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真假难辫

    我望着眼前的家伙虽然他突然变的强大了很多但是我仍一眼就认出他是那个被我已经杀死了的影魔为什么月夜会说他是恶魔呢?难道恶魔在死之前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并且将他的身体占为己有!

    先不说影魔死在那个大峡谷离这里有多远我从来也未听说过有人可以脱离自己的**占据另一副**活下来的不论他有多么强大。

    但是我也真切的感应到眼前的影魔和先前的不同之处那是之前的影魔所不具有的极强大的力量就算是站着一动不动也能挥出强劲的压力。

    难道真有什么*可以令人脱离自己的身体并且把自己的力量也全部带走?我迟疑的望着他不过他究竟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不论他是谁都是一个十分难对付的敌人而他看起来并不打算放过我们。

    原本笼罩在影魔身上的那团黑色的阴影已经不见了取而带之的是绿色的火焰附着在他的表面火舌吞吐跳跃着。

    我可以清楚的看清他的模样也许与不死族相比他已经很英俊了不过与普通人相比他更像是一个怪物。

    瘦骨嶙峋的身体*出一根根骨头身上的衣服仿佛是破布片缠裹在他的身体上宛如骷髅一样的脑袋嘴唇早已不见白森森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头顶前半段的头不见了可看见光秃秃的头顶后半部稀疏的长着很齐肩的黄绿色头。

    头很枯黄在狂风中吹荡。一串红色的珠子套在他的手上另一手拿着那只小权杖而此时权杖已经长长到一米多。

    他的脚上缠着一圈圈破布条很久没有修过的指甲显得很脏他一脚踏下去脚边的火焰顿时将四周的积雪融化。

    如此一个怪物好象站也站不稳随时会被一阵风吹倒我真的怀疑刚才那么迅疾的动作和凌厉的攻势会是他做出的。

    (暂且称他为影魔吧)本已不多的肌肉在影魔的脸上凑在了一块露出诡异的笑容影魔伸出一只手朝着月夜道:“我忠实的仆人你曾经誓要将你的生命、青春和力量都贡献给我到我这里来。”

    伴随着他那古怪的强调双目中射出妖异而深邃的光芒套在他手中的红珠也呼应似的出朦胧的毫芒。

    我情不自禁的望向他的目光突然感到一阵心旌摇动魂魄为之所夺的感觉体内的纯阴内息恍如一阵倾盆大雨将我浇醒。

    月夜正想挣脱我的手向影魔走过去我赶忙一把将她拉住纯阴内息透体而入将她唤醒月夜惊骇的躲在我身后不敢在望他一眼。

    我知道他刚才是施展一种迷惑、催眠的**只可惜并没有让他得逞。

    影魔诧异的望了我一眼在奇怪我为什么会在**的影响下仍能不为所动。那双*的眸子一直盯着我看。我毫不退缩的与他对视。半晌后影魔幽幽的向我道:“她是我的仆人她曾过誓在需要的时候她可以将一切都奉献给我。你为什么要阻挠我呢?她并不是你的爱人放开她让她到我身边来吧!”

    月夜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只是紧紧的抓着我躲在我的背后臻低低垂下咬着自己的嘴唇已经渗出血来。

    影魔的声音仿佛是从九幽中传出虽然悠然却充满了荒凉、孤寂与死亡宛如无数的孤魂野鬼在耳边低泣这令我十分不舒服。

    显然他一直没有放弃用他的**来迷惑我们只我稍有懈怠就可能会被他占据身体从此沦为行尸走肉。

    我努力的保持自己的清明双眼陡然暴射出金光冲他直刺过去。

    影魔大吃一惊骤然向后退了一步随之挥动了一下权杖将金光给挡下。我冷哼一声道:“不要和我耍什么鬼蜮伎俩想要伤害她除非从我的身体上踏过去。”说话间我已经调整自己的状态放出凛冽的杀意神铁木剑已经拿在手中金光在周身吞吐像是火焰在燃烧。

    “呷呷!”

    影魔忽然出刺耳的尖笑附着在他表面的绿色火焰也随着他笑声忽涨忽缩的跳动起来。他倏地停下挥了挥手他身后的万人大军突然从中裂开一条缝一个女人从中走出。

    虽然人还在远处但我仍旧可清晰看到那人正是月夜!我猛的一惊那我身后的又是谁?我转过身去月夜正望着我明眸着噙着大滴的泪珠透过泪珠我可以深深感受到她对我的依赖和惶恐、悲怆。

    多么复杂的感情她是在惶恐我对她的怀疑吧孤身一人上路穿过众多危险的地带就是为了我如果我再不相信她她还能依靠谁?

    我紧紧将她抱在怀中就在我抱住她的一刹那我瞥见了她泪光中透露出的幸福。

    我牵着月夜的手转头向着影魔讽刺道:“我说过不要向我施展的你鬼蜮伎俩我不知道你从哪找来那么一个精灵但是我身后才是真正的月夜你的心思白费了。”

    “哈哈是吗你一定要固执的认为我的仆人就是你喜欢的女人吗?人类都是奇怪而固执的生物难道你不想再确认一下?”

    那个从不死大军中走出的很像月夜的精灵在影魔的身边被他拦住了这种距离我可以毫不费力的看到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

    越看我越惊讶两个月夜的容貌竟然是一般无二甚至连身上的衣服也没有什么不同轻柔的长束在耳朵后面噙着泪水的双眸中同样的楚楚可怜望着我的目光中饱含神情虽然她没有说一句话但我可确认她的神情绝对不是假装的。

    两人竟然在长相和神情甚至在看我的表情上都是一模一样我头顿时大了难道两个人都是月夜显然是不可能的月夜只有一个。可是两个人像的就如同一个人这让我如何分辨。

    “呵!”影魔淡淡的哼了一声“现在你还能确定你身后的精灵就是你的女人吗?人类真是奇怪的动物他们总是会被表面的假象所掩盖虽然你在人类中是非常强大的但是依然具有这种缺点。”

    我无暇顾及他的嘲讽我镇定的心中已经乱成一团麻突然出现两个月夜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我知道这两人中一定有一个是假的而且假的那个人必定是精灵族中的那个堕落精灵白虎战士。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个事情实在太诡异了我甚至还没见过那白虎战士为什么两人都对我情深款款月夜还好说可是另一个白虎战士为什么也如此呢?

    “被假象所迷惑了吗让我来告诉你谁是真谁是假吧。”

    影魔刚要说话突然身后的那座崩塌的大山陡然出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一个黑影如鬼魅般从塌陷处掠出带着无匹的巨大气势向我们这边投来熊熊的黑色火焰好象连空气也要被点燃了。

    空气突然朦胧扭曲起来我几乎下意识的反手抱起月夜一蹬地向着反方向掠了出去护着自己的护罩遭受到强大的冲击只感到身体猛的一震席卷而来的热浪一瞬间将我淹没。

    热浪过去我将惊魂未定的月夜扶立起来然后担心的向着在影魔身边的月夜望去只见月夜安然无恙的正惊恐的向我望来。

    我不的不承认就现在而言影魔的实力确实在我之上安稳的站在原地滚滚热浪对他而言仿佛微风拂面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一点伤害。在他的照顾下月夜也没有受到伤害。

    虽然气势汹汹的热浪对我们没有产生伤害但是在影魔身后的不死族和兽族的大军却遭受了强大的伤害热浪过后大约有几千人在热浪中化成灰烬。然而影魔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手下死伤无数而暴跳如雷而是眯起眼睛注视着突然出现的敌人。

    一缕精光不时的从他眼中射出凝重的神色显然是他对眼前的敌人所展现的实力非常顾忌。

    我护着身边的月夜也向来人望去一团熊熊燃烧着的黑色火焰中一个高大的身影逐渐出现在我视线中。

    “是你!”我惊讶道!

    “竟然是你抢占了我的肉身难怪我怎么召唤他也没有反应还我的身体来!”影魔几乎是厉吼着说出来。

    来人赫然是在山洞中被我用三昧真火烧死的恶魔此时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惊骇的心情不言而喻。

    一时间出现两个都比我强大的敌人即便以我的镇定也情不自禁的捏了一把冷汗。心念迅转动谋求死里求生之法。

    两个敌人中的任何一个都有令我命丧于此的本领。虽然我依旧冷静的挺立着心中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稍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我们三人分站在三个不同的位置奇妙的气氛衍生在我们三人之间。

    “你是谁?”恶魔皱了皱眉先打破了僵持。

    影魔裂着干瘪的嘴嘿嘿大笑道:“你霸占了我的身体竟然还不知道我是谁!”

    恶魔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三昧真火烧的破烂的身体道:“你是指这副破烂玩意吗?”

    恶魔受到的剑伤和三昧真火的创伤此时已经愈合虽然如此却留下了伤痕累累的疤痕原本俊美、挺拔的身体此时露出三昧真火烧焦的内部组织肌肉像是丑陋的爬虫纠缠在一起恐怖的情景丝毫不比影魔差!

    冷静的影魔在听了恶魔那句颇含嘲讽的话后再也无法保持镇定愤怒的向他吼道:“你说什么!破烂身体?你知道这副完美的身躯是经过我几百年的时间才造出来的吗这副身躯可以驾御的力量是你这种小人物所无法想象的!”

    恶魔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我是小人物?哈哈你这个孤陋寡闻的小爬虫我纵横在各大星球是像神一样的厉害人物很多生物都尊称我死神!我的力量不是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爬虫所能了解的!”

    “死神!”我惊呼出声!

    恶魔徐徐的转过身来露出一个标准的恶魔般的微笑油然道:“终于认出我来了吗。”

    我情不自禁的退后一步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竟然是这个家伙他不是被时空风暴卷到别的星球中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这下我算明白了其实影魔才是真正的恶魔而霸占了恶魔身体的却是死神。

    死神*的笑容让我不能自抑的打了个冷战这个家伙有多强大我太清楚了强自镇定的道:“你不是让时空风暴给卷走了吗?”

    “我不管你是谁竟然胆敢霸占我的身体还把它搞成这副模样我要惩罚你好让你知道冒犯我是有多么可悲的下场在这个星球我才是真正的主人!我才是人人惧畏的死神!”

    死神不屑的神情彻底将恶魔给激怒了恶魔咆哮着手中的权杖出浓绿色的光芒模糊难辨的音调从恶魔嘴中飘出当恶魔挥动权杖将它指向死神时两个巨大的石块全无预兆的从天而降。

    燃烧着绿色的火焰闪动着*的眼神两个人形的石头人出现在死神身边高大约有三米身体全由石块组成可以想象那是多么的坚硬。石人一落在地面就展开手脚迅向死神奔去。

    “轰隆隆”的闷声令大地都为之震撼。

    召唤出两个强大的*生物后恶魔并没有停止巨大的魔力回荡在他和权杖之间绿色的火焰瞬间将死神给包围起来绿色火雨又急又快的倾盆而下绿色火雨碰触到石人身上激出更猛烈的火焰衬托着两个石人强大无比。

    死神眼神中闪过一丝怒色两个奔跑到他身边的石人倏地动作都静止不动了恶魔已经视角被遮住了的关系并没有看到怎么回事我一丝不落的全收到眼内。

    在第一个石人挥拳的一刹那死神那柄锋利的镰刀神出鬼没的从他的斗篷中出现快绝伦的一击只在夜空中留下几道一闪即灭的亮光再一击另一个石人也获得同样的下场。

    短暂的静止石人突然崩塌身体化为大块大块的石头坠落下来。

    石头上的切面十分平整虽然恶魔没有看到自己费力召唤出的两个仆人是如何在一个照面就被敌人给击成破烂石头不过从石块平滑的切面来看可以推算出对手不但有一柄锋利的武器而且力量乎寻常的强大。

    死神轻轻的一撩斗篷斗篷骤然鼓胀起来仿佛受到什么压力一样围在死神四周的绿火倏地被扑灭而天空上降落而下的火雨也停了下来。我被两人试探性质的攻击给深深的震惊了!

    虽然两人没有真正的动手攻击但所展现出来的威力已经令人瞠目结舌我自问尚无法如此轻易的解决掉那两个石人。

    不过我却渐渐镇定了下来记得还在我那个时空时死神刚脱开魔法阵的束缚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要比现在强多了而且他的度我很难完全看清。奇怪的是今次我却看的非常清楚从他拔刀到将两个石人给轻松斩杀及至最后再将镰刀还回到斗篷中每一个动作我都看的很清楚。

    之所以我能看清楚我猜测原因之一是我内力大升又提高了一个境界真正的跻身入绝顶高手之列其二可能是先前我的三昧真火给他造成了很大伤害因此刚夺了别人身体复活的他力量比之前还要低一些。

    想到这我逐渐又恢复了信心看恶魔对他的态度也恨不得立刻宰了这个抢人肉身鸠占鹊巢的家伙最好的结果莫过于他们两人打起来我则坐山观虎斗独得渔翁之利。只是两人都是大奸大恶之人更是狡猾的堪比狐狸。

    要想让两人打起来让我独的便宜几乎比登天还难。恶魔是不是很狡猾我不大清楚但是死神我却很清楚实乃老奸巨滑之辈。只要想起当初他被那群海神的子民给包围了以他的身份竟然可以施出装死一招瞒天过海最后抓着我进入了时空隧道。

    如此一个奸狡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我们三人间的玄妙关系。

    死神轻易的化解了恶魔的攻击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虽然他看出了恶魔的力量有过人之处可是死神的傲慢却让他并没有将对手放在心里恶魔虽然很强大但是在死神自己鼎盛时期时只要用有一根小小的手指就可以瞬间令对方化为飞灰。

    死神转过头来望着我嘿嘿的冷笑了两声慢悠悠的道:“你竟然可令我亲自转世投胎来抓你你应可自豪了。”

    “转世投胎?”我有些不解他话中的意思只不过是从时空隧道中出来而已进入另一个时空怎么需要转世投胎吗?

    死神看我迷惑不解的样子平静如水的神情也是一愣接着道:“不要和我装糊涂破开时空隧道进入另一个时空必须要经过时空风暴这种强大的力量是任何人也无法抗衡的你的肉身会在一瞬间被完全缴成粉末只剩下你的力量而已。

    当你进入另一个时空时就必须得寻找一个容器来储存这些庞大的能量。因此当我为了杀你这个*而勉强进入这里时必须寻找转世的机会没想到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引到这里最后莫名其妙的再次被封印。”

    我这才了解死神会出现在这里并且以恶魔的身份出现。

    死神突然脸色一寒斗篷猎猎而响我顿时感到强大的压力向我迫来。

    死神道:“按照时间算现在的你应该才出生而已还在襁褓中。为什么你会提前二十年出现并且你的容貌和身体都没有变化你是用什么方法保存了你的能量容器的?”

    “能量容器?”我心忖难道他一直都用能量容器这个词来形容人类的身体吗?这让我感到有些怪怪的。

    从他的话中我了解了很多东西这样说来我之所以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转世投胎大概是因为龙之力的蜕化吧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也相当于是投胎了而且投的是龙胎出世的时间却被提前了好几十年。我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运。

    等我给他回答的死神忽然有些不耐烦了陡然从斗篷中伸出一手倏地向我空抡而来。

    无形的劲气猛的向压来我急忙伸手运足了气力出相应的气劲迎了上去两团激烈的气劲在半空相遇意料中的生了爆炸。

    就在这一转眼的工夫一直被我和死神晾在一边的恶魔骤然难不过难的对象却是死神四五个石头人带着万钧的气势向死神的位置砸去。我在心中叹了口气难道恶魔一点也不明白如死神这种级别的高手那种小花招是起不了任何做用的吗!

    就在我嗟叹的时候恶魔原本佝偻的身躯陡然挺立起来了眯着的眼睛也完全打开精光四射瘦弱如竹竿的身体突然间仿佛变了个人好象一座令人惊叹的高耸大山屹立不倒。

    那只权杖也骤然出莹莹绿光在黑夜中万分明显。转瞬间恶魔宛如一支利箭“嗖”的一声划破夜空以极惊人的度向死神投去。

    也许死神对他的蔑视伤了这位强者的心在这块大6上怎么说他也是屈一指的家伙令各种智慧生物恐惧不知几百年的时间现在却被死神看成个小爬虫这怎么不让他感到愤怒。

    当死神用了不到两秒钟毫不费力的解决点那几个石头人的时候恶魔已经出现在他左侧难以顾及的地方。

    这一刻我感觉到恶魔仿佛与大地成为一体那一击的力量带动了整个大地浑然天成暗合自然的轨迹。

    换作是我我大概只会迅的向右方退我想不出还有任何办法可以化解这种与天地成为一体的招数。

    然而死神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现出惊慌的神色。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章 真假难辫,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