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部我和塔法将军清点了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包括他们的装备确定过后。我和塔法将军决定将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员的十分之一派到牛头城中打听一些情况。

    而另外剩下的大部分人就驻扎在离牛头城一百公里外的美人丘因为一下涌进城中五千人一定会惹起有心人的注意这对我们的计划大大不利。而我命令塔法将军带队自己则隐藏在暗中实际上是回去和洪海取得联系确定他安排在牛头城中的人手是否已经到位。

    和塔法将军分开后我就直奔“洗武堂”而去见到洪海他告诉我所有事先预定的人手已经在昨天全部安排到牛头城中因为牛头城有我们“洗武堂”的几家分店人手大部分都安插在“洗武堂”中所以不虞被人看破。

    我和洪历坐上自家的短距离飞船进入了牛头城秘密的找了一家高级宾馆住了下来我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不好住在“洗武堂”中容易被人看出端倪除此之外只有扮成有钱的观光客住在高级宾馆中好在牛头城本就风景宜人每年闻名而来的旅游客上亿所以我和洪历的扮相也不易令人起疑。

    据所得资料这个在牛头城的外围组织在牛头城中拥有三家地下钱庄两家高级赌馆两家高级夜总会和一家豪华茶楼。

    这些个地方当然不会是作的合法生意但是由于本身武力雄厚控制了地方势力地方军、警也每年都收到大量好处对他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所以他们才能如此嚣张!

    我和洪历分别躺在高级的软床上我问他道:“洪历你知不知道这个牛头城真正的地下皇帝是谁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来头?”

    洪历摇头道:“详细情况没有只知道此人叫龙四二十五年前来到此地凭借着高深的修为和过人的智慧在两年间就统一了这里的所有黑道势力据说此人心狠手辣他的敌人往往都是惨死死相令人惨不忍睹。而且他无欲无求自打统一了黑道后就隐在幕后到现在很少有人看到过他的真正相貌。”

    我叹了口气看来第一次就遇到一个难缠的对手明天一战恐怕不会轻松我道:“资料实在太少我们虽然来的快恐怕对方也已经得到消息不过他们和我们一样只怕也不会得到我们的详细资料。明天我们就以快打慢攻他个措手不及他们连胜政府军数次我想他们已经不把政府军放在眼中就算是有人警告他们也料不到我来的如此之快做不了十分的防备。”

    洪历道:“少主说的不错我们就打他一个措不及防。”

    我想了想道:“洪历你猜猜看这个神秘的龙四会在哪里呢?”

    洪历沉吟了一下道:“这个我也曾想过不过却想不到甚至说是无从猜起这么多的产业谁会知道他待在夜总会还是赌馆。”

    我笑笑道:“他应该会在茶楼!”

    洪历见我说的如此肯定狐疑道:“少主怎么知道?”

    我徐徐道:“白天我和塔法将军聊天塔法将军开玩笑的说等这次胜利要请我喝咖啡泡咖啡澡。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牛头城盛产咖啡来牛头城如果不喝一下深具特色的咖啡实在是太遗憾了。刚才来的时候我在路的两边看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咖啡馆而且喝咖啡的人络绎不绝这说明此地具有喝咖啡的传统。既然此地既盛产咖啡又有喝咖啡的传统为什么开个茶楼呢?”

    洪历恍然大悟道:“少主果然神机妙算他既然开了个赔钱的茶楼定是说明这个茶楼非常重要可能是他的根据地或者他自己非常喜欢饮茶所以才开了个赔钱的茶楼不论是哪一种都可以肯定龙四一定是在茶楼中。”

    我道:“神机妙算不敢当细心而已。”

    顿了顿我又道:“现在也不敢如此肯定因为这么多年来经过这么多风浪都没人能把他怎么样他难免会产生托大心理也不一定就会看在茶楼中。”

    洪历没有说说话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

    在他的眼神里我又一次的感觉到了敌意。

    我望着他转过头的侧面忽然产生一丝寒意我摇摇头想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的错觉不过自己灵敏的灵觉曾经救了自己无数次难道这次真的是感觉错了吗?

    我在心中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子睡了!睡之前我想到了慈祥和蔼的洪海这洪历是他亲自推荐给我的怎么会有错呢我和他的关系那么好他是不会推荐一个虎狼之人给我的。

    忽然间头脑里又飘出魔鬼慈眉善目的伪善面目倏地心头打了一个激灵我强迫自己不在想下去我怎么也无法把洪海和魔鬼合在一起他们会是一样的人吗?我不敢再想!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早上我抖擞精神再次用军部的通讯设备和塔法将军进行了一次联系昨晚我也他联系过一次临时决定了作战计划。

    五千人将分作四拨其中一拨两千人其它三拨每拨一千人分别进攻他的赌馆、钱庄和夜总会剩下那拨人多的进攻茶楼而我则带领五百精锐子弟协同进攻茶楼。

    如果茶楼是他们的秘密据点那么必然防守严密火力也很猛如果不是我们也没什么损失我们这么多人一瞬间就能把这个豪华茶楼给消灭了然后迅支援其它几拨人。

    我在和塔法将军通话中强调了很多次这次进攻茶楼是重中之重我们取下茶楼就获得了一半胜利。

    塔法将军仿佛一点也没有大战之前的紧张听完我的话哈哈笑道:“好啊我们就先拿下茶楼在茶楼里喝上一壶香茶我可是很久没喝过上等好茶了这种豪华的茶楼一定有不少好货!”

    我实在哭笑不得这家伙实在也太轻松了点吧!

    或许这就叫作临危不乱吧像我这般经历过数次生死一瞬间的事居然仍会感到紧张感到心脏强而有力却有些快的率动我摇摇头叹了口气自己是有点过于看重对手了。

    像那大凶大恶的魔鬼和魔罗都没能将我如何小小一个飞船联盟又岂能奈我何。

    朝着镜子中的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微笑深吸了一口气告戒自己不可这么没出息自己可是做大事业的人!

    心情逐渐稳定心脏也恢复了正常跳动。

    我出去的时候洪历已经吃完了服务员送来的早餐剩下我那份孤零零的摆在餐桌上我抓起一杯牛奶一口而干披上外套拿起几片夹着咖啡粒的面包悠闲的咬了一口。

    抬腿向门外走去等我打开了门洪历才愣愣的道:“少主你这是去哪?”

    我边慢条斯理的品尝着特殊口味的面包边道:“你看不出我这要出去和人拼命吗。”

    洪历闻言神色愕然随后穿上衣服跟着我冲出门去来到气压式升降梯的地方一个相貌美丽的服务员早已伺候在里面见到我俩露出甜甜的笑容向我们道了句早上好。

    我也笑眯眯的向她问了句好告诉她我俩到一楼。

    出了宾馆我一边散步似的向前走着一边通过袖口里的通讯设备告诉塔法将军马上行动。

    此刻还未到上班时间白天营业的茶楼和地下钱庄雇佣的普通工作人员还未到这个时候起进攻他们便不会受到波及。

    那边传来塔法将军爽朗的笑声:“我和兄弟们就等这一刻了该我们出气的时候到了!”

    互道一声小心我们关了通讯招了一个气垫车我和洪历坐进去目的直向茶楼几乎没说出茶楼的名字只提到茶楼二字司机就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去处。

    这个茶楼如此有名恐怕全城没有第二家否则司机不会一猜就猜对的这更加肯定了我们的猜测这个古怪的茶楼定是非同小可。

    来到茶楼面前却没想到茶楼已经开始营业了我暗叹茶楼营业之早两个站在茶楼前的彪形警卫看到我们一把将我们俩拦下道:“衣衫不整不得入内。”

    洪历怒眼一睁上前一步就想教训两人我一手将他拦下道:“我们穿好就是。”说着我把披在身上的外套给穿上手中拿着的几片面包一口塞到嘴中。

    洪历见自己的少主都照作了他也无可奈何的把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怒瞪了两人一眼跟着我进来。

    他快步跟上和我并肩同行低声道:“少主怎么不让我教训他们这两个狗腿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就是飞船联盟里的坏蛋反正我们马上也要对付他们早晚还不是一样!”

    我笑笑道:“对待你即将对付的敌人不妨对他们客气一些。”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旗开得胜 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