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死神之棺

    是夜我和月夜回到精灵族的帐篷中。暖意盎然十个精灵二十只美丽的眸子望着我们。她们的神态好象在质问我为什么我身为神使怎么会和精灵族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大祭祀如次亲热。

    面对这些曾经关怀过我的眼睛我心中不禁有一丝慌乱她们作为精灵族中杰出的人物深受族内各种族规的熏陶是否可以承认我和月夜之间的关系我一点把握也没有。

    我苦笑了一下不知怎么回答。没想到月夜忽然淡淡的道:“兽族和恶魔对我们生命的威胁已经绵延了数百年之久为了祈求伟大的希洛大神降下神力帮助我们度过眼下的难关我已经将自己奉献给希洛大神。”

    平淡的语气言简意赅的说出了原因却令那些精灵们的眼睛由质疑转化为惊讶和钦佩为了族人而奉献自己的无畏精神令她们佩服万分这才是令人尊重的神圣大祭祀。

    我惊讶的望着月夜没想到她能编出这样的谎话月夜望着精灵们的诚恳眼神在看向我时露出一丝狡黠甜蜜的冲我一笑随即恢复了祭祀的神圣威严。

    我心中一动道:“当我回神界时你们的大祭祀将随我一起返回神界她余下的生命将会伴随在希洛大神左右。”

    “啊!”精灵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羡慕的望着月夜能够见到伟大的自然之神希洛一面那是无限的荣耀啊而且神使大人还说大祭祀以后会常伴在希洛左右。

    今晚的对话将为明天月夜和我一同名正言顺的破开时空离去打下了基础反正这个谎言是谁也不能证实的。

    清晨我惯性的按时醒来忽然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出现在我眼皮底下我惊讶的现我送给月夜的那个狮宠蛋已经被月夜孵化小家伙正蜷缩我在脑袋前睡着毛茸茸的白毛刺的我鼻痒痒的。

    可爱的粉红小鼻子不时的皱着又谁能看出这么个小家伙会是兽中之王呢。极富韵律的“呼噜”声伴随着肚皮的起伏传出。我饶有兴趣的伸手在脑袋上摸了一把。

    小家伙不满意的伸出厚实的爪子跋在我的手上小脑袋随即凑上来枕着我的手不时的蹭两下伸出带着倒勾刺的舌头舔舔我的手背。小家伙约有两个手掌大贪婪的睡相令我忍俊不禁。

    我伸出另一只手整个将它抱在怀中轻轻挠着它的脖子小白狮舒服的直蹭半睁半闭的眼睛瞥了我一眼出如小猫般的撒娇声。

    月夜这时也醒过来看我逗弄着小白狮也了凑过来冲我微微一笑轻轻抚摩着小白狮柔顺的皮毛幽幽的道:“你不在的这些天里都是它陪着我。”

    帐篷中除了我和她已经没有人了我搂上她的纤细的腰肢温柔的在脸颊吻了一下我知道她在追我们的路途上一定吃了不少苦。

    我取出一粒黑兽丸放在小白狮的鼻子前贪睡的小家伙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拨开包住它锋利乳牙的上唇将黑兽丸塞到嘴中。小家伙忽然惊醒甩着脑袋打了个喷嚏嘴中的黑兽丸也随着喷嚏一块儿被喷出了出来。我眼疾手快将黑兽丸给接到手中。

    这些天月夜都是用这些灵丹喂给它吃。食髓知味小家伙很清楚这个东西对它很有益处伸着毛茸茸的小脑袋抓着我的手舔食着我手心中的黑兽丸像是贪吃的猫咪。

    经过昨天的危险今天我们走的格外小心出乎意料的什么事也没生一切都仿佛风平浪静。渐渐的脚下已经有了积雪踩着薄薄一层积雪着“嘎吱”的响声风声呼啸着从耳边经过天边飘飘扬扬着的白色雪花像是*的羽毛悠悠落下。

    每个人都知道眼前的平静只不过是假象罢了昨天半人马兽人的突然出现显然是早有预谋的埋伏在我们的必经之地袭击我们。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可以未卜先知猜到我们的路线但是我心中很清楚他们已经现了我们的痕迹。

    我们的路线很明显是通过“寒冷之源”的他们应该很容易猜到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封印即将从地狱中苏醒的恶魔。作为恶魔忠实的仆人他们没有理由放过我们必然欲置我们于死地而后快。

    可是走了一天我们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这里已经离开了兽人部落的势力范围进入“寒冷之源”的领地守侯在这里的是令人闻之变色的不死族我轻轻叹了口气一道热气从嘴中冒出。

    月夜骑着黑豹怀中抱着老实睡着的小白狮见我叹气转过头望着我道:“这里已经是寒冷之源再有四五天的路程我们就会抵达目的地在寒冰之棺中恶魔被封印在那只要我们成功的抵达那里再次将封印加牢我们的任务就成功了。”

    我微微笑着向她点了一下头心中却道:“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以现在的实力来看人族、精灵族和矮人族联合起来也并非是兽族的对手如果兽族全力进攻的话人族引以为傲的城堡也不堪一击啊何况还有实力恐怖的不死族类。他们要是放弃守护恶魔这块大6将会变成*人间地狱啊。只有将恶魔杀死击溃不死族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人族、精灵族、矮人族和兽人族的矛盾!”

    第二天也是一帆风顺只是我们更深入了寒冷之源天气很冷已然有零下十度左右脚下的积雪已经漫到小腿的位置走起路来格外麻烦天气太冷我们的度不得不慢下来并且给动物们也采取了一些保暖措施防止它们被寒冷的天气给冻毙。

    风雪很急呼呼的大风将*的雪花不断的往脖子里灌。

    在远处的寒冷之源核心处一身隐藏在黑暗中的影魔带着自己的不死军队和耐冷的兽族军队押送着很多形形*的不同族类的人被铁链锁住的有人族有矮人也有精灵。

    他们中不同年龄不同性别有白苍苍的老人也有黄口稚牙的孩提。

    大约几百人在凶狠恶煞般的兽人和恐怖的不死族的押送下向寒冷之棺的方向走去被抓住的这些无辜、可怜的人们被哀伤和愁云所笼罩寒风下单薄的衣服令他们瑟瑟抖牙齿打颤。

    一些老人和孩子在中途就已经被冻毙了尸体被随意的扔在雪中没与人再多看一眼。

    影魔不满的在心中嘟囔着为了完成那个该死的疯女人下的命令自己三天内带着兽族侵袭了十几个不同种族的村落才好不容易凑足了五百人为了把这些人带过来耗费了自己约一半的魔力才能瞬间从十几天外的地方移到这里。

    可是没想到这些渺小的生物竟然承受不了这里的寒冷在路上死了一两百人看来只好把那些押送的兽族用来充数希望那被嫉妒冲婚头脑的女人可以放过我。

    又走了一段路一个硕大的入口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是一座大山入口处就镂空在山壁上几根粗大的石柱坚实的立在入口的两边上面各站着石头雕刻的奇形怪异的生物入口黑幽幽的仿佛是野兽大张的血盆大口慑人心魄。

    善良的各族人们哽咽哭泣着被强行驱赶进入石洞中入口很大里面却意外的很狭窄一条羊肠小道通向远处两边是冷冰冰的石壁。

    人们在兽族的皮鞭下走在蜿蜒曲折的小路上路渐渐宽了一些但也仅仅是一些而已仅三个人并行。又走了一段路眼前豁然开朗再没有气闷的感觉空间虽然扩大了路却仍然很窄因为在另一边是看不见地的黑不隆冬的深渊。

    绕过一个山峰样的巨石道路盘旋着向下延伸开去。

    温度逐渐变暖疲惫的人们这才感到一丝欣慰至少不会再冷了。

    越往下走气温越高有些人已经在冒汗了不时有成群的蝙蝠从头顶尖叫着飞过好象在警告下面行走的人你们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地盘。

    影魔在心中嘀咕着虽然自己来这里已经不止一次了却仍然心中很不舒服不仅是变化多端的气温令他不适合而且在洞底也就是恶魔之棺传来一阵阵强大压力令他极不舒服。

    不只何时他们脚下的深渊中出现了火红的岩浆“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道路渐渐的平坦起来影魔有些不安的甩了甩手那种压抑的力量令他打心底的感到恐惧这种强大的力量正是即将苏醒的恶魔主人所出的。

    没有苏醒的恶魔拥有的力量实在是少的可怜然而即便如此已经令强大的影魔感到恐惧这令影魔既兴奋又害怕。

    一个巨大的石室中堕落精灵正神态仔细的望着地下。原来在石室的正中间有一个占了石室三分之一的凹陷像是一个游泳池凹陷的正中间有一副精美的石制棺材。棺材附近的地面一片殷红!

    所有人都停在石室外影魔一个人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石室中站在堕落精灵的身后见她正沉默的望着下面的恶魔之棺不敢打扰她安静的站在她后面不一言。

    一会儿后堕落精灵忽然开口道:“三天的时限已经到了你的头颅准备好了吗?”

    影魔见她一上来就提这件事顿时感到脖茎间凉飕飕的不禁往后缩了缩道:“祭祀大人我已经带来五百人的鲜血。”

    堕落精灵忽然转过头来凄美冷艳的脸上透着冷森森的杀意一字一顿的道:“难道我没有告诉你以后不准称我祭祀吗!”

    冷汗迅的从影魔的脸上滑下口吃的道:“对不起对不起大人请原谅我我实在无意冒犯您啊!”

    堕落精灵冷冷的注视着他寒森的眼神宛如两把利剑直刺入影魔的心中影魔狂吞口水连大气也不敢喘。突然堕落精灵身后的白虎冲着影魔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绿油油的眼神也透漏出杀意只要主人一开口它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撕烂那家伙的喉咙。

    影魔被突然而来的吼叫声吓的倒退几步坐在地上。

    堕落精灵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又把注意力拉回到下面的恶魔之棺上。

    “把你带来的活血带进来主人有了这五百人的血离苏醒又进了一步即将苏醒的强大无比的主人就会带领我们君临天下!”

    影魔不敢说话转过身走到室外这才敢擦去脸上不断滚落的汗珠刚才他实在被吓的够戗。

    影魔招呼了一声兽人们恶狠狠的押着各族的人进入石室中。影魔喊了一声:“把他们推下去。”凶狠的兽人们用皮鞭用木棍和利剑强行把这些可怜的人们给推了下去霎时间洞中哭喊连天。

    堕落精灵简单的瞥了一眼缓缓的道:“我是不是看错了这里只有不到三百人你是不是用你的生命替代那剩下的两百人。”

    影魔哆嗦了一下连忙道:“大人那两百人在来的路上被冻死了不过这里还有两百多兽人或许可以……”

    堕落精灵冷冷的望了他一眼道:“兽人的血并不能给主人提供多少能量不过既然那两百人被冻死了那就暂时用这些愚蠢的兽人来代替吧如果下次再出现这种事你就自己跳下去。”

    影魔见堕落精灵终于松了口心中大喜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回头一挥手那些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已经被兽族奉为神灵的影魔给出卖了。影魔的不死军队毫不留情的将那些呆头呆脑的兽族给踢到下面的大容器一样的凹陷。

    跌落在下面的兽人们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暴跳如雷的叫喊着怒骂着可是却无补于事愤怒的兽人们将所有的气都撒在其他族类的人上打骂、砍杀周围的其他人。

    忽然凹陷中突然从脚下冒出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起初只是薄薄的一层仿佛是黑色的薄纱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气越来越重越来越浓已经掩盖到人的腿部。大部分人停止了所有活动吃惊、恐惧的望着缭绕在周围的黑气。

    渐渐的黑气愈来愈多终于将整个凹陷和死神之棺给笼盖起来片刻后里面忽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强悍的兽族也出疯狂的怒吼声。只见一道若有似无的影子在黑气中飘来飞去所过之处总会有人出临死前的惨叫。

    上面的人都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正在生的惨剧五百多人眼睁睁的死在自己的面前却仍能无动于衷这是怎样的铁石心肠不过他们早已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魔鬼。很快惨叫声只有零星的出这告诉上面的人黑气中的活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阴风森森凹陷中出如鬼哭神嚎的低沉呜咽声断断续续确实令人犹同坠入鬼界与厉鬼为伍。

    时间又过了一刻钟黑气渐渐散去。凹陷逐渐*出来令人惊骇的那五百人此刻仿佛突然凭空消失了一样竟全部不见了连一片衣服或者一具骸骨也没留下再望下看竟然积了一池血水使人触目惊心。

    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血水逐渐在下降就好象是海面吸水一样血水不大一会儿就被四周石壁和地面给吸收的一干二净。

    那口精致的死神之棺愈的乌黑亮仿佛是上了蜡。死神之棺上立着的那个振翅的小恶魔栩栩如生尤其那对眼睛红殷殷的宛若活过来一样室内笼罩在一种奇异的气氛中。

    半晌后堕落精灵悠悠的开口道:“那个女人的头颅呢。”立在她身边的白虎好象十分无聊的样子打了个呵欠趴在地面闭着眼睛假寐起来不多大会儿竟然传来微微的鼾声。

    影魔自然知道堕落精灵口中的那个女人指的是谁。虽然他知道她同时让他在三天内办两件很困难的事实在是有些苛刻可是现在他却不敢表现出一丝的不满他看的出她现在的心情恐怕只能用“很不好”三个字来形容。

    想了想影魔小心翼翼的道:“对不起为了在三天内弄到这五百人并把他们带到这里我还来不及……”

    “什么!”堕落精灵勃然大怒“你是数我给你的条件太苛刻了?”在一边沉睡的白虎仿佛感觉到主人心中的怒气蓦地睁开双眼森森幽光已经停在影魔的身上只要主人一句话它会马上扑上去把那个家伙撕个粉碎反正它早就想这么干了!

    黑影中的影魔吓的几乎跪下来慌张的分辩道:“不是不是大人的时间完全很充裕我一定会把她的人头带到您的面前。”

    “哦是吗?”堕落精灵漫不经心的道“你好象很有把握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而且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离第四天只有短短几个时辰而已。”

    影魔忙道:“大人我早已计算好了我故意用前两天的时间去抓五百人口来贡献给恶魔主人。这样正好可以麻痹那些人的警觉心现在是第三天的晚上想必他们已经不如刚开始那样警觉了我将带领我的族人晚上去偷袭他们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我保证可以将那个女人的头颅带来个大人。”

    “恩看来你的主意还不错去吧但是记住你只有几个时辰的时间如果我见不到那个女人的人头你就准备为恶魔大人贡献自己的生命吧。”

    精神熠熠的白虎感到主人的杀气忽然又消失了奇怪的望了她一眼知道主人已经没有杀他的意思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枕着自己的爪子闭上眼睛又开始睡觉。

    影魔带着自己的不死族头也不回的匆匆往出口走去他要抓紧剩下的时间去将那个女人带回来。影魔边走心中边感叹自己刚才在洞中急中生智竟然想出那么个原因而且还得到了她的赏识不禁有些自鸣得意起来。

    想到那个该死的白虎瞪着自己的表情突然打了个冷战心里不禁骂了两句回想到往日的岁月自己是多么威风多么得意啊。

    自从一年那个女人骑着那头笨虎来投奔自己后一切都改变了。改变了信仰的堕落精灵在短短两百年里越来越厉害远远的将自己给抛在后面甚至那只可恶的白虎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也变的异常凶猛每次看到自己都一副要咬死自己的样子。

    “呸!总有一天老子会把一切再拿回来的那只可恶的白虎就用来炖汤好了那身皮毛不错可以作个虎皮大衣。”

    几千不死族人在影魔的带领下趁着夜幕的掩护快的向那些闯入禁地的人们掠去。不死族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好几百年早已熟悉了这里的环境何况它们大部分都没有了生命意识只残留着杀人的意识只要影魔一声令下它们将是影魔最忠实最凶悍的猎犬。

    而在另一边勇士们在一边山崖的掩护下背靠山壁驻扎了下来狂风和深厚的积雪令他们的行动非常艰难。

    风越来越大头顶的雪花现在已经化成了冰雹不时有雷声传过。

    还好大家靠着山崖凸出在外的一块掩护着不至于被冰雹给砸着天气很冷四周除了雪几乎再没有任何东西即便是用来取暖用的枯枝败叶也不见一点了。

    人族和矮人族钻到冰冷的被筒中大口的喝着美酒来御寒可怜的精灵们从出生就生活在四季如春的精灵圣地何曾“享受”过如此寒冷的天气这里已经非常接近“寒冷之源”的核心位置天气冷的几乎滴水成冰零下二三十度又没有足够的御寒衣物精灵们就差抱在一起取暖了。

    这三天没有遇到任何危险除了路难走一些到也不错还可以欣赏如此皑皑白雪的美景这里的景物可是难得一见啊又有美丽的女祭祀相伴如果不是心中始终告诉自己还有一个恶魔等着我们我几乎以为是来度假的。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章 死神之棺,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