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兽人部落

    望着圣琪严肃的表情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他。他说的没错今天这些看起来很幼小很天真的兽人等到了明天就会成为进攻三族的主力站在圣琪的角度来说他的做法一点都没错。可是我却做不来这么硬的心肠。

    我无法想象把剑插入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小兽人的心脏中想象着小兽人以无辜的眼神凝望着我我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抖了抖。

    圣琪叹了一口气放松了语气道:“神使大人妇人之仁只会让我们的后代陷入更深的险境啊!当兽人*我们的村落时他们可曾说因为面对的是老弱妇孺就放她们一条生路他们不但杀光了她们而且还放火将村落一并烧掉。对自己人应该仁慈但是对敌人却不能有一点心慈手软呵。”

    凝望着前方的兽人部落隐约可见有好些小兽人在跑来跑去的玩耍着不管他们以后会变怎样但现在却还只是天真的孩子仅此而已心中作着激烈的斗争不管怎样我知道我最终是下不了手的。

    也许我就是一个拥有妇人之仁的人吧!

    圣琪望着我缓缓的道:“神使大人你是大神希落的使者不要让这些肮脏的兽人血玷污了神使大人的洁白双手这件事就让我们为神使大人代劳吧。”

    面对凶狠残暴的成年兽人杀多少我都不在乎但是看着这些天真可爱的小兽人们即便只是伤害他们我也会感到心中有种深深的愧疚万物平等我有何权利取走这些幼小的宝贵生命。

    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呆呆的看着十二位白银骑士锃亮的铠甲射着耀眼的光芒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冲向兽人部落矮人们也紧随其后一边高声呼喊着一边向兽人部落奔去。

    只有精灵族的勇士们静静的待在我身后也许因为她们都是正处在花季的姑娘虽然她们同样对兽人十分仇恨可是却和我一样无法对那些小兽人们下手毕竟她们崇尚的是和谐、自然、和平。

    我恍惚的看着十二白银骑士和矮人们眨眼就冲进了兽人部落兽人们被不之客吓了一跳随即喊叫着四处逃跑悲伤的浓云笼罩在兽人部落的上空到处弥漫着鲜血的腥味。

    小兽人们稚嫩的惨叫声充斥在空气中我几乎不忍目睹这一惨剧一个个小兽人倒在骑士们的利剑下我深深的将头低下难道这就是人族供奉神灵的神圣骑士们他们干的和屠夫有什么两样。

    可是我却没有力气出来阻止他们我知道除非我把他们全杀死否则他们不会停止手中*的剑。

    当我抬起头来时*的惨剧还在继续上演着一千多的兽人不断的倒在血泊中我无法形容这是怎样的悲惨只是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想音却不出来。

    胸中憋的难受就像是被抛到岸上的鱼耗尽了氧气无法喘息。

    精灵姑娘们也在此刻显出了心中软弱的一样都别转过头不敢面对这场大*背后传来细微的啜泣声我心中感叹善良的精灵啊。

    小兽人们惨叫声不绝于耳的传过来我的心神承受着一**的冲击我蓦地冲天大声长吼出来我需要泄不然我会憋出病来!

    然而当我吼声停下的时候前方却依然吼声不断我这才分别出这个吼叫声不是我出的。

    “比蒙巨兽!”不知道是谁喊出了这么一句话。战场倏地平静下来。

    比蒙巨兽是兽族饲养的一种凶兽就好像是精灵族养的那些兽类比蒙巨兽是强大的*工具它们比牛头兽人还要强壮皮坚肉厚寻常刀剑无法伤到它们分毫它们的个头有三四个牛头兽人高大力气也有十数个牛头兽人那么大。

    十二白银骑士也被突然出现的比蒙巨兽给怔住了停止了*排成一字型谨慎的望着眼前逐渐走近的比蒙巨兽鲜血顺着雪白的长剑不断的滴落。战马也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不安分的踏动着。

    我望着笨重的比蒙巨兽脑海中却浮现了洪海最后与那个级宠兽融合后现出的丑陋样貌眼前的比蒙巨兽与洪海有很多相似之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比蒙巨兽一定没有洪海的威力。

    瞬间的平静后所剩无己的兽人们跑的更快了叫喊哭泣着。

    我奇怪的望着幸运的从十二白银骑士和矮人的*下活下来的兽人为什么骑士和矮人已经停止了对他们的*他们却哭喊的更厉害了呢?念头未毕眼前突然闪现残忍的一幕。

    一个不小心靠近比蒙巨兽的小兽人突然被高大无比的比蒙巨兽给抓在手中接着就扔到嘴中短暂急促的尖锐叫声从濒死的小兽人口中出黄而锋利的比蒙巨兽的牙齿一眨眼就把小兽人咬的粉身碎骨骨头的碎裂声音随着比蒙巨兽的咀嚼声不断的传出。

    一种恶心感从心底传来我立即干呕了出来。

    而在我身后的十个精灵勇士们在目睹这残忍的一幕后每个人都呕吐出声。这实在太残忍了没想到兽人饲养的比蒙巨兽原来并不能分清敌我或者有专门的驯兽的兽人来控制它们现在没有了控制所有在眼前的生物对它们来说都只是食物而已。

    难怪那些残存的兽人叫声反而更加凄惨。矮人王仿佛也被穷凶极恶的比蒙巨兽给吓住了狠狠的灌了一口酒一带马缰向前纵去五个矮人勇士也高喊着跟在他的身后向着最前面的两个比蒙巨兽奔驰而去。十二白银骑士配合着矮人们也分成两对正面冲去。

    “铛!”

    一声金属般的脆响震的矮人王手臂麻矮人王经过魔法加持过的大铁锤如愿以偿的敲击在比蒙巨兽的身上大锤在命中比蒙巨兽的一瞬间无数火花像是烟花一样湛放开来。

    比蒙巨兽却仅仅是晃了一晃怒吼着双手向矮人王拍了过来矮人王狼狈的从马身蹿了下去一直滚出去几米远。可怜的那匹矮人王的马儿作了他的替死鬼像一只苍蝇一样被比蒙巨兽给拍的粉碎。

    鲜血、骨肉四溅比蒙巨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停止前进的步伐两手敲打着自己的胸疯狂的吼叫起来。其它几只比蒙巨兽也跟着吼叫着声势震撼令人心底生寒生出想逃跑的念头。

    那只比蒙巨兽一手抓起掺杂着骨头的肉酱贪婪的吃起来粗糙的舌头不断的舔食着手中的鲜血。

    我身后的精灵勇士饶是她们见多识广见惯了战场上的血腥此刻仍忍不住花容失色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矮人王迅爬起来矮小的身躯拎着大大的锤子快的向另一边跑去。那五个矮人和十二个白银骑士也对比蒙巨兽展开了攻击。

    矮人们的攻击几乎没有用打在比蒙巨兽身上像是在挠痒痒一样却更激起了比蒙巨兽的凶性。相比较而言十二白银骑士的攻击到是起了一些效果从利剑前迸出来的剑气令这些比蒙巨兽为之胆颤。

    十二白银骑士带动着战马灵活的在比蒙巨兽四周来回围绕着攻击剑气击在比蒙巨兽身上顿时在它坚硬的身体上留下一道血痕。

    这些白银骑士的剑气实在太弱了否则那些大个却行动缓慢的比蒙巨兽早就*掉了。不过积少成多终于一只比蒙巨兽因为不堪大腿部位的伤痕而“轰隆”倒下砸起*的灰尘。

    精灵勇士们没等我的吩咐早就拿起了身后的精灵族的特制大弓箭矢纷纷射向比蒙巨兽们然而即便她们的弓和箭都是经过魔法加持带有一定的魔法攻击却无法对比蒙巨兽造成任何一点伤害。

    比蒙巨兽最薄弱的地方就是那对凶狠浑浊的双眼一只比蒙巨兽被箭矢射中了眼睛瞎了一只眼的比蒙巨兽暴跳如雷暴怒的跳动着挥舞着双手击打着眼前所见到的任何生物。

    独眼比蒙巨兽虽然瞎了一只眼动作却更灵活、迅围绕在它身边的几个白银骑士纷纷退后。现在这只愤怒的比蒙巨兽根本不在乎白银骑士带给它的那些小伤只知道疯狂的进攻。

    我此刻也加入了战斗召唤出“盘龙棍”*的神芒在手边吞吐不定一圈金芒将围绕在“盘龙棍”四周。

    就在我赶向那只独眼比蒙巨兽的中途比蒙巨兽忽然了疯的攻击它身边的一个同类受到攻击的比蒙巨兽也毫不犹豫的还击。

    两只小山似的比蒙巨兽互相争斗起来我正诧异的望着两只打架的比蒙巨兽突然矮人那边出一声惨嚎声。

    我急忙转过头飞去先前受到白银骑士攻击而倒下来的比蒙巨兽一只巨大的爪子正拍向一个矮人。

    它身边的白银骑士解救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比蒙巨兽的巨爪拍在一个矮人的头上矮人正努力的用手中的双斧迎向比蒙巨兽的巨爪。

    矮人的双斧忽然出白色的亮光几道闪电顺着比蒙巨兽的爪子传遍全身然而比蒙巨兽的巨爪却没有丝毫停顿的拍了下来矮人在比蒙巨兽的爪下丢去了生命。

    矮人王愤怒的咒骂着顺着比蒙巨兽倒下的身躯一直来到它的脑袋上比蒙巨兽虽然努力的摇晃身体却无法将愤怒的矮人王给摇下来矮人王高高举起手中的大锤一次次的重重落下比蒙巨兽哀嚎着脑浆迸裂鲜血飞溅。

    这是从人族领地出到现在第一次丧失自己的队员虽然自打出的那一天起所有人心中已经预料到可能生的事情然而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还是令人难以接受。

    矮人王疯狂的击打着已经死去的比蒙巨兽直到比蒙巨兽的整个都头颅都一片血肉模糊矮人王才停住手带着一身的血浆从比蒙巨兽身上跳下。

    十几个比蒙巨兽越靠越近除去已经死的这个和两只打架的比蒙巨兽还有十只生龙活虎的比蒙巨兽走过来。

    “盘龙棍”在我的意念下又长粗了两圈我拿着金光灿灿的“盘龙棍”冲到两只比蒙巨兽的面前在比蒙巨兽面前我好象是一个小不点。与比蒙巨兽的正面对抗我才晓得比蒙巨兽究竟是有多大力气两只粗大的上肢我简直怀疑是不是血肉所造竟可以对抗我的“盘龙棍”这实在太人惊骇了。

    难怪拥有强大的**的比蒙巨兽被称作是移动的*工具。一时间其它几只比蒙巨兽也向我走过来。

    比蒙巨兽行动缓慢我如果想要退走比蒙巨兽是难以追赶到我们的。可是为了其他人考虑我还是任由七八只比蒙巨兽把我给围在当中。

    圣琪望着我略一思考高喊了一声招呼所有的白银骑士再次集合。一调马头接着对剩下的兽人们展开了新一轮的*。

    而矮人王也仿佛找到了泄的最佳途径带领着剩下的四个矮人到处寻找残存的兽人。

    虽然我被七八个比蒙巨兽给围住但是它们迟钝的动作令我在它们的攻击下仍显得游刃有余“盘龙棍”不时敲打在一只比蒙巨兽的身上痛的它龇牙怒嚎。

    我耳朵中听着小兽人们凄厉的惨叫声心中很清楚圣琪为了不暴露我们的行踪所以坚持要杀光所有的兽人不让任何一个兽人可以逃出。我无法阻止他们的残忍行为理智告诉我他们的做法是对的。

    我心中感慨着战争的残酷!生命在战争中比一个草芥还要卑微。只有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耳朵中小兽人们的惨叫*着我心中的痛楚灼烧着我的神经没法表达出来的愤怒只好泄在眼前的比蒙巨兽身上。

    “盘龙棍”好象也感染了我的愤怒一样金光万道力量暴涨。我躲过一只比蒙巨兽的攻击倏地向它怀中飞去“盘龙棍”重重的抵在它的下颌上牙齿顿时碎落。

    我转过身“盘龙棍”横扫两只比蒙巨兽的粗壮手臂顿时断裂。三只比蒙巨兽的痛苦的嚎叫声惊天动地。受我全力催动的“盘龙棍”所向披靡比蒙巨兽纷纷在“盘龙棍”下授。

    当我气喘吁吁的落在地面上时十二白银骑士和矮人们也杀死了最后一个兽人。寒风凛冽空气中飘荡着腥味到处是小兽人的尸体和鲜血庞大的比蒙巨兽流出大量的血几乎浸透了地面。

    由刚才激烈的撕杀声转变为刹那间的静寂只不过是短短的几刻钟时间一千多个小生命就这样消失在短暂的时间内。

    心中充斥着难以说明的感情好象是在为死去的生命悲哀。我现在只想躲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我的使命却不允许我放弃三族的族人们正等着我们带好消息回去。

    我眼睛模糊的望着面前一具具身体尚温的尸体脆弱的由精灵勇士们搀着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的战场打扫由十二白银骑士完成耗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将所有的尸体堆放到一块一个燃烧的火把将三个村落连着尸体化为灰烬我麻木的由精灵勇士们护着跟在队伍的后面继续向前行进。

    第一次感受了战争的残酷我深深的为战争中的不择手段所震撼。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我的心情也从痛苦中渐渐恢复过来围绕在我身边的精灵勇士们见我终于获得了解脱惆怅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因为我的缘故这些天美丽的精灵战士们也都多日没有过一点笑脸了今天总算露出往日的笑容感受着她们的关切我心中深深的歉疚战争就是如此生命永远是战争的代价我何必为了这些必然的不可改变的事情而苦恼让关心自己的人为此而担忧呢。

    想通了这点我才真正彻底的从小兽人被*一事中恢复我本来的性情。这一切都是因为兽人背后的恶魔只有将恶魔真正的除去人族精灵族矮人族和兽族才有可能和平共处。

    傍晚我们在一条河流边的林子中扎营休息了为了防止有*人大军现那个被*的兽人部落而追赶我们我们日夜不停的赶了几天的路所有的人都又困又乏途中我们又经过两个小型的兽人部落所幸并没有被现。

    越接近“寒冷之源”空气也越干燥温度也越低生物也更加少了幸好我们带着足够的干粮并不用为食物担心。

    秋风萧瑟树叶凋零不时的乌鸦声使人感到分外荒凉。

    精灵并不喜欢吃肉食而粗糙的面包和冷冷的面饼味道实在太差这么多天每天吃着同样的单调东西早已使人感到厌烦了。

    帐篷中几个精灵正在往篝火里填枯木上面架着的一口锅中烧着一些水精灵们在做菜羹汤这种汤的味道并不是很好不过因为需要的材料少而且最容易弄所以才会烧这种汤。

    我站起身朝几个讶异的望着我的精灵战士们微微笑着道:“我出去走走看看人族和矮人族。”

    一个精灵不放心的跟着我一起走了出来。人族和矮人族的帐篷都在不远处。刚出了帐篷没走几步就听到矮人族的帐篷中传来高声喊叫我纳闷的走了过去。

    本来我是想到林子中转转看看是否可以找到一些大自然给生灵的恩赐。利用二叔教我的本领虽然是这种寒冷的季节应该也可以找到一些药果之类的野生果子。

    听着矮人的咒骂声冥冥中我猜测是否是矮人们的大麦酒已经喝完了。自从上次矮人勇士中有一个被比蒙巨兽给杀死后这些矮人们喝酒喝的更多了想必这时候酒已经被他们喝完了。

    我向矮人们的帐篷走去刚走到帐篷前却看到圣琪正从掀开帐篷走出来见到我精神奕奕的神情愣了一下随即向我问了声好。

    我道:“圣琪矮人们因为什么在里面叫喊?”

    圣琪苦笑了一下道:“这十几天他们已经把带来的所有大麦酒给喝完了所以他们正在里面脾气我怀疑这些嗜酒如命的矮人们在没有酒的情况下会不会干出什么蠢事来。”

    我追问道:“干出什么蠢事?”

    圣琪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他们想要去兽族部落抢酒。”

    如果这些矮人勇士们真的去兽族抢酒一定会给我带来灭顶之灾。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和似凤偷了猴子的酒成百上千的猴子们不依不饶的追赶着我们。我可不想再被几千甚至几万的兽人们追赶在身后。

    望着圣琪摇头叹气的离开矮人的帐篷我轻轻的道:“该是用是酒虫的时候了。”

    一直待在我身边的精灵不明白的道:“神使大人您在说什么?”

    我神秘的向一脸疑问的精灵笑了笑轻松的道:“跟我来吧。”

    我们向着树林边的溪流走去没走多久“哗哗”的水流声就传过来我紧走几步来到河边溪水在河道中流淌着击在矗立于河道中的光滑石头上激起几道水花。

    水流很清澈可以清楚的看见沉在河底的石块我很想把酒虫放到这条溪流中让整条溪流都变成酒溪。不过我不知道白*嫩的小酒虫有没有那个本事令整条溪流都变成美酒而且我也不想它被溪水给冲走这么长一条溪流我可不敢确定能把它再找回来。

    我身上唯一能盛放东西的就只有灵龟鼎没办法这点小事也只有麻烦我的老伙伴小黑了。召唤出灵龟鼎虽然我在我刻意的掩饰下灵龟鼎只在身边放出一些蒙蒙的毫光却仍然让我身后的精灵吃了一惊。

    灵龟鼎的灵气环绕在四周四周的寒风绕过灵龟鼎继续向前流动。在我的意念下灵龟鼎冉冉升起降落到溪流中再出来时里面已经装满了清水。

    望着晃荡的清水我心中道这些粗鲁的矮人们这次又口服了酒虫的本领再加上灵龟鼎中的灵气这一鼎清水将变成独一无二的美酒便宜了那些家伙。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章 *兽人部落,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