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恶魔仆人

    无限的湖面平静无波大雪如鲜花般洒落飘飘扬扬。方圆几百里之内都是雪的世界湖面嶙峋的立着一些突起物如巨石如尖刺一个高几米的锥状物立在湖中心。

    锥状物的顶尖有个散着白光的圆形物件吸收着周围的寒气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呼啸的风声吹荡着大地远处有山不高有序的排列在大湖的四周。

    在这死一般寂寞的地方一个声音打破了这里的死寂远远的一个黑点出现在这恶劣的环境中待到走近才现在一个高大威猛的白虎上坐着一个极为美丽的精灵在这般寒冷的情况下精灵仍露出令人惊心动魄的大腿和半截*红色的头披在肩上在大风中飞扬白虎四蹄纵跃如飞轻松的在厚厚的积雪里奔驰。

    精灵*的*无暇的背部背着一只巨大的弓弓造型精美、古朴雕刻着美丽而神秘的图腾其中一副图案颇耐人寻味在寒冷的月色下一群精灵跪在地面祈祷着什么一个隐身在黑暗中的人遮住了大部分的月光在他的背后伸出一双翅膀紫黑如血。

    精灵极为俊俏的脸孔是一片漠然双手抓着白虎的鬃毛只管向前飞奔白虎陡然在一座山下停住脚步坐在上面的精灵好象在思考着什么没有如往常一样从虎背上下来。

    白虎忽然出一声咆哮将思考中的精灵惊醒精灵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从虎背上跳下往山洞中走去白虎老实的跟在身后。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寒冷之源封印恶魔的地方湖中的尖塔就是最后一道封印它不断的从四周吸收寒冷的气息冰冻住沉睡中的恶魔。

    精灵走进一个厅中四周布满了壁火厅内温暖如春摇曳的火光中精灵走到长长的餐桌前一口气喝干了一杯鲜红的酒。

    “心里很慌乱吧身为大祭祀你曾经侍侯了精灵族信仰的大神希洛几十年因为对希洛失去了信心才堕落为黑暗精灵然而现在主人即将苏醒的时候希洛突然派出了神使下来拯救精灵族你这个曾经的大祭祀现在究竟在想什么呢哈哈真是好奇呢?”

    在灯光不及的一处黑暗中传来嘎嘎的笑声。

    精灵蓦地转头望着黑暗中的人双手陡然出一道电光射向那个幸灾乐祸的人然而电光仿佛被黑暗吞噬了一样没有挥出任何作用。

    那人嘿嘿笑道:“堕落神光对我产生不了任何作用!你还是花心思想想该怎么对付那个神使吧!精灵族的传说好象神使就是希洛的化身哈哈我美丽的堕落精灵啊听说每一个祭祀都把自己的爱情献给了大神希洛堕落的你会不会仍爱着他呢?”

    本来面无表情的精灵陡然有些愠怒眼前的家伙毫无顾忌的挑动自己内心深处最忌讳的东西实在太可恶了。不见有任何动作身后的那张大弓已经落在纤白的双手上一道闪亮的箭光化作雷霆之怒直奔黑影而去四周的温度顿时急剧下降。

    这是精灵最拿手的本领“寒冷之箭”在寒冷之源中占有地利之便的“寒冷之箭”几乎是可抗拒的在数十年载中堕落的精灵女祭祀已经学会了将可怖的尖塔的寒冷之气吸收转化为自己的能量她的强大现在几乎无人可敌了!

    果然“寒冷之箭”一出黑暗中人的口气瞬间低了下来带着一丝哀求的意味“我们都是为主人服务的你杀了我将没有人帮助你。”

    “寒冷之箭”撕破了黑暗惊鸿一瞥中可以短暂的瞥见黑暗中的人是个白头的家伙额头的皱纹告诉我们他是个历经沧桑的人。

    不知何时堕落精灵手中的神奇的大弓已经回到了她的背部精灵坐了下来品了一口酒杯的美酒道:“主人需要更多的鲜血才能复活让你手下的那些笨蛋兽人不要只顾攻打人类的城堡让他们四处去掠夺更多的人族、精灵族和矮人族的人来只要拥有足够的血主人才能从冰冻中苏醒过来快去办!”

    黑暗中的人被堕落精灵的“寒冷之箭”吓的冷汗之流当精灵转身坐下的时候他才敢稍稍的喘一口气他深刻知道眼前的堕落精灵全力出的“寒冷之箭”有多可怕那是连骨龙这么强横的生物也无法抗衡的呀。

    可是让她如此对自己呼三喝四心中又颇为不甘相当初自己的实力是在她的上面的自己才是主人的头号仆人然而现在拥有“寒冷之箭”的堕落精灵俨然成了自己的主人!对自己号施令。

    当堕落精灵下命令以后黑暗中的家伙想反抗却没有胆量可是就这样听她的话实在太伤自尊于是不甘心的低声问道:“那个神使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这可是她的死穴啊只看她那恍惚的神情就知道她的心中出现了犹豫这令他很得意然而当堕落精灵那足够可以杀死他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马上知道自己惹怒她是多么的不智。

    不敢多说一句立即灰溜溜的向外逃去好象外面的冰天雪地也要比洞内的温暖的多。

    在另一边的战场上十来个牛头兽人一转眼把我的剑气给斩成了碎块杀死了牛头兽人我立即转身冲入兽人士兵中挥动神铁木剑继续*兽人。在战场上不能有妇人之仁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死更多没有抵抗力的精灵矮人和人类。

    而且他们一旦逃脱只要有一个兽人逃了我们的位置就被暴露会有更多的兽人来拦截我们原本就险恶的环境会因此变的寸步难进。虽然我们必然会暴露的但是我不希望在我们刚出的第一天就被兽人现而成为追杀的目标。

    我强大的实力足以保护我自己却并不足以保护二十多个的精灵、矮人和人类我可以无限制的飞行他们却不能!

    为了安全起见只有狠下心肠杀死这些凶狠的兽人们。

    兽人们被我的手段怔住了见到族内最强的牛头兽人都被我轻易杀死顿时没有了战斗的勇气口中呼喊着纷纷的向四周逃走。

    很显然人族的十二白银骑士也和我一样知道如果放走这些兽人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厄运更加卖力的追杀着逃跑的兽人几百兽人在一盏茶的时间被我们杀光。

    几百兽人的尸体和矮人村庄中受害的那些无辜的矮人们和矮人村庄一同消失在茫茫的大火中焚烧村庄是兽人们行凶后最爱干的事情所以没人会怀疑这个村庄的熊熊大火其实是我们将那些凶狠的兽人葬送到火海里。

    简单的休息了一下我们三族人马迅的离开了这里这个不足千人的兽人军队只不过是小小的先头部队罢了但是这个小部队中竟然拥有牛头兽人可见后面还有更多更强的军队在集合。

    一般在小规模的战斗中很少会出现牛头兽人大多都是大的战斗才会有牛头兽人参加。

    按照事先计划的路线我们赶在天黑之前穿过一座山在一片森林中驻扎歇息。现在刚到秋季夜晚的风有些凉但还不是特别冷为了防止生火被兽人军队现我们只好忍耐一时的寒冷。

    喝着清水吃着粗糙的面包回忆着白天的事矮人王实在太莽撞了虽然是自己的子民被杀害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我们还有更大的任务我们要封印恶魔只有封印了恶魔才能一劳永逸。

    如果今天驻扎在矮人村庄的并非是一小批军队而是兽人大军那又该如何?我想不到除了我还有谁能有本领脱生也许我还可以救一个两个但那有什么用?我不反对在路上打击遇到的兽人军队但是也要经过仔细的探察确定对放的人数比较双方实力差别。

    我们是否有能力干掉对方而又不至于牺牲己方的实力我们的人数实在太少了力量有限任何一个人对我们来说都是宝贵的。

    矮人族的几个勇士在白天的战斗中受了伤矮人王因为过度使用自己的力量而暂时失去了一半的作战能力。还好精灵族的几位法师可以帮他们复原否则我们就要受到拖累。

    我在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实在有必要遏止矮人王的暴躁脾气否则有一天他还会这么做的。

    他死了不要紧。不过却会暴露我们的目标使我们陷入兽族大军的包围我相信作为恶魔忠实的仆人他们非常愿意将我们抓住送给那个快要苏醒了的恶魔。

    我向人族的帐篷处走去我希望先和十二白银骑士的队长商量一下究竟如何才能使那个暴躁的小老头变的温顺一点而不至于使我们受到他的牵连。

    我起身走了过去不远处的人族骑士们见到我走来立即笔直的站立着向我敬礼我白天在战斗中的表现令他们对我钦佩有加。

    我掀开帐篷探身进入里面骑士队长见到我进来立即起身迎我恭敬的一礼道:“尊敬的神使大人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圣琪你对我们这次的封魔计划有什么看法。”我缓缓的道同时示意他做下帐篷内燃烧着篝火气温非常温暖。

    我和黄金骑士的一战令我在人族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再加上我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非凡实力因此这位高贵的白银骑士队长——圣琪对我亦是非常尊敬圣琪望着我道:“神使大人是在头疼那位脾气暴烈的矮人王吧。”

    本来我想先和他谈谈无关紧要的事再岔入这个话题但是没想到圣琪直接进入主题令我脸上一红有些尴尬。我点了点头。

    圣琪叹了口气道:“矮人王的脾气非常急噪他们的族人也是同样的脾气这在各族中是众所周知的事想要他们老实的听话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我追问道:“既然是众所周知为什么几族的领还允许他带队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次封魔的意义有多重大吗?”

    圣琪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好象是矮人王自己要求的吧。”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的确是件令人非常头疼的事想了想我又道:“不是矮人族已经住进人族的城堡里了吗为什么这里还会有矮人的村庄?是不是还会有其他的矮人村庄。”

    圣琪道:“住在城堡中的只是矮人族中很少的一部分在其他的山脉森林中还散落着很多的矮人部落他们有自己的领导者有自己的勇士当战争打起的时候他们会听从矮人王的吩咐。人族也同样如此能够住在城堡中的大多是贵族还有很多很多的平民奴隶建立的村庄分布在各个地方平常出现兽人骚扰村庄领会派出军队保护他们同时也在丰收的季节向他们收税。那些村庄也同样拥有武装力量不过比起军队他们差的很远只能抵挡小撮的兽人遇到大批的兽人就没有办法了。”

    听他解释后我明白了这些天我总在想为什么精灵族和人族、矮人族只不过几千的军队武装而已怎么可能抵挡数万人甚至十几万人的兽人大军原来城堡中的实力并非是他们的全部。

    在生大规模的战斗时他们会从外围调动更多的武装力量加入战斗所以才能够屡次打败兽族。

    圣琪接着道:“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大贵族他们同样拥有自己的城堡和领地他们建立自己的军队抵挡兽人的攻击这样一来就分散了很多兽人的实力令我们不是那么吃力。”

    我望着圣琪半晌道:“会有什么方法可以令矮人王屈服?我们走的是一条和死亡平行的路而矮人王就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如果他不能安分守己的待着我们随时有可能被他引入死亡。”

    帐篷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只有篝火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着圣琪忽然道:“矮人族喜爱喝酒无论什么时候身边总有一袋大麦酒如果还能有什么令他们屈服的方法的话就只有酒了!”

    “酒!”我皱了皱眉头我怎么用酒来令他们屈服呢?难道把他们带来的酒全部抢过来然后勒令他们要听我的命令不听话就不给他们酒喝我要是这么做他不马上和我拼命才怪。

    圣琪道:“好象这次他们带来的酒并不是很多以他们的喝法可能过不了几天就会喝完了如果我们手中要是有酒的话我想那到可以令他们安分一些可惜我们在这种鬼地方到哪弄酒去!”

    我心中有了一些朦胧的想法向圣琪告辞走出了人族的帐篷回到精灵族的帐篷中在森林中找了一些柴火也在帐篷中升起了篝火帐篷中的温度迅上升。

    想了想我又向矮人族的帐篷中走去刚一走到帐篷前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掀开帐篷的一角几个矮人喝的酩酊大醉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感叹矮人族真是奇怪的种族。

    冷冷的风吹着地上的树叶打着旋儿我迈步走向人族的帐篷和圣琪商量了守夜的事人族负责上半夜精灵族负责下半夜。想要矮人族守夜恐怕那是痴心妄想了。

    本来三族的帐篷应该设在一块可惜矮人族的气味和爱打呼噜的问题令精灵族很难愿意和他们睡在临近的帐篷中。

    三族的帐篷呈三角形摆放我走进帐篷十位精灵族的勇士们见到马上都恭敬的站起身来。

    今天我所展现的实力更加令她们确认我就是精灵族的救星大神希洛派下来的神使。所以在我未休息之前她们是不会先休息的几个疲惫的法师强睁着眼睛等着我。

    我望了她们一眼这些勇士们实际都是美丽的女性她们看起来那么的柔软然而性格却如此刚强我在心中对她们十分钦佩。我微微笑着向她们道:“如果大家都吃饱了那就休息吧明天还有更多的挑战等着我们。”

    围在篝火周围我们几人都躺下来休息白天的撕杀令所有人筋疲力尽很快这些可爱的精灵们出微微的酣睡声音。

    我没有睡着还在脑子里思考如何令那个急躁的矮人王变老实一点的方法圣琪说的没错酒是他们唯一致命的缺点只从白天战斗中矮人王在与兽人撕杀中还有空拿酒出来喝就可以看出矮人族是非常嗜酒的如果不能解决酒这个问题恐怕在酒被他们喝完的一天他们就会因为没有酒喝而疯吧。

    我很自然的就想到了我体内的那只小酒虫自从小酒虫在第五行星中最后一次进化而被猴王强行拿走了它蜕化的外皮没有让它成功吞食它就只能算是进化了一半而没有完全进化到最后阶段。

    因此它还没有本领把清水变成可口的美酒。即便我想让它再进化一次可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很快就到了下半夜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帐篷换两个人族的骑士回去休息。

    清冷的风刮过脸庞令我打了个寒颤深夜中的风冷了许多我运行体内的阴阳二气绕着体内行走起来身体顿时暖和许多再不感觉到寒冷本来我是很快就能脱离第五曲的境界进入第六曲将阴阳二气融为一体可是由于炼制“箭鱼弓”耗费了我八成的内息体内仅剩的内息在白天的一战中有耗费了很多。

    恐怕我又要花更多的时间来积累内息才能突破现在的境界。等我进入第六曲的境界就不需要像在这样需要哪种属性的真气还要花力气从阴阳二气中剥离出来。

    进入第六曲境界后我需要哪种属性的内息体内的内息就是什么属性根本不需要转化在同敌人的搏斗中对方将很难把握我的真气因为我随时可以轻松转化为相反属性的内息。

    我归脆坐了下来将小白狼小龙和看起来呆头呆脑的木头小人给放出来让它们帮我观察周围的情况以它们的灵敏的触觉守夜比我管用多了。

    我旁若无人的盘膝坐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入定。

    感受着体内的真气的运转情况由于三个小家伙从我体内强行脱离出来成为独立的生命体意外的拓展了我的经脉令我的经脉比以前更加宽阔得以容纳更多的真气。

    真气在我的驾御下循环往复的在体内行走游离在空起中的能量被吸入体内转化为我自己的真气。

    三个小家伙尽忠职守的守在周围夜中除了在没有其它任何响声当然不包括矮人族震耳欲聋的鼾声。

    真气在渐渐的恢复中九九八十一圈后已经恢复到往日的一半。突然我心中一颤仿佛有种被窥视的感觉我顿时醒来倏地站起身放松身心全力展开六识在四周搜索着却没现任何可疑的动静当我还是疑惑不解的时候那种不舒服的感觉霍然消失了。

    我绝对不会感觉错刚才一定有人在用一种我所不知道的奇特*再窥视我却引起了我的警觉。

    可能我的警觉令偷窥的人知难而退吧。但是我知道绝对不是这个原因如果对方是因为我的警觉才停止窥视那么为什么在我警觉之后半天那种感觉才会消失而不是在我警觉之后立即停止窥视。一定有其它的原因令对方放弃继续窥视吧。

    天天蒙蒙的亮又该是起程的时刻了。我将三个小家伙再收回到自己的体内转身走回精灵族的帐篷中帐篷中的勇士们也都醒来在各自收拾着东西。

    人族和矮人族的勇士们也都从帐篷中出来收拾东西或者吃着早餐附近有水源勇士们在水边略微清理了一下脸上的油垢吃了一些东西喝些清水将帐篷收拾好再次开始了封魔之路。

    然而此时我心中却在想着究竟是谁在暗中偷窥我们此人是友是敌?能够悄无声息的偷窥我们而又不被我现可见此人肯定有过人之处!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章 恶魔仆人,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