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嫉妒的堕落精灵

    骨龙的强大远乎我的想象即便我现在能够七小合体力量也无法过那只骨龙实在没想到这块大6上竟然会有如许强大的生物。

    我望着不断吸收周围冰雪力量的骨龙变的越来越强大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许我可以逃脱生命可是难道我能忍下心丢弃那些勇士们吗?没有了他们我一个人是不懂得如何封印恶魔的。

    让我放弃那些可怜的精灵、人类和矮人那是令我难以忍受的。

    我光顾着思考却没有注意到我的身体不知何时身上的金光被一片红光所替代一闪一灭仿佛心脏的跳动我低头望着身上越来越盛的红光心中有些疑惑龙之力和龙之魄不是已经脱离我的身体成为单独体了吗为什么我体内还会有龙之力存在。

    小龙身上的黯淡红光也跳动起来好象在召唤着什么我有一种身体要脱离地面飞起来的感觉冥冥中我感觉到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控制我。突然天空乌云翻滚隐隐有闷雷声传出。

    狂风令人难以站稳脚步当第一个惊雷声势浩大的落下时我陡然拔地而起身体不由自己控制的向着小龙投过去浓浓的红光将我包裹我仿佛沉浸在红光的海洋中温暖而舒适并且可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在流淌。

    我睁开双眼向前望去顿时吓了一跳我看到一对比磨盘还要大的眼睛散着仇恨与死亡的气息冷冷的盯着我我清晰的感应到力量在骨龙身边围绕骨龙积蓄着力量我完全可以想象那铺天盖地向我席卷而来的冰冷之极的力量可令万物低头。

    也许只有蓝薇那柄“霜之哀伤”神剑中的剑灵—九尾冰狐才能抵抗的住这样强大的冰冷的力量。

    我已经与小龙合为一体甚至我全身都化为龙没有一点人的特征我掌控了小龙的身体我每一个念头都在指挥着这副龙的身体。

    落雷一个接一个的打下来伴随着惊鸿一现的闪电不时撕破黑暗人的视线在黑暗和光明中交替。惊雷将一具具浮雕砸的粉碎。

    突然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有一种强大至极的力量令我感到很熟悉我睁大着龙眼紧张的望着四周突然黑暗中一道闪电带来瞬间的光明随之是轰隆的雷声砸在万里雪原上。

    短暂的时间中好象四季中最恶劣的天气情况都出现了冰雹、大雨、狂风、闪电、惊雷在这交替的震颤着所有人的内心。

    望着惊雷落到雪地上我立马察觉那种让我感到熟悉的力量就是雷的力量没想到小龙竟然可以控制雷的力量这实在让我太吃惊了雷可以说是自然界中最霸道的力量。

    望了一眼力量越来越强大的骨龙我决定孤注一掷尝试的运用龙体内的龙之力接引着天空的雷的力量。又一个落雷从空中降落我把握时机将龙之力迎了上去。

    落雷陡然改变降落轨迹随着龙之力朝着我身上落下感觉到逐渐接近自己的霸道力量我心中有一丝不安。念头只生在电光火石的刹那落雷已经和我的身体(龙的身体)生了接触。

    我感到庞大的身躯(因为我的加入龙的身体又长长一截)猛的一震疼痛感传遍全身。

    我几乎被落雷从空中打到地面去。见我倒霉的落雷击中影魔出难听的窃笑声。当我自以为感觉错误了的时候突然觉身体中陡然多出了一股不同的霸道力量我马上欣喜若狂。

    我成功了刚才被落雷打伤只是因为我还不够熟练的缘故。

    惊雷不断的落下经过几次尝试后我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把雷的力量给吸收到体内我努力的接收着从天空不断落下的惊雷改造为属于自己的庞大力量。

    突然我看到在偷笑的影魔心中一动突然将一个正在落下的惊雷改变了运动轨迹向着影魔的头顶落去。看着惊雷正朝自己落下感受到那强悍至难以抵抗的力量影魔只好全力的将权杖释放出的魔法护罩开到最大并且迅向另外的方向逃遁去。

    惊雷在他脚边炸开一个大坑顿时出现在他视线中。

    这一边骨龙好象已经积蓄了所有的力量寒冷的力量在我身边飞舞不断的想侵蚀我却被我体外的红光给拦在外面。

    冰雪愈大起来我体内也储藏了很多雷的力量可是我不知道这些力量能不能给予骨龙致命一击可是骨龙已经不在给我更多的时间来积聚雷的力量了。

    陡然间所有的冰雪大风都向我席卷而来难以忍受的冰寒之气更像是附骨之蛆令我难受至极我知道这是它攻击的前奏它能够操控冰雪的力量所以几乎所有的冰雪都向我砸过来。

    一个晶莹透明的冰球倏地出现在骨龙的嘴边那个看起来是那么可爱的冰球事实上正是所有冰雪的精华被它击中我可以肯定我将会一辈子保持现在的姿势作永久的龙雕了。

    我将所有的雷的力量也集中到一块一个半径约一米的雷球从我嘴中吐出雷球的表面不断有闪电雷光闪动雷球一吐出天空上的闪电和惊雷都好象受到了它的吸引不断的击中它然后雷球就增大一圈当雷球和冰球在空中相遇时雷球已经增大了一倍有余。

    轰炸声震惊着整个雪原天地都为之变色大地在哀鸣天空在颤抖。

    以两球为中心冰雪风暴陡然爆以极其强烈的声势向四周扩散铺天盖地仿佛天地间都被冰雪所充盈入眼皆是冰雪不见天地万物只有冰雪在空间的每一寸地方肆虐。

    虽然声势浩大莫名的我却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冰球是由冰雪的精华所凝聚现在已经却释放出来了以冰雪风暴的形式释放了出来再对我构不成威胁。

    空中虽然为冰雪充斥我却能感受到雷球仍然存在而且正在快靠近骨龙。而骨龙也意识到雷球的厉害正在竭力的躲闪着只可惜无论它的度怎么快又怎么能快过雷电的度。

    雷球重重的击在它身上直没入它的身体中天空中所有的惊雷闪电竟相击打在骨龙身上强大的自然力量下骨龙不断的出惨叫、哀鸣骨龙整个身体都被雷电所环绕仿佛是一个龙形电网在天空熠熠生辉。

    倏地它身体的雷球爆炸开声音大的惊人几乎令我的龙心脏都难以承受一**的雷声交替着向着远处传去。

    骨龙在最强的爆炸中再次化为一根根白骨回到了它的死亡之界。

    半空中白骨如同雨一样纷纷落下情景蔚为壮观。

    身体一阵的乏力刚才的雷击消耗了我的大量体力现在危机解除顿时感到难以支撑下去红光猛烈的闪动几下我真正的自己又回到了现实中幻觉消失半空只剩下一条一米长的小龙。

    小龙显得很疲乏在暴风雪中无法保持平衡的摇摇欲坠我急忙将它召唤回自己体内而七小仿佛也脱力般在我身边竭力的抗拒着大风雪我只好将它们也封印起来。

    看起来只有我精神熠熠没有感到什么不适刚才和小龙融合到一块体验了一把作龙的感觉用的全是小龙和七小的力量而自己的力量到分毫未到。

    影魔见势不好立即远遁刚才的攻击已经让他吓的肝胆具裂及至看到他召唤出的骨龙被消灭的干干净净立即开溜他知道就算他留在这也只有等死的份儿给自己加了个隐身和快的魔法在黑夜和暴风雪的掩护下急忙的向魔法阵逃走。

    只要逃到魔法阵他可以在一瞬间跑到上千公里甚至上万公里的地方那样他就安全了。

    看着他的身体忽然消失在黑夜中我冷冷的哼了一声以为隐身就可以逃掉了吗我的嗅觉可是比狼还要灵敏啊。

    局势已定我放心的一头钻进暴风雪中向着影魔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风雪很大我必须紧紧的跟在他后面否则大风雪立即就会将他的所有行踪给掩盖掉。

    我是下定了决心要杀他我真怕他再用那只不离手的小杖再召唤一只那样的恐怖的骨龙出来。

    影魔实力不怎么样逃跑到是一流的瞬间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循着他留下的气味一毫不差跟在他身后。

    在“寒冷之源”的另一边一只体型身姿矫健的黑豹停在离战场不远的一个地方默默的注视着战争的进行。

    当它目睹两只龙的对决时眼中闪过一丝很人性化的惊讶当骨龙被彻底消灭在天地间时黑豹深深的有些不安可是看到那个男人追摄着影魔逃跑的路线而去的时候黑豹眼中的幽芒陡然亮了起来。

    黑豹呼出了一口热气展开四肢向着前方奔去那里还留着二十多个各族的勇士剩下的那些不足为惧的骷髅仍在纠缠着他们不过却越来越少了。

    黑豹的度很快转瞬间已经接近了正在被一小撮不死生物纠缠着的勇士们的附近了。

    奔跑中黑豹突然再次转化为堕落精灵背后的大弓已经被她拿在手中几只经过魔法淬炼的羽箭带着慑人心魄的尖鸣出现在勇士们面前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两个人族白银骑士喉咙上分别被一只羽箭穿透鲜血尚未留出就被寒冷的气候给冻结。

    当勇士们愕然的看到一个陌生的精灵在攻击他们的时候又是两只羽箭分别夺去了一个白银骑士和一个矮人的性命。

    受到两面进攻的勇士们顿时压力大增本来就体力透支的他们现在只能勉强抵抗住不死生物的攻击而突然出现的那个精灵的羽箭就像是死神的召唤令他们没有抵抗之力。

    精灵女祭祀见状全力举起“箭鱼弓”挽弓射去一道冰箭带着点点的寒星向着堕落精灵激射而去。堕落精灵轻蔑的一笑双手搭弓两支羽箭向着那只冰箭迎了上去。

    不过当她看到自己的两只魔法羽箭被击的粉碎而那只冰箭丝毫未损的仍向着她射过来时她总算了解了“箭鱼弓”的厉害虽然她曾在蓝水晶中见到个这把奇异的弓却没有现在这般震撼的感觉。

    震撼的同时却令她更加的愤怒更加的嫉妒。

    月夜在长时间的和不死族的对抗中早就用光了所有的力量和体内的气息刚才一箭只是勉强而为此刻想要再下一箭只有等回过力来才行。

    堕落精灵却利用这机会痛下杀手哀叫声不绝于耳当月夜终于有力气在搭弓射箭时一柄冰冷刺骨的匕已经架在她的脖子上匕反射着寒冷的清光明晃晃的像是一泓秋水。

    两个美丽无比的精灵在丑陋无比的不死族的围绕下互相对视着。

    堕落精灵望着对方毫不退让的眼神心里十分不快的给了她一个巴掌。月夜在心中奇怪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精灵族的人。

    而且这个精灵还是和敌人一伙的自己的这些朝夕相处了很多天的伙伴们历经磨难却不想在这里意外被杀死而下手的人赫然是精灵族的人这令月夜在不解的同时深深为敌人会有精灵族的人而感到不耻。

    寒风凛冽两只不同种的龙的旷世对决的余波仍没散尽雪原上几百年来第一次出现狼籍不堪的情形到处散落在尸体和血肉、白骨和一些奇形怪状的冰雕。

    爆炸的威力将雪原炸出了好几个大坑都可以看到被深埋在地下的泥土了堕落精灵收起手中的匕也顺手将月夜手中的弓给夺了下来望着精致而且别具匠心的箭鱼弓她轻轻的摩挲着上面那些个大珍珠神情忽然有些悲哀。

    半晌后堕落精灵默默的将箭鱼弓背到身后抬着头望了一眼月夜本来之前还想着抓到她以后如何羞辱她打骂她。可是现在看着她那对倔强的眼神仿佛回到了当年自己作精灵族大祭祀的时代。

    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是可怜的女人被精灵族的神规所束缚而无法得到幸福的*人当年自己就是因为难以忍受这种寂寞的折磨才来到了这里不知何时自己完全忘记了过去成为恶魔的守护人。

    “唉!”堕落精灵深深的叹了口气眼前的女人为什么会比自己幸运自己堕落成*人人鄙夷的堕落精灵仍没有得到幸福虽然获得了久远的生命却仍是行尸走肉的活着。

    月夜很奇怪眼前的堕落精灵为什么看着自己的眼神忽然由凶厉变的迷惘接着又透出无限的悲哀和无奈仿佛历经了世间的沧桑。

    堕落精灵带着几个不死生物押着月夜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月夜向着那个带走她心的男人最后的出现的方向望了一眼心中祈祷着他的平安然后跟默默的跟着堕落精灵向远处走去。

    堕落精灵也默不作声的走着本来打算杀死女祭祀然后自己独霸神使然而现在忽然却心中出现了胆怯再也下不去手了她开始思考怎么才能继续进行自己的计划神使她是一定要夺到手的。

    我追踪在影魔身后终于在一个峡谷前将他给截住我悠然的站在影魔的身前影魔怯懦与惶恐的望着我迟疑着向后退了几步。

    对这种凶人我没有什么好说的难道让他在死前忏悔吗。这么多的不死大军都由他一手指挥可见他造的杀孽一定不少。我一步步向他走去右手金光闪烁神铁木剑由金光所镀璀璨无比。

    杀气直逼他而去影魔惊慌的想要取出藏在怀中的小权杖念动魔法咒语来抵挡我的攻击。

    我的步伐愈来愈快手中的金光也越来越灿烂金色的剑光向前方延伸而去我大吼一声奔跑中我和神铁木剑合为一体身即是剑剑即是人。金光瞬间大涨照耀着大地金光中七匹高大威猛的白狼呼啸奔出这是高于剑气的另一种攻击手段——幻灵。

    这一招我好久没用过了今天面对块大6战乱纷争的幕后黑手之一我仍不住用了出来金光透体而过七匹白狼也纷纷从他的身体穿过影魔只在一瞬间就被强大的幻灵给暴体。

    肉身化为一块块的零碎在一大团血雾中向四面八方溅射出去。

    他那只蕴藏着强大力量的小杖也被金光给击中抛飞到空中。望着前面方圆几米之内一片狼籍的血肉我暗道:“即便你有复活的本事**已经完全毁坏了你也只有安息的去地狱了。”

    我仔细的审视着手中的小杖杖头一块巨大的钻石因为受到金光的打击已经出现了裂横。

    小杖在我手中不安份的哀鸣着强大的力量因为受到某种原因的束缚而没有直接冲入我体内。

    小杖中是一种极*的力量好象有无数的冤魂在哭泣一样这令我感到很不自在。我猜测这个小杖一定是死神才能拥有的强大武器。

    我的力量还无法束缚它看了它一眼转手将它扔向峡谷下那无底的深渊中去了小杖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峡谷下的云海中去。

    收了神铁木剑施展“御空术”按照原路飞回去剩下的那一小撮不死生物应该不会对各族的勇士们造成太多困扰才是。不过我仍是有些放心不下迅的向着他们的方向掠去。

    大战过后天空出奇的放晴了明月重新出现在天边寒风虽然依然凛冽但是却小了很多冰雪和雷电已经停了。很快我就回到了最初的地方满地的白骨和残肢断臂血肉模糊。

    我望着一望无际的雪原却没有看到他们一行人忽然心中产生了一种不祥的感觉我降下身躯贴着地面一边飞一边观察着。

    这里的不死生物全部死光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没有再复活。

    突然我看到了躺在不远处的尸体我顿时蒙了脑中一片混乱耳边忽然静了下来没有风声没有雪声只有心脏的跳动声。

    前面围成一圈竟是所有勇士的尸体这些朝夕相处的朋友啊!

    矮人王死前还一手拿着魔法锤另一手却拿着已经空了的酒囊。

    那些正值青春年华的精灵姑娘们也都静静的躺着却没有了呼吸在她们脖子边有一个很小的伤口血已经凝固了肢体变的坚硬这些一路同甘共苦的朋友们在一个月后最终长眠于此!

    望着这些熟悉的面孔突然我心中一震一个名字出现在我脑海中“月夜”!我遽震月夜呢?

    我在尸体中寻找着这里并没有月夜的尸体所有勇士都在这里惟独没有月夜我心中飘起一丝侥幸也许她还活着。

    堕落精灵带着月夜回到自己的住处不死生物被堕落精灵留在了外面室内只有两个精灵互相对视着。

    室内壁火熊熊的燃烧着温暖无比。

    一只体格很大的白虎懒洋洋的趴在壁火边见到堕落精灵进来抬起头来冲着她懒懒的叫了一声又很奇怪的瞄了一眼她身后的精灵女祭祀从她身上白虎感到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随即又趴着假寐。

    本来月夜憋了一肚子话想说可是当她看到那只懒洋洋的白虎时她终于明白了。

    这是精灵族最高的机密记载在精灵族历史中只有三位长老和自己知道这件事传说在几百年前有一个天赋不凡的大祭祀不但魔法修为很高而且是族中最强的白虎武士然而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一天那个大祭祀突然打伤了十几个黑豹武士投奔了自己的敌人从此消失不见。

    堕落精灵在一把木椅上坐了下来喝干了杯中的红酒望了一眼月夜然后合上眼睛好象在思考着什么。

    白虎低呜一声软绵绵的站起身来费了很大力气似的走到堕落精灵身边安静的趴下去。堕落精灵伸出手挠着它的脑袋。

    一会儿后白虎突然出惊天动地的虎吼顿时令月夜吓了一跳。

    堕落精灵却站了起来望着月夜的眼神中有一种得意的神色而在她手中正飘落几根白色的毛。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章 嫉妒的堕落精灵,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