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两虎皆伤

    我纳罕的看着死神的斗篷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就在恶魔的权杖击向死神唯一的破绽的时候斗篷突然张开在风中飞舞着迎上恶魔的权杖当斗篷在权杖下化为片片布条时死神早已转过身鬼魅般的镰刀在夜中闪亮着横割向恶魔的脖子。

    这一刻当真让我有“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感觉死神的心计实在太可怕了竟然早就计算到恶魔的下一步打算在死神心里也许我们连猪羊都不如。

    死神镰刀闪电般出现在恶魔的脸边但是恶魔也并没有显出一丝的惊讶和恐惧当死神的镰刀即将碰到他时一个墨绿色的仿佛水晶般的圆状护盾凭空出现在镰刀前面成功抵挡了死神的反击。

    我惊叹于两人的智慧和无迹可寻的招数仿佛信手拈来偏又熟练的好象早已经演练过上百千次了。两人的攻击激烈而快如闪电般令人眼花缭乱这种级别的较量恐怕会有很多人连他们的招数也看不见。我在心中感叹就算四大圣者也只能勉强达到他们这种级数吧。

    渐渐的恶魔处在劣势虽然攻击依然猛烈却更多的是在闪躲抵挡死神那神出鬼没的镰刀。

    毕竟死神是纵横好多星球的强悍人物而恶魔虽然也很强却仅算是一方霸主实在不是死神的敌手。

    不过即便死神完全是优势却无法在一时半刻解决掉他。恶魔拥有惊人的韧力而且不时出现的魔法招数令他防不胜防且每每在关键时刻化解了死神的强大杀招。

    当死神觉恶魔并非如他想象中那么容易解决时长时间的已经打斗令他逐渐不耐起来而且时不时的用余光注视着我。他之所以来到这个星球就是为了我他可不想我趁这个机会逃走。

    死神挡住恶魔的当头一击突然开口道:“我们的目标都是那个家伙我们应该先把他给抓住。”

    恶魔并不理他抓住死神分心说话的空隙又加大了攻击强度逐渐扮回了自己的劣势。

    死神见他不为所动眉头一皱又道:“你缠着我不就是为了这个能量容器吗只要你让我抓住那家伙待我得到我想要的答案然后再杀了他我马上离开这里这个能量容器仍还给你。”

    我没想到在生死相搏、只要一个不留心就会丢了性命的时候死神竟然还在给恶魔讲条件。而且从恶魔有些放慢攻击步骤的情形来看恶魔恐怕已经有些心动了。

    面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都没有任何把握能够取胜如果我面对的是两个人那么不用说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不等死神继续说下去开出那令恶魔动心的条件。我虎吼一声振动手中的神铁木剑冲进两人的搏斗中。剑气宛如一现的昙花灿出最美最大的剑花当死神的镰刀即将碰到那朵剑花时剑花骤然裂开仿佛鲜花凋谢花瓣随风而落。

    飘飘零零柔弱而没有固定方向的花瓣却令死神头疼不已对他来说这远比恶魔层出不穷的古怪魔法还让他头疼。我和恶魔两人联手攻击顿时扳回劣势和死神暂时形成了不败不胜的平手的局面。

    恶魔强大而快的魔法确实令他颇为忌讳他虽然对魔法并不陌生但是显然并没有如其它本事般拥有很深的造诣不然他也不会在几百年前中了别人的魔法被人利用大自然的力量封印了他几百年之久要不是因为我们的意外闯入过不了多久他也许真的会被威力强大的魔法阵给磨成粉末真的埋骨小岛长伴大海因此他对会魔法的人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死神的镰刀宛如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灵活的让人不感相信。而且死神的力量依旧十分强大。我站在一边看恶魔与他对敌仿佛很轻松的样子等轮到我自己与他正面对上时我不禁震惊于他的强大。

    难道恶魔一直是在和正样的家伙在打斗吗实在太强了。

    那种力量是摧枯拉朽般几次撞击已经令我手脚麻。恶魔一直面无表情只是不停的攻击看着他面沉如水我甚至在心里怀疑他会不会突然倒戈相向给我致命一击。

    战斗仿佛不眠不休我们三人好象永远不知道疲劳般攻击仍像是刚开始般那样的猛烈巨烈的打斗声远远的传出地动山摇脚下的土地也仿佛在哀鸣。恶魔手下的那群士兵们远远的将我们包围起来。

    两个真假月夜也不知何时站到了一块在远处一块安全的地方心惊胆战的注视着我。

    我有种错觉死神愈战愈勇而我已经渐渐的感到疲劳了这种强度的攻击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来不及去适应。可是我却不得不撑下去哪一方先撑不住那就意味着对方将获得最终胜利而等待自己的就是死亡。

    我和恶魔逐渐又被死神给压在下风缩手缩脚难以挥出威力。

    在死神的威势下我和恶魔勉强维持着不败的局面。死神如想成功的杀死我们除非到我们力尽的一刻否则他都没有机会。

    突然间我倏地的从三人的搏斗中跳了出来。恶魔和死神都愣了一下但是两人手脚却并没有一丝的迟疑依旧疯狂的可令山崩地裂。

    我怒喝一声召唤出七小七小跃出在空中头脚相抱在空中化作一个光的白球向我身上投来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我就完成了合体。如潮水般汹涌的力量从身体的各个角落里涌出汇聚到我的四肢百胲七经八脉中骨节出暴豆般的响声。

    带着足以与他们两人相抗衡的强悍力量我又重回到搏斗中。在地球时我就是变身为狼人才将洪海给力毙那时的洪海和怪兽合体后拥有近乎*的力量却最后仍死在我手中因此我对自己化身为狼人后的力量非常有自信。

    我化身为狼人后的度已经非常接近死神了我仰*吼一声重新加入战斗。

    从我合体到再次进入战斗总共不过五秒的时间恶魔竟然遭受了近乎濒临死亡的重创抓着红珠子的那只手被死神给砍了下来在他的脸部和*都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好在恶魔身体与普通人不同即便是受了这样强的打击仍然具有很强的攻击力动作依然灵敏招数一样凌厉。

    我的变化令死神颇感到不安我的度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他的度令他再不能如先前般得心应手。

    有些慌乱的眼神向我射出浓浓的恨意。死神有些不敌我和恶魔的联手我若有若无的觉察到死神有了退缩的意思也许这是在他有生以来第二次感到死亡的威胁两个与他实力相当的对手令他逐渐黔驴技穷另一方面他的现在的力量只是他鼎盛时期很小的一部分他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这两个原因都让他有了逃跑的念头从战斗中逃跑他并不觉得可耻相反只有生命才是最珍贵的。

    相信恶魔也和我同样都观察到了死神的心理变化攻击愈激烈。

    我完全以肢体的本能在和死神作战强韧的**配合着可堪与他匹敌的力量都对他造成了很大困扰。忽然我觉自己这次合体和以前有所不同以前变为狼人后除了可以直立行走身体所有的特征都如一头凶猛的巨狼。

    然而今次我竟现我的一双手竟然还保留着人类的特征只是细看时才觉皮肤的表面覆盖了一层极薄的膜反射着油亮的光芒显得很油滑这令我的手臂和对方接触时占了很大便宜因为上面的那层膜帮助我卸去了很大一部分力量。

    转念间神铁木剑瞬间出现在手中。绕过死神的镰刀我指挥着神铁木剑由下向上以极刁钻的角度反劈上去。

    因为平时我化为狼人时狼爪并不合适拿武器且尖长、坚硬的指甲足可以当作兵器使用所以我合体后一般很少使用兵器。

    因此当死神现我手中忽然出现一柄利剑且极快的划向他的胸膛他眼睛中终于露出惊恐的神情他非常清楚神铁木剑那无坚不摧的金色剑气会给他留下多大的伤害!

    陡然间他突然松开他的镰刀镰刀从我头顶掠过直向另一边的恶魔呼啸着飞过去。

    “锵!”

    金属的撞击出的响亮声令我大为神情一怔他双手之间竟然出现了一道乌黑的链子赫然连在镰刀的默端。在他用金属链挡住我凶险的一击时同时飞翔过去的镰刀也险之毫颠的化解了恶魔的大力一击。

    在我愕然的时候镰刀借着反震之力突然改变了方向飞旋着竟然精准无比的向我的脖子割来我不禁大为惊叹死神对兵器的控制仿佛是身体的一部分如臂使指没有丝毫的勉强。

    链子不知是何物打造坚硬如钢且金属链一紧一松之间就将我的神铁木剑荡开。

    我暗地里又多加了几分力量仍未能动那古怪的金属链子分毫反到是那带着刺耳尖啸声的镰刀一眨眼就来到了我面前。

    一嗖冷风在脖颈吹过我在那生死一线间的工夫骤然加身体前倾如一头恶狼般揉身闯进他的怀中。镰刀带走了我几根头而我也成功的逼近他他的长兵器是不适合这种贴身战斗的。

    死神确实因为我出其不意的和他近身搏斗顿显得有些慌乱用双手间的那跟金属链封挡着我的进攻。由于我的威胁死神被迫将大部位的力量转移来对付我压力大减的恶魔将权杖的优势挥的淋漓尽致死神狼狈不堪的节节败退。

    如死神般强悍的人物也终在巨大的压力下作出错误的判断神铁木剑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在他的左手臂上死神闷哼一声左手臂掉落下去这样惨重的代价足可令铭记终身了。

    一招得手剑气更是仿佛绵绵不断的春雨紧紧的缠着他不给他片刻的喘息机会只剩下一只手的死神更是相形见绌镰刀再挥不出如之前的强大攻击力在我全力攻击下死神只是在我的剑网中苟延残喘。

    当然即便他只剩下一条手臂我的实力仍与他有一段差距只不过在一边虎视眈眈像是一条恶狼一样的恶魔更令他心惊胆战不的不分出一部分力量防着他。

    又是一记反手斜撩神铁木剑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血槽鲜血喷射而出几乎将我的视线给遮住。鲜血令我心底产生了那种疯狂的嗜血的念头这是狼的本性不过因为其他力量的抑制它还不足以迷失我的本性却让我的力量加强度更快招式更凶狠。

    我在心中咒骂着死神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出现我早就和蓝薇在方舟山爱的小巢中过着神仙眷侣的幸福生活。

    而现在我一个人被你带动着这陌生的世界蓝薇和月师姐以及我的朋友们都不知道我的生死。蓝薇对情深意重只怕每天都在以泪洗面害的她这么伤心都是你这个*的错!

    我沉醉在对死神的报复中。

    倏地我突然感觉到我身体右边传来凛冽的杀意风声呼啸我猛的惊醒过来心中惊怒无比恶魔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在我几乎要得手的情况下出手偷袭我。

    丰富的战斗经验令我不退反进神铁木剑来不及交换到右手只能仗着强韧的**硬扛了!“砰!”钻心的痛苦令我惨叫出来。恶魔的权杖重重的击打在我右手臂上虽然手臂上的那层膜替我化解了很大一部分力量但只剩下的力量仍差点让我的手臂骨折!

    极快的度令我一瞬间冲到他面前我忍着疼痛曲肩横肘就势向他的胸膛击去却被他狡猾的用手掌挡住没有打实。

    一击不得手我立即快向后退去恶魔的度尚没有能力追的上。

    在另一边看见我们窝里反的死神除了偷笑外并没有站着不动而是在我疾退的时候雪上加霜的从我身后袭击而至。

    形势急剧逆转转眼间竟变成我以一敌二!死神虽然重伤但是对付他我仍不敢掉以轻心。我疾退的身形陡然以奇妙的弧度闪向另一个方向堪堪避过死神镰刀的刀锋。

    只不过我没想到死神的招数如此玄奥就在我庆幸自己躲过攻击的刹那死神手中持着的金属链倏地一震镰刀陡然跳起刀柄向前刀锋向后我结实的受了刀柄的一记撞击。

    死神因为重伤而力量大减不过即便这剩下的力量也逼的我不得不借着吐出胸腹中的淤血而减轻内脏的压力。

    我被抛在雪地上我保持着狼的攻击姿势半俯身凝望着两人。我一边利用短暂的时间快调节体内的伤势一边听着恶魔近乎咆哮的声音:“除了我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肉身!”

    我望着他用他那仅剩的手臂挥舞着权杖向我吼叫着我擦去嘴边的血迹心中思考着我们三人的优劣我们三人都受了不轻的伤本来不出意外的话死神已经伏尸饮恨了然而情况急转直下我们三人再次形成势均力敌的情况。

    气氛再次紧张起来一时间剑拔弩张却没有人敢先动手我们三人心里都如明镜一样清楚谁先出手必定遭到另外两人的夹击所以每个人都在等待着有一个人忍不住先动手。

    突然我感到体内有陌生的力量在破坏我的内脏一定是死神刚才利用镰刀传到我体内的我默无声息的捕捉那股在我体内肆虐的力量。

    彼此望着的眼睛中都满是戒心面对着这样的敌人没有谁还能保持平常心可以镇定自若、进退自如。

    我瞥了一眼手指上的乌金戒指多么想取出几粒灵丹来治疗我的内伤。可惜两个虎视眈眈的敌人让我只能强忍着痛苦。

    死神被我切断的那只手又长出了一个新的手臂与之前那只手臂相比这只刚生出的手臂毛茸茸的显得非常丑陋。以他现在的力量恐怕没有多余的力量分出来造一只可以挥出全部力量的完美手臂。

    恶魔伤痕累累的身体在凛冽的寒风中显得更为孱弱仅剩的一只瘦弱手臂抓着那只尚拥有充沛魔力的权杖。

    这么看来恶魔要较我和死神拥有更多的优势。

    忽然恶魔那只孤独的手臂突然在狂风中晃动了一下权杖中立即涌出大量的绿光几个石头人蓦地如流星一样砸了下来大地的晃动中石头人气势汹汹的护在恶魔面前。

    我顿时大惊失色这一刻我真想破口大骂这几个石头人在我们没受伤的情况下只不过是微不足道而已然而现在当我们三人都重伤的情况下它们的出现已经足以扭转局势了。

    死神的镰刀再锋利也不可能若无其事的轻松将它们变成一堆烂石头!

    我心中打鼓不知道被围在石头人身后的恶魔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他突然召唤出几个*的生物已经令我和死神的关系变的微妙起来如果我和死神一旦连手这几个石头人还无法阻挡我和死神的攻击!

    他做出这种不智的事是为什么!就在我正费尽心力思考时恶魔的动作已经让我明白了他的念头。

    一片浓厚带着死亡的绿光忽然将他身后的*不死族和兽人族的士兵给笼罩起来在凄惨的喊叫声中我的记忆突然清晰起来还不在不久前我还看到过真正的影魔用过这一招。

    我咽了一口唾液顾不得死神在一边觊觎我将度施展到极限神铁木剑释放出璀璨的金光当先的一个石头人被我从头劈成两半。

    神铁木剑从它的身体中抽出时仿佛受了玷污金光大减剑气也减弱了很多已经无力在顺利的将下一个石头人劈成两半了。

    右臂受到恶魔的重创连累我的右半身都无法施展出全力。

    死神终于看出了端倪抓着镰刀向着正在施展魔法的恶魔奔过去虽然他不知道恶魔正施展的魔法有多厉害但是几百年积累的经验告诉他如果让恶魔成功施展出来那他再没有机会了。

    就当他刚冲近恶魔时一声震人心魄的吼叫从绿色云雾中传出。

    唉有时候成败就在一线天意如此一头巨龙有力的拍打着翅膀从绿烟中飞出死神惊魂未定便感受到一股绝强的力量向他涌去。

    匆忙中死神惟有全力抵挡这股不逊于他的强大力量桀骜不逊的死神绝不是肯低头的人混乱中他陡然飞起死神的镰刀带这一溜寒光向着巨龙的脖子飞旋而去。

    可惜巨龙实在太强大一拍骨翅身体迅改变了方向镰刀却缠住骨龙的后肢骨龙猛的一甩死神连人带刀被甩到绿色烟雾中。

    我解决掉最后一个石头人怔怔的望着坠入绿色烟雾中的死神喃喃自语:“难道就这么结束了?”

    我不相信剽悍的死神就这么完蛋了奈何坠入绿色烟雾中的死神再没有了动静我也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我心第一次兴起兔死狐悲的感觉下一个就轮到我了吧。我悲哀的回头望着站在远处的两个美丽的精灵现在我再没兴趣去弄明白究竟是谁真的月夜谁是白虎战士!我高声道:“快逃!我缠着他!回去后带着你的族人们有那么远就逃那么远!”

    两人秀气的双眸中射出悲切的死志。我感叹难道我的死亡就真的这么重要吗?令两人可抛弃一切跟随着我就连族人的未来也不能唤起她们的求生意识。

    巨大的骨龙遮天蔽日甚至连月光也给挡住。两只冰箭带着穿云裂石的力量直破虚空而至骨龙蓦地的连续吐出两口龙息才将两只冰箭给打落。我惊讶的望着她们两人她们手中竟都有一只威力巨大的弓!

    眉头间倏地激烈的跳动起来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困而出!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章 两虎皆伤,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