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月能逐渐耗尽的植物之力渐渐落在下风*的回到自己原先的地盘上而龙之力和狼之力也慢慢退了回去。

    体内就剩下两股不协调的阴阳二气一正一反在同一位置分别以两个不同的方向在经脉里运转所过之处令我产生如刀割斧砍的痛苦。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我兴许还有余力解决这种情况可是在眼下这种内息耗尽油干灯枯的突状态下我只有咬紧牙关忍受煎熬。

    阴阳二气像是两柄凌厉的刀一热一寒所过之处那些受到同化产生异变的细胞纷纷被绞的粉碎。

    每一次阴阳二气大周天一次回到起点交汇的时候都会产生强烈的冷热流这个时候身体都呈现一半冰冷刺骨另一半却热的如同蒸炉汗刚滴出来立即被冻成冰滴如此一来我已经被一层薄冰冻结在里面连呼吸都无法正常进行。

    我只有保持着灵台一点清明尽力忍受着还好在这等于武功全废的情况下我打下练就的一身水功终于派上了用场那到不是说游泳派上了用场而是游泳练成的憋气功派上了用场。

    我深吸的一口气可以维持我很长时间。

    阴阳二气不断的运转着、壮大着经过这么多圈的循环刚才被同化的细胞大多被绞成了粉末而阴阳二气也逐渐长大到了颠峰再一次的交汇中阴阳二气忽然融合成一团旋转起来。

    忽然在能量团的中间爆炸开阴阳二气再次被分开这次阴阳逆转反而沿着先前运行的相反方向运转了。经过这次爆炸阴阳二气的能量显得更加强大又循环了十圈两股阴阳二气再交汇到一起。

    整个能量团循着经脉运行起来一热一冷交替影响着我的身体半天的折腾不断令我筋疲力尽精神也疲乏不堪早先吸的一口空气此时已是即将用完受到大气的压力我感到胸闷异常。

    陡然一阵强烈的刺痛令我忍受不住的大声喊叫出来可是却没有出一丝声音。就在同一时刻体内的阴阳二气组成的能量团“轰然”炸开。

    两股能量流回归到最先流经方向舒缓的流动着一圈过后两股能量流合并在一起形成一股暖洋洋的能量流在体内运转使我疲劳不堪的身体十分受用。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身体也恢复到了正常可以自由行走我躺在地面动也不动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薄冰化成颇含凉意的冷水打湿了全身衣服。

    等到我恢复了一些气力我吃力的驾着风往回飞去习习晚风将身上的衣物给很快吹干我摇晃着向走进自己的房间却不想被一个侍者给挡住了“对不起先生您恐怕走错了房间这间房间的主人是依天先生。”

    我茫然望着他他难道没认出我就是依天吗!我道:“我就是依天!”

    侍者仔细的盯着我看了几眼忽然道:“依天先生你怎么忽然变的这么瘦你脸色苍白看起来好象生病了!”

    我勉强笑道:“没事一点*病了明天就能好。”说着我怀着疑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侍者怎么会突然认不出我了莫不是刚才的突变令我的外貌产生了什么变化。

    我站在镜子前望着自己我真有点不敢相信脸上少了很多肉显的棱角分明脱去身上的衣物现身上和脸部一样少了很多的肉我平日里锻炼的很强壮的身躯此时候反而觉得有些瘦弱。

    这一定是阴阳二气造成的后果削除了那些近三分之一生异变的细胞身体当然会瘦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叹了口气信手将身外几米远的桌上的一个盛满水的玻璃杯吸过来一把将杯子握到手里玻璃杯却意外的被我捏成了碎片水“哗啦”倾泻在地毯上。

    我望着手上的玻璃碎片忽然惊觉自己的力气大了许多想起刚才飞回来的时候虽然精神疲劳的要命可是却没费多大的劲就回来了。

    我想到了一个可能心脏不争气的“砰砰”激烈跳动着。难道我经过意外的冷暖洗礼竟然因祸得福的突破瓶颈度过了第三曲的两劫一下子进入了第四曲的境界吗?

    阴阳二气正是进入第四曲的标志当下我抑制住兴奋的心情收拾激动的情绪就地盘膝坐下内视全身受创的经脉中鼓荡着充足的内息比以前还要凝重!事实证明这次我成功度过第三曲的劫数由至阴而转为阴阳二气。

    这对我来说不啻是最好的礼物我因为追击五鼠而正在苦恼自己的修为无法正面对付他们这次突破令我有把握应付五鼠的联手进攻。

    连日的阴霾一扫而空望着窗外浩瀚的星河我不禁感慨良多世事就是这么难料你强求却偏偏不可得你将其抛之脑后反而唾手而得。难道冥冥中自有定数的吗?

    有没有定数暂且不管他我受伤的经脉却不可拖下去强大的内息在经脉中滚动流淌冲击力和摩擦力会令经脉的伤势雪上加霜更为严重还是早治为妙何况我有现成的治伤圣药。

    我拿出五粒黑兽丸逐一服食先服一粒将其药力化开使经脉得到初步的适应然后再服两粒最后服下剩余的三粒。

    黑兽丸是千金难求的好东西又经过我的灵龟鼎炼制再存放到那天地所结的葫芦中灵气自然更加充沛。

    这一打坐就可就坐了一天两夜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十个小时的静坐总算是将经脉修补好了这也多亏我底子扎的牢肌体韧劲足此刻我更加深刻体会到为什么四位长辈说我有武学天份。

    常人锻炼基本功久而乏味容易犯好高务远的毛病而我则不然勤勤恳恳一心只放在基础功底上。

    否则我若没有坚实的基础就算我有这许多的机缘恐怕不但精进不了小命也早丢了很多回了。这莫非就是*武道之人修为再难有寸进的原因了如若强求不是丢了性命就是走火入魔失了一身的*。今天我才终于明白其中秘密。

    虽然境界进步了很多可是我却开始愁了偌大一个城市上百万的人口我该从何处找起呢。我虽然见过她的外貌却无法公布与众这会打草惊蛇逼她放弃在京城的计划逃离此地。

    况且像她这样的高手自然有很多方法改变自己的样貌我一个人想找到他们几个人并且还要抓住或者击毙他们更是难上加难。

    此时我便想起了洪海想起了“洗武堂”虽然我对他们有怀疑不过眼下我毫无头绪只能借助“洗武堂”的力量和情报网帮我在京城搜寻这四人。

    在没有证明洪历就是那天晚上刺杀我的刺客之前我都不能妄下定论因为洪海是二叔的人跟着二叔出生入死白手起家数十载我要是就这么轻易的洪海翻了脸誓如水火。我又怎么对的起栽培我、疼爱我的二叔呢。

    所以证明洪海之事我一定要小心谨慎。我来京城所为何事洪海他们也是十分清楚所以如果我在这个孤立无援的时候不去找他们求助反而会使他们对我产生疑心。一但他们生了疑心不论他们是真的和刺杀我的事有关联还是没关联都不是好事情!

    所以我决定去向他们求助。

    在某个隐秘的地方一个老人再问一个年轻人道:“这两天他都有什么动静?”

    年轻人道:“师傅这家伙在这几天里都没有出过宾馆。”

    老人声音忽然提高显得有些急促道:“他不是不是已经不在宾馆了。”

    年轻人忙道:“师傅您放心四周我都布下了人就算是一只苍蝇飞过也不会逃过我们的眼线。”

    老人沉吟了一会儿道:“他既然都没有出来过知不知道他闷在房子里面做什么?”

    年轻人道:“这个不太清楚不过据那个侍者说依天回来的时候脸色惨白好象得了一场大病似的。以弟子认为他并不是得了病而是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比斗。而且对方的修为十分高!”

    老人微微点头道:“你猜的有些道理眼下京城中高手云集他可能会和谁生了争执呢?”

    年轻人道:“依弟子看京城中虽然因为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原因来了很多武道界高手可是有能力与他一拼的却是了了无几以他的性格轻易不会和人生争执而且伤的这么厉害一天两夜都没动静那他的对手不但修为极高而且定和他有一些不凡的仇恨!”

    老人忽然眼中暴**光道:“你是说她?她最近都有什么举动?”

    年轻人道:“这个女人十分精明她好象已经知道徒弟在暗中派人跟踪派出的人手已经死了好几个了。”

    老人轻哼一声悠悠的道:“就算知道她又能拿老夫怎么样!还不是得像狗一样对老夫摇尾乞怜!”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巧获奇缘 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