我眼睁睁的看着死神逐渐变的更为强大。

    突然陌生的魔法的咏唱声在我脚边响起我骇人低头望去竟是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恶魔恶魔双目充满血红色的愤怒咏唱声持续不断的从他口中飞出。这个家伙生命力竟然如此的强悍受到那种级别的打击仍能保持着生存状态。

    我心中激烈的斗争着他毫无防御能力我只要轻轻的一剑就可以令他从此消失在这个星球中生命烙印永远被磨灭。可是……

    看样子他是恨透了死神现在也不顾危险咏唱着魔法也许我该配合他共同对付死神他们两人都是奸狡似鬼的人物而我只是比他们多了一分运气才勉强周旋在他们两人中。

    就在我犹豫的这短暂片刻恶魔已经念完了魔法最后如厉鬼般嗥叫道:“死亡封锁!”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庞大的骨龙骤然间炸开强大的爆炸力连在地面的我也感到震惊在中心的死神想必已经受到了重创或者死了。

    烟氲过去空中逐渐变的清楚起来。

    死神赫然仍立在半空中双手护着自己的头部这刻感觉到爆炸过去正要展开身体。

    我无比惊骇的望着他受到这样强大的爆炸力仍能保持这种状态他的力量已经增强到很难受到伤害了至少不是我这种级数的人可以伤害到他的。

    就在我惊讶的望着他的时候。陡然死神奋力一声吼叫好象要泄所有的不爽声波侵袭着我的耳膜令我不的不全力抵挡他的音波的侵袭。

    就在死神肆意的泄时无数只断骨像是万千从天而降的流星带着滚动的气流从他身体穿过一时间死神被穿成千疮百孔。

    更有无数的骨刺深深的钉在他身上他身上的每个部位都被骨刺牢牢困住剩余的断骨组成一个圆形的囚笼将他紧紧锁住。

    我怔怔的望着突然而来的异变更被死神的惨状所震撼。

    绿色的氤氲适时出现在他四周慢慢将他包围这正是骨龙爆炸而释放出的死神最喜欢的生命力。

    死神虽然身不能不动却仍在贪婪的吸收着围在四周的生命力这对他来说就像是美味珍馐令他欣喜若狂。

    脚下传来恶魔的疯狂的声音:“我要让你暴体而亡!”

    我怔怔的看了一眼狂了的恶魔再望着正拼命吸收生命力的死神我能感觉到他虽然手脚都不能动力量却变的更为强大起来远远过了我的想象死神非常享受的恣意攫取包裹着他的能量。

    恶魔的念头我很清楚他想让死神暴体而亡。因为再怎么美味的东西要是过了你所能容纳的限度你也会被撑死的。而恶魔就是想让死神吸收过多的力量而使能量在他体内爆炸开!

    可是我对他的主意并不看好死神究竟有多强大这点我比恶魔要清楚的多骨龙暴体后留下的能量虽然庞大却远不足以令死神这种级强者暴体这只会加他恢复到鼎盛时期的时间。

    死神的身体逐渐变的臃肿起来那是储存了太多能量的缘故。

    恶魔两眼放光的恶狠狠的道:“我会让你陪我一块入地狱的!”

    身体臃肿正是暴体的前兆太多的能量涌入体内而将身体撑大当身体再不能接受更多时就会爆炸这么强大的能量如果爆炸将会是天崩地裂般的声势。

    可是当我们都以为死神将会被撑死的时候他臃肿的身体突然停止增长了然而在身体表面的黑色火焰又重新燃烧起来而且更为旺盛。这表明他已经将那些不属于他的力量与自己完美的融合了!

    可是恶魔仍在疯狂的呐喊着好象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我凝神仔细注视着死神的举动。

    突然我现钉在他身体中的那百来根骨头竟然被涂上了一层荧荧的绿光闪烁着显得格外诡异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如果这些布满在他身体每个角落的绿骨同时爆炸的话那将会是怎样一个情形。

    只要爆炸的威力够大因为是在死神的身体内部那么死神一定会被炸的粉身碎骨连一块完整的地方都不会保留。

    难道这才是恶魔的真正的打算吗?我惊疑的瞥了一眼脚下的恶魔。

    头顶上光芒之剑出阵阵的嗡鸣我心中盘桓不定一方面我有些相信恶魔的方法也许那上百根即将爆炸的骨头会把死神炸死;而另一方面我担忧的看着死神融合了那些生命之力变的愈来愈强大。

    感受着死神越来越骇人的气势我把心一横决定不能让他再这么强大下去剑指突地向前一指嗡嗡低鸣的光芒之剑飞也似的向着死神的脑袋刺过去。

    去极快的光芒之剑带着刺耳的尖啸留下一溜淡淡金光的残影夹杂着万钧的气势目标赫然是正享受着能量的死神。

    死神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向他逼近原本懒洋洋的眼神顿时凌厉起来精光四射尽显级高手的本领。蓦地出一声低沉的啸吼声浪如海浪扫过大地一**的向四周传去。

    靠近他的一些低等兽人士兵承受不了音波的振荡七孔溢血而死而那些普通的骷髅兵更是被振的支撑身体的骨架分离。

    受到音波的攻击连光芒之剑也颤动起来受到阻碍而减低了去。音波袭来身体一阵震颤身体的每一处都急剧的低颤起来心脏也跟着快跳动起来我仿佛也感觉到血液滚滚颤动起来。

    再让他进行下去我想我会比他还要先暴体。

    他的音波攻击与我以前认识到的音波攻击完全不同他并不是用音波带动人的七情六欲产生种种幻觉最终无法抵挡心力交瘁而亡。

    他使用的是音波最本源的力量只是简单的引起别的事物与他的音波生共振当他加快震动的频率时那些承受不了这种频率的所谓的“能量容器”就会破裂而生在人类身上就是身体爆裂。

    虽然是最简单的却也是最有效的这种音波的攻击不止是针对人类而是任何生物甚至包括没有生命的东西也会受到影响。

    恶魔因为只剩下头颅没法保护自己头部可以清晰的看见根根暴起的青筋眼球已经渐渐的向外凸出脸也肥大起来。眼看就是爆炸而亡的结局。

    恶魔挣扎着勉强的念出最后一段咒语当他即将念完时无法抵受音波攻击的他陡然弹起在空中一声沉闷的爆炸声空中扬起一片血雾恶魔最终先我们而去连一点生命烙印也未曾留下。

    死神兴奋的动着更强音波连背后的山也仿佛无法保持安静的低震起来轰隆的响声中大块大块的巨石从山上滚落下来。

    我有种错觉地面也好象跟着他的啸声一阵阵的振动!

    远处的两个月夜都露出痛苦的神色艰难的抵抗着音波的侵袭。

    因为我是当其冲我受到的压力是最大的现在恶魔已死几乎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我身上这令我分外痛苦。

    死神意外的强大激起了我强烈的求生意志死命撑着护罩抵挡音波。

    无法动弹的死神已经如此强大要是死神恢复活动能力那将是……所有人的梦魇。我不敢再想下去力量的悬殊甚至令我很难兴起反抗的念头可是我却不甘就这么死去。

    至少我还有一个机会他现在还无法自由活动我只要使光芒之剑穿破他的脑袋我不信他会不受影响。

    忽然一声爆炸声倏地打破了他无所不在的音波使我得到了短暂的喘息机会。我向他望去他身上的那百多根磷光闪烁的骨头正一闪一灭!我心中狂喜恶魔临死前没有念完的咒语过了半天后终于起作用了刚才就是一根爆炸的骨头打断了死神的音波。

    几乎就在一眨眼的时间绿骨连珠炮似的炸开!

    骨头钉在死神的身体内部强横若他也无法抵挡爆炸的威力。

    愤怒的神色隐藏不了他背后的恐慌。

    “是时机了!”我几乎是一下子将所有能量都罄尽于光芒之剑光芒之剑瞬间释放出最强烈的光华仿佛天地间所有光芒都在于此!

    只是零点几秒的时间光芒之剑穿透他的眉心只留下米粒一般微不可见的伤口。

    死神不敢置信的瞪着我那种透骨寒冷的感觉仍弥留在在他的神经中他无法相信恢复了力量的他竟然在成功的刹那被一个平凡的人类给杀死这是多么的讽刺!

    我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他当他的头颅轰的爆炸只在空中留下一团血雾时我才深深的叹了一口心力交瘁的的僵硬身体委顿在地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死里求生的感觉真好!

    心脏扑通扑通肆无忌惮的跳跃着狂风卷着冰冷的雪水打在脸上却令我感到格外的亲切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甚至连那些完全呆住了的兽人族的士兵们在我眼中也是那么的亲切。

    这些智力有限的家伙们恐怕还搞不清今夜生的状况可能他们甚至不知道谁才是他们真正信奉的恶魔主人!

    我再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望着乌云散去的天空脑海中忽然跳出死神死前的一幕他那显得有些阴森的眼神是深邃而妖异却没有一丝死亡的颓丧而是大有深意的向我露出一抹淡笑。这令我无法真正的平静下来。

    眼前忽然被遮住两张亦笑亦嗔带着泪痕的娇美的脸孔出现在我上方。我冲两人微微一笑她们竟顽强的从死神无所不在的音波攻击中活了下来真是幸运啊。

    两人一左一右的在我身边坐下我知道两人中其中一个一定是精灵族传说中强大白虎战士虽然所谓的“强大”在我、死神、恶魔三人的并非真的那么强大可是对于现在筋疲力尽的我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出奇的我一点也没有担心那个精灵武士会出手杀死我。

    这是一种没法解释的直觉所以我动也没动的仍躺着。

    两人也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待在我身边乖巧的像是个作了错事的孩子柔软的小手一左一右的抓着我虽然很冷却让我心中感到很温暖这次危险的经历是前所未有的随时我都可能丧命却最幸运的三人中最弱的我反而活了下来。

    我心中很奇怪按说月夜被白虎武士抓着然后还被她冒充应该是很气愤急于向我揭露对方才是可是两人偏像是感情非常好的双胞胎姐妹默许了对方的存在。

    这一点令我有些无法想象这样的仇人也可化解的吗?之前紧张、危险的战斗中我也曾用余光注意过她们几次却现两人互相扶持仿佛是一种唇亡齿寒相互依靠的意味在里面。

    我奇怪的望了两人一眼出乎意料的两张娇美的脸颊上都呈现着幸福的满足感那种表情令我为之感动那觉不会是假装出来的。

    女人的心思再聪明的男人也无法琢磨的透而女人的友情更是令人奇怪竟然可以允许对方分享自己的爱情。

    在月夜和白虎武士的心中都充分体会到对方的孤寂和对神使的依恋。两人都是一生长伴希洛大神的泥塑所有的感情和心血都倾注在泥塑身上白虎武士更是忍受了上百年的孤寂那种感情可令人疯。

    当她们现了对方拥有和自己相同的寂寞时已经把嫉妒和愤怒化为了对和自己有相同经历的可怜女人的同情那亦是对自己的同情!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章 命运的意外,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