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瞥了他们一眼收剑向溶洞深处走去幽暗的深洞中曲曲扭扭延伸向视线不及的地方。我一无畏惧的大步走着洞中的空气很干净洞壁两边十分平整显然这里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溶洞那么简单。

    我充分挥出狼的本能眼睛像是两个黑夜中的灯笼利用一点微弱的光线向前走着。我打醒十二分精神在脑中快转动着如此一个复杂的大溶洞想凭运气瞎碰找到爱娃的可能十分渺小。

    我有些后悔刚才忘记问那几个人爱娃被关在哪里了!

    越往深处路竟然反而平坦起来潮湿的味道混合在空气中地势渐渐向下再往下眼前豁然开朗两扇高达数米不知厚度的巨石大门立在面前。

    我心中一喜知道找到了洪海的老巢爱娃多半也被关在里面。

    我正待径直走过去忽然听到四周隐约传出若有似无的喘息声我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向前走着另一边全力搜索暗中窥视我的几人的位置我站在石门前伸手可及的地方缓缓伸出手来。

    就在这一刹那间一人从头顶破空而至我不用看只凭声音就可以感到偷袭的人一定是从我头部正上方倒立向我攻来他使的剑飞快卷动带着动一股螺旋气劲向杀至。

    就在我欲向后退去的时候一股凛然的无形气劲从后面向我袭至前无可进后无退路左右两边几乎在同一时间又有几人分别出现。

    六个人的气场将我牢牢锁定气机所引牵一而动全身。我一动将会受到六人最猛烈的攻击。

    我嘴角处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换作另外一个平常人定然束手待毙可惜他们遇到了我他们的命运已经被我写定了!

    高手之争就在一线之间他们虽然看起来行动几乎一致却仍有细微的时间差别。头顶上的那人将会第一个袭至看似必杀的一个死局在我眼中只是一个可笑的把戏!

    眼看几人同时袭至的刹那间我猛的腾空迎上去硬撼头顶上的螺旋杀气只要破去他的攻击这个死局就会自然打散其他几人的攻击也会因先机已失而落空。

    我想在地球上还没有几人的修为可以过我对付头顶那位不言而喻他毫无胜算!我倏地冲上去令他吃了一惊眼中却露出狠毒的神色手中加劲向我刺来。我险之毫巅的以剑尖点中他的剑尖。

    他快旋转着的剑被我从剑尖一直破到剑柄在他惊骇欲绝的眼神里我猛的抽手神剑惊之毫厘的在他手腕中割开一个深有毫米的伤口翻身横向卷飞开去留下他一命。

    我不丁不八的站在他们身后笑吟吟的望着他们道:“有谁告诉我被你们捉来的那个女孩子关在哪里我就饶他一命!”

    被我破去长剑的那人见我说出这么嚣张的话来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就要向我冲来谁知道他刚一运气手腕上的那个不起眼的小伤口忽然爆裂开鲜血如喷泉般倏地喷涌上来。

    突然的变故令几人大惊失色那人更是手忙脚乱的想去止血。

    我就知道他们不会那么老实听话的所以刚才在割破他手腕上是用了一点技巧在手腕处留下了一道真气如果他不运气这道微弱的真气自然随着血液循环渐渐消去如果他立即运用内息这道真气就会自动的从内部割破他内部组织令血液狂涌而出而很难阻止。

    我淡淡一笑指着离我最近的一个人道:“你来告诉我那个女孩被你们关在了哪里你要是乖乖告诉我我就饶了你们。”

    那人虽然被同伴的惊骇的情形所震慑却仍抱着侥幸心理怒骂一声手中长剑一震向我投来。

    六个人排成阵型同时袭击也算有些看头此时只不过只身一人时机既不好又没有地利、人和他看似颇为凌厉的一击在我眼中不值一哂。

    我骤然起动侧身避开他的长剑揉身跃入他怀中一个猛烈的肘击打在他的腹部同时反手一记手刀切在他的手腕上他吃痛下再握不住手中之剑跌落在地上。

    我再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抛飞出去三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迅快捷。

    他一直撞在巨大的十门上才止住向后倒飞的身体巨大的冲击力令他背后至少断了三根骨头当下就痛晕过去。

    我望着剩下的四人淡淡的道:“你们看到了我们之间水平相差太多不必要再打下去了我也不想伤害你们我们各退后一步你们只要告诉我是不是有一个女孩被你们抓来了?”

    剩下的四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现其他人的额头上都和自己一样冒出一层冷汗他们尚未遇到有人可以轻而易举的破了他们六人的联手并在一眨眼间就令他们几人中最厉害的两个失去攻击能力!

    我现他们眼中都有着难以掩饰的惧怕继续向他们的精神施压道:“想一想吧只要说那个女孩在不在这里并不算违反你们上级的命令而且又能保存性命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们要是不说他们两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几人又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人畏畏缩缩的走出来咽了口唾沫小心的道:“我们告诉你你真的会保守诺言不杀我们?”

    我笑道:“要杀你们还用的着骗你们吗只不过费点事杀光你们再进去找人。”

    那人神色艰难的道:“那个女孩是昨天被人捉来的关在里面呢。”

    我呵呵笑道:“早说不就好了放心我会恪守我的承诺放过你们请顺便帮我眼前这个石头门给打开。”

    四人中走出一个在山洞壁上摸索了几下只听一声巨响两扇厚达一米的石门轰隆隆的向两边移开。

    我望着两扇令人匪夷所思的巨大石门心中暗暗咋舌如果要不是他们帮我找到机关给打开就这扇石门就得耗去我不短的时间。

    我陡然打出几道真气封住了几人的行动能力望着他们眼中惊惧的眼神我笑道:“不用怕我只是暂时令你们失去行动能力十二个小时后你们自然就会恢复正常。”

    我郎笑一声就待跨过石门走进去刚走进去我就不得不退回来石门里面突然涌出来一百多人人人手持兵刃凶神恶煞的向我逼来。

    我哈哈笑道:“原来在这里等我呢想仗着人多吗我的帮手可也不少哦。”一道彩光交替的光束从我头顶出现直冲霄汉。我已成功和神剑相融合以后神剑只用收到体内即可再不用放在乌金戒指中。

    我大喝道:“出来吧大地之熊!”

    身形已经和我一般大小的大地之熊凭空在彩光中出现重重的落在地面连山洞也为之震撼大地之熊一落下来即人立而起显露出粗壮的四肢嗷嗷的嚎叫出声。

    我取出神铁木剑振腕在头顶耍出七朵夺目灿烂的剑花排成一个北斗七星阵在幽暗的洞中释放着神秘的剑光!每一朵剑花消失的一刻都会化为一只半人大小毛黑亮的半大小狼。

    七小呈半圆形站立在我身前七小身姿矫健精神抖擞七双眼睛如十四个散放着幽光的灯笼白森森的牙齿微微张开。

    七小一声接一声的出惊人的长嚎长长的狼吟在山洞中回响传播。

    我再取出“盘龙棍”喝道:“蛇狮!显露真身吧!”

    一只体型庞大骇人的蛇头狮身兽仿若天神降临般降落在我身边好象是我的保护神一样长长的蛇颈灵活的转动着嘴中的蛇信不时吐出吞进出令人头皮麻的“嘶嘶”声。

    放出几只神兽我又腾身跃到空中喝道:“铠化!”小黑受到我的召唤带着灵龟鼎一块儿出现在空中瞬间原本幽暗的空间骤然化为白昼。

    人人仰头向上望去一只黑龟驮着一只鼎悬在半空中鼎放出万道霞光彩光万丈突然间流离的彩光倏地收了回去瞬间又投射到我身上我在绮丽万端的霞光缠裹中仿佛是金刚天降手持盘龙棍脚踩驮天大龟徐徐降了下来。

    彩光忽然一灭众人眼前一片黑暗旋即数股玲珑毫光从脚边升起滚滚飞旋向上盘绕我全身。

    此刻我身上已经披上一件坚硬而且华丽无比的彩色甲胄。

    一系列的变化令气势汹汹的众人不知所措。

    从眼花缭乱的一个个只在传说中听到过的神兽从天而降接着就是传说中的神器神光闪灭之间深深震撼、动摇他们的身心。

    我左手持散着蒙蒙白光的神铁木剑右手抓着黄芒涨缩的“盘龙棍”望着他们悠然道:“还愣着干什么想对付我就要先应付我的宠兽!”

    众人随着我的话怔怔的望着他们眼前一个个厉害非凡的神兽情不自禁的往后挪了挪。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章 腥风血雨 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