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不死大军

    帐篷中虽然已经把所有的透风口给堵死了仍然不断有风鼓吹进来冻的可怜的精灵们瑟瑟抖。美丽的精灵女祭祀甚至抛弃了所有顾虑明目张胆的投身到我怀中靠我的身体取暖。

    那只年纪尚幼的小白狮也凑热闹的挤到我俩之间不时的用它小脑袋往里面蹭弄的我有些痒痒的。在其她精灵眼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大祭祀已经是属于大神希洛的而作为神的代言人俨然是希洛的化身和大祭祀亲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天气虽冷可是却还难不到我我默默运气纯阳内息化作热量从我身体向我释放出去保持一个帐篷的温度对拥有大量能量的我来说只不过小意思而已。从我身体源源不断释放出来的热量很快令整个营帐都暖和起来精灵们惊讶的望着我感受着空气中的温暖吃惊之余已经把这个归功于神使的神迹。

    我拍了拍依旧赖在我怀中的女祭祀在她耳边的厮语道:“我去人族和矮人那边看一看他们应该也很冷吧呵呵。”想着矮人被冻的缩成一团的模样忍不住轻声笑出来。

    女祭祀不好意思的从我怀中起来我站起身来却好笑的看到那只无赖的小白狮两只小爪子紧紧的抓着我舍不得温暖的怀抱。此刻身体悬空两只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呜呜”的叫着。

    月夜上来将那个赖皮的小家伙给抱回到怀中然后向我甜甜一笑。

    我伸手撩开帐篷走了出去一股冷风劈头盖脸的迎面打在我脸上冰风拼命的向我衣服中灌去。

    我运起体内的内息两气化为一种立即将寒风被推在身体一尺外。

    寒风在孤寂的夜中呼啸而过我望了一眼被厚厚的云层所遮蔽的月亮冥冥中心里有点怪怪的。揉了揉耳朵收拾心情向人族的帐篷中走去当我走进人族的帐篷时所有人都早已钻到被筒中。可是看着不断颤动着的被褥可以想象他们在被筒中栗栗抖。

    不过他们的情况要比精灵族好多了他们有一身剑气能够一定程度的帮助他们抗御寒冷。

    圣琪见我走进来从被褥中探出脑袋脸色有些苍白的向我问了声好我暗道幸亏自己有办法解决帮他们抵御寒冷否则只是这寒冷的气候已经足以要了他们的命更惶论在一边虎视眈眈的不死族。恐怕他们见不到恶魔就已经死了。

    我取出一粒从箭鱼王体内弄来的珍珠注入了一些纯阳真气蒙蒙的毫光令圣琪大为惊奇而且他已经感觉到正有一股很温暖的热气从珍珠中不断释放出来。我将珍珠交给圣琪道:“这个足够你们这一晚上都不会感到冷的。”

    出了人族帐篷再到矮人帐篷中五个矮人全身裹着被子围成一团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些酒矮人们一边大口喝酒一边高声咒骂着见鬼的天气为何这么冷。矮人王经过魔法加持的大锤此刻正躺在五人中间不断有一些小量的热气随着火花跃出。

    同样我也给了他们一颗充满纯阳真气的珍珠里面灌注的内息足够他们睡一个温暖的觉。

    离开矮人的帐篷我下意识的望了望天空仍旧是乌云遮天月光被挡在云层后面只剩下黑暗君临大地。

    白天时候我明明记得天空连一片棉花糖大小的云块都没有为何到了晚上竟然出现这么多黑压压的乌云难道这是寒冷之源所特有的气候吗?本来我还打算把小白狼和小龙、小木头人给召唤出来让它们吸收月光菁华的既然月亮都看不见也不用叫它们出来了。

    我摇了摇头翻身走回精灵族的帐篷中。精灵们已经就寝了只有月夜那对明亮的秀眸一直在盯着入口处看。见有人走进知道是我轻轻的喊了我一声小白狮倏地从月夜的被筒中钻出“呜呜”的一声向我跑来两只小爪子抓着我的裤脚仰着小脑袋向我叫着。

    我一把将它给抱起向月夜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顺便将小白狮给塞到她怀中低声道:“你先睡吧我需要再打坐一会儿把刚才耗去的内息给补回来。”

    月夜起身羞涩的吻了我一下随即钻回被筒中抱着小百狮先睡下了。我见她听话的安然入睡也合上眼睛运起家传的“九曲十八弯”神功阴阳两气顺着体内的主经脉徐徐的运转开。

    阴阳两气逐渐的提高度在经脉承受的前提下飞快的运转着度越来越快突然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能量渐渐有了融合的迹象一道银带一样的能量开始替代原先的两种能量。

    我怀疑这是进入第五曲的征兆事实上当初义父在传我这九曲十八弯的*的时候曾经给我简单的描述过每一种境界的征兆当然义父并不曾*过这套*他所知道的只不过是从父亲那里口耳相传得来的。其中第五曲的征兆就是两种属性不同的能量融为一体再次成为一种单一的能量体。

    所以当我感觉到阴阳两气开始融合并且彻底转化为至阴内息的时候心中狂喜不已这大概是由于这里特殊的气候原因才造成我有此突破吧实乃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啊。心中一喜胸中的气突然浑浊起来已经融合了的气忽然又分开来。

    我深吸一口气嘴中念了几句“不以物喜”再次将心沉了下去可是这次虽然阴阳两气仍然是正常运转却半天也没出现刚才的迹象。不过打坐半天输出的内息已然补了回来。

    我明白境界到了我这种程度不是努力就可以有所寸进的需要机缘巧合才能有所进步当然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我略有些失望的从打坐中醒来望了一眼月夜小妮子已经沉睡梦乡了甜甜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小白狮躺在她的脸边枕着自己柔嫩的小爪子轻微的呼噜声吹着腮边的肉不时鼓起。

    心中安静下来我俯身在月夜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躺在她旁边那个属于我的被筒里。望着帐顶脑海中又浮现出蓝薇的倩影。她现在应该一样的在想我吧真希望能早点回去至少早点让她知道我仍活在这个世界上虽然在不同的时空但我很快就能回去了。

    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只消短短两三天的时间我们就能够抵达“寒冷之源”的核心地带只要再将苏醒的恶魔给封印起来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会带着月夜一块回到我的时空中去。

    自从月夜将精灵族大预言中关于神的使者是如何离开这里的细节告诉我后我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大预言中曾说神使在他的宠物朋友们的帮助下离开了这里。

    这句话给了我灵感所谓的宠物应该是我的宠兽们吧而这些宠兽们大部分都只是简单的具有不同的攻击力而已能够穿透时空的大概只有那只猪猪宠了球球曾经帮助我消灭了洪海这次它将再次带着我离开这里回到我的时空。

    渐渐的我眼前逐渐朦胧起来脑海中留下一个胖胖的粉红色的小猪。

    在死神之棺地界不远处影魔正带着他的一票不死大军冒着大风雪向前方积极的赶路影魔在近一百多年中第一次这么努力的做事他真的被那个嫉妒的女人给骇住了。

    影魔现在只想快一点抵达封魔勇士的营地割下那群人的脑袋将他们也变成自己忠实的仆人然后再把那漂亮的精灵带给那个嫉妒的女人想当年那个被嫉妒心充斥的女人曾经是精灵族中最高贵的大祭祀同时也是族中最强大的白虎武士。

    影魔很不高兴的摇了摇头至少已经三百多年没有人敢命令他去做什么事了。

    可惜这个世上永远是实力代表一切面对堕落精灵强大的力量他不敢起一点反抗的心同时他知道堕落精灵在几百年中已经可以轻松的借用湖中那个狗屁神塔的力量那种力量可令任何不死生物臣服所以自己虽然拥有百万不死大军却不敢对她不敬想到这点心里就十分的不爽。

    影魔望了望天那些遮住月亮的**的云块就是那个女人利用神塔的力量制造出来的。

    月黑风高!

    影魔忽然停了下来他的不死大军顿时也停了下来等着影魔下一步动作影魔叹了口气可惜的摩挲了一下怀中一个很小的魔杖为了完成那个女人的任务不得不再使用它了。

    这个魔杖是当初在“死神之棺”的旁边找到的因为感觉到里面跳动的巨大力量所以贪心的占为己有可惜魔杖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几百年下来他仍不能得心应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强大的魔杖一定是恶魔主人的武器。然而即将苏醒的主人如果醒来后现魔杖被自己窃取来会不会……想到影魔全身打了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

    影魔将魔杖取出乌黑的夜中魔杖飘出淡淡的点点绿莹莹的光芒。

    就着这点点的绿色光芒向影魔身后的不死大军望去顿使人毛骨悚然惊骇万分这是怎样的一个恐怖画面仿佛是身处墓穴四周遍布妖魔鬼怪尸臭和腥血遍布在身体周遭。

    然而魔杖拥有的力量是毋庸质疑的影魔高声的在无垠的大雪地中念动着奇怪的魔法咒语绿色的能量仿佛萤火虫一样6续从魔杖中飘出逐渐组成一条绿带将所有人包裹住。

    绿色的能量受到无形的召唤一层层的裹在人们的外边忽然站立不动的不死族们的影像忽然虚晃了几下出“啵”的一声好象水泡破裂的声音。

    影魔和他的不死大军陡然消失在空中。

    不久后影魔和他的不死军队在另一个地方出现在这里有影魔埋的一个魔法阵凭借着这个魔法印记他可以利用魔杖的能量瞬间把他从远处移动到这里。

    影魔凝望着黑暗中的远处这里离封魔勇士的扎营地已经很近了。在堕落精灵保藏的那个蓝水晶中他已经很清楚的看到封魔勇士的扎营地想必此时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们已经入睡了这么寒冷的天气应该让他们失去很多战斗力了吧。

    即便他们仍能很顽强的抵抗自己影魔也非常相信自己身后五六千的不死大军也已经足够让他们去见他们信奉的大神了。

    不过堕落精灵曾经交代不能弄死那个神使这可有点麻烦啊一旦打起来五六千人的混乱自己怎么能注意到不会弄死那个家伙啊想到这影魔不禁有些头疼了。

    趁着夜色不死大军匆匆的向封魔勇士的营地摸过去影魔心里有些着急他务必在四个时辰内把精灵大祭祀的脑袋给带回去否则他还真怕堕落精灵会先要了他的脑袋。

    走不大会儿封魔勇士的营地已经出现在视野中影魔望着那个营地嘿嘿笑了两声思考着是偷偷摸摸的过去轮流把帐中的人杀死还是现在就冲杀过去将他们惊醒然后再杀死

    最后还是决定用后者因为他怕一个不小心错杀了神使他的小命也就不保了。影魔转过身呜哩哇啦的冲着不死大军喊了两句不死大军吼吼的叫着争先恐后的向前面的营地冲去。

    影魔给自己使了个飞翔的魔法随着不死大军攻击的潮流向前飞去。

    嘈杂的响声立即令我惊醒我一掀帐篷倏地飞了出去。虽然夜色昏暗然而黑压压冲我冲来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已经能让我想到几个字——“不死族”!

    放眼望去铺天盖地骇人心魄排在最前面竟是一票白森森的骷髅士兵手持大刀盾牌灵活的向我奔来奔动中骨头之间的摩擦出的尖锐刺耳的声音令我心中十分不畅。

    我狂喝一声七小应我的召唤出现在我身边大风中威风凛凛毛皆张同时一声长嚎响彻雪原排动着肉翼飞上半天只等我出攻击的声音立即扑上去把眼前卑微丑陋的生物撕成碎片。

    “啊我的妈呀!”闻声而出来的勇士们顿时被眼前的场景给震住了。

    如凶神恶煞似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如潮水般涌过来最开头的是白骨骷髅后面的跟着一批如小狗一样的生物油绿的眼珠放着凶光在黑夜中格外明显再往后就是一些很庞大的身体肚肠都暴露在空气中仍是凶悍的向前冲着。

    如此怪异凶狠的生物不一而足直让勇士们看的心惊肉跳。

    我大喝一声出了攻击信号七小吼叫着排打着翅膀倏地向不死生物扑过去我也随着取出“盘龙棍”召唤出棍灵—蛇狮大喊着合体灿烂的光芒在黑夜中是如此的明显。

    身体一瞬间因为蛇狮与我合体陡然暴增数倍功力我一横“盘龙棍”迎着面前的不死生物们飞奔过去。

    没想到这些不死生物竟然懂都偷袭“盘龙棍”由于我灌注了大量的内息光芒大盛像是一根燃烧的火棍。离敌人越来越近我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丑陋的骷髅脸上的五个窟窿。

    当先一个骷髅倏地飞跃出来作出常人也难以完成的动作手中的大刀猛的向我头上砍来我陡然加使它的动作落空背后如长了眼睛般反手一棍将那个勇猛的骷髅打的粉碎化为块块白骨散落在雪地上眼前骷髅蜂拥而来。

    我“嘿”的一声将手中的“盘龙棍”舞的飞快神器再加上我的强大的能量挡者披靡不过这些没有胆怯的不死生物是不会因为我的力量而望风而退的反到是更加疯狂的向我杀过来。

    我杀的兴起召唤出神铁木剑一棍一剑在不死生物中纵横无人可靠近我一米之内。勇士们也纷纷的取出自己的兵器加入了战斗因为大部分兵力都被我吸引了只有很少一部分不死族的家伙去找他们精灵族的魔法师们尽量给每个人都加上圣光被圣光所祝福的勇士将可最大尽度的伤害不死生物。

    不过即使这样越来越多的不死生物仍令他们不得不围成一圈将精灵族的射手和法师围在里面而矮人王和白银骑士们站在为围。

    我奋力的搏杀着我拥有强大的能量不是这些低级生物所可能抗衡的然而撕杀中我却感到周围的越来一直都没有减小我记得从刚才到现在我已经杀了很多的不死生物。

    我一边厮杀着一边利用余光查看着四周。

    蓦地我竟然看到被我打碎的白骨被一团绿色能量包裹住很短暂的片刻后又一个生龙活虎的完整骷髅出现手提大刀向我奔来。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它们被叫作不死生物了!

    而另外那些散着腥臭的气味的怪物也在绿光的包裹下迅复原甚至即便没有绿光襄助它们也在慢慢恢复中。

    我看的头皮麻连手都软了一声怪异的破空声突然在我头顶上响起我百忙之中将神铁木剑迎上去将头顶的那把大刀给削成两截。我心中迅的转动念头如仍一直这样下去无论我怎么努力厮杀也不能眼前只好几千的不死大军给消灭掉。我必须找到可令它们无法复活的方法才行。

    否则虽然我没事三族的勇士们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影魔心惊胆战的看着全身放着金光如同魔神般的人物在自己的不死大军中纵横却无人可敌。

    他立即认出眼前那个非常勇猛的男人一定是堕落精灵点名要留一命的神使刚想吩咐围绕在他身边的不死生物去攻击另外的那批勇士却又担心不少人没法再缠住那个魔神一般的人!自己的生命可就危险了。

    不过那个神使异常强大自己的不死生物根本伤害不了他恐怕比起自己对方也较自己来的强大而那面被围住的勇士们也渐渐不支了。看到这影魔露出阴险的笑容“嘿嘿”的笑着胜利的天平正向自己倾斜。只要一杀了那个精灵大祭祀自己马上带着她的人头离开这里就让自己的不死生物们陪那个强大的家伙慢慢玩吧。

    影魔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

    不过他口里一直没有停过魔法咒语不断的从他嘴中飞出那个精致的魔杖也在不断的飞出绿色的强大能量飘舞在空中随时降临到受强大打击的不死生物身上。

    我焦急的在不死生物中左砍右刺虽然它们根本不是我对手但却可在我毁灭的一击中迅复活。

    “箭鱼弓”关键时候再次挥了作用本来很难坚持下去的勇士们在“箭鱼弓”的帮助下勉强的抵挡住那些该死的生物们。

    我在不死生物群中暗自庆幸自己为月夜炼制了这把弓这为我赢得了更多的时间让我有较多的时间来寻找彻底毁灭这群讨厌的家伙的方法。然而勇士们也实在撑不了多久了“箭鱼弓”虽然很强可惜月夜的内息尚浅根本坚持不了太久。

    “嘿!”我狠狠的将面前一个家伙给劈成两半盘绕在我们周围的绿光忽然降下来将那个被劈成两半的家伙包裹住很快两半身体竟再次结合在一块继续拿着武器向我冲杀来。

    见到这个情景脑中顿时灵光闪动。屡历生死使我在极度愤怒中仍能保持冷静这才让我想出了一个可以暂时解决眼前困境的办法。

    没有绿光的帮忙这些不死生物即便是想复活也要需要更多的时间只要我将绿光从这里驱逐走就可以为我赢的大量时间从容保护勇士们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我一边躲闪厮杀着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情况查看这些绿光的源头究竟在什么地方。

    当我把视线定在一个全身笼罩在黑暗中家伙的身上时我明显的感受到他脸部的抽搐我心中嘿嘿一笑道:“就是他了!”我看见正不断有绿光从他手中冒出。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 不死大军,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