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孰假孰真

    我一把将月夜揽在怀中倏地向上飞起。可能是因为面对太多敌人的缘故月夜的脸颊有些苍白突然被我拥着飞到空中心神一振蓦地转过头向着我望来坚强的眼神中竟然满是凛冽的杀意。

    一只带着寒冷森人的羽箭霍地向我插来。

    我赶紧撤去身上的保护色羽箭在我眼前骤然停了下来箭尖仍闪烁着寒森的杀意。但是随后这只箭就被无情的扔了出去月夜喜极而泣的扑在我怀中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脖子。

    我松了口气总算是没生令我感到悔恨的事不断的安慰着她:“没事了没事了以后都不会离开你的。”

    羽箭摇晃着坠落下去地面的兽人和不死族们仿佛是受到了启纷纷将手中的兵器向我掷来在敌人不甘的愤怒吼叫声中我轻松的挥动着神铁木剑将向我飞来的兵器都扫了开去。

    我迅向安全地带飞去。兽人们和不死族们被我远远的抛在后面当他们只剩下一个小黑点时我渐渐放慢了度将月夜放了下来。

    月夜停止了啜泣但是秀气的双眸已经哭的有些红肿。

    我一边牵着她的手悠然的在雪原中走着安抚她惊惶、恐惧的心灵一边询问她我走后生的事情。

    月夜一五一十的将后来的事情详细的描绘给我说着便又轻声的哭出来同伴们一个个死在自己眼前的感觉确实非常不好受。我理解的轻揽着她的香肩无言的感受着她的痛苦。

    半晌后当她平静下来我询问道:“后来那个你们精灵族的堕落精灵是怎么会放了你的呢?”

    月夜幽幽的道:“她怎么会放过我呢她将我关了起来让几个丑陋的士兵看守着我不过她失算的是没有收走这把弓她走后不久我轻易用这个杀了那几个看守跑了出来。我本来想去找你半路却遇到不死族和兽族的大军……幸好你及时赶到。”

    我叹了口气道:“没想到精灵族传说中最强大的白虎战士竟然堕落到和敌人沆瀣一气还好她没有伤害到你。”

    月夜埋在我怀中好似十分享受这种感觉片刻忽然抬头望着我道:“这里突然出现这么多不死族和兽族的大军一定是恶魔将要在不久苏醒了咱们要赶在他们的前面把恶魔重新封印起来。”

    旋即泄气的叹道:“可是几个拥有这个本领的法师全死了我们没有其它办法再封印恶魔啊这该怎么办?”

    想到那几个横死的人族、矮人族和精灵族横死的同伴两道金光不受我控制的从双眸中刺了出去降落在我们附近的雪花瞬间被金光熔化成水在蒸成气体消失了我冷哼道:“既然无法封印就让我们把他的身体斩成十块八块的令他永远无法复活。”

    月夜吃惊的望着我眼中射出的金光旋道:“好啊彻底把罪恶的源头给清除了以后精灵族、人族和矮人族再不用为这个担心了。”

    我收回眼中的金光心念一动身上再换回保护色就连着我怀中的月夜也变的与周围的雪一样我轻喝一声带着月夜向着前方飞去心中暗道:“恶魔啊我依天来了今天是你诞生的日子也是你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的日子。”

    月夜引导着我向着寒冷之源的核心地带飞去我诧异于月夜竟对这里的地形如此熟悉好似亲身经历过一样。

    月夜娇嗔道:“这里的地图人家从小就开始看一直看到现在都不知道多少年了闭着眼睛也可把地图给绘出来。”

    我释然如果一个人看一张地图几十年之久就算是再怎么复杂也已经熟记在心了我心无旁骛的继续向着目的地飞去。

    寒风凛冽的呼啸着头顶又有墨云翻滚天气变的更加恶劣。已经变化为纯阴属性的内息却十分享受着这里的寒冷只是为了单薄的月夜我制了一个护罩将风雪挡在了外面。

    不久后一面宽大宛如镜面一样平静的冰湖出现在我们眼前狂风呼啸却无法令冰湖中的水产生一丝涟漪一只高高的冰塔矗立在冰湖中冰塔的顶端释放着清冷的寒光这里就是封印恶魔的所在了。

    四周静悄悄的除了风声便再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了雪原上一览无遗连一个不死族的士兵也没有。

    我疑惑的凝望着四周月夜簇拥在我怀中好象看出了我的疑窦道:“不死族和兽人族都是恶魔虔诚的仆人在主人沉睡的地方他们是不敢停留的所以这里才会看不到一个守卫者。”

    我迟疑的点了点头又追问道:“沉睡中的恶魔一定非常脆弱吧难道他不需要一个守卫者保护他沉睡的灵柩吗?”

    月夜脸色有些不大自然的道:“在这里他唯一的守护者就是我们族中的那个堕落精灵白虎战士。”

    我安慰她道:“虽然白虎战士是你们族中最强大的而且在经过这悠久的岁月中已经变的更加强大但是我们不一定非要和她正面相对我们只用利用保护色避过她然后毁了恶魔的肉身再从容的逃走事情就这么简单不用害怕她。”

    仿佛天气也感受到这风雨欲来之势风雪更加猛烈。

    我们找到死神之棺的入口向着山的腹部飞进山腹中温度逐渐变暖。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身上的保护色也在逐渐改变我贴着石洞的墙壁不疾不徐的一直向前飞着。

    经过一座人工的石桥热气扑面而来下面激烈的跳动着滚滚的岩浆望了一眼沸腾的岩浆心中略受震撼如果掉下去我估计自己撑不了几秒钟就会被它熔化的。

    一路没有受到任何阻挡我们顺利的来到了恶魔的沉睡之地。可能这里的守卫者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穿过兽族的领地打破寒冷之源不死族的封锁来到这里的核心地带吧因此这里的守卫才如此懈怠。

    我站在此行的终点——死神之棺!眼前是一个仿佛大水池的凹陷方方正正四壁如血一般的赤红在水池的正中央处躺着一具极为华丽和精致的灵柩四周有玉石雕刻的形态各异却同样凶狠的小恶魔。

    灵柩十分奇怪仿佛与这里的石室连为了一体而并非是一个单独的灵柩我飞身落下去甫一落到地面脚下的地面忽然传来阵阵的炽热好象地面突然松动起来令我有陷进去的错觉。

    地面突然渗出深色的血液凝结成形向我的脚面缠绕来我大惊立即给自己加了层防护罩双脚悬空而起浮在半空中。

    月夜在上面看的真切急切的喊道:“恶魔快要苏醒他沉睡的意识已经逐渐醒来它会攻击任何阻挡他复活的人。”

    我取出“盘龙棍”带着强大的冷气向脚下横扫骚动的血液顿时被冻结住我奋力向眼前的灵柩砸去“盘龙棍”与灵柩撞在一起石室突然一阵地动山摇“盘龙棍”也金光四射灵柩上的玉石恶魔雕像像雪片一样纷纷碎落。

    一股巨大的反震力从“盘龙棍”传过来我不住向后抛飞重重的撞在石壁上还好我有护罩的保护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却并没受伤。我惊讶的现灵柩除了那些碎裂的恶魔雕像竟然丝毫无损。

    我抖了抖被震的有些酥麻的手腕调整呼吸望着面前的灵柩我将全部内息都灌注到“盘龙棍”上“盘龙棍”一时间金光万丈我正要狠狠的砸下去月夜却突然把我给叫住了。

    我讶异的望着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叫我突然停手。

    月夜望着我徐徐的道:“恶魔之棺的四周排列着一个隐藏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将灵柩与这座山连接在一起如果没有破除魔法阵就要破坏灵柩除非我们有捣毁这座山的本领否则……”

    我听完后不禁心神震动虽然我力量非凡可是还未到移山填海的本领啊想连山一块毁掉那是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我呆望着死神之棺心中十分不甘。恶魔就在眼前只要毁了他我在这里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我就可以了无牵挂和遗憾的带着月夜破开时空回到自己的时空中了。

    然而成功就在眼前我却突然被一个魔法阵给挡住了心中之沮丧自不在话下魔法阵的威力我见过却不知道该如何破解如果傲云在的话也许他可以帮我解决这个难题。

    心中自怨自艾忧心忡忡。

    “这个魔法阵我曾经在精灵族珍藏的古老的魔法典籍中见到过也许我还能记起如何去破解它。”

    我大喜转头望着月夜暗骂自己怎么把她给忘了月夜可是精灵族的大祭祀啊对魔法知识掌握应该比傲云更为渊博。

    在我目不转睛的注视下月夜脸上升起一朵红云娇羞而又喜不自胜的表情令我真的想上去恣意爱怜她一番不过我知道此时此地绝不合时宜恶魔一旦苏醒大6将会化成地狱所以我们要赶在他醒来之前让他永远的沉睡。

    月夜念动魔法也飞落下来素手合在胸前双眸紧闭神态异常虔诚我感到一股力量波动从她身体传出不大会儿在她身边的能量也跟着同样的波动着一道淡淡的蓝光从她胸前射出。

    在她双掌之中形成一大团朦胧的莹蓝色的光球照耀的她美丽的脸庞更为圣洁。

    在她的魔法下维护恶魔的那个魔法阵立即显现出来一个绿色的圆将灵柩围在当中在灵柩的四角处四道绿光陡然出现。这时月夜双手中的蓝色光球也被她释放出去。

    绿光与光球僵持在空中不下月夜的脸颊苍白起来纤纤玉手也有些颤抖。我不断的在心中为她加油魔法这种事情我实在帮不上忙只能希望她可以成功破解这个鬼魔法阵。

    我能感觉到月夜聚集的能量越来越强即便连我也不敢忽视这股强大的能量比我以前所见到的任何一种都绝不逊色。

    我吃惊的望着月夜月夜苍白的脸颊现出吃力的神色银牙紧咬额头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忽然月夜身上暴出极强烈的光芒那是一种冰冷至极的能量与我的纯阴能量极为相似却好象比我更强。

    四道绿线在空中被击的粉碎。

    月夜现出心力交瘁的神情摇晃着差点坠落下去月夜呼呼的喘着气向我道:“魔法阵已经被破解了捣破石棺焚烧恶魔的肉身他将永世无法留在世间。”

    刚才一定耗费了她不少心力我扶着她将她送到上面歇息娇嫩的小手如冰一样冷我怜惜的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返身又回到灵柩前。

    金光如水银一样从“盘龙棍”中流出我使出全力砸了下去“盘龙棍”与死神之棺的亲密接触迸出如春雷般的巨大声响。

    不知道死神之棺究竟为何物所造竟然坚愈金刚刚才的猛烈一击只毁坏了棺材的一小部分而已我抡动“盘龙棍”奋力的一棍棍砸下去在我的努力下坚硬如斯的棺材也被我彻底破坏。

    我扯去少许覆盖在上面的零星棺材片终于让我目睹了恶魔的真面目。在我想象中上百年困扰、威胁着善良的几个种族的恶魔应该青面獠牙面目狰狞血盘大口杀人不眨眼的怪物。

    却没想到恶魔非但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丑恶而且异常俊美五官如经过精雕细琢仿佛拥有慑人心魄的能力即便我身为男人仍是一阵心旌摇动明朗的线条凸露出他高傲的性格。

    虽然他仍在沉睡中我仍能感觉到那种令人臣服的强大威势我望着沉睡中的他心中却感到他并非完全睡着的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观察中这种古怪的感觉令我头皮麻。

    “快杀了他!他快要醒过来了!”

    我惊讶的转头看着月夜她的反应好象过于激烈了但是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应该是和我一样受恶魔无形压力的威慑吧。

    月夜急促的呼吸了几下勉强镇定下来道:“他感受到威胁会被迫提前苏醒过来虽然这样提前醒来没法恢复全部力量但亦有足够的力量杀死你我了必须趁他未醒前将他杀死。”

    我取出神铁木剑淡淡的金光在剑身流转我双手持剑骤然插向他的心脏出乎预料的锋利无比的神铁木剑竟然遭受了巨大的抗力将像是陷进了巨大的泥沼剑锋极缓慢的向下刺进去。

    破开的伤口也只有很少的鲜血溢出接触到剑身立即出刺耳的“兹兹”声他的鲜血显然具有极强的腐蚀力。

    我加了一把劲神铁木剑陡然放出锋利的剑气剑身金芒大涨就连恶魔的身体也被照射的一片金黄如破玉石般神铁木剑瞬间默入恶魔的身体我待要拔出在补他一剑突然恶魔的一只手闪电般掠起死死的抓住我的神铁木剑。

    我心神震惊往他看去恶魔的一只眼睛微微张开骇人的眼神从那一到隙缝中直勾勾的盯着我一瞬间我通体凉就好象是一只被毒蛇盯着的青蛙竟然吓的不敢动。

    好在我经历过太多的事死亡已经不能在威胁我了。

    片刻后我马上惊醒撮指成刀凛冽的刀气从我的肉掌上形成猛的向他抓住剑锋的那只手削去。

    锋利的刀气却只在他的手背上留下一刀不严重的伤口在我的注视下伤口迅愈合我仿佛感到恶魔正讥笑的看着我。

    强大的力量令我无法将神铁木剑移动分毫我想也不想马上放出三昧真火青色的火焰陡然从神铁木剑中透出我精纯的内息已经能够凝练出最强的青色三昧真火在青色三昧真火下任何东西都是无法幸免的我才不信他可以抗衡三昧真火。

    他的手掌顿时出现恶臭难闻的气味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手掌就剩下白森森的骨头神铁木剑也承受不了这种程度的火焰所幸有我注入在剑中的纯阴内息帮它把火焰尽量挡在外面即便如此神铁木剑也在逐渐缩下。

    恶魔盯着我的目光不在有嘲笑而是充满了痛苦和愤怒石室突然地动山摇摇晃的让人站立不稳大块的石头从天而降还好这里的石室比较结实尚未倒塌但已出现了裂痕。

    “山洞要崩塌了!”月夜尖叫道。

    恶魔终于忍不住至热的青色三昧真火的焚烧松了手我抓住机会迅将神铁木剑给拔了出来我并没有就此停手以极快的度神铁木剑转过一个奇异的角度无坚不摧的剑气瞬间在恶魔身上留下了十几道长短不一的伤口。

    而几朵三昧真火籍着神铁木剑也在他的伤口上肆虐着。

    作完一切我马上拉着月夜向着山洞的出口冲去掉落下来的石块均被我的护罩给弹开。

    当我和月夜有惊无险的闯出洞外时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山洞终于崩塌隐约中我听到恶魔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我站在远处看着一座大山渐渐的向下塌陷尘屑飞扬碎石激射。心情无比平静我叹了口气喃喃的低语:“一切终于结束了我可以回家了。蓝薇应该一直在苦苦的思念我吧。”

    忽然月夜有些苦涩的道:“好象还没有完呢我想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愣了一下转过身望去几万人的兽人族和不死族的士兵黑压压的正向我们走过来我淡淡的道:“虾兵蟹将我要想走凭他们又怎么能拦的住我不过他们既然送上门来就让我们走前再送给人族、矮人族和精灵族一份大礼吧。”

    望着逐渐逼近我们的恶魔的仆人们我暴出强烈的杀气我决定打开杀戒俗话说蚁多咬死象如果我对他们心慈手软只怕我反而在杀死了恶魔后会死在这群无名小卒的手中。

    此刻的我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浑身湛放出锋利无比的剑气就在我欲放手一搏的时候突然一个人的出现让我的气势如潮水般退去。

    我望着走在敌军最前面的那人道:“你不是死了吗?”

    那人冲我嘿嘿一笑道:“原来是你杀了他啊你的力量不错比他要适合作我的寄体。”

    说话时他骤然如一缕青烟向我掠来。

    我心中一凛虽然不知道这是如何一回事却知道我遇到了在这个时空中除了恶魔外最强的一个家伙听他的语气十分不善恐怕会对我不利。

    我伸出两指撮成剑形纯阴内息在我体内高运转指间在瞬间激射出强烈的剑气我朝着快接近我的身影一口气刺出二十多道剑气然而青烟仿佛没有实质的形体一样竟能穿透我的剑气组成的气网出现在我面前一只手如鬼魅般直攫我的胸口。

    还好身外的护罩为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我强忍着胸口遭受如同重锤般的打击化指为拳轰了出去。

    估计他没有想到我还会有一层保护顿时被结实的命中身体强大的力量打中他的身体却好象是泥牛入海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命中实物的感觉。

    我暗骂一声哪来的怪物抓着月夜迅向后退去。

    不知道他是不屑继续趁着机会追击我还是我的攻击也对他造成了一定伤害他只是停在原地看着我们飞的向后退去。

    不知道月夜有没有在刚才我和他的对抗中受伤我下意识的向她望去却看到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眼中满是惧意。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心脏在急促的跳动月夜忽然战栗指着他道:“他才是恶魔!”

    我顿时怔住道:“那我们刚才杀死的又是谁?难道恶魔有两个?”

    “恶魔只有一个刚才那个确实是恶魔可是这一个也是”月夜忽然疯狂的摇着脑袋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两个。”

    我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马上醒悟过来她是被恶魔展现的强大实力给吓住了马上紧紧的抱住她让她镇定下来。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一章 孰假孰真,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