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非常时期一不小心就会陷入绝境自己不得不小心行事火剑带着滔天的热气席卷而过当先的那棵大柳树眼看就要被炽热的火焰烧成一堆黑碳那把苍老的声音哈哈笑道:“来的好。”

    火剑骤然受到一股绝强的大力被震了回来来人显然是没有恶意的只是震退我的火剑并没有顺势追过来。

    我收起自己的灵龟鼎手持火剑望着那把苍老的声音从树后悠悠的走出一个打扮古朴的奇怪老者出现在我面前一袭白色短褂下面是青色裤子配着一双布鞋显得与时代格格不入。

    老者悠然自得面上带着一把和谐的笑意双手背在身后体格显得瘦弱且不高老者的眼神很有力走路时脚步很轻再者就是呼吸绵延悠长这令我立即判断出老者是修为很高的人。

    老者奇怪的打扮和他独特不凡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块令人看了两眼就觉得非常自然老者笑眯眯的望着我道:“我这个老家伙躲在紫城书院已经几十年没有到外面走动了最近听说外面的世界有些乱但是却出现了好些少年英雄尤其其中一位叫作依天的少年英雄最了不起且难得有悲天悯人的心肠再加上有很高的修为传说还有几只相当惊人的宠兽并且和几大家族都有些关系这一切都让我这个老家伙起了兴趣所以特意出来看看这一看倒真没让我这个老家伙失望很不错的小伙子。”

    我就是再厚脸皮收到了一个陌生老人这么多赞美的词语也早都脸红了讷讷的道:“老人家谬赞小子就是依天。”

    老者面容古朴一抹洒脱悠然的淡笑总是挂在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望着我道:“我知道你就是依天老头子姓龙你可以叫我糟老头子也可以叫我龙大叔随便你怎么称呼都行。”

    我上前笑道:“见过龙前辈。”

    龙姓老者道:“小子你和我想象中差不多没有让老头子我失望不过有一点老头子有些不大满意英雄尤其是少年英雄应该洒脱不羁只要本持原则大可率性而为扭扭捏捏反而会因此失去本心只要你认为是对的尽可去做如若瞻前顾后思来想去则天下事皆不需做皆不可做皆不能做。”

    我道:“龙前辈依天觉得您老人家说的有些道理不过如果做事不多加思考只是一味凭武力来办有勇无谋多会坏事。”

    老者听完哈哈大笑道:“小子说的很对你的道理是对普通人来说的你却是特殊的个体啊你的性格可从你做的事情上显露无遗你是谋大于勇再加上你本性善良这会令的性格变得有些懦弱行事不够豪爽作为新一代的杰出代表老头子实在不忍心看你这般。”

    老者接着道:“就像刚才老头子亲眼看到有几个小子围着你找你麻烦既然已经打开了为什么不放手教训他们呢?既然你不愿与他们争斗为何又要在走了后传那么一句话给他们呢?本来你逃了如果不说那句话警告的话他们会觉得打跑了你出了一口气以后再遇到你也不会再找你麻烦你现在说了这么句话他们定然心里不忿只怕以后还会找你的茬与其到那时你再出手教训他们何不现在就彻底解决呢?”

    老者又道:“你此时教训了他们使他们知道山外有山他们张扬的性格或许就此收敛、改变不会惹出更大的事来你现在因为考虑其他原因放过了他们令他们觉得天下英雄不过如此的自大想法他日因为惹下更大麻烦而丢了性命追根朔源你的责任也不可推卸。”

    老者说完神色依然平静如昔没有一点波动在老者笑眯眯注视下几句在老者口中平淡道出的话却一次次撞击我那固成的理念心中如波涛般汹涌是我无法平静下来。

    老者把视线从我脸上移开望着水光粼粼的湖面淡淡的道:“这是老头子的一点愚见你可以考虑考虑如果觉得老头子的话有些道理那就改上一改如果觉得老头子说的有失偏颇只管当作是老头子放屁好了。”

    我肃容道:“老前辈的金玉良言小子记下了。”老人家说的都很有道理只是这些东西自己以前未曾想过母亲曾经不是也说过我的性格因为善良反而显得有些懦弱吗有的时候为别人着想却会害了对方原因恐怕就是老者说的那样吧。

    原来以为自从我的内息由阴柔属性进化为纯阳属性已经使自己的性格产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义父也曾说过的说自己的性格受到以前的阴柔属性的影响而变的做事犹豫不绝没想到经过几次属性的改变仍然没有彻底改变。

    老者笑着道:“小伙子不错肯听老头子的意见老人的话总是有几分道理的那是他们的经验经过千锤百炼的只是现在的年轻人从来不把我这样的老头子放在眼中更听不进一句话等到吃了亏后才哭着跑回来征求老人的意见就像那几个小子以为在紫城书院能够称王称霸就小觑天下英雄以为都不过尔尔。”

    我愕然道:“您老人家是说刚才的那几个紫城书院的小家伙吗?敢问您老人家和他们的关系是?”

    老者道:“勉强算是我的徒弟吧。”

    我听赶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们几人是您老人家的……”

    老者一挥手道:“糟老头子刚才不是说了吗做事要率性而为不要因为他们是我的几个不成器的徒弟就有了顾忌你代我教训了他们我反而高兴那几个死小子根骨、悟性都还不错就是过于自大好强不承认天下还有更强的人。”

    他这么说我倒不好再说什么了人家是骂自己的徒弟还轮不到我来插嘴。

    老者又道:“飞船联盟祸国殃民对四大星球的人民都有极大的危害你和后羿政府联手除去飞船联盟实在是为四大星球的人民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只是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老者话里有话我忙道:“龙前辈小子这次来地球就是为了这件事不知道老人家有什么话要告诉小子的。”

    老者呵呵一笑道:“我就喜欢你这个谦虚的劲儿机灵的小伙子老头子准备送你两个字。”

    我道:“请您老人家明示。”

    老头子淡淡一笑道“小心。”

    唉这算什么吗我还以为老人家知道五鼠的行踪呢却原来说了这么两个字。

    老者见我遗憾的表情哈哈笑道:“你要是愿意老头子到想给你说个故事是关于五鼠的。”

    听到他提及五鼠顿时来了精神我追问道:“您老人家怎么会知道五鼠?”这话可是大有内由的因为五鼠特别狡猾行踪也极为隐秘罕有人听说过五鼠的能知道五鼠的也一定知道更多的事。

    老者叹了口气道:“你看到我衣服上的这个字了吗?”

    我向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老人衣服*以上靠左的位置绣了个极小的字——鼠。

    老者落寞的道:“我是五鼠的老师。”这句话老者像是费尽了千斤的力才说出来说完这句话本来神态矍铄的老者下子变得老态龙钟尽显悲怆仿佛英雄迟暮力不从心。

    我动容道:“您是五鼠的老师?”

    老者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望着远方道:“不用怀疑我就是他们的老师我亲眼目睹了五个天真少年一步步成长起来这五个人是我最优秀的弟子可惜最后却堕入歪门邪道。”

    我详细听着老者的话老者说的每个字我都会详细记在脑子中这会让我更加了解五鼠的性格在对付他们也会为我增加胜算。

    老者唏嘘的道:“老头子曾在年轻时自恃武功高强*别具一格独树一帜自大的创建了鼠派凡是老头子的弟子都会在胸前留有一个鼠字那日老头子得知东海之滨有神兽出世特去瞧瞧却意外现五个少年抢先一步拿到了五只宠兽蛋老头子自然可以动手抢来却没曾想见他们五人结拜且每个人的根骨都不错竟动了收徒的念头于是就收下了这个五个异姓兄弟两年后以他们的修为高低分别赐名龙大、龙二……龙五。”

    我心中惊叹以龙四的高强修为竟然只能排在第四位。

    “老头子倾囊相援以他们五人的悟性竟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令老头子十分欣慰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小有名气落下了五鼠的名号几年后他们向往外面更大的世界而离开地球四处闯荡。”老者沙哑的道:“最后他们在后羿定了下来加入了飞船联盟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罪恶的生涯老头子是亲眼看着他们一步步堕入邪道就因为他们是老夫亲传弟子倾注了最多的心血始终没有拿出勇气不忍心灭了这个几个逆徒以至于时至今日闯下大祸事这一切都是老头子的过错。”

    望着老者悲伤的表情我才知道他之前让我教训他现在的那些徒弟前车之鉴啊。

    老者道:“老头子看着他们一步步的走向堕落丢尽了鼠派的脸而我又实在不忍心就这么毙了这几个逆畜我也就隐藏在紫城书院里没脸出现在世间。”

    我道:“那您老现在出来是因为?”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变的异常坚决沉声道:“这么多年我已经想透了这几个畜生我不能容忍他们继续在世上为恶趁老头子这把骨头还硬朗我决定把五个畜生给收抬了。”

    老者望着我脸上终于了一些欣喜之色道:“老头子刚出来就听到了飞船联盟被消灭的消息实在大快人心啊我打听之下才知道是个叫依天的小伙子做的所以老头子很想看看这个小伙子向他说声谢谢。”

    我忙道:“前辈这是依天应该做的事千万不用谢我。”

    老头子徐徐道:“本来以为那五个畜生跟着飞船联盟一块告别了世界没想到前些天老头子带着几个不成器的小子来京城参加竟看到了龙大锦毛鼠。”

    我道:“是不是个头不高脸白净无须一袭白衣像是个翩翩公子哥。”

    老者道:“就是今天你今天在拍卖场看到的那个畜生这个畜生那天为了不让老头子给制住竟然和我动手这么多年不见龙大的修为进步的难以想象竟然和老头子打了平手如果合体后再斗的话他仗着神兽之威必然能够稳赢我。”

    老者的修为凭刚才那招我大致还能猜到一二的龙大竟然能够和他打个平手那就是强我一筹不止我骇道:“前辈他的修为真的有这么高吗?”

    老者叹了口气稳了稳情绪向我微微一笑道:“怕了吗修为并不能代表一切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敢言必胜。”

    老者仿佛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神使我有些心虚嗫嚅道:“前辈猜的没错小子是有些心虚了。”

    老者哈哈大笑道:“能够退然面对自己的恐惧老头子没看错你*这几个畜生的重任就要担在你身上了老头子垂垂老矣明天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了他们五兄弟从小就极为聪明你个对付他们五个人要小心了’”

    我道:“告诉前辈一个好消息龙四已经改过自新此时已经和他的妻子觅一山清水秀的地方过隐居生活了。”

    老者一把抓着我的手激动的道:“真的?还好还好总算有个没让老头子失望小伙子老头子真的要好好谢你啊。”

    我扶着他道:“前辈这也是因为龙四心中尚存善良之心否则就算是晚辈想成全他保他一命也是做不到的呀。”

    老者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再恢复到原先那种悠然的神情微微笑道:“如此老头子也没什么遗憾了依天你以一敌四仍然要小心其实龙大是女儿身但是五人中属她的修为最高心机最深对付她你要打足十二分的精神不过老头子始终相信一句话:仁者无敌。”

    我惊讶道:“龙大竟然是个女人搞出了这么多事把后羿星弄的乌烟瘴气连政府也拿她没辙幕后黑手竟然是个女人太让人吃惊了。”

    老者望着哈哈大笑道:“她再厉害还不是被你吃得死死的不用怕她玩火者必焚我相信你老头子从此以后就可以放心的教导那几个不成器的弟子了小伙子一切靠你了。”

    说着老者毫无迹象的腾空而起说话时人己不见了踪影如此快的度只有真正的飞行术才能达到此老修为当真深不见底想着老者之前说的话我不禁一阵凛然龙大既然能与老者平分秋色修为也不容小瞧我得多加小心这个女人。

    此老几十年为师徒之情所累今日终于抛开一切束缚回归到自己的真性情我也从此老口中获益良多我的懦弱性格是应该有所改变了。

    我收起手中的火剑驾起晚风向我订的宾馆飞去。

    话分两边此时同在京城的某个地方那个女人也就是龙大闪身进了一个巨大的废弃工厂此地是京城郊区外的一个地方工厂虽然是废弃的有心人仍能看到一些有人出入的蛛丝马迹。

    龙大从一个升降梯上下到了地下室龙大一进入地下室马上就看到来来往往忙碌穿梭的人见到龙大进来都恭敬的立在原地连大气也不敢出龙大傲慢的在人群中走着等到龙大消失在二间房子里所有的人才有恢复了忙碌的工作。

    龙大一进入房间突然有人毫无征兆的从后面把她紧紧抱住一双大手毫无顾忌的在她那对被严实包裹住的圣母峰上游走龙大遭到突然的袭击内息随意念陡然起动一下子将来人的手给震开几乎在一瞬间两人位置对调偷袭的人反而被龙大控制了。

    那人出一声惨叫急道:“是我是我。”

    龙大好象和那人十分熟识听到他的声音便把他放开口中不满的道:“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突然在我背后出现。”

    那人反过来将龙大搂在怀里调笑道:“小宝贝儿你出去干什么了这么久才回来让我好想你啊。”

    龙大淡淡的道:“我出去打探打探情况破坏了我大事的那个*来到地球了我们要小心一点这次我可不想在关键时刻再出了娄子。”

    本来还在龙大丰满的**上肆意揉捏的那个男人突然停了下来恨恨的道:“依天他活不了多久了。”

    龙大一边迎合的出若有若无的*诱人至极像是一只思春的猫任人施为口中喃喃的道:“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这项计划可是牺牲了我三个手足兄弟我不准许出现意外。”

    那个男人一边急色的将手伸到龙大的内衣中可惜龙大为了扮成男人内衣襄的非常紧根本无法容一只手伸进去男人急急的剥龙大穿在外面的衣服龙大闭着眼睛仿佛非常享受似的出渐粗的喘气声听到男人的口中更使得他急不可奈。

    男人的手很灵活的把龙大衣服全部解开丰莹如玉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一对玉兔在空气中弹动男人如饿狼般抓住一只玉兔死命的揉搓起来另一只玉兔则在男人的口中*。

    男人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在她背部来回爱抚着一直来到挺翘的臀部男人抓了几把不甘心这般隔靴搔痒将手探入她的裤子里轻轻的摸着她的玉壶摸了几下男人放开一只玉兔两手去脱女人的裤子。

    龙大忽然间一把把他推开穿上衣服道:“我要亲自去看看那边进行的如何了我要保证计划正常进行。”

    男人道:“可惜少了龙四的那只宠兽不然计划已经施展的差不多了。”

    龙大没说什么拉开门走了出去男人望着她摇曳的身姿只有拼命压抑自己的*嘿嘿笑道:“贱女人自以为聪明老子对你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还跟我装纯洁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弄到床上。”

    突然房间的暗处传来一个声音淡淡的道:“这个女人刚才出去干什么了你查清楚了吗?”

    男人听到声音一惊马上转过身朝屋内黑处小心的道:“师傅龙大暗地里弄了一只鼠宠在宠兽市拍卖了一亿多而且她还在当场和上届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季军打了起来后来被依天现了她的身份跟在她身后不过最后被她给甩脱了。”

    暗处那人道:“依天的动作好快啊一到地球就现了龙大的行踪给我密切注意依天的行踪今次是万不容有失的。”

    男人必恭必敬的道:“是师傅。”

    暗处人自言自语的道:“难怪龙二的翻江鼠在被吸收的时候能力没有多大的进展原来是被龙**它产了一个蛋龙大这个女人的所有资金都被各星球的政府没收了她现在是分文没有。”

    男人道:“师傅龙大既然下大本钱去卖鼠宠换钱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暗处人哈哈大笑道:“这个女人狡猾啊不过想和老夫玩心机还差得远她是想一旦计划成功她就携带制成品逃走有了钱自然是想逃到哪都可以可惜啊她就是计划的一部分她不死计划又怎么会成功呢哈哈。”

    男人又道:“师傅依天那边怎么办?”

    暗处之人哼了声道:“我很欣赏他真不忍心杀他要不是他和我作对老夫也不会忍心杀你啊依天是个危险的人暂时不要惹他虚与委蛇等到我们大功告成之日就是他死的时候。”

    说完后师徒两人一起得意的哈哈大笑仿佛天地在他们手中掌握。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章 良师益友,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