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生物!在我的印象中没有任何生物是可以永存的。即便连第五行星上那个存活了数百年的以血为食的科学狂人最后不也死去了吗。但是看着精灵族的那个在向我诉说不死生物时脸上流露出的恐慌以及颤抖的语气好象都在告诉我不死生物真的打不死的。

    我皱眉道:“不死生物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那个美丽的女精灵大祭祀幽幽的开口道:“不死生物都是由其他种族的人死去后受到*的魔鬼呼唤而堕落成不死生物*无比一般的魔法对它们没有作用而且不会死去。”

    我从她的明亮双眸中感受到她内心的惊悸。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生物可以让精灵族的大祭祀内心如次震颤呢。我在心中不断的描绘不死生物的模样不会死的生物?我始终不大相信。

    我瞥了一眼屋中的其他人连高傲的人类骑士也面有土色而几个醉酒的矮人似乎连酒也抓不稳了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恐惧。

    屋中气氛肃穆压抑我轻轻咳了一声道:“那不知你们的计划是什么而我的任务是不是帮助你们对付不死生物。”其实我看他们的表情我也知道他们并不惧怕兽族而是在为即将到来的不死生物在担心我这个所谓的神使大人就是为他们解决强悍的不死族吧!我也想看看不死族是否真的可以不死!

    我的声音打破屋中的沉闷的气氛所有人都从对不死生物的恐惧中恢复过来矮人王咕哝着灌了一大口酒精灵族的三位长老轻声的在念叨着好象在祈祷他们信奉的大自然神希洛的庇护。

    在城主身边的那个骑士又恢复了一贯的高傲望着我道:“我们还没有确定你是否真的是精灵族的神使在确认之前你没有资格得到关于我们计划的任何一部分。即便你是真正的精灵神使如果没有相符合的实力我们也不会让你参与我们的计划!”

    我心内苦笑一声想帮忙还要得到认可如果傲云在这恐怕早就冷哼一声转身走人了吧!我要不是为了精灵族才懒得理你们死活呢。

    我道:“你是想在这里看看我的实力还是在别的地方看我的实力?”

    高傲的骑士没想到我不但没有胆怯反而向他邀战这在以前是在任何族中也从来没生过的事他的脸上一阵白。

    风灵从她父亲身边走过来小声告诉我道:“神使大人你千万要小心啊他是人族中的黄金骑士呢和父亲的实力相差无几在几个族中是最强的在我们族内的五级武士才能勉强抵挡住他的攻击。”

    黄金骑士盯着我狠狠的道:“好!咱们就去骑射场我到要看看精灵族传说中的神使大人的魔法有何厉害的地方。”

    精灵族的几位长老脸上顿时有些难看他们非常清楚面前的黄金骑士有多厉害而这位传说中的神使大人他们却丝毫不知底细虽然希洛大神是非常厉害的可是他派出的神使会有什么样特殊的本领呢没有亲眼目睹他们很难相信我可以战胜人族最强的黄金骑士。

    我淡淡的道:“请带路吧!”

    在我心中我已经决定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实力。既然上天注定让我来到这里就让我好好的在这里历练一下吧也许我会从中找到回家的路权且让我充当一次精灵族的神使将他们从不死族的威胁中拯救出来吧何况救世主的角色我也不止充当一次两次了驾轻就熟!

    我回答的如此干脆让所有人都为之愕然黄金骑士见我有恃无恐的模样也收起了傲慢的神情仔细的打量了我几眼直到再次确认无法从我身上看到所有高级骑士应有的特征的时候才哼了一声抢先走出城堡。

    我们几人来到了骑射场由于三个种族的领人物都聚集在此很快骑射场周围聚满了各族的人。骑射场很宽阔平时是训练人族的骑士的场地骑射场的边缘扎着一些草人有的草人扎着几根羽箭。

    我们俩都没有说话互相对望着。

    这个时代的武道水平实在不怎么样从那个黄铜骑士身上就可见一斑只是会一些粗浅的功夫比起几前年后的我的时代实在差太多了。

    黄金骑士使用的是一柄双手剑宽大厚重身上披着不轻的全身甲头上罩着一只头盔全身上下只留一双眼睛的空隙。

    而我单手抓着一柄细长的剑身上普通的衣装没有任何甲胄。

    比赛之前风灵的父亲将他叫往一边在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黄金骑士望了一眼随即向人族的领点了点头。不用听我也猜的到一定是风灵的父亲因为我神使的身份吩咐等会动手时令他不要伤了我毕竟精灵族的魔法和弓箭手在战场上是十分重要的不必要因为我与精灵族交恶这样对谁都不好。

    我叹了口气看来谁都不那么看好我啊。

    黄金骑士站在我面前望着我道:“你不用穿盔甲吗?”

    我呵呵笑道:“那种笨重的东西会让你连路都走不动的。”

    对于我的讥讽黄金骑士显然不大在意他已经决定等会要好好的羞辱我一番。精灵族的一位长老走过来在我耳边低声道:“敬爱的神使大人并非我看轻您你所面对的黄金骑士是人族中最厉害的武士他一个人可以单身杀死两个小队的兽人我们高贵的精灵族精通的并非是野蛮的杀戮如果您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话我可以和人族的领商量取消比赛。”

    虽然精灵长老的话语婉约而委婉可是却充分表达了他对我的没有任何的信心在单薄的精灵族看来如果只身面对面的干掉两个小队的兽人那几乎是不可思意的连最强的精灵族武士也做不到因为他们的体力实在是几族中最弱的。

    而在他们看来我这个神使更应该是高强的魔法师而非是一个会使用武力的野蛮人虽然我也是一个人类。

    我心中暗道:“你既然担心我早干什么了等到了骑射场才说要取消比试众目睽睽下就算是我答应恐怕其他的种族也不会答应围观的上百个精灵也不会答应吧。”我大有深意的瞥了他一眼经历了诸多磨练后我早非那个思想单纯刚出村落的小家伙了。

    他之所以这么做大概也是想看看我这个精灵神使到底有何本领吧!但又担心我会被黄金骑士失手打伤这对于大自然之神希洛来说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虔诚的精灵族应该善待且尊敬神使大人而不是有所怀疑。

    骑射场挤满了人各族的人聚集在不同的地方交头接耳的望着我和黄金骑士并且小声的议论着。

    俊美的精灵族的精灵们都担忧的望着我没有谁会觉得看起来没有一点武装的我会打过人族最强的黄金骑士而且与黄金骑士相比我至少要比他矮上一个头还多他宽大粗重的双手剑和我手上的细剑也相差很多。甚至他们在怀疑我的细剑能不能在黄金骑士身上坚固的铠甲上留下一点痕迹。

    众所周知人族的力气虽然比精灵族强不了很多可是到达黄金骑士的水平人族的力气可以矮人族最强的战士相媲美而黄金骑士也惟有矮人族中的矮人王可以打个平手。

    在精灵族长老宣布比试正式开始后四周就静了下来毕竟我的身份还是让他们对我怀有一些信心的。

    黄金骑士双手握着宽剑等我进攻却见我并没有进攻的意思。不屑的望着我先我袭来。这个家伙到是有些蛮力双手握着粗大的宽剑奔跑的度仍然很快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宽剑就向我重重的劈了下来。

    几乎所有的精灵都不会怀疑从我头上落下来的宽剑会将我砍成两段精灵们出一声惊呼还有的闭上眼睛不忍看我了。

    我淡淡的望着眼前的黄金骑士心中在把他与先前的黄铜骑士相比较他的度很快动作也很灵敏双手握剑仍不失剑的灵活这点很难度剑招简捷迅没有花哨直来直往。

    他能够理解武道中以度和力量来取胜这已经比较难得了不过我还是有点不解如果光凭力量他们是无法抵的过精灵族的毕竟精灵族的魔法可不是说着玩的。魔法的强大我深有体会。

    面对即将落在我头顶上的宽剑我倏地举起手中的细剑剑尖堪堪抵住他的剑尖。

    黄金骑士脸色有些不自然甚至是吃惊挡的住他一招是在他意料中怎么说我是神使不可能连一招都挡不住的但是可以在一瞬间随手就点在他的剑尖上令他的宽剑难以再进一步让他十分吃惊。

    他感到手上的长剑仿佛被我吸住了一样想移也移不开。

    我微笑的望着他心中暗忖在这个时代可能他们还没有现“气”的力量吧所谓气也就是游离在空中的各种能量。

    念头未落忽然黄金骑士身上散出看起来极为神圣的白光白光延着宽剑而来大大增加了我的压力我顿时紧张起来收起小视之心没想到这个时期的种族也已经掌握到了将四周的能量转为为己有的法门。

    黄金骑士笼罩在一束白光中显得更加威猛四周的人们顿时如开水一般沸腾起来在战场上看到这束白光就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而兽人则是完全相反的感受他们看到白光就好象是看到了恶魔一般仓皇的躲避。

    精灵长老们紧张的望着我尤其是那个美丽的精灵女祭祀大而明亮的眼睛一直担忧的放在我身上我有直觉这个精灵女祭祀可能会对我有好感。

    手中劣质的细剑抵挡住白光的能力纷纷化为碎末长剑逐渐变为短剑再由短剑变为剑柄接着剑柄在我手中也完全消失了。

    没想到他竟掌握了剑气的诀窍我真的小看他了。不过我并不担心这种程度的剑气显然还无法伤害到我。在剑柄消失的一刹那我的一根手指代替了细剑的位置顶在他的剑尖上。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强大的黄金骑士出的最强武技竟然被人用一根小小的手指给挡住了这简直是个奇迹。

    没错对精灵族来说早把这当作一个奇迹了只有神才拥有这种神力而我神使的身份在这一刻他们深信不疑。原本担忧的精灵们都欢呼起来矮人们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口中喃喃着:“又一个又一个!”在他们面前又出现一个可以和他们矮人王匹敌的强者。

    而人族们对我也并不排斥毕竟我的相貌像人类而多过像精灵我越强大他们的安全也越有保障。在这种情况下被我用手指给挡住的黄金骑士显得非常尴尬他在三族里一向除了几个领外他就是最强的而现在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陌生人的手指挡住了最强的武技这令他下不了台。

    不甘心就这样丢了面子他猛的用尽全力将自己十几年修出来的斗气全部灌注到剑身上好在他的剑是矮人族手艺最好的工匠打制出来又经过魔法加持在灌注了大量额斗气后才勉强没有折裂。

    他全部修为令我感到一些吃力我聚集着一些内气向手指的部位运去隐然可见一团金色的光芒在我的指尖形成。

    在我和他之间他的白色剑气与我的金色内气在剑尖处撞击在一起。

    我凝望着他而他已经没有余力再向我瞪眼了两团光芒越聚越大仿佛随时会爆炸开见多识广的几族领已经开始领围在周围的人群向后退去。

    突然我不可抑制的出一声长啸金芒瞬间大涨盖过了白色的光芒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金芒中有一只可爱的白狼四蹄并用在空中纵飞小巧的*鼻子正努力的皱着现出几条浅褶厚实的脚掌上有几点寒光闪出向黄金骑士奔去。

    这只不过是幻象真正的小白狼还被我封印在体内没有我的召唤它是无论如何也出不来的。由此可见我还未能真正的掌握小白狼的力量否则没有我的操控它是不可能在我体内动用自己的力量!

    空气忽然迅膨胀热度也在急剧增高两股能量的撞击已经引了爆炸我立即挥手放出一道能量罩将我和黄金骑士罩在里面当然在我们之间的爆炸也被笼罩在里面无法波及到外面的人。

    陡然连环的炸响令大地也出颤抖脚下的土地被炸翻过来一时间尘土飞扬没人能看到里面的情况。沉闷的响声连珠的从地面传出。这么大的威力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人人都屏住呼吸望着被灰尘遮住的两人的位置。渐渐的尘灰偃旗息鼓众人骇然的现在我和黄金骑士的脚下炸出了一个直径两米的大坑我正漂浮在空中。黄金骑士狼狈的从深土中向上爬出来。

    我扫了一眼四周的所有种族的人每个人的眼中都写完了惊讶和钦佩强者无论在哪个族中都是受欢迎的。

    精灵族的三位长老惊喜的向我走过来惟恐我在刚才的比试中受了伤美丽的精灵女祭祀也跟着向我走来那对充满了神秘和*的双眸中冲满了关怀走近我身边向我施加了“祝福”“恢复”“治疗”三个治疗魔法。

    我消耗的一些体力几乎瞬间就恢复了一点也感觉不到战后的疲劳我不禁大赞魔法的神奇我体内强大的能量是没有办法令我短时间内恢复消耗的体力的而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可令人消耗的体力在一瞬间恢复。这令我更加坚定的帮助精灵族度过难过把魔法这种神奇的东西尽量的传给后世。

    精灵女祭祀细心的查看着我身体是否受到伤害小心的呵护我手尖受剑气所致而留下的一个小疤痕。虽然没有人怀疑一个精灵女祭祀对神使的呵护另有他意我却感觉到她特别的温柔。

    那个手尖上的疤痕在她的努力下也消失不见了。我奇怪精灵族对“完美”有着异忽寻常的执念!我的皮肤在上一次蜕化中已经*的如同刚出生的孩童这次的蜕化更让我的皮肤莹润仿佛透着蒙蒙的白光。

    我奇怪的与精灵女祭祀对视了一下我不觉得刚见了我两次面的她会对我产生什么“念头”可是她对我特别的神情又让我感到她确实是对我有一些念头的那种神情我在蓝薇的脸上也看到过。

    精灵族的每个一个成员都俊美非凡这是其他种族拍马也不及的而精灵女祭祀更是完美的像是天生的艺术品单论美貌蓝薇也有所不及而且精灵女祭祀和蓝薇有一点非长想象那就是在面对别人时那冰冷的神情惊人的相似。

    黄金骑士这时已经从炸出的深坑中爬了上来未一言的就气冲冲的走开了似乎胜利者周围总是伴随着鲜花掌声和微笑。我在精灵族武士的簇拥下离开了骑射场。

    精灵族一向缺乏强大的武者而今天我的出现终于圆了他们的梦终于有一个可以和其他族相媲美的强大武者了!这令所有的精灵都感到自豪每个人都向我出心底的微笑。

    我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他们应该可以放心的将他们计划告诉我了吧!

    很多人彼此拥挤着围在深坑之前不断出啧啧的惊叹声在他们记忆中除了几个有限的高强魔法师还没有人能够弄出这么大的一个坑吧。人们对今天的战果很满意仿佛看到了野蛮的兽族在几族的联合下被撵到西北极寒之地去的情景。

    在城堡中我安逸的喝着杯中的难得的美酒所有人都没有了之前对我的怠慢。

    黄金骑士铁青着脸站在城主的身边目光却看往另一边不敢与我对视武道*到他这种程度应该很清楚强弱的分别了刚才他被炸的灰头土脸要不是有我的帮助他也许就被自己的斗气给炸死了。我却安然无恙一点事儿也没有。如果他没被愤怒遮住了眼睛他会知道自己与我差别有多大。

    我并没有和他们客气而是直接问了他们的计划这些占据上位的领们只注重实力并不会因为你的礼貌而对你有所青睐。

    没想到他们的计划很简单就是赶在恶魔苏醒之前再次用魔法把他给封印至于封印的方法在大预言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过这个魔法却需要三个精灵族的高级魔法师合力才能完成。

    不过恶魔的所在地在极北的寒冷之源想去那里需要通过无数个兽族的领地而且在寒冷之源更有无数早已苏醒的不死生物守护着。

    而现在兽族又不断的开始派出部队进攻几族的领地令三族无法分出足够的人手去寒冷之源封印恶魔。

    人去少了只会被路上的兽族轻易给吞噬人去多了那么自己几族的领地又难以保全所以虽然有了计划却一直没有付之行动。

    精灵族的长老叹道:“想安全的通过兽族的领地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再对付更加厉害的不死生物就更困难了想要留有余力封印恶魔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我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为什么还要派人去呢?”

    “难道坐以待毙吗?”人族的领道“毕竟这是一个希望我要用全部的力量保护我的人民。”

    会议散了我和精灵族的几位长老又回到了精灵族的领地中天色暗了下来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精灵大预言中提到了我是怎么降临到这里的那么是不是也提起我是如何离开的呢?想到这我不禁有些亢奋要是有的话我就可以回去和蓝薇相聚了。

    我兴冲冲的问三位长老道:“呃大预言中有没有说起我是如何离开这里的?”

    三位精灵长老互相看了一眼道:“好象没有说到。”说完就匆匆离开了奇怪的是三位精灵长老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些坨红。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 黄金骑士,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