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屋中依然飘着那股淡淡的草木香味这让我紧绷的精神得到了缓和。无论如何想的再多也是无益的剩下的事情就只有拼尽全力封印苏醒的恶魔了这是我唯一可做的事。

    水一样的月光透过窗户倾泻在树屋中忽然我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横在床上正是月光所不及的地方。我惊讶的望着这个身影玲珑的体态告诉我她一定是精灵族的一员。

    我望着她踌躇不前心中忖度这个身影究竟是属于谁的在精灵族和我认识的人很多但真正很熟的却没有几个心头浮现风灵那丫头的娇俏脸孔难道是她?我摇摇头丢却这个可笑的念头灵在精灵族中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对我的感情大多停留在亲人的阶段吧。

    那会是谁呢除了她和我相熟的也只有三位长老了正想着忽然一把磁性的声音飘荡在屋中“回来了吗天都晚了该*休息了。”

    温柔的语调像是在等外出的丈夫回来的妻子平淡的语调在这样的夜里有说不出的*女人好象和我熟悉的样子偏是我想不出精灵族中会有谁和我这么熟悉难道是三个长老搞的鬼在我出封印恶魔之前令一个漂亮精灵的来向我献身。

    这实在太可笑了不管她是谁我都会让她马上离开的。现在的我可不需要这样的服务。

    我大步走到床边在床头坐下刚要开口让她离开却忽然怔住了一张绝世容颜亦笑亦嗔的望着我赫然是族内神圣不可侵犯的那个美丽的大祭祀平时冰一般的表情此时却如火一样热情熊熊的火焰完全把我裹住这样炽烈的爱火令我无所适从。

    接下来的话却更加令我震撼“神使大人请在踏上充满荆棘的道路之前赐给我一个孩子吧。”

    我怔怔的望着她娇媚的双眼呆呆的不知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双手笨拙的不知放在哪里好。她充满炽热火焰的双眸令我不敢与她对视谁会想到平时一向冷若冰霜的她突然出现在我的屋中还如此热情奔放的向我要一个孩子。

    这般露骨的话从她的嘴中说出偏是如此的坦荡沉睡的夜令所有的动物都安息了精灵们想必也早进入梦乡了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只有一颗心乱如麻的心脏在“砰砰”跳动着。

    一贯冷静沉着的我面对眼前的美色**裸的表白也不禁口干舌燥我心中暗骂自己太没出息历经过无数次生死在狂涛骇浪中起伏然而对着眼前的大祭祀我失去了一颗冷定的心!

    我在心中对蓝薇是无比执著的可是这个美丽的大祭祀偏偏和蓝薇有太多的相似之处这令我难以平常心对待寂寞的夜孤独的一个人在另一个相隔数千年的时空中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有的只是思念那种思念令我倍感煎熬。

    眼前的妙人儿或许可以用她温柔的手温暖的身体绵绵的话语拭去我心中的苦痛这一刻我真的就想这么沉沦了。那贵不可攀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个令人尤其是男人热血沸腾的*。

    一对细嫩洁白仿若无骨的手臂轻轻的缠上我的腰那微微的体温却令我打了个寒颤身体靠了上来没有任何粉黛的脸却出奇的清秀朴素焕出纯洁的神圣之光小巧的嘴巴轻轻的从我脸边滑过动作很温柔这个动作蓝薇也曾经很温柔的作过。

    心中的火焰跳动的更厉害了本就不是很坚定的心此时摇晃的更厉害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无法抑制身上的热血升温。美丽的大祭祀自然而然的抚摩着我那动作是多么的像一个娇妻爱抚自己的丈夫。迷糊中那张与众不同却散着无与伦比的美丽的脸颊已经变成了蓝薇的模样我几乎深深的陶醉在其中了。

    心中旌旗摇动我已经把持不住自己的意念。我想反手把她搂在怀里恣意的疼爱她然而我仅存的理智告诉我她并非是我的爱妻。蓝薇的一颦一笑闪电般快在我脑海中掠过清晰的就好象生在昨天。

    我彻底清醒过来意识到这不过是一个美丽的梦罢了蓝薇又怎么会在我身边呢。我轻轻的推开倚靠在我身上的大祭祀。

    深深的叹了口气这种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对比令我痛苦的差点*出来我责怪自己为什么非要去太阳海旅行呢如果没有太阳海之行邪魔也不会脱封而出我也不会被带到异时空来或许现在我和蓝薇在我们的小城堡中过着快乐而悠闲的生活吧!

    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让我痛恨上天我真想大深的诅咒他啊!

    “劈啪!”

    一道闪电从天空落下寂静的夜这是多么的明显啊一瞬间大声的雨滴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砸在树屋的顶上。不知道是老天愤怒了还是在可怜我。冷冷的风吹进屋中。

    我惯性的站起来把门和窗户给关的严实才想起还有一个“不之客”睡在我的床上我转身望着她无语。

    难以想象在这种大风雨的天气将一个美丽高贵的精灵女祭祀赶出去的情景。冷风让我冷静了下来。

    精灵女祭祀忽然坐起身将放在床边一角的被褥给摊开来然后道:“天冷到被子里来吧。”声音很轻很柔很自然丝毫没有因为我将她推开而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温柔可人而又贴心。

    我沉吟了几次都没有把让她出去的话给说出口最终我幽幽叹了口气让她睡在我的床上我就打坐一晚好了。望着外面漆黑的夜听着雨点落在树上再溅落下去的杂乱无章的声音心中忖度也许这场雨会给三族带来很多好处。

    几天前挖出来的围绕在城堡四周大约两米多深的壕沟会因此灌满了水那些不会游泳的兽人想要攻破城堡就更困难了。

    漆黑的屋中我能感受到她那对明亮的眼睛正渴望的看着我我静了静确定自己已经平静下来了我走到床边刚要说话却不想她却在我前面先开口了美丽的女祭祀声音低沉显得有些压抑我能感觉到那是情感上的压抑但是我很清楚这绝对不是对我情感的压抑必定是常年累积才能形成而我不过是来这里几天而已就算我自大的认为她对我一见钟情也只不过十几天!

    出乎我意料的她在向我叙说她的一生她是如何由一个小精灵被族里前一任祭祀培养成为现在的祭祀身为祭祀是不允许和普通的精灵一样寻求配偶的她们只能孤独一生把自己悠久的生命都奉献给大神希洛。

    爱情对她们来说是一件奢侈品高高在上受尽别人尊重的她们其实内心却孤寂无比没有任何人敢追求她们而她们也只能一生伴着希洛。然而有一天她忽然觉自己爱上了希洛可笑的是希洛这个传说中伟大的神祗从未降临到人间过而圣庙中也只有一个希洛的泥塑而已。从那天开始美丽而又孤单的女祭祀就会把自己的心中的话告诉这个泥塑心中的情感逐渐积累沉淀在她的内心深处。

    难道让她找一个不一定存在的神谈恋爱吗?就算希洛是存在的可是希洛又怎么会轻易降临到人间呢。

    但是当她有能力阅读以魔法封印的那个精灵族大预言时在她心中就有了一个秘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说到这美丽的精灵女祭祀的双眸中已经滚落出热泪滑落而下滴在我的手上感受着其中的重量我深刻的体会到她内心的渴望她只是渴望成为一个普通人一样拥有自己的爱情!

    可是在精灵族严格的制度下谁也没有胆量违抗的。

    我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的抹去她的泪水她没有说下去只是抽噎着哭泣的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儿无助的表情令我觉得自己刚才推开她已经深深的伤害了她的心。

    我轻轻的拥她入怀一只手在她绿色的长上抚动。

    虽然她没有说下去但是我已经清楚了她内心的那个没有人知道的秘密是什么。

    精灵族大预言伟大的神祗希洛将于恶魔苏醒之前派遣神使代替自己帮助精灵族重新封印恶魔行使自己伟大的神力引导高贵的精灵族走向繁荣。而几乎神使俨然就是希洛自己的化身。

    于此美丽的女祭祀就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大预言中她并不在乎恶魔是否会苏醒她只在乎希洛会否降临当她第一眼见到由风灵引着进入精灵族领地的我的时候仿佛一道电流一样通遍她的全身她几十年的宿愿即将要实现了。

    我成了她唯一感情可以倾诉的对象。我深深的可怜着这个看似坚强的精灵对她的同情令我感觉任何对她的伤害都是难以原谅的。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月夜!

    不知何时我和她的舌头已经彼此纠缠在一起月夜的舌头散着丁兰般的淡香笨拙的在我口中索求着我紧紧的抱着她在她的背部温柔的抚摩着原本主动热情的精灵女祭祀在我的抚摩下有些轻轻的颤抖着光滑细嫩的皮肤渗出点点鸡皮疙瘩。

    唇分她如一只柔顺的小猫躲在我的怀中臻深深的埋在我怀中不敢与我对视甚至不敢看任何东西。我捧起那张几近完美的脸细细的观赏着。完美无暇的娇靥令我明白了什么叫秀色可餐。

    恍若星眸的双眼紧紧的闭着长长而微弯的睫毛不时的颤抖高挺的鼻梁下有一张朱红色湿润的诱人红唇我情不自禁的低头如蜻蜓点水般从她的双唇擦过这简单的动作亦令怀中的佳人“瑟瑟抖”。

    不堪一握的腰肢贴在我的怀中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生怕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梦一松手就会从梦境中醒来。

    可怜的女祭祀已经没有胆量再孤独的面对未来的生活了。事情展的是那么自然风大雨大掩盖了一切声音我们放肆的在树屋中泄自己的感情她单薄的身体在我身下婉转*“风雨”过后她躺在我怀中细细的喘息着。

    外面仍是风雨雷电然而屋内却是无比温暖。我抚摩着她的头心中对她充满了无比的怜爱可怜的女孩把自己的前半生都奉献给了精灵族自己却一直生活在孤独和寂寞中。

    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对爱情有无比热烈的执著和追求刚才的缠绵中我们都非常默契的配合着对方仿佛我们已经相熟了很久的岁月。

    精灵女祭祀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的伏在我的胸膛上但是我却知道她从这一刻已经不可能离开我了而我也不可能任由她一个人孤单的生活在这个时空里我想我又多了一份责任我要用下半生来守护她给她欢乐让她幸福我心中叹息一声低下头望着她现她竟已睡着了面孔留着得偿所愿的喜悦。

    我轻轻的笑了笑谁会相信平时威仪冰冷的精灵女祭祀会露出一个单纯如小女孩的笑脸呢这个笑脸恐怕也只会为我开放吧。

    我安然睡去并没有因为和精灵祭祀的关系而兴起背叛蓝薇的感觉。相反我比以往更加爱蓝薇精灵女祭祀使我知道了爱情的真谛令我明白了珍惜而蓝薇当她知道生在精灵女祭祀身上的事我想她会很乐意与她成为好朋友的。

    我要用我全部的生命来保护她们!我誓任何妄图想要伤害她们的人我都让他们受到最强烈的报复!

    这是我进入这个时空以来睡的最香的一次。风雨渐渐停了下来乌云消散于无形天空晴朗的像是一面镜子微风徐徐的吹着树页上残留的雨滴在微风中化为水滴坠落下去组成一和谐的森林交响乐。月光又重现大地照耀着宁静的森林。

    我感到怀里动了一动随即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往怀中的精灵女祭祀望去她那双透明的大眼睛正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我此时与我目光相对两朵红云立即升上她的脸颊马上垂下头去。

    一种奇异的气氛在屋中蔓延着我很享受这种气氛静静的享受着。半晌始终未说话的月夜忽然开口了声音在雨后的森林显得格外娇嫩如出谷的黄莺竟然我非常迷恋。

    “精灵族的大预言中在中间一部分曾叙述了神使在帮助精灵族度过难关封印恶魔之后破开空间之门回到了神界。”

    声音很轻却重如雷殛令我心头一阵猛跳简单的一句话既然让我惊讶又让我惊喜不过却又一次坚定了我的决心我要把她带回去。她没有挽留我反而告诉我大预言中神使是如何离开的事这并不是说她不爱我而是她太爱我却又知道我非常想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家乡她对我的爱实在已经越了自我完全是无私的。

    我没有立即问她如何才能破开时空离开这里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三个大长老告诉我精灵族大预言中并没有描述神使是如何离开这里的他们为什么要骗我呢?”

    月夜叹息了一声幽幽的道:“这个是精灵族的千年大预言是由很久前的大祭祀在临死前得到大神希洛的神喻而留下的。这次的恶魔是很罕见的强大恶魔如果他要是从地狱爬上来世间的一切将会被毁灭守护他的仆人也都是非常强大的生物神喻中曾详细的描述了他们的本领那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强大开始谁也不相信神喻中的事会真的生可是事情正按神喻中描述的那样一点点的生着凶悍的兽族积聚了很强大的部队攻击我们而且曾经有一次由一个不死巫师领队那次的攻击令三族尝尽了苦头虽然最终兽族被打退了可是不死族的强大也令我们所有人震撼!”

    月夜停下来望了我一眼其实说到这我已经大概知道为什么三位长老要欺骗我了不过我还是静静的听她接着说下去。

    “毁灭的威胁使我们寝食难安神喻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你的出现终于让我们见到了一丝曙光。”

    说到“曙光”两字精灵女祭祀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眼神中充溢着恬淡祥和。

    是什么力量让一向冰清玉洁的女祭祀作出这么大胆的事冒着亵渎神灵冒犯族规的危险让她可以追求自己的希望爱情的力量实在伟大啊。我忍不住的在额头轻轻一啄。

    “啊!”漏*点过后的精灵女祭祀非常害羞也恢复了往日的矜持脸上迅烧起来有惊喜也有羞涩。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被我偷吻令她害羞的惊叫了出来神情是那么妩媚。

    我很开心的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过了一会儿精灵女祭祀强自镇定勉强的继续道:“你所展现出来的强大令我们所有人都愿意承认你就是那个希洛派来拯救我们的人可是你不断追问关于神喻中如何离开的事情这令三位长老惶恐不安。”

    这正与我想的一样为了防止得到离开的方法我会不顾他们死活的立即离开这里他们选择了隐瞒。虽然这是对神灵不敬和亵渎但是为了三族人民他们愿意这么做!

    事实上我答应了他们是一定不会背叛他们的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我心中的想法所以他们欺骗我的事也情有可原。

    我不是个小气的人并不会因为他们迫不得已的谎言而责怪他们何况我要是想带走怀中美丽的精灵女祭祀没有他们的应允我除了使用武力强行带走就没有其他方法了。

    过了半天精灵女祭祀道:“大预言中关于神使离开这里的字语只有一句话“尊贵的神使在他的忠诚的兽类朋友的帮助下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回到了神界”。”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精灵女祭祀却说的非常艰难好象使出了全部力气说完后虚脱般瘫在我怀中轻轻的颤抖着。

    在我不带她一起离开的情况下她非常清楚我一旦离开就会成为永久再也不会和她相见了这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令她作出最大的勇气说出了离开的秘密。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知道了秘密我不但没有解脱感反而有种负罪感心中弥漫着酸涩和苦楚因为我深深的体会到和自己相爱的人分开是件多么令人悲痛欲绝的事而她肯说出来令我非常感动。如果她不想说我根本无法勉强她甚至她可以销毁神喻那样我只有留在这里。

    我又一次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悲哀的女祭祀无声的哭泣着。

    我拥着她脑中在转动着如何带她一块离开这里的念头如果我可以成功帮助三族度过这次难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他们应该不会拒绝吧何况我代表大神希洛对我不满就是亵渎希洛的神威。

    当然我如果失败了一切皆不用谈了。

    精灵女祭祀在精灵族中一向是作为和希洛沟通的高贵身份而存在她们都是伟大的预言家临死前的力量会让她们看破遥远的迷雾望见未来生的事所以她们的地位是仅此于精灵族的长老们!

    她们有神奇的法力她们可以在一瞬间治愈一个伤痛者可惜她们的身体都非常薄弱所以以她纤弱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在时空隧道中那种恶劣的环境下撑多久。换而言之如果她的身体状况没有改善我是无法带她一块离开的。

    在精灵族的这些天里我已经把我在另一个时空里的武学*传授给了他们这可以令他们强壮起来令他们看的更远射的更准更快的恢复体力。

    我想自己应该在找一些适合她身体状况的修行方法让她也跟着*当然这个不可能有效的效果的得一步步的慢慢积累。

    不过我到是有另外一个主意可以让她在时空隧道中有足够的力量支撑我带着她进入我的时空。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章 月夜女祭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