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祭祀的爱情

    “大家快退后!”我高声喊道。

    我拦着剩下那几个二三十个不要命拦着我们的半人马白银骑士和矮人战士迅向后退去精灵族的姑娘们脸色白的跟在我身边。

    放眼望去整座林子好象都是火蚁的天下这么多的火蚁我怀疑这里哪有足够的食物够它们添饱肚子的时间不够我想这些无聊的问题我强迫使不愿离开我的精灵们跟着矮人们向林子外退去。

    成千上万的火蚁好象瞬间就扑到了眼前几十个半人马兽人转眼间就被火蚁流给淹没了仅仅来得及出在这个世界最后一声惨叫。

    拥有强大力量的七小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如此众多的火蚁低吼着出警告声徘徊着我身边火蚁如同潮水一样在淹没了那些半人马兽人后接着向我席卷而来。

    七小怒吼一声一对肉翅随即展开带着我飞到了半空中。我看着它们肋下薄如羽翼的翅膀心中暗暗纳罕不知道这些家伙何时长出这些翅膀的我还记得以前它们飞行都是不用翅膀的。

    那些火蚁迟疑的望了漂浮在空中的一人七狼随即向前面扑过去。

    我迅取出神铁木剑全力催动体内雄浑的内息将其转化为纯阳属性内气生生不息的产生源源不断的灌注在神铁木剑中身边的温度急剧上升神铁木剑身上隐现火光火苗不时的吞吐着。

    我大喝一声向下狠狠的劈去很多火蚁出“吱吱”的声音被神铁木剑上的烈火化为灰烬。更多被烧焦冒烟的火蚁仍生命力旺盛的向前面的勇士们扑过去。

    我马上醒悟自己忽略了一件事这些大个头的蚂蚁既然被称为火蚁当然和火有一定的关系现在看来应该是具有相当的抗火能力。

    我吐了一口气望着下面的林子心中产生了一个惊人的念头我加倍的将内息灌注入神铁木剑中这一次连神铁木剑仿佛也要燃烧起来一样整把剑不停的向外释放着火光。

    我蓦地力一道由纯火焰形成的剑在神铁木剑的剑尖向前延伸开滚滚热浪推挤着四周的寒风我一声大叫手中的神铁木剑几乎就化作了火剑瞬间功夫眼前的几棵大树迅燃烧起来接着就是在它们附近的大树很快一片林子都烧了起来滔天的火浪极为吓人。

    还没有从林中出来的火蚁纷纷葬身于火海即便它们有再强的抗火性像这种可以毁灭一切的火焰它们也是无可奈何的。

    我四处将侥幸逃脱的火蚁给消灭掉。风助火势林中的火越烧越大向更远的方向传播我想这些火蚁的巢穴恐怕也会受到这种可怕大火的波及从此灭种了吧。

    火浪几乎将整片天都给印的火红一片我在心中为这些树木祈祷着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这场大火不知道要毁灭多少生物。不过我知道大火过后这些树木还会再活过来的。

    突然我隐约在闪跃的火光中看到巨大的圆球在滚动而且是在向林外滚动。我骇然的看着直径几米之巨的燃烧着的火球滚出了林子又滚出去十几米忽然圆球出“嚓嚓”的怪声。

    圆球轰然从中间裂开我汗毛直竖的看着数以万计的火蚁纷纷的从圆球中爬出来甩动着脑袋活动着那对寒森森的大牙。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团结这么生命力旺盛的生物所有的火蚁抱在一起形成一个圆球结果大火只烧死了在外围的火蚁而保全了里面的众多火蚁活动了几下后火蚁确认一下目标继续向正在拼命退后的勇士们追去。

    “***竟然还有这种事!”我眼睁睁的望着无数的火蚁逃离了大火继续追赶过去精灵族的神箭手们根本对它们没有任何威胁羽箭几乎连它们硬壳的一半都不能穿透而且如此多的火蚁精灵射手们即便再怎么快也无法作到一下把它们全干掉。

    我心中惊叹半人马兽人实在太强悍了为了杀死我们竟然宁愿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引出这些凶狠绝伦的生物。

    为了勇士们的生命我惟有使出全力挥起神铁木剑在后面追赶着消灭这些火蚁可惜效果实在有限。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在神铁木剑中封一些三昧真火对付这些火蚁将会容易许多。

    火蚁群实在太多杀不胜杀眼看火蚁就要逼近勇士们我不禁泛起一股无力感。

    熊熊大火后面正有一双阴险的眼睛注视着这一切看着眼前即将被火蚁给吞噬的所谓封魔勇士们他嘿嘿的冷笑了几声心中想着那个让他感到厌恶也令他深深感到惊惧的堕落精灵这下她该满意了吧杀死了所有封魔勇士只留下那个好象有点实力的神使。

    寒冷之源!

    大雪纷飞寒风呼啸温暖如春的石洞中异常妖艳的堕落精灵正在一块蓝色水晶面前紧紧的注视着大火和垂死挣扎的勇士们。当然还有那个另她心中十分不自在的神使。

    神使的出现令她对恶魔的信奉产生了一丝动摇令她原本坚硬如铁的心有了软化的倾向但是那些整天围绕在神使身边的女精灵们令她深深的愤怒了所以她吩咐手下最得力的仆人就解决那些碍眼的精灵们。看着即将被火蚁给吞噬的一干二净的精灵们她打心底露出了欢欣的笑容。

    蓝色水晶在火光下也显得一片火红照在神使的脸上她忽然觉得男人竟然也可以这么迷人的不自觉的伸出手来在神使脸上抚摩着虽然摸到的是蓝水晶却仍她感到很欣慰。仿佛纤嫩的玉手正在神使的脸上温柔的摩挲着。

    森林大火仍在蔓延着除非此时天降暴雨否则谁也无法阻止它的势头。

    我努力的挥舞着神铁木剑砍杀着众多的火蚁奈何一人的力量始终有限虽然我有信心可以把这些火蚁全部消灭可是我却没有足够的时间了在这一刻我是多么的想念大地之熊有它在我也不至于如此狼狈了随便召唤出石刺就能把这些嚣张的火蚁全部消灭掉。

    可惜失去了宿体的大地之熊现在只能苟延残喘着除非我能把“大地之厚实”给重新炼造一番使其恢复往日的力量不然“大地之熊”永远也无法挥它的力量!

    最后一个白银骑士已经火蚁赶上战马一声哀鸣被火蚁给围住白银骑士条件反射的从马背上跳起暂时逃脱了火蚁的威胁可是一身铠甲又没有战马的他转眼就会被火蚁追上。

    火蚁从战马身上流过后只有一副干净的骨架留在地上没留下任何一滴血一根毛血肉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我顾不得继续追杀这些火蚁迅的向前掠去我要赶在火蚁之前把那个没了马的白银骑士给救下来。幸好我飞的快一把抓住他让一匹小狼暂时背着他。

    火蚁毫不停留继续向前掠去所有人都岌岌可危我无计可施正打算能救一个是一个的时候突然一道带着巨大能量的火箭好象穿破了空间宛若一条火龙瞬间出现在火蚁面前正前面的几十只火蚁一转眼失去了生命火箭没有停歇继续向前冲去余势未歇将火蚁给劈成两半。

    接着又是两只火箭呼啸着破空而来又有许多火蚁吱吱的叫着在火箭下丢了生命不过三道威力巨大的火箭也只是暂时抑制了火蚁的势头却无法对它们造成破坏性的伤害。

    火蚁们无畏的向前冲去看到了一丝曙光我也配合的努力用神铁木剑放出熊熊火焰烧杀这些火蚁。

    然而火蚁太凶悍了加上数量众多虽然在我和来人的双重伤害下仍然前仆后继的追赶着几族的勇士。突然继火箭之后一只寒冷刺骨冒着森森冷气的冰箭倏地划破虚空出现在火蚁们面前。

    没想到在热浪滔天的火光中无所畏惧悍不畏死的火蚁们遇到带着极大寒气的冰箭顿时没有了先前的胆量上百只火蚁一下子被冻死剩下的火蚁也都纷纷避开那些被冻死的火蚁向前爬去。

    没想到冰箭竟然对付火蚁有这种奇效果接着又是两只冰箭带着尖啸声出现在火蚁面前大批的火蚁纷纷被冻死。

    我大喜心中暗骂自己笨火蚁既然不怕热自然是怕冷而先前穿越森林时这些火蚁一定是在洞穴中冬眠后来因为受到半人马兽人的骚扰出于保护自己巢穴的本能才纷纷从冬眠中醒来追杀入侵者。

    火蚁的势头一下被抑制住了我这才有空闲向来人往去来人在很远的地方从我这里望过去普通人只能看到一个小黑点我却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身下骑着一头黑豹。

    手中是一张非常奇特的弓上面镶嵌着硕大的珍珠!我突然一愣这不是美丽的女祭祀月夜吗?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月夜此时好象气力用尽身体摇摇欲坠。

    我迅疾的向月夜飞去甚至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她会在这里出现她看起来十分憔悴握着弓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又是一支冰箭带着奇异的啸声奏出火蚁死亡之曲受到极寒冷的冰箭的困饶一部分火蚁有些恐惧的踌躇不前。

    我赶在月夜从黑豹摔下去前将她拥在怀中。身下的黑豹因为我突然出现不安的低吼着月夜勉强拍了拍它的脑袋它才安静下来。

    月夜安慰的看了一眼随即把眼睛合上勉强使用“箭鱼弓”她已经把体内所有的力量都耗尽了此时躺在我怀中才安心的休息高耸的*急促的起伏着。

    我暂时没有时间来欣赏如此诱人的情景接过她手中的“箭鱼弓”顿时有种血脉相连的动人感觉“箭鱼弓”仿佛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连接在一块的珍珠仿佛是我身体中的经脉我丹田中的内息自然、平顺的在珍珠中行走着。

    我抬手平举一只冰箭倏地从我手中脱离出去冲破空间的障碍眨眼间就出现在火蚁群中这只由我射出的冰箭比先前几只冰箭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旋转破空而去身后跟着一条长长的冰尾。

    星星点点的寒气弥留在空中我抬手又射出一只冰箭紧跟在前一只冰箭之后几乎瞬间的功夫两只箭不分先后的在火蚁群中炸开强烈的寒冰之气将大部分火蚁冻的手脚软行动缓慢我毫不迟疑的一只又一只的射出冰箭。

    总共十只冰箭彻底令在森林中横行无忌的火蚁丧失了所有勇气纷纷的转头向后退去在它们眼中熊熊大火远比冰箭来的可爱。

    很快火蚁群又包裹成一团消失在大火中。

    从火蚁群出现到现在消失在火海中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刻钟时间却令所有人尝到了恐惧的滋味那种令人几乎感觉到死亡的胆寒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幸好它们惧怕寒冷还会在冬天冬眠否则这片领土将彻底为这种凶狠的生物所占领。

    看到火蚁群退去我才放下一直吊在心口的石头松了一口气我轻轻夹了一下身下的黑豹黑豹知趣的驮着我和月夜向着圣琪那边走去我低头向怀中的美丽的精灵女祭祀望去。正好现她那双秀气的眼睛正脉脉的注视着我与我视线相遇羞涩的露出一抹嫣红在耳边。

    本来我想训斥她不顾危险偷偷的跑出来但是一接触到那深情的双眸就再也说不出口。

    我俩谁也没有说话都只是专注的看着对方围绕在我们俩之间的浓情蜜意令我为之沉醉。

    蓝薇的倩影在我心中盘桓不去这一刻我更加思念蓝薇我心中很清楚自己虽然喜欢怀中美丽可人的女祭祀可也更加爱蓝薇那种爱是刻骨铭心的谁也无法令这份爱变薄一分一毫。

    如果真的要区分两份爱的不同那么我对蓝薇的爱是自本心的可以为对放放弃一切的白头偕老的炽热爱情。而我对精灵女祭祀更多的是爱怜由怜而生爱。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拒绝她她的希望会彻底破碎而一个失去了精神寄托的人是不会在活在世上的。

    回到队伍中每个人脸上都无法掩饰的露出惊惧的神色火蚁给他们的惊吓令他们对月夜的突然出现也提不起兴趣。

    匆匆向前又赶了一段路确定安全后就地驻扎休息经历了白天惊心动魄的一幕后所有的人都心身俱疲谁会想到世间还有如此恐怖的生物竟然不顾自己的生命也要将入侵者撕的粉碎。

    寒冷的天昼短夜长很快天就暗下来了一轮清清的月光遍洒大地。队伍安歇下来我偕月夜漫步在月光下。月夜紧紧抱着我的手臂在我耳边喃喃的叙述着在我离开的这些天里对我的思念之苦。

    饱受思念煎熬的女祭祀终于于一天晚上经受不了对我的刻骨想念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悄出了人族城堡骑着一头从族内偷来的黑豹向我们追赶而来经过十几天日夜不停的赶路终于在今天赶上了我。

    我深刻的知道这一路走来是多么艰辛即便我们这么多人互相扶持着仍感到路途险恶举步为艰。

    何况她一个女孩单身上路我不敢想象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何况她一路还要担心遇到兽人军队即便任何一只兽人军队都能令她生不如死心惊胆战的经过这么多天难怪她看起来那么憔悴。

    想及此我心中长长叹了一声紧了紧环在她腰部手臂我又背负了一个好女孩的感情如果我背叛她我可以肯定她会立刻死在我面前。

    天气虽冷月夜却感到异常温暖幸福的依偎在我身边即便天塌下来她也不会在乎。

    寒冷之源!石洞内!

    “啊!”歇斯底里的尖叫几乎令石洞摇摇欲坠堕落精灵望着蓝色水晶中那甜蜜的一幕心底深深的被刺痛即便是当年被赶出精灵族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痛过就像是万千只针不停的扎在心脏上令她忍不住尖叫出来。

    阴影中一个黑影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耳朵瘫缩在地面忍受着刺耳尖叫声给他带来的伤害面对几乎狂的堕落精灵他非常清楚现在千万不要惹眼前看似柔弱的家伙她随时可令他生不如死。

    过了好半天石洞才安静下来只有堕落精灵低沉的喘息声拼命压抑自己即将爆的感情半晌后她幽幽转过身来瞥了一眼阴影中的那个属下淡淡的道:“这就是你给我带来的礼物吗?损失了二百多个半人马却没有杀死对方一个人还让那个贱女人和那个男人相遇你说我要给你什么礼物来奖励你啊!!”

    最后一句几乎是尖叫着喊出来的。手中的酒杯化为碎片美酒从她白玉般的手指间流下。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办事不利我没有想到他们会有方法对付歹毒的火蚁。”黑影语无伦次的说着面对对面堕落精灵质问的语气红色的眼睛。他简直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命不久矣。

    堕落精灵大力的两次深呼吸尽量心平气和的望着他道:“三天之内我要见到那个女人的人头否则就用你的人头来替代滚!”

    黑影如逢大赦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狼狈逃出石洞刚叹了口气。

    突然石洞中又传来那可怕女人的声音:“让那些笨蛋兽人多去人族、矮人族和精灵族的村落多抓一些人来主人的复活需要大量的鲜血三天之内如果没有五百个活人就把那些笨脑袋的家伙当作粮食贡献给主人!*你简直没有一点用处!”

    黑影佝偻着身躯恭敬的对着石洞当堕落精灵说完黑影再也不敢停留飞也似的向远处逃去。

    黑影人称影魔乃是不死族的领他天生的魔法可令他隐藏在一个黑影中而不会被人现他的真面目。影魔悻悻的向远处奔去心中颇为不忿好歹自己也是堂堂不死族的领在那个女人前却连一条狗都不如。在这片大6只要提起不死族谁不为之变色可偏偏在那个善妒的女人面前如此窝囊。

    影魔很清楚只怕那个该死的女人是难忘自己的旧情人所以才会如此变色命自己不惜代价将那个美丽的精灵女祭祀给杀死。

    “哈!”影魔心中讽刺的笑了一声谁不知道那个该死的疯女人心中爱恋的只不过是精灵族圣地中圣庙里供奉的那个泥塑而已。

    “真是个*的女人!”影魔最后得出结论。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已经决定这次动用自己不死族的里面这一次绝对不容失手一定要把那个狗屁封魔勇士们给全部杀死变为自己不死族中的一员。

    在他眼中那个封魔队伍中只有神使的力量才会令他有所顾忌而其他人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待宰羔羊吧。

    想到那个疯女人竟然让他在三天之内带来五百个活人供主人复活所用她难道不知道从寒冷之源到最近的人族部落也得十几天的路程吗这已经是最快的度了。

    影魔狠狠的向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想要破口大骂却忽然想到了什么被黑暗所包围的神色却忽然由猥琐变的恭敬起来。影魔毫不怀疑那块拥有极大魔力的蓝水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一言一行。

    一根细小如拇指粗的小棍被他从怀中拿出棍子的一端散着淡淡的魔力这是他的随身兵器—死亡之杖蕴藏极大魔力坚硬如铁寒冷如冰。

    他一边举着死亡之杖在胸前划出几种奇怪的魔法符号配合着口中低吟的魔咒一道与他绝不相配的蓝色的光芒与死亡之杖上的魔力遥相呼应空间忽然如水文般波动起来。

    几次振荡之后影魔的身体也随之一起波动着轻轻“啵”的一声脆响影魔的身体突然凭空消失。

    堕落精灵望着在蓝水晶中消失的影魔眼中忽然射出凌厉的目光。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祭祀的爱情,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