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扑面潮湿的空气充塞在每一寸空间。

    “阿嚏”七小有些不适应面前无尽广阔的大海潮湿的空气让一个小家伙打了个喷嚏“似凤”在我肩上“嘎嘎”的笑了两声仿佛在讥笑七小的无能。出于狼的本能七小对眼前从未见过的大海震耳欲聋的海浪声海浪拍打岩石溅到空中的水花这一切让它们不自在然而在另一面龙丹的力量却令它们对无有尽头的大海感到十分欣喜。我们几人站在月牙湾码头。

    我们几人都对面前无边无际的大海感到兴奋乘风破浪遨游在难以想象的广阔的大海中那种动人的感觉盘旋在每个人的脑海中。

    “似凤”天生是个调皮的精灵虽然它和七小一样也没曾见过海可是却适应的很快它还在海面盘旋飞舞着混入其它的海鸟中不时的俯冲下到海面装模做样的用它的喙在水中划过。

    我不禁暗自好笑它以为它那短小的喙可以抓到什么吗?

    话音刚落“似凤”一头扎到水中再飞起来时嘴中竟然叼着一条肥美的大鱼我顿时无言以对这个家伙带着它的战利品炫耀似的在我眼前飞来飞去不时得意的叫两声。

    我暗叹:“一只在森林中长大的鸟竟然刚到大海就学会了从海水捕鱼唉。”“似凤”只顾在我面前炫耀却忘记了七小一向都对鱼是情有独钟的七小目不转睛的望着“似凤”口中衔着的鱼在“似凤”又一次飞近的时候老大终于忍不住蓦地向它扑去。

    “似凤”一声尖叫丢掉口中的鱼“扑棱棱”的向大海中飞去。

    老大心满意足的接掉下来的那尾肥鱼其它六下一拥而上一狼一口剩下的只有几片鱼鳞而已。七小吃完口中的仍意犹未尽的伸着舌头舔了舔嘴巴。看来它们对海鱼的味道非常满意。

    我望着受到惊吓的“似凤”淡淡笑道:“以后几个月中七小的食物就拜托你了。”“似凤”这时似乎记起了七小的习性见我让它以后专门为七小捕鱼不满的扑棱着翅膀冲我叫。

    我微微笑道:“*无效。你可以选择不和我们一块航海旅行我想这么区区二十几万公里的路你应该还不会走错吧回去看家吧。”

    一声响亮的气鸣声传来傲云兴奋的道:“先生们女士们我们大家的冒险一号即将出场咱们的冒险之旅也即将开始。”

    我们一阵欢呼傲云清了清嗓子道:“这是我专门为此次冒险量身打造的船长五百米高十五米船身的制造材料都是最先进的极为坚固船身配有一些武器是以防意外生在神秘的水域中还是小心点好安全至上嘛。水手两百人负责行驶。船中设有多处娱乐设施等到了船上我会领大家去参观的。船下的储藏室中备有大量的食物和淡水即便出现意外还有食物合成器和海水过滤器。好了大家随我登船吧。”

    “哇!”我望着眼前看起来十分巨大的船道:“傲云你是准备去征服海外部落吗用这么大的家伙。”

    傲云委屈道:“这可是我能找到最小的船了经过改装才是眼前你所看到的海外部落吗?据方舟星联邦政府的卫星所拍摄到的太阳海8o%的大小岛屿中根本没有如人类般的生物。”

    我们几人神情振奋的上到船来傲云领着我们来到主控舱道:“这里有最先进的通讯仪器不受任何天气影响万一有了什么意外生我们只要按下那个红钮出求救信号三十六个小时之内联邦政府就会派出飞船来营救我们。”

    风笑儿扫视了一眼舱内精密的仪器向傲云嫣然笑道:“看不出你还挺细心的准备的这么周全。”

    月师姐接过来道:“我说他这是胆小怕死他把整个船装备的如个堡垒一样我们是在海上冒险啊还是每天站在几十米高的甲板上看海水啊。他这就是怕死我们几人中属他修为最低出现意外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月师姐对付傲云说出的话一向是尖酸刻薄我们几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傲云的脸色几经变化勉强跟着我们哈哈一笑本来嘛有美人赞美傲云正兴奋的想再说几句结果月师姐的几句话顿时让他脸上红色转为青色。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的道:“好事多磨等到开船自有沙祖乐缠着月师姐你的机会就来了。”

    傲云看了看我又望了一眼沙祖乐我们三人对了一眼嘿嘿的笑出声来月师姐见我们笑的颇为暧昧没好气的白了我们几人一眼道:“你们几人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傲云马上接过来道:“我在和两位兄弟商量咱们是先去用餐还是带你们去看看每个人的卧室。”

    蓝薇和风笑儿转过头来含笑看了我们几人一眼对于我们心中的那些小伎俩她们俩恐怕是早已知晓了只有性格朴直的月师姐只清楚一鳞半爪的。只从风笑儿单身前来没有带着朱伯伯就可看出风笑儿对傲云还是颇有好意的只要傲云表现的好不难抱的美人归啊。

    月师姐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们几个的鬼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一上船你们三个就鬼鬼祟祟的我明白的告诉你们我们三个女孩是要住在一块的至于你们几个随便!”

    傲云一听顿时傻眼我们之前的安排确实是打算我和蓝薇住一块的而月师姐和沙祖乐住相临的房间当然傲云是和风笑儿住相临的房间三个女孩见我们三个目瞪口呆的傻样子相视一笑枝花乱颤仿佛春兰秋菊美不胜收我们三个小子更是看的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傲云还想争取最后的机会道:“那个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临时更换恐怕很麻烦的。”

    月师姐占的上风扫了我们三人一眼道:“我们有几个月的时间呢不着急可以慢慢来。”说完便拉着两女娇笑着走出去。

    三大倾国倾城的美女平时想见一个也难现在一下出现三个那些水手们有福了啊。三女结伴走出去还不知道要迷死多少水手们。

    我哀叹道:“我可是新婚啊被你们俩给拖下水不能和我家蓝薇住在一起却要和你们俩住在一块我比你们惨多了。”

    傲云气恨恨的道:“咱们三人商量好的计划一下子就被月丫头给全盘打乱了唉难道她是天生我命中的克星吗?”

    我被他“悲惨欲绝”的神情给呼愣住我讶然道:“不至于连命中克星这种话都说出来吧。”

    他神情愤恨的道:“你们不知道啊幼年的时候我就一直被她欺负凡是有她在的地方我都绝对不会泡到一个女孩。”

    沙祖乐咽了口唾沫干咳两声道:“不是那么惨吧我觉得小月还是个很好的女孩是不是你……”

    没等他说完傲云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拍着他道:“我同情你你还要忍受这个野丫头一辈子。”

    沙祖乐被他拍到肩膀处疼的眉头皱了皱傲云道:“你不是在来的路上陪那个野丫头练功受伤了吧。”

    沙祖乐勉强的活动了两下臂膀道:“练功总是有意外的而且她那柄天使剑威力巨大她还不能完全掌握所以出了点意外。”

    傲云望着他半晌后摇了摇头同情的叹了口气向外走去。我微微笑道:“月师姐其实很好只是脾气和四叔一样暴躁了点好好把握。”

    沙祖乐苦笑着叹了口气道:“依天我希望你以后千万不要再给她炼制更强的剑了。”

    我尴尬的一笑自我解嘲道:“不然我也给你炼制一柄相同的作为补偿吧。”

    第一天就在大家的新鲜感中度过。

    等到第二日清晨我们几人不约而同的集合在甲板上感受着清晨时分寒冷的气流我们几人兴致勃勃的望着远方一轮圆日在天边刚露出红彤彤的一点而天边的海水却已经被染成了美丽的金*。

    几只海鸟高声鸣叫着在我们眼前掠过。

    正如傲云给我们描述的大小不等的鱼儿不时的跃出海面在阳光的隐射下成为一个小黑点。

    太阳冉冉的破水而出天边顿时一片大亮金光万道水天一色因为金光的渲染而变的格外美丽清冷的感觉一扫而空仿佛全身都暖洋洋的七只小狼好象也受到感染“嗷嗷”的叫出声来。

    几声狼吟经久不歇的在海面上传播害的在海面戏耍的“似凤”一个激灵差点栽到海水中。

    蓝薇依靠着我喃喃的道:“多么美丽啊无边的海洋金光灿灿的阳光美丽的鸟儿我感到我的心胸都因为它们而开阔起来。”

    我意犹未尽的眺望远方道:“又有几个人看到如此美景能不被它们感动呢这样的美丽我们可以欣赏几个月哩!”

    一个星期后。

    当他们几个旱鸭子熟悉了海上生活后已经不满足只是站在高高的甲板上俯视着无边的蔚蓝海水了。心痒痒的想要下去一展身手了。他们的水性自然是我教的不过却只是在船上一个大水池中教会了他们普通的水性。他们每个人都有很强的修为所以学习游水熟悉水性的度非常快几乎都是两三天就能够完全掌握了。

    但是大海中的水与水池中的水是截然不同的。

    在几人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决定在附近找一个海岛停下休整几天而我们就趁这几天在附近水域玩玩满足他们对水的**。

    经过查找确定了我们现在所处的海域终于在大约五百里外的一个地方找到一个不大不小的海岛足以让我们在那里停靠。

    按图索骥我们靠着卫星的指引成功的找到这个小岛并在此停靠下来水手们十人一组分成十组带着武器将整个海岛绕了个遍当确定下来没有任何危险时船上留下一部分人其他人都来到了地面搭起帐篷嘻嘻哈哈的煮水作饭虽然船上的自动工具完全不用我们这么麻烦我们却玩的情趣盎然与水手们打成一片。

    夜幕降临海岛上的温度出奇的低我们几人钻到帐篷里还好帐篷的材质不错可以将外面的寒冷气流抵挡住。

    很久没有塌实的睡在土地上了我搂着蓝薇安心的睡了下去一夜无语只是专心享受这片静谧。清晨日出时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哇涨潮了啊!”

    我立即惊醒抢身出了帐篷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水流四下向上涌来我心中疑惑在海中央的小岛怎么会涨潮的这个水来的有些莫名其妙只一会儿的功夫水离我们达帐篷的高度已经相差无几了。

    这时蓝薇还有月师姐、傲云他们几人都已经离开了帐篷。

    水来的很快我们几个不的不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飞起来简易帐篷已经完全被水淹没蓝薇忽然道:“你们看好象是不水向上来而是岛在向下沉。”

    我们几人吃了一惊忙凝神细看果然现其中细微的差别确实是岛在向下沉而非是水向岛上涌风笑儿惊呼一声道:“快看好象有什么东西从水中钻出来了。”

    我们向前方百多米的地方望去随着一声哗啦的响声突然海面裂开海水四溅一个巨大的脑袋伸出海面长长的脖子灵巧的扭过来一对黑宝石般的眼睛望了我们一眼随即转了回去。

    竟然是一只庞大的海龟虽然我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海龟甚至更大的海龟都曾见到过(详情请看第三卷名扬飞马铠甲王)但是这次依然令我很受震撼其他几人就更不用说了简直是目瞪口呆。

    脚下的海岛原来是海龟的壳怪不得水手们昨天上来探察时没有现一只6生动物就连岛上的植物也大多是海生的。

    月师姐回过神来感叹道:“咱们昨天岂不是睡在那只巨龟的背上哇这么大的生物还是次见到不知道它长了几百年才长这么大的像是座在海中移动的小山。”

    蓝薇道:“咱们不是按照地图表明的位置一直驶过来的吗难道这只巨大的海龟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最少也应该有一百年吧。”

    见到这么庞大的海龟顿时让所有人都兴奋起来我们带着十个水手飞回到自己的船上沙祖乐叹道:“出海不过十天的功夫就让咱们遇到这么神奇的生物咱们还能看到什么样的生物真是让人期待啊。”

    我心中暗暗的道:“难怪正宗的龟息功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修为、生命特征等不让敌人觉昨天我上岛的时候竟然一点也没有觉脚下的土地实际是海龟的大壳这只大龟恐怕睡了上百年了吧。”

    正想着的时候忽然一种危机感倏地在脑海中出现我来不及思索神剑延着手臂直接出现在手中凭着感觉向下方劈去感觉手中利刃毫不费劲的劈入一个重物一直划下去。

    向下望去两半血肉向海面坠落下去刚一落到海面海面的水波一阵激烈的震荡两大块血肉迅的消失了。

    我狐疑的望着脚下的海面忽然一个有经验的中年水手在船上喊道:“快上船这是“飞箭鱼”专门飞出海面掠食它们成群结队的觅食下面还有一大群……”

    虽然中年水手因为情况紧急说的不是很多但是我们接收到两个讯息一这种叫“飞箭鱼”的海生动物会飞二下面还有一大群对我们一众人虎视眈眈。所有人都迅的向船上飞去。

    以我看到的那两块血肉的大小推测刚才偷袭我的那只“飞箭鱼”最起码也有一米长。刚才海面还风平浪静的安全的仿佛自己的家一样眨眼的功夫竟然突然出现危险真是让人捉摸不定。

    初涉大海的我们几人并不把区区“飞箭鱼”当作一回事每人都拿出自己的兵器飞在水手的后面保证他们安全的飞上船。

    蓦地平静的海面又开始振荡我大声呼道:“大家注意“飞箭鱼”又要出来了。”话音刚落差不多三十多条一米多长的“飞箭鱼”倏地从海中跃起本来用来在海水中划动的鳍竟然在空中打开就像是七小的双翼一样帮助它们在空中进行短距离飞翔。

    我挥手斩断向要咬过来的两条“飞箭鱼”心中暗叹这些鱼飞的真是够高的十几米的高度竟然也能飞到。

    蓝薇娇斥着将一条大尾的“飞箭鱼”给斩断再向其他人那里看好象每个人都有所斩获只有傲云那边好象有些问题傲云边向更高的位置飞去边骂道:“有没有搞错我堂堂“炼器坊”的主人竟然使用的兵器还没有你们的好!这条该死的鱼牙齿还真硬。”

    我向他看去顿时哑然失笑一尾一米长的“飞箭鱼”咬在他的剑上让傲云没法顺利的劈下去。

    此时一人一鱼互相瞪着眼向空中飞去我失笑道:“谁叫你平时不好好练功你看我们砍鱼可是毫不费力的。”

    傲云百忙之中不忘瞪我一眼咕哝道:“这柄剑价值一千五百万的方舟币啊!”

    傲云的剑虽然达不到神剑之流但亦是非常锋利的好剑竟然砍一只鱼都这么费力可见“飞箭鱼”的皮肉是非常坚韧的。我们几人都没问题到是水手们实力相比要差一些却经验老到此时已经围成一圈合作砍杀冲过来的“飞箭鱼”不过却不能一下将其打杀。

    傲云喃喃念道:“在寒冷中跳跃的精灵们我以寒冷之神的名义请求你们帮助我冻住眼前的*生物。”刹那间一股冷流吹过咬在他剑上不肯放松的“飞箭鱼”瞬间被冻成冰雕。傲云轻松的将它斩为碎块掉落到海面。

    傲云刚要自我吹嘘一番平静的海面再次被打破一百多条更大型的“飞箭鱼”钻出海面向我们十几人扑来。

    几乎是一比九的比例我们几人内息深厚坚持一个小时都不会手软但是那几个水手就怕坚持不了这么久何况这拨比上拨的体型更大只数量也更多只要他们逃到船上打开防护罩就安全了。

    我高喝道:“大家让开!”

    神剑倏地无限延伸开长到今十几米长锋利无比的剑芒在海面上方跳动向跃到半空中的“飞箭鱼”拦腰斩去。

    刹那几十尾“飞箭鱼”都被我削成两截无力的掉落到海里。

    所有人都看的瞠目结舌尤其是水手他们只知道我们几人都是极强的武道高手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个强法此时看我大展神威每个人都看呆了眼忘记了行动。我厉喝道:“快回到船上!”

    从小岛到船上不过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在“飞箭鱼”的袭击下却如一道天沟般无法横越。

    蓝薇也全力催神剑中的寒冷气息一瞬间不十米内的空间仿佛进入了寒冬每尾在这里出现的“飞箭鱼”都无法忍受寒冷而被冻毙。

    风笑儿和沙祖乐要吃亏一点因为他们擅长的是音波攻击对付“飞箭鱼”却是差了些傲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召唤出了十来只水流组成的怪兽放出一拨拨强劲的水流将空中的“飞箭鱼”击落。而傲云则异常悠闲的呆在中间手中拿着一只高性能激光枪不时的放几下冷枪。

    月师姐得心应手的使用着手中的天使剑炽热的温度将周围五米内的“飞箭鱼”统统烤成了鱼*仿佛个女魔头般在“飞箭鱼”群中灵活的穿梭着很快已经被她宰了二十来只。

    扫了一眼被鱼血染红的天使剑我苦笑道:“我看天使剑还是改名为恶魔剑来的要合适些。”

    在我们几人的全力施威下一百来只“飞箭鱼”在一眨眼的功夫只剩下几只逃回到海中水手们也安然回到了船上。我们几人互望一眼也向船上飞去。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章 月牙湾,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