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哀叹一声终于还是让他使出了明月杀法刚才他突然从地面消失接着又出现在半空这么快的度大概他只能在功力倍增后才能施展出来。

    我在心中告戒自己“貌似忠厚的人未必就真的老实”。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看到他手中又多了一把剑一把比刚才那把剑要好出数倍的剑剑窄而短全身呈红色不知为何物打造不过我却能清楚的感应此剑的杀气。

    白天身在空中脸色涨的血红一片看的出是相当费力。一字一顿的道:“明!月!杀!法!”透过习武厅顶部的透明高强度顶窗玻璃月光争先恐后的聚焦在白天的剑上形成一个蒙蒙的小月亮。

    在场下月师姐望着白天和我用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小师弟这就是我没有告诉你的明月杀法的最终奥义啊。明月杀法之所以能够短时间数倍提高人的修为就在于它能够借助外在的大自然力量暂时补充到使用者体内。小师弟你可千万要撑下来啊!”

    三个长老见自己的徒弟在使自己提心吊胆了半天后终于不负所托的使出了“明月杀法”的最终奥义提在嗓子眼的一颗心这才渐渐放回去面带喜色的望着场中的比斗。

    场上白天的每个动作都扣人心弦我清晰的感受到大量的月能投射到场地中我慢慢收回手掌地面的石柱也一瞬间消失无形。

    我徐徐的挺腰抬头一个蒙蒙的小月亮先印入我的眼眶我的心中突然蹦出一个念头:“月圆?”我疑惑的望着那个小月亮心中道:“今天难道是月圆之夜?”

    念刚已及此身体中的两股力量疯狂的向上飙升几近贪婪的吸收着月能瞬时间被白天用“明月杀法”引进到场地中的月能一部分投射到我身上来龙之力迅将狼之力给压了下去。

    就在我快要变身为龙的时候突然绿色的植物力量协同狼之力一块向龙之力打压我也在这时清醒过来同时明白了“明月杀法”的最终奥义我哈哈一笑指引着狼之力改变全身。

    骇人的一幕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生在明亮的光柱中人类柔和的面部转变为有棱有角的狰狞狼吻身上的衣服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长而青亮的狼毫高大的身躯人立着锋利的尖爪不时划过一丝寒芒长而尖的耳朵竖在脑袋两侧幽绿的眼神令人生寒。

    我第一次在没有七小的帮助下而变身了变身为一个彻底的狼人飞在半空中的白天自然将我的全部变化都看到眼中同时也深深的觉察到了我变身后身躯所隐藏的巨大力量。

    感受到我的巨大压力又现自己引来的月能都在不知不觉的流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猜到一定和我的变化有关。

    白天当机立断知道不能在等了怒吼一声身体逞四十五度角向我飙射而来手中的血红色短刃引动着大团月能滚滚向我而来。

    令人恐惧令人兴奋的最后一刻终于到来了我在光柱中仰头长嚎泄着心中*轻蔑的瞥了正高向我投射而来的白天一眼身体陡然动快的度带动着停滞的气流一起卷动起来。

    眼见得手的白天骇然现我竟然凭空消失了心头大惊已经知道大事不好恐怕这次要有负师命虽然他心中感到败局已定却仍不肯认输咬紧牙关想刹住自己的度停下来。

    惊心动魄的一幕使的连三老也一块激动的站了起来心中不断的为他的宝贝徒弟祈祷不是祈祷白天能够得胜归来而是祈祷千万不要受太重的伤。以三人的眼力已经很清楚的看到我的突然变化一下子把我和白天的差距拉长了十几倍。

    白天已经没有胜出的可能了。

    月师姐也担心的紧紧攥着小手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的变化。

    在众人不相信的眼光中我光凭自己的弹跳力高高的跳到白天的身后这个时候白天正背对着我我哪还客气不过在动手之前我向场外的三老瞟了一眼三老的目光与我相对忽然露出哀求的目光。

    每次化身为狼或者龙的时候我都从心底渴望杀戮这不是我的本性却深深的影响着我。

    三老哀求的目光令我忽然心软杀戮之心大减重击下去的双拳陡然就轻了许多在我连续重击下白天失去了还手之力吐着血倒在地上没有了站起的力气。

    月师姐见我获胜兴高采烈的大喊着向我奔来:“耶胜喽!”

    三位长老关心自己唯一的宝贝徒弟几乎和月师姐前后脚向我们奔来。等他们三人现自己的徒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站不起来是因为耗尽了全身的每一分力气的缘故尴尬的向投来感激的一幕。

    月师姐拉着我的手欢呼着小声道:“输了活该谁让他不听我的劝告不过他伤的怎么样。”

    我瞥了他一眼道:“小伤而已两天就能恢复的生龙活虎。”

    这时三位长老的其中一位走过来道:“我们履行自己的诺言现在我们白家以至整个昆仑武道都承认你是上任家主的亲传徒弟。”

    我望着他笑了笑淡淡道:“多谢三位长老成全。”刚才他们眼见自己的徒弟非常危险本来可以不用顾及什么直接飞过来从我手下把他救走然后宣布我获胜的不过他们却没有这么做只是等到胜负尘埃落定的一刻才赶过来这不禁令我对三老大有改观虽然三人迂腐固执却不失公正之心这点已是十分难得啊。

    月师姐拉着我道:“小师弟今天为了庆祝你获胜师姐早已给你摆下酒宴给你庆祝。”

    我愕然道:“什么?在哪?”

    月师姐一把拉着我道:“跟我走就好了师姐难道会骗你吗?”

    我望着她手上拉扯的衣服忽然惊觉自己在不自知的情况下竟然从狼人变回来了。

    我任凭着月师姐拉着我向前走去转头望向空中仍剩余的一线线月光我暗忖难道是因为月光太少的缘故还是因为不是真正满月的缘故所以变身只能持续极短的时间。

    想到这身体忽然起了一阵冷汗刚才真是危险心中不断的叫着:“幸好幸好”跟着月师姐去了。

    望着彩光闪烁、人流穿梭的街区我一眼就认出这是我第一天来天街城的时候在这里用的餐也是在这里我认识了风笑儿巧遇月师姐和沙祖世家的沙祖乐人生就是这么令人感叹。

    到了这里我自然知道月师姐要领我去哪我冲月师姐感谢的一笑道:“月师姐谢谢你没有师姐的鼎立襄助没有师姐陪我熟悉“明月杀法”我是不会得到三老的认可的。”

    月师姐道:“这骂师姐不是咱们都是一家人再说我陪你练的半天可是全没用上父亲归隐你就是我的亲师弟改天我带你去见见我母亲也让她老人家看看父亲的徒弟。”

    再说就是见外了我感激的一笑跟着师姐上楼而去此地正是我那天用餐同一家。

    香喷喷的酒菜仍不能打断大家的谈兴来这里的也正是那天的几人两女三男除了沙祖乐因为是外人的关系其他几人都观看了刚才我和白天动人心弦的一场大战。

    沙祖乐也在“昆仑武道”学习此时提起白天也是一脸钦佩听闻我没受一丝伤就把白天打的*倒地满脸掩不住的惊讶。

    月师姐这会儿绘声绘色把我和白天的比斗娓娓道出。

    沙祖乐听完唏嘘的感叹一声道:“想白天也是昆仑武道稳排在前十的高手竟然使出了压箱底的*也不是依天兄一招之敌看来我平常之念都是自欺欺人自己只是个井底之蛙罢了来依天兄得胜归来当饮一大杯。”

    我们一饮而尽。

    边喝边说渐渐就谈到了令人谈魔色变的魔罗沙祖乐道:“不但“昆仑武道”受到了政府的邀请就连我们沙祖家也同样受到了邀请至于其它世家我想也不会例外的此魔实在闹的太凶了。正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现在后羿星已经被他弄的鸡犬不宁如果后羿星的人都走*光了我们这些所谓的世家也就该消亡了。”

    我试探的道:“既然沙祖兄看的这么透彻那么你们有沙祖家有什么打算。”

    沙祖乐摇头道:“打算?打算自然是有的我们沙祖家已经在密切联系几大世家希望能够共同对付此魔只是这魔罗神出鬼没隐藏甚深没有谁能够道出他的真实身份!”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沙祖乐继续道:“此魔所练*奇特无从辨别他的出身而且修为极高逃遁之术更是高明之至几次三番都让他逃之夭夭要是真能够查到他的真实身份我们沙祖家到是会不惜代价除去此魔。”

    我和月师姐相对一笑这个收获可以说是今晚的一大意外当下在月师姐的保证下我和沙祖乐订下了同盟协议他答应带领家族子弟不日赶赴北龙城的梅家共除魔罗。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章 月夜狼人 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