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恍然大悟原来是风灵是人族领的女儿。怪不得这些人都对她这么亲切和尊敬。而我也就知道了人族和精灵族是靠联姻来维持彼此的关系。而这些士兵在看我的时候由于我陌生的脸孔而颇有一番敌意。风灵可能因为受到族内长老的嘱托没有将我的身份公布出来而只是简单的介绍了我一下就由一个士兵向城堡中报信另一个士兵领着我们向内城走去。

    风灵显然对于回到人类的地方感到很高兴唧唧喳喳、乐此不疲的向我介绍着路上四周的商贩、店铺繁荣的街区中经常看到有长相粗糙的矮人开的铁匠铺。店铺前挂着兵器胄甲的样品只是这些东西在我眼中总令我感到手艺和他们的长相很相象。

    难道风灵口中最心灵手巧的矮人族制作出来的就是这种东西吗?

    忽然耳朵里传来兵器撞击和训斥的声音。我立即来了兴趣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人类的战士训练我到想看看这个时代的人类是怎么将一个柔弱的普通人改造为拥有较强杀伤力的士兵、武士的。

    领路的士兵领着我们向前走去经过训练场所时我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向里面望去。

    这一看才觉原来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样是人类在训练自己的士兵而是人类在训练精灵族的士兵。

    我想可能是精灵族的长老们也意识到自己的士兵太弱不禁风在战场上一旦被兽族靠近几乎很难有逃生的当然武技强横的精灵族的武士可以轻易宰掉几个兽族的勇士而不费吹灰之力。

    只是成长为武士需要的时间实在太久了而且也只有少量的精灵才能达到较高的武士级别低级武士也只能勉强抵抗兽族的冲击吧。

    意识到这一点精灵族可能会对人族的训练方法感兴趣人族的训练方法可让一个普通人在短时间内成为一个有一定杀伤力的士兵。而且人族的武技能够增强精灵柔弱单薄的身体。

    一个人类的战士穿着半身胄甲手中拿着一柄宽大的长剑可能对刚才的练习不大满意此时正指着面前的几十个精灵在破口大骂。

    精灵们一个个羞红了脸人族的战士可能觉得已经骂的过瘾了将手中的宽剑扛到肩上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你们这些该死的精灵爱惜自己的相貌不愿意按照我的指示锤炼自己的**难道不能安稳下来调理自己的内息吗。像你们这些笨蛋如果没有我们人类的保护早被野蛮的兽人给灭了!”

    突然一个羞红了脸的精灵站了出来道:“你侮辱了我们精灵族的荣誉我要向你挑战!”

    人族战士哈哈大笑出来半晌停下道:“是不是我的耳朵出了毛病你竟然要向一个高贵的骑士挑战那么你告诉我你是精灵族几级的武士。”

    那个站出来的精灵听了他的话脸上更红了唯唯诺诺的道:“我我还不是武士不过有一天我一定会是高强的武士。”最后一句好象费尽了那个精灵的所有力气双手激动的有些颤抖但目光却异常坚定。我心中微笑这个爱面子的小精灵真是可爱。

    人族的骑士对此颇为不屑哼了一声道:“哈哈高强的武士吗那么就让我看看你这个未来的精灵族高强武士有什么能耐。”

    扛着宽剑的人族骑士挑衅似的望着他涨红了脸的精灵恼怒的望着面前的骑士心中却知道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动手的下场也不过是被他羞辱一顿罢了。

    风灵也陪着我站在训练场外边那个带路的士兵也只好停下来陪等着我们。精灵族的那个小家伙虽然动作轻巧可惜力量太小根本敌不过人族骑士大开大阖中气十足的拳法转眼间已经第三次被打翻在地了。我都有些不忍目睹了精灵族的攻击实在太弱了恐怕他们的武士也不会强到哪去。

    骑士得意洋洋的一脚把精灵给踢了出去刚要训话却看到我们三人站在外面可能没有看清我身边是城主的女儿毫不客气的向我喝道:“什么人敢在外面偷看难道是你们的贱肉在皮痒吗。”

    在我们身边引路的士兵马上训斥道:“灵儿小姐也是你可以辱骂的吗还不向高贵的灵儿小姐道歉灵儿小姐或许还可以大量的原谅你的无知。”

    那个骑士现是灵儿小姐时已经知道不妙了城主可是最疼这个半精灵的女儿了此时马上单膝跪下道:“黄铜骑士约翰向尊贵无比的灵儿小姐表达最真诚的歉意希望灵儿小姐可以饶恕我的罪行。”

    拥有一般精灵族血统的风灵显然非常大度道:“你起来吧我不怪罪你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像刚才那样辱骂精灵族。”

    黄铜骑士约翰见灵儿小姐没有归罪他心中嘘了一口冷气听到灵儿不准他羞辱精灵族低垂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不屑。

    我心中感叹:“自大的人类”自大是人类的通病我想如果没有强大的兽族在外面虎视眈眈这三个族恐怕不可能如现在般互相依存吧。也许在未来的史书上找不到关于精灵族矮人族、兽族的记载可能是因为最后兽族被消灭而在人类的自大和贪婪中其他几个族类也相继灭亡了吧所以才没有流传一字片语的记载而魔法这种神奇而强大的东西也渐渐势微被武道的光芒所掩盖而逐渐消亡了。

    我叹了口气虽然自己为精灵族感到可惜可是深知历史的自己知道未来的世界已经形成历史不可改变我也无法帮助这种奇特、美丽的种族避免灭族之灾啊眼中透出一丝怜悯。

    “喂你是什么人竟可以站在高贵无比的灵儿小姐身边。”

    耳边响起粗鲁而饱含恶意的声音我回过神来刚好看到黄铜骑士的瞪着我的眼睛。一瞬间我掌握到了他的意思灵儿虽然有高贵无比的身份可是使他在那些他瞧不起的精灵眼中丢了脸他颇有些不甘但是却不能泄到风灵身上那么风灵身边的我自然就成了替罪羊。

    我摇了摇头这个桀骜不逊的家伙是想把我打一顿出出气找回自己的面子。

    我冲他笑道:“你是想挑战我吗?好吧我同意。”他没想到在他提出挑战之前我就先说了出来而且灵儿小姐丝毫不阻拦不禁对我的身份有了一些怀疑。

    风灵对我颇有信心在她心中我是大神希洛的化身不可能失败的何况她今早亲自看见了我那只威势骇人的小龙因此对我充满信心。而且作为一个精灵又如何敢干涉神使呢!

    风灵想了想还是向那个骑士介绍我道:“这位是大神希洛派来解救我们的神使大人。”风灵的本意可能是向他提醒我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怕他不知我的身份吃了亏。

    可惜那个自傲的家伙显然对我精灵神使的身份极为不屑眼神中充满了戏谑好象胜利已经掌握在他手中。与他不同的是另外那几十个受训的精灵们欢呼着膜拜着。

    我站在他面前十米处黄铜骑士望着我为了显示自己是公平争斗扔过来一柄长剑在我面前扎在泥土中的剑身一阵抖动我抓起身前的剑剑一入手中立刻感到质地粗糙空隙太大不够坚韧。

    他一脚将拄在地上的宽剑踢起伸手抓住摆了一个骑士的造型望着我道:“可以开始了吗?”

    我淡淡的道:“来吧!”

    他愕然的望着我又把剑插到地上在他眼中我可能是一个非常不知死活的人吧他等了一会将我没有抢先进攻的意思高喊一声向我冲来一剑向我刺来架势十足到是有点骑士的样子。

    望着他向我眉间刺来的宽剑我动也不动只是微笑的等着他不断靠近。其他的精灵们都出惊讶的叫声就连风灵也有些紧张的攥紧了小手。望着他冷笑的面孔我心中暗道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样才是真正的武技吧!

    就在宽剑逼近我的一刹那我忽然出其不意的伸出手来屈指一弹正中宽剑的剑尖隐约可看到力量波浪形的向前传播。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宽大的长剑化十几截废铁落在地面。

    几乎在同一时刻我脚下的剑被我拔出长剑在我手中仿若灵蛇一般闪耀跳动几点金光不时闪烁出来。

    在场所有人如果不知道我手中只是一把普通的剑还以为是经过魔法加持过的剑呢。风灵在早上看到了小龙后一直把我当作一个魔法师现在却看到我施展出强大而华丽的剑法更加坚定了她心中我是神使的想法否则会有谁能够把魔法和武技都使的这么出色。

    精灵们看到一向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的黄铜骑士在我手下像是一个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娃娃狼狈的左右闪避着心中顿时出了一口平时被欺负的恶气。因为我的身份代表了精灵族。

    骄傲的黄铜骑士眼前满是剑光闪烁冷气扑面自信就如不断从即将倒塌的墙壁上剥落的黄土。无论怎么竭力的躲闪都躲不过眼前的剑光忽然脚下不知踩到什么踉跄的向后跌倒。

    “锵!”

    我含笑站立手中的长剑仍笔直的立在我脚下不同的是是笔直的插在我脚下的一块青石上。人人目瞪口呆的望着我脚下的长剑。青石的硬度他们想必比我还要清楚想以没有经过魔法加持过的普通长剑插入青石的难度不啻于用鸡蛋击碎石头。

    黄铜骑士惶恐的站起身来四周静悄悄的没人说话。黄铜骑士急忙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却意外的现自己毫未伤。

    我望着他微微一笑道:“你该去换一个甲胄了。”

    本来还想说两句大话的黄铜骑士低头向身上的甲胄望去甲胄突然间化为一块块的碎片从他上半身剥落。

    我淡淡的道:“不要因为几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就侮辱别人的种族很弱你觉得自己很强吗你认为如果再来一次你可以在我手中走几招呢?如果没有精灵族人族能够单木撑舟活到现在吗?想想吧骑士大人。”我向风灵道:“咱们走吧。”

    刚走没几步忽然堡内传来钟声一声接一声的震荡着众人的耳鼓我疑问的望向风灵却现每个人的脸上都很凝重风灵道:“神使大人这是城堡上的了望台上出的现兽人的警报!”

    话声未毕有更为刺耳的钟声传来风灵脸色煞白道:“兽人开始攻城了!不用她说我已经捕捉到了随着风而飞到城堡中的那些低沉的如野兽一样的吼声。

    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而刚才还喧闹、繁华的街区马上空无一人所有普通人都收拾东西躲回家中省得被战争误伤。

    我道:“我去看看。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我突然飞了起来。我向城堡的高处飞去背后传来风灵的感叹声:“神使大人的能力真是深不可测没有加持任何飞行魔法就可以飞起来真是令人赞叹!”

    我在天上飞行着在城堡上负责守卫的战士们都全神贯注的对付在下面嚎叫着攻城的兽人们兽人手持很简单的武器有铁剑重斧石槌一些体型庞大的兽人一**的用自己的身体撞击着高大的城门随着他们每次着城门我总忍不住眉毛抽搐闻名不如见面不论风灵怎么说也只是给我一点点印象而已现在身临其境来看才知道兽人的身体是多么……多么的实在是天生的凶器。

    我绕着城堡飞行了一周现四周都有兽人进攻进攻毫无章法全凭本能在进攻、厮杀我现在有点了解为何人族、精灵族和矮人族在实力数目相差巨大的情况下仍能活到现在多半是因为兽人太笨且没有好的领导者否则这个星球的天下早就是兽人的了。

    忽然我看到风灵正在向我招手我飞了下去。站在城堡上望着激烈的厮杀场面又是另一番感受鲜血沸腾颇有跃跃欲试的感觉。

    在我身边是那些刚才受训的精灵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弓箭箭矢如雨般从他们的手中滑落几乎每一箭都会命中一个兽人而且都是兽人最脆弱的面部肋下腋窝耳后眼睛等地方。

    说实话刚才在看黄铜骑士在教训他们的时候确实有些轻视他们而现在我才知道在战场上与这些神射手相遇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我已经在心中为那些可怜的兽人们祈祷了。

    看的我心惊肉跳每一记“嗖”的声音传出总有一个倒霉的兽人被射中然而身强皮厚的兽人们往往被射了五六箭才不情愿的倒下来。

    人族的投石机也挥了很大作用二十多架投石机每次投出都有七八个兽人把砸成肉泥。

    我注意到几个人族的魔法师和精灵族的魔法师在念动魔法风灵告诉我这是大范围的驱逐恐惧魔法会没有大脑的兽人们也会感到恐惧时间的推移胜利已经基本上定了下来。兽人们开始溃败。

    望着四下逃散的兽人们城堡的大门忽然打开数队整齐划一的百人骑士队伍冲出城门任意驰骋着四下追杀着逃跑的兽人。

    忽然一个卫兵模样的人向我们奔跑过来然后在风灵耳边低声说了一些话。风灵听完后向我道:“神使大人我父亲和几位精灵族长老正在城堡中等着我们呢。”

    我瞥了一眼战场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只不过清理战场而已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我微微笑道:“那我们就走吧让别人久等可不是一件有礼貌的事呢。”

    风灵欣然的在前面带路我心中回想着刚才兽人攻城的事情很明显的看出来虽然兽人占了很大的人数优势可是想要攻下这座稳若磐石的城堡对几个种族造成灭族的威胁显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为什么精灵族的那几位长老会如此担忧呢有些想不通我想该是其后另有其他的隐情吧。

    一路想着逐渐来到城堡内部在一个议事厅中我看到了几个种族内的脑精灵族的有三位长老和一位美丽的女祭祀人族的有两人一个应该是风灵的父亲另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他看我的目光到是有些不屑。想来又是一个自以为是的高手。

    我不理会他的目光望向另一边是三个矮人浓郁的酒气从他们身上传了过来三个矮人都配备着一个大铁锤看起来像是炼造器具的家什不过上面传来的魔法波动告诉我这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几个矮人懒洋洋的望着我不时的抓起手边的酒壶灌上一大口。

    看来除了精灵族其他的人都不把我当一回事。

    精灵族的长老们见我进来一起迎了上来礼貌有加的向我问了声好然后将我介绍给在座的各位。

    风灵一早投入到自己父亲的怀中风灵的父亲威严而慈爱。

    望向我的目光却含有一些质疑。

    四周静的连落下一根针都可以听到几个矮人大口的灌着麦酒不时用醉醺醺的双眼打量我一眼。半晌风灵的父亲、人族的领先开口道:“他是一个人类你确定你们自然神希洛会派一个人类作精灵族的神使?”

    风灵插嘴道:“父亲神使大人是确确实实的精灵族的神使他是个非常厉害的召唤魔法师而且他的武技是我看过的最厉害的!”

    人族的领先是慈祥的向风灵微微笑了一下道:“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对于自己那个在精灵族长大的女儿他很清楚她和其他的精灵一样都崇奉自然之神他不会完全相信关于神使的方面的话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女儿是很强的精灵族武士她既然说我有很强的武技作为人族的领也是最强的骑士的他到有些想要验证的意思了。

    精灵族也很无奈务必要使同盟的其他两族也对我的精灵神使的身份认同否则计划就无法进行。

    人族的领道:“你说这个人就是你们精灵族的神使可是你们有什么证据来说明他确实是神使呢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我可不会将我们族的未来交到他的手里。”

    几个矮人一边灌着酒一边以人族马是瞻的嘟囔着。那个美丽的女灵大祭祀凤眸含威走上两步淡淡的道:“尊敬的人族和矮人族朋友们精灵神使是在我推算的那天从天而降是风带回到部落中的而且神使大人长相与预言十分吻合。”

    精灵族有预言在恶魔从地狱中爬出来并毁灭一切的时候大自然神希洛会派遣他的忠实仆人降临神使降临之时会浴火而重生夹带希洛大神的无穷威力杀死恶魔。

    这是精灵族几百年大预言的后面部分而前面部分则描述在某一年恶魔渐渐在地狱苏醒他的奴隶兽人会向精灵族和人族、矮人族动猛烈的攻击把世界变成遍布鲜血和腐肉的地狱以迎接恶魔的诞生。现在已经逐渐接近大预言的那一年。

    而兽人族果然开始骚动不安零星的起了对其他种族的侵犯刚才的兽人袭击不过是兽人大军的极小一部分仅是兽人前头部队而后面的兽人大军估计也在整装待了。

    我暗暗咋舌不过是先头部队竟然都有这种规模那要是正规兽人大军该会是什么样骇人的规模。

    其中一位精灵长老叹息道:“真正对我们三族造成威胁的还并不是这些只会繁殖的兽人而是另外一些不死生物!”

    我道:“什么不死生物?生物还有会不死的吗?”

    另一为长老道:“大预言中曾描写在恶魔醒来之前他的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仆人会比他先苏醒帮助兽人攻击其他种族迎接他们的主子降临。这些不死生物才是真正可怕的。”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章 精灵族大预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