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打了个突兀一丝恐惧涌上心头难道他现在就要把我吃了吗?体内的力量被吸走了三分之一的时候忽然又停了下来。

    邪魔仿佛感觉到了我的恐惧蓦地开口道:“在时空中飞行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没有足够的能量只会陷入在时空的旋涡中永远也无法挣脱出去达到你想要去的地方。”

    说到这邪魔又沉默了不过我却已经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他因为被封印了很久远的时间打破封印已经耗了太多的内息再加上与我们几人和所谓水神后裔的纠缠恐怕已经使他体内所剩无几的力量消耗殆尽了所以在他用那个战士领的生命为代价破开时空之路时顺便带走了我而我体内蕴含的大量能量和强大的生命力就是他所需要的当他力有未逮时就会从我身体中吸取能量直至他抵达目的地这样的情况下我也等于成了他的食物!

    想通了这一点我便镇定下来我很清楚短时间内我的生命不会受到威胁他还需要我为他提供能量。

    时空通道仿佛没有尽头四周黑幽幽的一片几个白点放出微弱的光。我有一个错觉好象自己只是停留在某一个地方而并没有移动。事实上我知道这仅仅是错觉而已因为处处的“景色”一样我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移动了。

    我被邪魔提在手中身体受到禁制提不起一丝力量。只有嘴巴和双眼可以自由活动。周围单调的“景色”令我昏昏欲睡眼皮有些沉迷茫中我睡了过去。

    当我因为体内的力量被邪魔抽取而再次醒来时周遭仍是那么乏味看不出一点生气时空通道好象是一条永远走不到头的路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想我会迷失在这无限狭小又无限广阔的时空中。

    邪魔虽然是个*的生物不过我于此时我却很佩服他不愧是强大的生物。也许他以前曾走过时空隧道现在显得驾轻就熟没有任何犹豫、惶恐就是那么执著的向前飞行。

    我在心中暗暗忖度如果换作是我我可能因为孤单和看不到尽头而感到恐惧、害怕渐渐的就会迷失在这里而无法找到出路。

    体内的阴阳二气缓慢的在体内运转着吸收着充斥在时空中的能量慢慢增加被邪魔吸走的那一部分。

    寂寞无比的我忽然脑海中又想到了蓝薇、月师姐、傲云心中顿时觉得被针刺的一般难受胸膛里燃烧起一把熊熊的火焰。本来被邪魔抓住我自忖必死无疑以邪魔的强大如果他想杀我我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可是现在却有了机会我对邪魔有很大用处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我凝神望着四周的特征强硬的往脑子里塞希望可以记住待以后逃生时可以用来找到回去的路。

    可惜不一会儿后我就彻底的放弃了四周根本没有特征可言每一片地方在我眼中都惊人的类似我完全看不出它们有什么不同现在我有些怀疑邪魔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飞向何处了。

    如果我不知道回去的路就算能从邪魔手中逃脱也根本无法回去。想到这我废然一叹难道我真的要和蓝薇彻底分开了吗我在也无法回去了吗?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个很大的打击。

    我不禁沉默不过我还没有放弃只要我活着就可以想到办法找到回去的方法如果我死了就真的全部都完了。我在脑海中想着脱身之法。

    又过了一段时间身体一震力量源源不断的被吸了出去我听到邪魔出“咦”的一声好象有些惊讶半晌当我体内的力量又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时邪魔忽然道:“你的力量很奇怪竟然在被我禁制了后还可以自动吸收外界的力量来补充自己。你又可多活一段时间了。”

    短短的两句话是进入时空隧道后邪魔说的最长的了。虽然他的声音充满了*和萧索的味道在这如死一般的静寂的地方他的声音此时对我来说却仿佛是天籁一般动人。

    不过心中却如闪电从耳边划过使我惊悸从他刚才的话语中透漏出他刚才有杀我的意思原因当然是因为我体内的力量快被他吸干了剩下的就只有我的生命力了。当他下一次力量耗尽时他会毫不犹豫的剥夺我的生命力作为他突破时空隧道的最后粮资。

    体内所剩无几的力量缓慢的在体内运转一丝丝外界的力量被吸收到体内我想我只剩下最后一次让他吸收的能量了等到我力量用完等待我的就是死亡。

    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我告戒自己镇定下来当务之急是想办法从邪魔的手中活下来我不指望他会突仁慈之念放了我。

    我望着被黑火包裹住的邪魔那狰狞的脸部轮廓我鼓足勇气道:“在这无限广阔黑暗的时空隧道中你怎么能寻找你所在的星球?”

    邪魔没有回答我甚至连看也不曾看我一眼我是要从他口中套出一些关于时空隧道的秘密也许会有什么方法帮我从他手中逃出来。

    我竖着耳朵一直等邪魔说话时间渐渐的过去很长长我的信心也逐渐消磨殆尽按照我的推算很快他就要再次从我体内吸收能量了。果然没过多久体内积聚的能量被他吸了个干净。

    我知道自己完蛋了就算他现在放了我我也没有可以逃走的力量。

    忽然邪魔道:“时空隧道虽然广大无边却并非无迹可寻……”

    他突然说话令我沉寂的心又活跃起来仔细的记着他说的每一个字。

    “宇宙的时空隧道是交叉流动的那些小白点就是另一个时空隧道的入口而那些横在隧道中的漩涡就是从时空隧道脱离的出口。”

    我心中震动无比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么我们现在飞行的这条时空隧道就是这个星球的时空而那些邪魔带着我越过的漩涡就是脱离隧道的出口。

    我心中再次猛的一震心底返出难以言语的喜悦只要我算出刚才所通过多少个漩涡那么我就可以再返回到方舟星以及我离开时的时间。心中欢欣鼓舞开始想着该怎么样从邪魔手中逃走。

    邪魔现在应该是在寻找通向他所要去的星球的时空隧道入口我必须要在他找到入口之前先一步从他手中逃脱否则我将再没有机会。我不会有他的本领可以在多如河沙般的时空隧道中正确找到抵达方舟的那一条。

    我在心中算计着也许下一个漩涡将会是我最佳时间。按照前几次的经验邪魔可能因为力量未恢复的原因通过具有很强吸力的漩涡总会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而我唯一担心的是我的体内空荡荡的连一丝内息也没没有能量保护自己在高旋转中的漩涡中我会否能够安然通过还是会被绞成一团肉泥。

    突然我感到邪魔加快了飞行度我心中遽震我知道下一个漩涡即将到了依前几次的经验每次遇到漩涡他都会加快飞行度靠着极快的度从漩涡上方飞掠过去。

    漩涡出的带有极强粘力的吸力一旦被吸住将会极难脱身更别说还带着一个人所以每次他都会小心翼翼的一下掠过漩涡。

    机会稍纵即失我没有再考虑的机会就算等着我的是粉身碎骨的下场我也不会皱一皱眉头留在邪魔的手中我也只会一死只不过多苟延残喘一些时间罢了。抱着拼死一搏的决心我心中转动着如何才能令邪魔在漩涡上方将我放下的念头。

    时间飞快的度过我感受到身体有滞动的趋势漩涡已经横在眼前我望着眼前骇人的漩涡在疯狂的转动着心中仿佛湖面般平静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冷冷的瞥了一眼邪魔。

    邪魔被黑火包裹住的脸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也许他的心也在微微的惊颤吧眼前的这个漩涡比前几个都要大出的吸力更是大很多。我和邪魔好似陷身泥沼艰难的飞行着。

    看的出他有些力不从心了毕竟飞行了这么长时间我的力量和他自己的力量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而这个漩涡又是遇到的最大的一个。我想他该会有心惊胆战的感觉吧。

    我不用动一分力安然的在邪魔的庇护下冷静的望着身下的漩涡下面的漩涡半径大概有一百多米卷动的气流使我们寸步难进我下意识的瞥了邪魔一眼心中想象着他脸上流汗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我感到自己心情非常轻松竟然出奇的对他产生了一丝讥讽的感觉看到他艰难的在粘动的风旋中移动脑中产生快意的念头。

    渐渐的我们来到了正中央的位置粘力突然减小邪魔难得的得到了一口喘息的机会邪魔忽然转头望着我抓着我的手臂黑火倏地剧烈跳动几下。

    看来这个令我们意外的漩涡已经迫使他要吸收我的生命力来度过难关。

    身体剧烈的颤抖了几下一种难以表达的无力感充斥着我力量不断消失四肢乏力很像是生病了的感觉我试图用自己的意志来控制力量的流失却现只是我的徒劳而已。

    我仿佛感到四肢冰冷鲜血凝固我顿时惊慌起来就怕自己还没从他手中逃脱就把吸成干尸了心中猛下决心。我努力积聚的一丝能量催化了手比上的护臂我使出最后的力气猛的将鳞刺插到他被黑火包裹起来的身体中。

    邪魔的身体猛的一颤我感到蚕食我生命力的吸力陡然减小。我狂喝一声将护臂上的鳞刺统统射入到他的身体中。

    吸力彻底消失了邪魔蓦地转头望着我。我感受到抓着我的他那只手出巨大的威力。转念间就能让我彻底灰飞湮灭吧。

    我豁出去狂吼着企图用护臂再往他的身体里刺入没想到护着他身体的黑火倏地涨大起来极高的温度令我锥心刺骨的疼痛再难刺到他身体中。

    邪魔冷冷的道:“既然你那么想回去我就送你回去!”

    身体一轻邪魔松开了抓着我的手离开了他的保护我顿时感到强大的压力身体传来“嘎吱”的响声那是骨头受到压力所致。带着半条命的我无法产生一丝的抗拒念头即跌尽了巨大的漩涡中我打着转儿被漩涡拉了下去我还能做什么呢?听天由命是我最好的选择。头晕眼花我难过的想要呕吐出来。

    却吐不出一点东西我已经记不清我有多少天没有吃东西了。脸上有点点湿意我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七窍在流血(七窍:眼耳口鼻)。

    身上很冷四肢在强大的吸力中动一个手指头都是不可能的在心中自我解嘲的苦笑一声希望自己死相不要太惨!

    高高在上的邪魔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心中却闪过一丝悲哀如果他不能在能量用尽前找到回家的路他的下场会和我差不了多少。

    身下像是一个无底深渊我不断的向下坠去却始终也没有接触到实地胸中憋闷的很呼吸困难再用不了多久我怕自己会窒息而亡啊。因为受到邪魔禁制的关系身体中的三大力量都无法动用。

    一瞬间我看到了蓝薇蓝薇脸色苍白在抽噎着一双原本秀丽有神的双眸此时神采尽失只剩下无尽的悲哀和麻木心如死灰一片苍白无力很明显蓝薇的心在我被邪魔带到时空隧道中的时候已经跟着我一块走了现在的心已经死了。

    在她身边有好多人都愁眉不展的在劝说着什么我仔细的辨认那不是月师姐吗还有傲云沙祖乐风笑儿。

    传说人在死之前会回光返照看到生前的亲人难道我现在快要死了吗?这个念头如一个惊雷霹雳而劈下重重的击在我的心坎。

    我身体遽震求生的念头比任何时候都强烈。四肢无法移动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可以自由活动也不见的会有什么大用我苦苦*的内息被邪魔吸的一干二净这个我到是不怕以后自然会慢慢恢复。只是眼下的危机我必须有足够的能量来护住自己的身体而不被四周愈来愈刚烈的风给割成一具白骨。

    在这种时候我想到了体内的不完全属于自己的三股强悍的力量虽然因为我受到禁制而间接牵连另外三种力量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封印但是我相信邪魔没想到我体内另藏有三股更强的能量而没有对它们禁制所以三股强大的力量应该可以冲破邪魔对我的封印何况邪魔再怎么强大也是被封印了好几百年他破开时空隧道都要依靠外力才能达到所以这个封印不会太强。

    念头至此我已经抛弃心中一切反面的不利因素冷静而执著的凭借自己的意识一次次努力引导三股力量冲击着邪魔的封印。

    邪魔的封印是一种肉眼所不及且没有实质的封印我中的封印就仿佛我现在所置身的罡风漩涡那种粘稠而极具吸力的特性令我举步为艰强大的力量运行在气脉中却一点点的陷入粘力被拉扯的无法运转屡次失败却屡次冲击。

    坚强的毅力为我带来了一丝欣慰邪魔的封印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不管怎么说“天道酬勤”只要我坚持不懈的冲击总会突破邪魔的封印只是时间的紧迫却不能令我等太久。

    眼珠竭力的向下看去隐约看到一个小口隐藏在剧烈混乱的风旋中仿佛是怪兽的喉咙再也等不及了。身上的衣服早在猛烈的风旋中被割成布条只剩下几条贴在身上。*的皮肤向外渗出血丝不管我身体是怎么强韧也无法和这样的时空隧道中的罡风相比。

    皲裂的皮肤令我看起来像一个恐怖的血人意识开始模糊那是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我仍坚持着心中的那盏随时刮灭的摇曳明光艰难、反复的冲击着邪魔的封印。

    眼皮很重我却不敢闭上眼一旦闭上眼我就在也不会醒来下场好一点会迷失在时空隧道中惨一些就是被罡风绞成碎末撒在另一个未知的时空中。

    不论是哪一样我都不想!

    也许是上天可怜我也许是因为我的努力也许是因为邪魔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远的缘故我感到邪魔的封印已经不是那么牢靠了。

    我鼓起最后的一丝意识带着植物之力、狼之力和龙之力一起卷向邪魔的封印身体陡然射出一道红光在寂寞的时空隧道中耀眼刺目幻化为一只身长巨大的神龙爪似银钩眼如明月几条龙须在空中飘动长尾一摆身体倏地搅动着向上方飞。

    接着一道黄光升出与红光遥相互应天地骤然化为绿色、广袤的草原一只奔跑中的巨狼纵跃如飞通体金毛柔软细密巨大的头颅仿佛狮子般威武倏地停下昂挺胸引颈而鸣狼嚎震慑草原雄姿令人侧目。一道绿光随着黄光而后陡然射出绿光去极快直迫另两道神光莹绿色的光芒散着神秘的星光点点的漂浮萦绕在绿光四周。

    草原的天空陡然暗下来一轮圆月斜依在天边银光洒向大地和谐而宁静圆月渐渐升到正中一个水波如镜的湖泊像是一块纯净的琥珀静静的躺在草原的怀抱中反射着皎洁的粼粼月光。

    那只巨狼安静的待在静谧的湖边威猛的狼头虔诚的望着圆月。水波忽然打乱在细密的水声中嫩绿的树梢从湖水中探出头来以肉眼可见的度生长着湖水变的更蓝像一块宝石。

    “哗啦”水声中澎湃着生命力的一棵高大的树从水中挺立而出笔直的立在月光下枝繁叶茂好似亘古久存!

    忽然明亮的月光中出现一道奇怪的阴影仰头望去竟是一尾神龙张牙舞爪在明月前盘旋飞舞气势骇人至极!

    龙、狼、树三者突然放射出不同的神光光华6离在空中相遇三道光束凝结在一块冲破天空射向遥远的外空。

    就在此时我猛的从幻境中醒来除了身体的猛烈震动四周没有任何变化几点白光在时空隧道中孤独的闪烁着。

    身体蓦地轻松起来体内的三种强横力量竟然在危急关头第一次结合起来联手破除了邪魔的封印手脚顿时恢复了活动能力我刚想欢呼脑袋一沉竟是头疼欲裂驾御三种强大的力量已经使尽了我的精神力没有能量、没有体力、没有精神力我再度陷入困境。

    在我还没有沉睡过去前我赶忙为自己造了一个护罩。

    躲在能量罩中外面的罡风暂时没有办法伤害到我我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呼呼的喘着气望着外面越来越猛烈的罡风心中颇有死里逃生的感触刚松了一口气突然一阵浓烈的倦意涌了上来心中告戒自己不要睡过去要是睡过去就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可是虽然自己不断的告戒自己不要睡着了却仍不由自主的睡了过去没有精神力的支持又怎么能够抵抗的住**的疲倦呢!

    眼皮垂了下来好似有千斤重耳边呼啸的风声离自己越来越远身体仿佛没有了重量渐渐的向下沉去。

    越接近风眼风旋卷动的愈猛烈直欲把任何想要靠近的物体给撕的粉碎护住我身体的能量罩在强烈的风旋中变换着形状虽然是薄薄的一层却始终没有破裂没想到由三种能量组成的能量罩竟然如此强横不管风旋多么强仍能安然无恙!

    我在昏睡中侥幸躲过一劫。

    “咕咚!”

    昏睡中的我被风眼一口吞了下去。

    在一个宁静的谷地里树木成荫绿草成茵碧湖如镜雀鸟飞舞蝴蝶在野花中穿梭一切显得那么协和。湖中一棵巨树遮天蔽日高不可攀突然刺耳的破空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一个带着滚滚火焰的卵状物从天而降坠落到湖水中出巨大的响声强大的震力将疲惫不堪的我震醒随即我又晕了过去只是睁开眼的刹那我见到了一个极其美丽的而又长相与人类不同的女孩!

    耳朵中传来她的尖叫我昏了过去。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章 返回上古,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