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融洽的用过了午餐傲云也向我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一定会对风笑儿很好的。我本不想管别人的家务事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我自己还糊涂着哩。奈何风笑儿和蓝薇的姐妹情谊深而傲云又是我的世兄我现在不事先警告他这么一下子只怕以后有我烦的。

    锻剑的材料早就送来了我们在用完餐后休息了一小会儿月师姐就迫不及待的让我给她炼剑。

    遣开了众人只剩下我、蓝薇、风笑儿、傲云、肥猪王和一个送材料的老头傲云微笑着对他道:“李叔叔麻烦你亲自送东西过来这边不劳李叔叔亲自操刀如果李叔叔不放心仓库的安全可以先回去。这个是父亲的徒弟父亲把锻造术都传授给他了。”

    我们几个人惊讶的望着傲云和那个老头想不明白以傲云的身份何至于要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头子这么恭敬。

    傲云向我们介绍道:“这位就是我“炼器坊”的当家大师*!父亲所用的材料都是由*看管的李叔叔是父亲最信任的人。”

    真是十月债还的快啊我几天前初来梦幻星时还批评过他制作的一柄剑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我伸出手道:“原来是“炼器坊”的席铸剑师小子久仰。”

    可惜老头子不为我所动炯炯有神的双目像是两道极锐利的剑光紧紧逼视着我令我有些虚的感觉。我见他半天也不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只有讪讪的收回手蓝薇见我受辱马上不乐意了两道寒光直刺而去。

    夫妻本是连里枝同为一体。蓝薇的作法令我心中一阵热乎乎的。

    老头子短短的头根根向上直竖五官棱角分明一看便知是个倔强的老头双手布满老茧想来是因为炼剑所致。

    大厅中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傲云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道:“那个大家都是自家人不用太客气。”

    我抓着蓝薇的小手既然傲云已经说话了我轻轻捏了捏她蓝薇才不甘心的收回目光。老头子像是斗胜了的公鸡先是惊讶的“咦”了一声始缓缓的道:“小女娃修为不错有斗气不像男娃。炼剑要求的是心性要有争强之心如出鞘之剑寒光四射不胜无归如你的这么妥协的心性如何能炼制好剑不要浪费了老主人的宝贵的炼剑材料。”

    我一愣心中苦笑不已老头子这么大年纪竟然仍有很强争强斗胜之心而刚才那么瞪着我给我难堪竟是想试探我的心性是否和他一般有斗胜之心。真是一个吃硬不吃软的倔老头子啊。

    我知道和这么一个倔老头说道理恐怕是说不通的只有以事实来让他屈服我悠然的望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正如大师所说炼剑要求心性只是大师说的太片面了。如果是为某一个人量身打造就要考虑对方的内息属性一般来说内息的属性和他的心性是一致的有暴躁如火的有悠然如风的平淡如水。所以这才会有神器认主的说法之所以认主就是看人与剑的属性是否能一致如果不是一致而因为其他原因强行收服的话便无法挥神剑的全部威力。”

    *不屑的望了我一眼道:“全是狗屁人可以拥有万千种性格何曾听说过剑有万千属性的。剑便是剑不论是人怎么变剑却是不变的依然是锋利的充满杀意的。你以为剑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吗?剑是真正的武士才能拥有的武器他们用剑来保护自己用剑来打败敌人用剑来获得无上的荣誉。剑是他们的一切。”

    我叹了口气倔强的老头子啊我不在说话看了一眼脚边堆放的材料材料很全都是我需要的。和这个老头子辩解就像是和一个盲人聊五彩世界。我心中默默召唤灵龟鼎我决定用事实来证明!

    灵龟鼎一出来就大放异彩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以前见过我的灵龟鼎顿时都被灵龟鼎的宝光异彩给震慑巴掌大的灵龟鼎落在我手上在我的意念下不断长大渐渐长到半人高的程度。

    老头子两眼死死的瞪着灵龟鼎口中喃喃的道:“神器啊这是炼制兵器绝好的鼎炉啊。”

    我伸手一挥出一道护罩将灵龟鼎放出的宝光与外界隔离防止有异兽被宝光所惑赶来找我的麻烦。宝光打在护罩上被反射回来护罩中氤氲缭绕宝光四射护罩中的我和鼎也亦真似幻的变的不真实起来灵龟鼎渐渐变的透明几只可爱的小黑龟快乐的在鼎中游弋戏耍着这是我三昧真火所幻化。

    我双手扶鼎持续着给鼎加温保持着三昧真火的力度不会减退在我的吩咐下一样样材料被投到鼎中。

    在灵龟鼎外的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鼎中的变化众人目不转睛的望着一件件材料逐渐融化在鼎中三只可爱的小黑龟游弋的更欢畅了在半固体半液体的材质中上下游动。

    我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灵龟鼎内的变化直到所有的材质都如我希望的那样化作液体融合在一起变成一种新的物质我闭上眼睛全凭自己的神识去感觉它让它变我所希望的样子。

    不知名的液体在咕咚咕咚的不断冒起阵阵热泡三只小龟不断的游进游出我感觉到这种液体仍有一些杂质不能去除。

    这在我以前是不可思意的我炼剑的经验也算是不少了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三朵紫色三昧真火竟然无法把材质中的杂质给剔除。

    我进入第四曲的境界修为得到了极大提升而且真气的纯度也得到了进一步提高但是却还不能使我的三昧真火得到进一步纯化因此还只能停留在紫色的阶段无法向更高的蓝色进化。

    不过虽然无法施放出更高阶的三昧真火但是在量的累积上却可以增加了。我一边分出小部分神识控制三只小黑龟一边用另外部分的神识催体内的真气尽量再放出几只小黑龟。

    希望更多的三昧真火可以将这其中的杂质给除去。

    我催动阴阳二气在体内流转当纯阳真气经过一个循环后在我即将要将它引出时忽然两道真气逆转纯阳化至阴至阴真气源源不断的流出我顿时愕然不晓得怎么会出现这个偏差。

    可是至阴真气已经流出很多我只好硬着头皮按照至阴真气化为三昧真火的法门用至阴真气催出三昧真火。

    我心中不断祈祷希望两种截然不同属性的三昧真火放在一起不会出现什么异常情况我现在几乎不要求它们可以除去杂质只要它们能够出现异常就好。

    我睁开双眼惴惴不安的望着灵龟鼎额角冷汗直冒两种截然不同属性的三昧真火同时用来炼化杂质这种情况谁也没有试过谁也无法猜测这个后果会是什么!

    不大会儿两只白色小龟在鼎中出现小白龟出现在鼎中有些傻愣愣的不知该作些什么正在此时三只小黑龟突然从液体的底下冒出头来望着凭空出现的两只小白龟。

    两只白龟就是至阴真气所化的三昧真火通体白色在黑色的液体中仍能保持颜色不变黑忽忽的液体中出现两点白格外惹眼蒙蒙的白光更是惹的三只小黑龟游了过去。

    我几乎不敢看了真怕两种截然不同属性的三昧真火遇到一起会生意想不到的事。

    三只小黑龟转动的小黑眼珠几乎是纤毫毕现呈现在众人视线中。

    徐徐的三只小黑龟凑到两只小白龟身前我紧张的望着它们希望它们可以安然无恙忽然五只小龟脖颈相交神态十分亲密的蹭着对方的身体。

    我几乎可以看到领头的小黑龟欢呼一声一头钻进黑色液体中其余几只小龟也争先恐后的钻了进去。

    再升起时我清晰的看到一只白龟嘴中含着一小团杂质其它几只小龟升起时也都含着一些或大或小的杂质我嘘出一口气再次闭上眼睛封闭六识用神识来控制。

    心也渐渐的平和下来雄厚的内息源源不绝的输送内息五只小龟在鼎中勤劳的剔除材质中的杂质。

    因为我封闭了六识无法看到鼎外众人的情况。

    更不曾注意到众人啧啧称奇的样子尤其是那个倔强的老头看的羡慕不已只不过他好象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我的灵龟鼎了口中不断的赞叹:“好鼎好鼎。”

    仿佛我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一样任何功劳都是灵龟鼎的。

    要是他知道这个灵龟鼎是我炼制的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我专心的去除杂质只有剔除所有杂质才能炼制出更好的剑来。

    我有一个感觉仿佛两种不同属性的三昧真火同时运行效率被提升了好几倍。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一章 我心唯剑 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