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薇喃喃低语把这段上辈的感情说了出来风笑儿的母亲本和肥猪王是一对情侣后来肥猪王为了追求武道放弃了她等到肥猪王意识到她是自己最重要的部分时风笑儿的母亲已经因并病过世风笑儿的父亲因为特别痴恋她母亲也就跟着一块儿去了。

    肥猪王义不容辞的担起了抚养风笑儿长大的义务直到现在。

    我心中感慨万千这是个老套的故事却依然能打动人心三个为爱痴迷的人如果当时肥猪王能够把握住的话我想也许未来的悲剧也不一定会生唉一切天定。

    蓝薇见我低思不语道:“怎么不说话了。”

    我探在她额头轻轻一吻道:“人生就像一个环行跑道当你奋力跑到终点时才现自己仍在起点。幸福就在身边可是很多人把握不住当他们经过很多弯路再回来的时候幸福却已经不在了。”

    蓝薇道:“道理说的清楚却没有几人能作的清楚。”

    我微微叹道:“如过人人都能看的清楚做的明白那不是人人都是大智大贤的人了那又何来“庸碌众生”之说呢。”

    蓝薇将臻枕在我的胸膛处轻声道:“我们是要作那大智大贤之人还是要作“庸碌众生”呢。”

    我哈哈大笑道:“我就是想做“庸碌众生”恐怕上天都不会答应的我生来就已经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甚或是一个为了伟大而出生的人曾经有一个预言家就是这么说的。”

    蓝薇娇声问道:“你的预言家是谁?”

    我脑海里盘桓着母亲亲切的笑容我在心中暗道:“母亲这是我给你找的儿媳妇您还满意吧儿子已经长大了再不是以前那个懵懂不知外面世界的男孩了。”

    不知不觉我就回到了梅家几个看门人很乖巧的把我们迎了进去。

    刚进门不久得到消息的李雄几人就迎了过来见到我们就道:“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我淡然道:“魔罗如果不怕死就只管来找我好了我和蓝薇双剑合壁叫他来得走不得。”

    突然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来“怪不得雄哥说你修为大进呢果然是豪气冲天与一年前的谦懦少年相比确实判若两人。”

    他一说话我也便想起他的身份来除了李猎还有谁来。

    眼前的李猎眼中精光四射身体彪壮如熊行走时带着一股迫人的霸气可以想象成就他今日成就的该有多少倒霉的武者啊。此时的他俨然是一方霸主功夫精进竟然比梅魁仍然胜上一筹。

    现在单比修为我怕自己已经被李猎过了。想起一年前那个因为无法得到神剑认可的可怜少年我打心底为今日的他高兴。

    李猎走到我身旁激动的抓着我的肩膀高声道:“今天我们兄弟要痛饮一场不醉不归。”说着拉着我就走。

    梅妙儿拉着蓝薇的手道:“蓝姐别理他们他们这些个男人碰到一起就是喝酒醉死才好。”

    我低声道:“蓝薇你放心我不会喝多的。”

    李猎听到耳里高声打趣道:“怎么还没结婚就已经开始怕老婆了。”

    梅魁道:“李猎大哥酒席已经备好了上好的百花酿。”

    李猎道:“这两天没喝到百花酿可谗死我了咱们赶紧的。”

    我心中不断苦笑难道这李氏一门每个稍微杰出些的子弟都被那个为老不尊的李老头给*成酒鬼了吗个个嗜酒如命与这些酒鬼在一起我可得防着点千万不要像昨晚那样被他们灌醉结果魔罗来了都不知道。我小心的从乌金戒指中取出少些解酒的鞭树汁脑海中浮现出石龙狡黠的面孔我心中暗道:“臭小子从我这里弄走不少好处总算是做了点有价值的事。也不枉我白教你功夫。”

    我们四人坐在席间李猎揭开百花酿的瓶塞就要狠灌一口李雄伸手阻止道:“这百花酿虽然是好酒但是缺少长时间的沉淀少了一种醇厚的酒感光有香气喝起来不够味。”

    话说到这份上我已经明白了李雄是让我把酒虫拿出来再做一次白工我召唤出酒虫酒虫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在李猎打开的那潭酒里欢快的浮上浮下。

    李猎看的瞠目结舌指着在酒潭中游弋的肥胖酒虫道:“这是什么?”

    李雄拿起一边的酒勺舀了一勺喝到嘴中感叹道:“味道就是不一样真是好东西啊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个这么好的酒虫呢。”

    李猎见他喝的有滋有味半信半疑的也舀了一勺放到嘴中顿时弥漫着浑厚醇香的酒味令他情不自禁的一口吞了下去。

    他奇道:“这个叫什么酒虫的怎么会有这种奇特的本领。”

    李雄停下手中的酒盅望了我一眼道:“这其中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就怕它的主人恐怕也不知道。”

    我听他一说饶有兴趣的道:“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他将酒盅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将那个古老的传说娓娓道来:“传说中那时还没有四大星球只有一个地球的时候有一个大财主特别有钱他是个商人专门酿酒卖酒该酒远近闻名所以每天都门庭若市。

    说也奇怪他是个作酒的商人却也特别能喝酒每天都得喝十斤好酒否则就心痒难奈有一天他的吝啬大老婆就嫌他每天喝的太多如果他能把酒瘾给戒了就能省很多钱。

    这个商人也觉得他老婆说的有理于是就戒酒可是无论用什么方法就是戒不了酒对他来说就仿佛是水和鱼的关系于是他老婆就贴了个告示找奇人异士许下大笔奖金来寻戒酒的好方法。

    这一天来了一个游方的僧人说他有方法帮商人戒了这酒瘾。

    于是商人按照僧人的说法先是斋戒沐浴然后把自己捆住放在太阳底下一连三天别说是酒就连水也未喝一口嗓子眼都冒烟了。这时候游方僧人在商人眼前半米远的地方用一个碗盛了些糟酒商人望着眼前的酒就是喝不着突然商人觉得嗓子眼一痒张口一吐一个肉肉的小虫子就从嘴中跳到酒碗了游的不亦乐乎。

    游方僧人拿着酒虫飘然而去。

    从此商人的酒瘾也没了可惜自从酒虫没了后酒店的生意越来越差最后就倒闭了。”

    我叹道:“为了节省区区几斤酒却失去了整个酒店不值啊。”

    李猎瞧着那圆滚滚的小酒虫奇道:“按照传说看来那么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竟然是上古就已经存在的宠兽了。”

    李雄忽然脸容一整倏地站起道:“我感觉到一股*的力量。”

    我一听立马站了起来道:“快是魔罗我也感觉到了。”我和李雄抢先飞了出去梅魁和李猎也只是慢了半拍就动作迅的跟了上来。

    地上一滩血迹触目惊心李雄双目一寒道:“是魔罗故意在向我们示威否则以他的修为如果成心不让我们觉察到的话是完全有可能的他应该就在附近大家小心戒备。”

    李猎抢先掣出“鱼皮蛇纹刀”乌黑长在气劲中飞舞双目射出两道精光凝视着四周豪气干云的道:“怕他个鸟我就不信我手中长刀是吃软饭的要让我看到老子一刀就把他的头给砍下来让他做个无头死鬼死了也无法投胎。”

    话没说完西边草丛一动李猎长刀一扬出一抹荧荧青光口中哈哈笑道:“中计了吧两句话都受不了也敢学人出来为祸让我来看看你的真本领。”李猎身随刀动如一道流光闪过向魔罗隐身的地方投去。

    刀气俨霜使人如坠冰谷我看的暗暗点头这把“鱼皮蛇纹刀”确实已经让李猎完全掌握了特点使将起来如臂使指显的得心应手。

    我、梅魁、李雄却在同一时间分别奔向三个不同的方向这是魔罗故意暴露出来的又是他的分身术!

    李猎拿着一块皮肉望了我们几人一眼道:“没想到这家伙真有这个分身术先前雄哥告诉我我还有点不相信。”

    远处传来魔罗如乌鸦般的笑声梅魁恨恨道:“这家伙真是狡猾一击不成立即远遁我们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时候蓝薇和梅妙儿也带着一些人手赶了过来见到我们道:“刚才是不是魔罗。”

    我叹了一口气道:“是这家伙没错不过没见着他的面他就溜了。”

    蓝薇道:“不知道梅老爷子什么时候回来?”

    梅妙儿道:“爷爷可能会在明天或者后天回来。”

    梅魁遣散了起他人徐徐道:“这个魔罗在我们梅家来去自如对这里的情况也了如指掌如果说他和我们梅家没关系是不可能的可是我们应该如何应付呢。”

    我接道:“明天我去昆仑武道看是否能搬来救兵共除此贼你们则暂时不要张扬暗地里查询此贼的身份。”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章 再遇魔罗 二,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