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酒虫蜕化

    矮人远远的走在前面人族的骑士们走在最后三族的勇士们继续向着遥远的寒冷之源进去封印传说中的恶魔。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即便恶魔没有苏醒如果兽族全力进攻三族的领地再加上那些恐怖的不死生物和*的守护恶魔的仆人我想三族也不一定能够敌的过啊。

    只是现在加入到进攻中的种族只有兽族而已三族已经守的这么吃力。一旦我们封印了即将出世的恶魔激起了他们的怒火反而不在顾忌什么把全部的实力都拿来进攻三族那又该怎么办呢?

    我在心中叹了口气也许现在不该想这个问题我们能否安然抵达寒冷之源还是个未知数现在就思考这个问题是不是早了点。

    可是一副副可能生的景象不断在我脑海中浮现三族完全被打败四处是断壁残垣到处冒着焦烟人人都在逃命兽族在人群中肆意的砍杀着大地被流淌的鲜血染成红色疾病与瘟疫在流行往日的美丽家园仿佛成了人间地狱。

    我情不自禁的痛苦*出来身边的精灵法师奇怪的望了我一眼我勉强的向她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

    我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我决不允许出现那种情况我心中有些狠的道我来这里绝不是为了亲眼这里是如何变成*人间地狱的我要拯救他们!

    如果我能够在这些恶魔忠实的仆人面前杀死恶魔那将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由于他们对恶魔的盲目崇拜恶魔一旦死了失去精神寄托的他们将是不堪一击的三族的大*的机会也就来了。

    据精灵族大预言中记载恶魔是非常强大的且不可消灭!如果是真的话我又怎么能够干掉恶魔?而且现在我已经失去龙之力狼之力和植物之力它们已经是独立的个体是否还能够给我提供力量还是一个未知数啊。

    想的我的头都疼起来了这实在是个高难度问题想要两全其美真的很困难。“神使大人你没事吧?”

    身边的精灵法师看出了我的不正常开口询问道其她几个精灵勇士也都望向我我尴尬的一笑摆了摆手。其中一个精灵勇士忽然道:“一定是神使大人昨晚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吧守夜的事以后就交给我们好了神使大人尊贵的身份实在不易守夜的!”

    时间好象非长漫长枯燥乏味的路途还好有这么多美丽善良的精灵们陪伴着我才不至于太乏味。

    我们没有遇到任何危险的一连走了三天除了第一天在矮人村庄遇到的那小撮兽人军队后就再也没遇到过任何兽人军队。直到刚不久才现了一队几千人的军队还好法师们现的早才不至于和他们碰上他们几千人的军队足以让我们这不到三十人的队伍完蛋的。

    自从几族的战争开始起那天三族就一直处在劣势从来没有主动进攻过所以兽族也从来派斥候探路的习惯才让我们逃过一劫。

    我们趴在山坡后面目送着兽族军队从我们面前经过马的嘴巴上都套着东西令它们不会突然出叫声引起兽族的注意。

    我则紧紧的看着矮人王的动静我可不希望他突然冲动的大吼一声拎着他那把锤子就这么冲下去。

    还好矮人王虽然冲动但还不是太笨边嘟囔着边灌着大麦酒兽人军队总算越走越远我们也深深的嘘出一口气刚刚太危险了只要我们出一点动静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兽人军队总体数目虽然庞大可惜无法统一到一起每次都分成好几批去攻打减弱了很多实力才让三族有机会打退他们的攻击后有时间来休整迎接下一波攻击。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找到了一个可供休息的山洞于是就停止了今天的路程按照地图指示前面不久就会有兽人村庄今晚在此过夜明天正好抖擞精神小心避过兽人村庄继续前进。

    夜幕降临山洞里燃起了篝火暖意盎然。用完晚饭所有人都抓紧时间休息每个人都知道白天将会有更大的挑战等着他们。

    我走出洞口负责守上半夜几个精灵勇士本来是要求替代我来守夜的但是我怎么能让这些看起来那么柔弱的精灵女孩们来代替我呢。

    今晚的天空很冷也冷亮空气很干燥这告诉我可能不久就会有天气的变化也许明天会下雪也不一定。

    只不过四天的时间矮人们已经把带来的酒喝的差不多了可我仍没想到好的办法造出更多的酒来。我费尽心思的想让“酒虫”蜕化只要“酒虫”能够完成第三次蜕化那么就可以让任何一碗清水变成最甘美的好酒。

    换在以前我会想办法就自己体内的龙之力释放出来让它吸收可是现在小龙以及功能从我的体内脱离出去成为独立的个体了我已经没有龙之力能够供“酒虫”吸收了这着实令我头疼不已。

    我召唤出胖胖、*嫩的酒虫酒虫在我手背上蠕动抬起上半身凌挂在半空绿豆似的小眼睛盯着我这是在向我要酒喝的信号。

    我取出从矮人那里拿来的大麦酒大方的矮人偏偏是在酒这方面吝啬无比我很难才从他们那里弄来一瓶。

    很久没有酒喝的小家伙兴奋的跳到酒中欢快的游起来。可马上它又挣扎着从酒中跳了出来我吃惊的望着它这个酒虫何时改性了难道它戒酒了?

    酒虫跳到我手心中摆着脑袋打了几个喷嚏极小的鼻孔中还夸张的冒出了几个泡泡最后吐出一大口酒。酒虫努力的瞪大它那很小的眼睛向我*着原来它在嫌弃大麦酒非常难喝令它难以忍受。

    如果不是夜深人静我真想哈哈的大笑出来这个小家伙还在挑三拣四难道它不知道即便是这样的劣质酒那些可怜的矮人们也快没的喝了吗。不过这种大麦酒真的很难喝我也尝过一次仅仅是一小口而已。我怀疑矮人们一年四季都红红的鼻头就是因为喝多了这种大麦酒的缘故。

    见小家伙夸张的在我手心里又蹦又跳的向我*我强忍住笑将它给封回体内自打“似凤”那个小家伙化为凤卵以来我都没有笑的这么开心了。

    我如往常一样将小龙小白狼木头小人给召唤出来它们成长的很快可能是因为它们吸收能量度也很快的原因吧。每到晚上我都会把它们给放出来让它们吸收天地、日月的能量。

    它们是我的秘密武器是我最后制胜的法宝。我真希望它们在快一点的成长早一天能够与我合体当然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这些与众不同的小家伙是否真的能与我合体。

    三个小家伙一般都会吸收月能因为这几天月能比较充足远比吸收其它能量来的容易木头小人与另外两个小家伙吸收的方式不同小家伙会找一处靠近水源的地方身体延伸出很多细嫩的根出来深深的扎进水里身上长满了嫩绿的树叶在月光下仿佛透明。

    这时的它与普通的树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临近的冬天的季节周围树木全是光秃秃的枝桠惟独它生机澎湃绿意盎然就显得有些不大一样了。月光照射在嫩绿的枝叶上好象它全身都在光一样。

    高傲的像是公主一样的小白狼总会捡一处干净的地方对着明亮的月光吐出自己的精魄吸收着月能。

    我仰头望着在月亮下盘旋的小龙这个家伙总喜欢惊世骇俗飞到半空中沐浴在月光中盘旋飞舞着吸收纯净的月能。

    与它们相比我虽然也可以吸收月能却远远不如它们吸收的那么自然。小白狼一吞一吐的将精魄吞进吐出吸收月能它周围的光线在精魄一进一出间一明一暗。

    小龙也吐出自己的精魄不过却小白狼有所不同如果说小白狼是拿精魄来吸收能量那么小龙是更像把自己的精魄当作一个好玩的玩具追逐玩耍着就像小猫玩自己的尾巴。

    我突奇想如果我弄几滴小龙的龙血给“酒虫”喝它会不会因为龙血中包含的龙之力而*蜕化呢。

    我兴奋的将小龙叫了下来看着它无辜的大眼睛我真有点说不出口向它要几滴龙血不过为了长远考虑我还是开口了。

    小龙到也大方愿意捐献几滴龙血出来。奈何龙鳞实在太出乎我意料的坚硬我费了半天的劲才弄出几滴龙血来。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酒虫的身体那么小包含龙之力的龙血对它来说可是大补品啊太多我怕把它补坏了……

    贡献完血的小龙摇头晃脑的又飞到半空中继续玩它的小珠子。看来几滴龙血对它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我小心翼翼的用真气包裹着几滴龙血召唤出了酒虫。

    酒虫好象已经嗅到了龙血的味道凑着白胖的小脑袋向龙血靠过去因为碰不着在半空中的龙血急的它直叫出极低的“嗡嗡”声。

    看它那谗样我将手中的龙血滴到它的嘴中龙血仿佛水一样滴进它的白胖圆鼓的肚子里。

    然而酒虫除了摇头晃脑贪婪的舔了舔嘴巴就不见有任何动静难道被我寄于很大希望的龙血并没有挥作用吗我疑惑的望着它小酒虫很兴奋的在我手上爬来爬去好象非常急的样子难道是要大便吗?还是想要蜕皮?酒虫除了在我手上爬来爬去就再也没有其它的反应了。

    看着它圆滚滚的身体着急的我手中爬着我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它上次蜕皮是在酒中蜕的莫非只有在酒里它才会蜕皮吗?我赶紧将剩下的那些大麦酒给拿了出来。

    酒虫一闻到酒味便迫不及待的蠕动着身躯跳了进去我心中祈祷希望它可以忍受大麦酒的味道顺利蜕皮。

    果然这个挑剔的家伙只有在酒中才会蜕皮酒虫一接触到大麦酒身体陡然射出一道刺眼的亮光片刻后转化为柔和的蒙蒙白光白光中隐约可见一点红色在它的身体中流动。

    我望着那点红色心中猜测那应该是小龙的血吧红色渐渐融合在白光中红色越来越淡白光却越来越强。逐渐的白光完全把酒虫给笼罩在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忽然酒中冒出一个气泡接着又是几个气泡从下面升上来。突然我看到小酒虫晃晃悠悠的从下面浮上来从酒中冒出白光光的小脑袋。

    一对小眼睛很有神金光闪闪的望着我下半截在水中的身躯兴奋的摇来摆去忽然打了两个酒嗝又钻回酒中。

    酒虫蜕下的那层皮还被那层白光笼罩着沉在酒中酒虫晃悠着游了过去张开嘴巴把自己的蜕皮一口口的吞到肚子里。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它想知道完全进化后的它会有什么不同酒虫吞完自己的蜕皮又打了个嗝好象吃的很饱不过却没什么变化仍是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只是忽然一股浓厚的酒香扑鼻而来。

    小酒虫看起来非常得意在酒中游来游去我笑骂道:“你在洗澡吗快出来。”看它成功进化我的心情顿时好起来有了它以后只有能够找到水源就不缺酒矮人王能够喝到比大麦酒好上百倍的酒应该没什么话好说了吧。只要他能按奈住他的脾气我们这次的路途就已经成功了一部分。

    我盘腿坐下吸收月能来恢复自己的内息三天的功夫我的内息已经恢复到了往日的境界不过却仍然填完满丹田和经脉我的经脉由于扩张的缘故内息至少比以前增加了三成左右。

    我将三个小家伙封印回体内和一个人族骑士交换回去休息了。回到精灵族的帐篷中里面篝火旺盛幽香和热气四溢望着一张张甜美的脸庞我不禁想到了对我情深款款的精灵女祭祀。按照精灵族年龄的算法这些英姿飒爽的精灵们正处在女孩最美妙的年龄。

    我在一边躺下拉过毯子盖上心中暗下决定我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将这些可爱的女孩们安全的带回精灵族。

    一觉醒来时已是拂晓众人也早都醒来只有我还在安然大睡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我略微尴尬的神态这几天已经和我相熟了的精灵们偷笑着掩着嘴巴。我这个神使大人更像是一个友好的人族朋友。见她们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我也冲出去到水源边洗漱。

    山洞中刚好有一条地底涌出的泉水汩汩的流着清澈透明干净无暇我将脸埋到水中喝了几大口甘甜的泉水才抬出头来。

    看着泉水中的倒影我比往日要精神的多可能是解决了多日缠在心头的一个问题所以心情很不错。朝着水中的自己露出了一个笑脸。忽然耳边响了几声矮人们咒骂的声音。

    我皱眉向矮人那边望了一眼向在我身边洗漱的白银骑士队长圣琪问道:“怎么回事?”

    圣琪向那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道:“好象矮人们带来的酒快要喝完了这些矮人好象没了酒就活不成了一样。真不知道他们是否把封魔的事情当作一个游戏。”

    “哦”我应了一声心中却喜上心头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我仔细的抚摩了一下我的手背暗道:“小酒虫啊你总算可以派上用场了没让我白养你。”

    回来后吩咐精灵们多带一些洞中的甘泉精灵们虽然很奇怪我们带的清水已经足够了为什么神使还让她们再多带一些。好在她们一向对我言听计从的只要我吩咐的话都会很仔细的去做。

    可能是因为酒快没了的缘故几个矮人一反往常的情况在路上落在了最后面情绪有些低落我和精灵族的姑娘们走在最前面一个精灵族法师飞到空中不时的飞到空中施展“神祗之眼”观察前面的情况。因为地图指示前面可能会有一个兽人村落所以我们不得不小心从事。

    当我们翻过一座穿过两片森林后法师告诉我前面现了一个兽人部落而且好象是三个村落连在一起的是迄今为止现的最大的兽人部落里面大概可以居住一万到一万三千个兽人。

    我到抽了一口气这么多兽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我们不到三十人的队伍给吞并。我询问法师有没有另外的路可以绕过去当初出的时候并没有预料到会碰到这么大的兽人部落。

    如果强行从兽人部落中穿过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即便是想趁他们晚上熟睡的时候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穿过部落也是不可能的兽人是最接近野兽的部落他们灵敏的嗅觉和听觉可以和野兽相媲美。想不惊动他们几乎不可能啊。

    法师给了我另外一条路不过这条路并不好走要想绕过去得经过两座相连的山脉在绕回到原来的路线得比正常情况下多花费两天的时间。而且这座山脉中有最著名的凶恶红身蚁。

    红身蚁体型非常很大有平常一只小猪大小而且数量非常庞大身体也很坚硬有锋利的大牙几千只红身蚁一起出动时就连凶悍的兽人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我顿时没了主意将圣琪和矮人王叫到一块跟他们说了这件棘手的事可惜他们两人和我一样也拿不准主意无论是从兽人部落经过还是从山脉中绕行都是一件令人提心吊胆的事。

    最后决定派出两个骑士到前方的兽人部落实地侦察一下毕竟魔法虽然神奇却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大概而已。圣琪挑出两个比较能干的骑士骑士们用布将马蹄包裹起来使它们在奔跑中尽量不出声音。

    我们则在原地暂时驻扎下来等他们回来报告消息。

    如坐针毡的等待了很长时间两个骑士终于回来了。看见两人喜形于色我知道他们一定带回来了好消息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有心安稳了。

    两人向我、圣琪和矮人王行了个骑士礼后详细的告诉了他们的所见!如此庞大的一个兽人部落令我们意料不到的是部落很少有成年兽人只看见一些小兽人和一些老兽人在村落中活动。

    联想几天前我们遇到那批兽人大军心中顿时明白过来。

    这个兽人部落的成年兽人都已经随着大军向人族的城堡方向挺进了所以村落中只留下了一些老弱病残。

    这下就好办了不用担心从它们部落穿过会有什么危险了。

    我们立即决定马上向兽人部落方向前进不过为了一防万一所有的马匹和黑豹还都是裹住了脚掌。

    “我们真是被上天眷顾的宠儿。”望着横在不远处的兽人部落圣琪出了感叹。

    我也感慨的道:“是啊我们不用再担心会在山脉中遇到恐怖的红身蚁了到了晚上趁这些人睡熟我们就悄悄的从这里经过这些都是兽人中老弱病残他们的警觉性很低只有我们经过的时候小心一点一定不会让他们现的。”

    圣琪奇怪的望了我一眼道:“我们要悄悄的通过!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里至少还有两千多兽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小兽人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我们只要冲下去将他们全部杀死就可以通过了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经过。”

    我瞠目结舌的望着他好象是第一天认识他一样半晌我道:“你也说这些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小兽人你能忍心对这些小兽人下手吗?他们有的才刚出生而已你竟然残忍的*只是一些老弱病残的村落吗?”

    圣琪肃容道:“我亲爱的神使大人你要明白这些小兽人就是明天攻打我们族人的主力军他们很快就会成长为和他们的父亲一样的凶暴成年兽人如果非要等他们长大花费更大的力气来杀死他们何不在他们没有抵抗力的时候就杀死他们!”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章 酒虫蜕化,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