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即将的分离精灵女祭祀已经停止了哭泣蜷缩在我怀中希望在分离之前多享受这得之不易的感情静静的静静的。

    我望着可怜兮兮的精灵女祭祀我浑厚的声音在屋中响起“你必须让你孱弱的身体强壮起来否则你是无法承受时空隧道中的强大压力和恶劣的环境。”

    “啊!”她几乎不敢相信的望着我那对秀美的眸子在告诉我她是多么的惊喜她能感受到我话中的意思微张的小嘴急促的喘息着那种出乎意料的喜悦足以令她开心的身体也震颤起来。

    我微笑的望着她对着她那双不敢相信的眼睛深深的点了点头下一刻我看到两颗滚烫的热泪瞬间从她的面庞滑落这是喜极而泣的声音而我却产生了另外一种感情。

    我突然感到很荒谬好象我在骗别人的老婆一样端庄、美丽、婉约的精灵女祭祀实际上爱的是大神希洛而我则仅仅是一个替代者。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我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会爱上我的她会知道我对她有多好她的爱恋一定会从那个虚无缥缈的大神身上转嫁给我。

    光精神的爱怜并不足以令两个人白头偕老天长地久只有活生生的面对生活灵魂与**彼此结合才能令两个人水*融爱到天荒地老水枯石烂。

    我望着她那嫩的如同天鹅绒一样的脖颈我忽然产生一个念头从乌金戒指中取出一个鹅卵石一样大的珍珠这个从级箭鱼王体内寻到珍珠绝非普通的珍珠可比在我经历过那个古老而强大的魔法阵亲眼所见那些纯净的宝石贮存大量的魔力后我想与魔力相似同样是能量一种的内息是不是也可以贮存到里面呢?

    只要我体内纯阴的内息输入一些到珍珠里然后再由月夜每天**并同时从中吸收我的纯阴内息只要很少的一部分就已经足以改进她单薄的身体了吧!

    如果由我直接传给她恐怕控制不好她的体格一下无法承受我强大的力量而造成反效果所以还是由她自己来吸收比较好。

    与她一样纯净无暇的珍珠在夜色的屋中出蒙蒙的毫光好象在和月光争辉我将珍珠放在她的眼前虽然是高贵无比的精灵女祭祀同样对这种光的东西有着无比的兴趣伸出白玉一样的手指轻轻的上面摩挲着。

    爱怜无比的看了她一眼我即把注意力放在珍珠上感受着珍珠的分子结构身体内的纯阴真气被我从阴阳一体的循环中剥离出来顺着捏着珍珠的手臂向珍珠传了过去。

    心情有些紧张我无比专著的控制着纯阴能量缓慢的在手臂上流动忽然手臂出白色亮光一下将珍珠的光芒给掩盖了怀中的月夜轻微颤动了一下奇怪的注视着我的光手臂。

    我没有说话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可能是因为能量太过集中的关系手臂越来越亮已经代替了屋中的月光绽放着白光。

    手臂被白光包围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只有令人惊诧的白光仿佛流水一样在手臂上流动着。我默默的指控着一些能量试探的进入珍珠的内部仿佛是泉水流经堆砌在一起的岩石丝毫不受阻碍的缓缓流入而岩石也依旧是岩石并没有因流水的进入而改变。

    我心中大喜聚集在手臂上的纯阴能量逐渐的全部进入了珍珠的内部手臂上的光芒逐渐褪去又露出了血肉之躯。取而代之的是珍珠仿佛是盏明灯在屋中大放光芒。

    我又惊又喜的望着手中的珍珠获得了大量能量的珍珠好象要脱手而出我松开手来珍珠从我手中漂浮在屋子的上方仿佛小太阳照亮着整间树屋。忽然怀里的佳人出娇羞的“嘤咛”一声。

    我这才意识到怀中的佳人是光溜溜的未著一件衣服我顿时不舍的注视着造物主的完美之作受到自己爱人的注视精灵女祭祀既感到羞怯心中却又有一种甜蜜没有让我移开视线反是努力的向我怀中钻烧红的双颊顺着滑溜的皮肤一直向下延伸到背部和臀部。

    我真怕她*的皮肤会被烧坏了轻轻扯过一边的被褥掩在她迷人的身体上我向屋中的小太阳招了招手充满能量的珍珠顺从的飘下来被我抓在手中我把珍珠珍重的放在她的手中。

    望着她开心而有狐疑的眼神我微笑着道:“按照我刚才传给你的**每天*三到五个小时用你的精神引导体内的内息架起一座一道通向珍珠的桥梁然后将其中的能量引入到自己的体内并且饶着身体循环四周以上直到没有异样的感觉才可停止。”

    我停了一下望着她无比慎重的眼神我颇感欣慰捏了捏她的脸蛋然后接着道:“这里的能量会帮助你更快的改善自己单薄的身体。”

    在所有族中只有精灵族的**师和祭祀是身体最薄弱的这在人族也是同样的情况但是要比精灵族要稍好点。

    一旦成为法师虽然会出强大而神奇的魔法但是相对的就是很难*人族的*增强自己的体能。

    这可能就是有失必有所得的缘故吧所以要是指望她自己**而有所得那实在太不切实际了。只有给她一条捷径才有可能令她短时间内改善身体的体质。我输出的能量已经完全可以做到了而我只要一天的打坐就可以恢复这些输出的能量。

    但这也只能让她比普通人强一点还是无法在时空中飞行即便在我的保护下也是不可能的我再将手探入乌金戒指取出了一个宠兽蛋。

    其实让她迅改变体质的方法莫过于让她能够拥有一只强大的宠兽合体后会极强的增加她的实力。

    从第五行星回来我得了好几只宠兽蛋猴王赠送的猴宠蛋蛇王赠送的变色龙宠蛋豹王赠送的黑豹宠狮王赠送的狮宠蛋还有就是熊王赠送的熊宠蛋而现在只剩下猴宠蛋狮宠蛋和熊宠蛋。

    我取出的是狮宠蛋为什么我会取出这只宠兽蛋而不是熊宠或者猴宠。实在是因为风灵给我描述的精灵族传说中最强大的白虎女战士的飒爽英姿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我实在想看看美丽大方的精灵女祭祀稳稳的坐在一头极为威武充满霸气的白狮身上纵横在山谷、草原和森林中那又是怎样的一种风情呢会不会造就另一个精灵神话呢。

    圣洁不可方物的精灵女祭祀周身环绕着神圣不可侵犯的白光五指优雅的在空中挥过强大的魔法恍如雨下。强大的白狮一声长吼震慑草原兽人远远望之便只有望风而逃的份儿!

    “你在想什么?”精灵女祭祀好奇的打量着我不经意在嘴角露出的笑容出语问。

    我于是将我的幻想说了出来美丽的精灵女祭祀饶有兴趣的听我叙述着不时露出迷人的笑容尤其对双眸如星辰般灿烂诱人神往。

    精灵女祭祀望着窗外的夜色神情有些恍惚仿佛也沉浸在我的幻想中了我想我应该给她炼制一柄适合她的兵器可是鉴于她柔弱的身躯实在想不到哪中兵器才是适合她的。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不是说精灵族都是神射手吗?从小就接受训练的女祭祀应该也是神射手吧。精灵族每个人都是神射手不但是因为射箭是他们必修的课程也是他们的天生才能!

    我轻抚着她的长道:“月夜你也是个神射手吗?”

    我是第一次叫她的名字突然说出口忽然有点不习惯她惊异的望了我一眼然后送上一个恬美的笑容道:“精灵族每个人都是天生的神射手我虽然没有经过修习但是也还可以。”

    我笑道:“让我送你一把弓箭吧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的。”

    月夜笑吟吟的望着我道:“好啊。”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含笑望着我。

    我望了望窗外的天色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足以我炼制一把弓箭了炼制武器可是我的拿手本事了熟的很只要有足够的原料很快就会炼制一把可以让兽人哭爹喊娘的厉害家伙出来。

    我将手中的狮宠蛋交给她告诉她如何将狮宠蛋孵化同时将封印的真言也仔细的说了三遍让她记住。

    同时把黑兽丸和血参丸各取五十粒让她分开喂给孵化后的小狮子可令她快成长。

    时间有限狮宠蛋的事只能让她在我走后自己孵化了现在我要用剩下的时间给她炼制一柄足以用来防身的弓箭出来。

    作弓箭以铁木为骨最合适不过了铁木坚韧而又非常轻再加上稍许精铁会有更好的效果只是用什么东西来作弦可就让我伤脑筋了。

    作弦的东西必须弹性十足而又足够韧性奈磨损我忽然想到了那只级箭鱼王当时我要是把那只箭鱼王的筋给剥下来现在就不用这么愁了。

    我想了想将手臂上仅剩的一支蛇皮护臂拿了下来按在她那纤毫毕现的细嫩的手臂上。这支蛇皮护臂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我的修为已经不在需要这种级别的武器了而对月夜来说她纤弱的身体用这个还是有些勉强不过却是一种令人意想不到而杀伤力不小的暗器。

    我小心的给她佩带上心中再一次对三叔的炼造技术佩服的五体投地我现在的也无法打造出这种武器吧!这个蛇皮护臂力量不是很强不过却胜在制作精美而巧妙从我粗壮的手臂上拿下再戴在精灵女祭祀细嫩的手臂仍然粗细合适仿佛是量身定作。

    心中突然涌起一股甜蜜那是保护自己爱人的自豪感!我从精灵女祭祀喜滋滋的眼神中也看出她一定同样心中充满了甜蜜。

    我拿起她的小手温柔的用嘴唇轻轻摩擦了一下望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使自己柔弱的是很体结实起来每天早晚两次打坐吸收那枚珍珠的纯阴内息有一天等你的身体足够强的时候我会带你离开这里回到我的世界中!”

    穿上衣服我搂着精灵女祭祀从树上飞出。身为大祭祀的月夜飞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此时却安详的待在我怀中抱着我的腰贴在我怀中任我拥着她在空中飞翔。

    雨后的森林空气清新的让人禁不住想把呼吸加快森林并不是很宁静至少我可以感觉到很多生物都在吸收水分努力的生长着我仿佛可以感觉到它们的生长这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飞了一会儿我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地方。缓缓落下地面的青草在雨水的滋润下是那么柔软我让她在一边乖乖的待着我开始在乌金戒指中寻找适合的材料为她制作一柄弓箭。

    我先是在几根铁木中寻找出适合作弓的一根长约半米多的铁木掂了掂和我想的一样非常轻有了弓我还需要一些金属来加固弓的坚固性我的乌金戒指中还有不少这些东西很容易的挑选了一些剩下的就是合适的制作弦的材料。

    这让我颇费思量毕竟我以前没有做过类似的东西手中也没有合适的材料找了半天才在级箭鱼王的几块骨头上让我现了几根粘在上面的鱼筋这个现顿时令我欣喜若狂。我记得当初我并没有收集鱼筋这几根可能是当初没留心和鱼骨一块被我收起来的吧。

    试了试弹性颇好!还记得当初我被它吞到肚子里是用神剑而且费了很大力气才划破它身体最柔嫩的腹部得以逃脱出来。因此这鱼筋的柔韧性是绝对不用考虑的。

    我取出一堆材料摆放在面前看看已经把所需的东西都已经选好了。我微转头向月夜看去月夜送上一个甜甜的微笑脱去威严和冰冷的面具其实身体中藏着的是一颗炽热的心对自己的爱人是无尽的温柔体贴。

    我报之一笑抓起一些金属这里有当初剩下的地铁矿不过只占很少一部分因为地铁矿的热量太过霸道不适合她大部分是在给月师姐炼制“天使剑”留下的矿石这种矿石呈白色性温和。

    我将这些矿石用气囊包裹住放在手中凝望着矿石手心冉冉的飘出两朵三昧真火蓝幽幽的火焰煞是可爱跳跃着闪烁着像是火中的精灵气囊中的矿石在霸道的三昧真火的烧烤下很快就熔化成柔软的金属团再渐渐的化为金属水。

    精灵女祭祀惊讶的望着我手中的两团蓝色火焰她怎么也想不到两朵很小的火焰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我小心翼翼的将从金属液中分离出来的杂质给分离出来用另一只手拿着出纯阴的内息将其冷冻再扔在地面。如此几番金属液中的杂质基本上已经全部清除剩下的呈现银白色的液体在月光下闪闪亮。

    召唤出灵龟鼎灵龟鼎每次出现都能让万物褪色。天地之间仿佛只有它才是最令人心旷神怡的东西闪耀着条条霞光瑞气道道灿烂夺目再没有什么宝物能比它更出色了。

    每次召唤它我都能感觉到小龟的进步灵龟鼎和小龟互惠互利都在迅的成长着也许有一天小龟会成为比龙更强的宠兽吧!

    精灵女祭祀吃惊的连嘴都合不拢在她眼中一定会把灵龟鼎当作是神赐给我的宝物吧。

    灵龟鼎仿佛知晓我的意思鼎壁瞬间化为透明我含笑抚摩着灵龟鼎就像是在和一个朋友聊天。我注视着安然躺在里面的那颗冒着红色火焰的卵那个偷嘴的小家伙自从吃了倒霉的级箭鱼王的精魄后就一直以卵的形式存在真不知道要何时它才能自我孵化。

    想想就头疼凤凰是仅低于龙的级神兽连义父四位长辈都无法得知用什么方法才能令凤凰在人力的情况下孵化醒来我当然更没有办法令凤凰提前苏醒想想就头疼没有了这个小家伙我还真是有些不适应至少来到这个异界如果有它陪在我身边我想我的心情会好很多。我叹了一口气不在管它。

    将金属液体和铁木放进鼎中另外将凤凰卵隔离在一边催化三昧真火灵龟鼎灵活的运转起来在我的吩咐下它那夺目的光彩也暂时收敛起来我将神识探入到鼎内观察金属液和铁木融合程度。

    金属液慢慢的将铁木给包裹起来并且逐渐向内部渗入这可以保护它避免受到三昧真火的作用燃烧起来。

    我控制着三昧真火铁木很快就被金属液给镀上一层银膜当金属液完全的溶入到铁木中的时候铁木就像本来就是金属安静的躺在鼎底散出银色的*光芒。

    我将银铁木取出拿在手中对它的重量和质地颇感满意纯阳真气令它再次变的柔软起来我询问月夜想要一柄什么样弓然后按照她的叙述将弓箭给固定了下来。

    当它冷却下来后一柄半成品已经完成了我再把鱼筋给按在弓箭之间试拉一下弓身颤动鱼筋弦出“砰”的低沉声音。

    我想试试这柄弓究竟能出多大的威力双手持弓一支无形的气箭逐渐在弓上形成我向着天空松开了手气箭陡然射了出去出尖锐的响声接着响起破空的呼啸声笔直的插向天空。

    我随手用树枝作成一只简陋的箭搭在弓上递给精灵女祭祀可惜在我感觉上并不如何费劲的弓箭到了她手中好象费尽了力气憋红了脸蛋也只是把鱼筋弦拉开一小段而已虽然如此飞出去的箭也飞出了两百米远的位置看她有些气喘的样子我知道她没有力气再下一箭了这让我大伤脑筋如果她仅能够出一箭这根本没达到我制作兵器给防身的本意啊。

    突然我又想到一个好注意从乌金戒指中取出十来个大小相若的珍珠将其顺着弓的一边一一镶在铁木上。月夜瞪大了眼睛既吃惊我有这么多罕见的大珍珠更奇怪我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华而不实镶在弓上。

    这个当然有我自己的主意。刚才我已经注意到鱼筋有很好的导气的功能这可能因为鱼筋就像人类身体中的经脉吧。我只要把这些珍珠中灌入我的内息当月夜使用弓箭的时候自然就可以利用我传她的*将珍珠中的内息化为己用这样就可轻松的拉开弓箭。而且将能量传到箭上射出去的威力将会倍增。

    十几颗珍珠分别被我输进不同的能量少量几颗是纯阳内息更多的是至阴能量。

    当我作完这一切的时候竟然觉身体空空的有八成多的内息都灌入到珍珠中这简直无法想象我八成的内息可以出多么可怕的力量我是非常清楚的却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的被几个小小的珍珠给轻易吸收了。

    银色的弓在灵龟鼎中吸收了不少的灵气散出普通兵器所有的神秘的银光为了美观作用我又在弓上刻上一些图腾脑海中想的是那个倒霉的级箭鱼王落在弓上的也是想像中那只箭鱼王在海中纵横称王的景象。

    然后在上面又装饰了一些小东西令这柄弓看起来更像一件艺术品而不是一个简单粗陋的兵器当然用来装饰的东西也只是倒霉的箭鱼王身上的一些鱼鳞、鱼骨之类的东西。

    经过我输入了大量能量后的“箭鱼弓”被一层蒙蒙的毫光所笼罩那是珍珠吸收了我的能量释放出的光芒弓身也变的特别轻可能也是因为珍珠的作用吧十几个吸收了大量能量的珍珠几乎可以凭空将整个弓给托在空中。

    月夜拿着弓仿佛非常吃惊一点也感受不到弓的重量好象弓本来就是没有重量的我将手放在她身上一股细细的能量输入到她体内引导着她体内一丁点的能量运转着。

    月夜两手持弓我带动着她的能量将珍珠的能量吸引出来。陡然弓箭毫光大湛一道胶质般的能量如水一样绕着弓在流动。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章 爱情之弓,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