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跨下气垫飞车步进老伯口中的本家一个美丽的高窕女人向我走过来淡淡的道:“我是本家的总管请依天少爷跟我来。”

    我呆楞望着她说完话转身便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把我一个人尴尬的留在原地。如此女人美则美矣却过于冷艳和以前的蓝薇颇像我自嘲的笑了笑跟在她身后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穿堂过室经过几个别具匠心的花园来到一个木制的大别墅前风雪覆盖台阶我们两人大步迈进去大门“嘎吱”一声打开两个侍者立在门边见到我们向我微一鞠躬。

    甫一站在门口一股温暖的热浪迎面扑来令我有阳春三月之感再向里面穿过大厅一路没有说话的美人总管惜字如金的道:“主人就在里面。”

    我随意的点点头也没有答腔省得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越往里走我隐约听见莺莺燕燕的笑闹声。两扇古典的木门在转过一个走廊出现在我们眼前美人总管上前两步推开门我跟着走了进去。

    室内的壁炉正燃烧着熊熊火焰一股股热浪补充着室内的温度与室外相比至少有十度以上的温差我有将外套脱掉的打算。

    修为到我这种程度已经可以不受外界的环境所影响心念一动体内盘旋一体的阴阳二气分为两支化为纯阴的寒冷内息通体的凉意令我精神一爽开始仔细扫视室内情况。

    美人总管道:“主人依天少爷已经来了。”

    一把磁性的男声传来:“世兄来了。”我向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男人双眼蒙着一块丝巾在他身旁有三个体态妖娆的女人相貌娇好身体都罩着一层薄纱隐约可见细嫩的皮肤刚才一定是他们四人在嬉戏因为几个女孩因为兴奋脸上还残留着红晕。

    我摇摇了头心中暗道:“三叔这位儿子看来颇似花丛老手。”

    男人**着精赤的上半身宽厚的胸膛强壮的手臂他有一副很不错的身体此时他正扯去蒙着的丝巾随着丝巾从脸上拿去我看到他端正五官棱角分明如同斧削他确有纵意花丛的本钱。

    他微微抬起头向我们望来见到美人管家眼睛一亮向她眨了眨美人管家不卑不亢的道:“主人没什么事我先下去了还有两个会议等待我去安排。”

    俊美的男人刚张嘴道:“我……”美人管家已经走了出去男人苦笑着叹了口气向我望来笑道:“世兄!”大步向我走过来。

    他的眼睛很明亮仿佛天真的孩童般一尘不染这让我奇怪一个在花丛打滚的人怎么可能还拥有这种眼神。

    他走到身边亲切的搂着我向里面走去同时道:“别管她这个丫头的脾气就这样从来不把我当主人看我也拿他没办法世兄一定还没用餐吧来来正好我们准备了很棒的东西。”

    我暗叹他自由一股洒脱不羁的气质我道:“叫我依天。”

    他伴着我在一个柔软舒适的垫子上坐下他向一边的三个女人道:“小素你去那瓶红酒给我拿来小贞小曼把我们吃饭的家伙拿出来。”

    三个女人欣然去了我打量了一眼屋内的摆设奇怪有很多金属打造的饰品和器具我道:“世兄你的爱好蛮奇特的喜欢这些金属质地的东西。”

    他接过小素拿来的红酒和银杯给我斟了一杯小素拿给我他拿起酒杯遥遥向我一敬轻轻抿了一口淡淡的道:“这是老头子的爱好他炼器炼上了瘾把家里的东西都换成金属制造的。对了不用喊我世兄唤我傲云,听起来亲切。”

    我也端起闪闪光的银杯向他遥遥敬了一下学他般轻轻啜了一小口道:“傲云好兴致啊外面大雪封路你却躲在这……满室皆春。”

    傲云哈哈笑道:“依天见笑了如此雪天正该及时行乐否则到浪费了。”说着站起来向着小贞、小曼两个女孩走去。

    两个纤弱女孩正拖着一副铁器往我走来小素跟在身后吃力的抱着一些食物这就是傲云口中的吃饭家伙了。

    原来是烧烤傲云走过去一把托起那副铁器放在屋子中间向三女一笑道:“三位美人儿让我来吧。”

    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辞我敏锐的捕捉到一丝极不易察觉的能量波动几簇火苗腾的一下在铁器中升起三个女孩欢呼一声六手齐动的将那些食物给串起来。

    一瞬间香气弥漫在房间如此古老的吃法却充满了趣味几个人吃的兴致勃勃不一会便是满头大汗。

    傲云一口将跪在他身旁的小素递到他嘴边的肉块吞下去一边拍了拍她高翘的臀部小素知趣的退过去接着烤肉。傲云大大的饮了一口酒望着我笑道:“依天按照老头子告诉我的情况你应该早就来了推迟到现在是不是生了什么事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出来。你我亲如骨肉千万不可见外。”

    我放下手中烤的金黄喷香的玉米呵呵笑道:“是遇到了一些事不过还好都已经解决了如果不是因为意外我也可以在三叔归隐前见他老人家一面。”

    傲云叹道:“老头子在的时候每日里逼我习武、传承他的衣钵不知道多痛苦现在老头子突然和大师伯、二师伯他们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我还真有点想念他。”

    他唏嘘了一下忽然收拾心情望着我道:“听我家老头子说你对武道十分具有天赋而且老头子还把他的衣钵传了给你。老头子屡次在我面前夸赞你说要是没了你他的衣钵就失传了。”

    说着他哈哈笑了起来道:“唉幸好有世兄你接受了老头子打铁的本事不让我还真得被他逼死。”

    我也跟着哈哈笑道:“世兄这是个人兴趣爱好在你眼中枯燥乏味可在我眼中却是兴趣盎然令我乐此不彼。”

    傲云突然俯身神秘兮兮的向我低声道:“四大圣者各有传承力王是那个月丫头虎王就是我你是化天王的义子算是化天王一脉惟独二圣者鹰王没有子嗣传下二师伯已经归隐他名下的“洗武堂”岂不是让一个外人占了便宜。”

    我摇了摇头苦笑不已说到“洗武堂”这是我的心病啊现在洪海已死可他还有一个徒弟洪立按说我杀了洪海就算是和“洗武堂”决裂了怎么可能还好意思回去接管它呢。但是二叔已经说了让我接管“洗武堂”这让我颇为为难以我的脾性是不大愿意再去管理“洗武堂”的事情就算我回去还有一个深知内情的洪历他也算是恶之一。

    可难就难在我杀了跟随二叔打拼几十年的一个兄弟我本就心里不安了可要再杀了他的徒弟我实在有些下不了这个决定啊。

    但是有他在我就别想安心的接手“洗武堂”的事他是一定会和我作对到底的。本来很清楚的事除恶务尽嘛可是一牵扯到人类私情方面就变的纠缠不清令我头疼不已。

    傲云见我露出这种表情大讶道:“依天你好象知道一些关于“洗武堂”的事吧。”

    反正都是自己人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起末都说了个遍。

    傲云听完沉默半晌始缓缓的道:“梅家的事我有耳闻魔罗的事我也知道就算远在地球生的事我都很清楚只是不曾想到会有这么多变故而真正的背后凶手竟然是二师伯的人这个洪海心机真是深沉啊一个计谋竟然预谋十几年之久幸好被师兄铲除否则让这种人活在世上则天下多事了。”

    我叹道:“他毕竟是跟随了二叔这么多年杀了他虽然是迫不得已可总是心中难安觉得对不起二叔。”

    傲云傲然笑道:“男子汉处事当有大风度岂可只看重细枝末节。二师伯既将“洗武堂”赠送于你你就不负他老人家重望将“洗武堂”经营的更好。洪海这个老奴才不守本分非但是想染指“洗武堂”而且野心勃勃的妄要统治天下这等人死有余辜世兄何必自责。”

    说完他举起手中银杯向我敬道:“来让我们敬这位少年英雄一杯。”说完一饮而尽旁边三位妙人儿也嬉笑着一同敬我。

    我也举起酒杯将酒喝干小贞上前又给我们斟上。

    我长叹一声道:“世兄说的有道理可是“洗武堂”的事我却不想再沾手了。”

    傲云眼中忽然暴出奇光凝视着我道:“我知道世兄为什么事在烦恼我有一个提议让我的“炼器坊”和你的“洗武堂”结盟如何我们互换百分之十的股份你要是相信我经营权交给我。“洗武堂”的事就由我来出面打理。”

    我一愣着实没想到他会有此提议我只是想向他倒一下心中的苦水而已却没料到他的提议是将两者联盟。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章 红妆素裹 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