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笑儿声音一顿嘴角隐隐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双手轻扬一连串的音符毫无征兆的流了出来谁也没想到她会骤然出手。

    沙祖乐正在思考风笑儿刚才所说有些玄异的话根本毫无防备。我见事不好身体陡然拔空而起双手放出一团柔和的力量将他送到我的身后而我则替代了他的位置承受了音波第一次袭击。

    风笑儿见我关键时刻代替了沙祖乐眉头一皱手下仍不留情的释放着一**的音符我当下盘膝而坐封闭了听觉静心处之。

    音波果然因为我暂时失去了听觉而没了用武之地风笑儿怔了一下被我的对策给震住双手顿时停了下来我见她停手刚要开口说话风笑儿却令我意外的倏地以更快的度拨动起来。

    我初始不以为然心中却渐渐有了得意的味道耳不能闻却看的见对方在自己对面卖力的拨动琴弦心中一乐刚要笑出来口中一甜嘴中却溢出了鲜血。

    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受了暗伤马上再次盘膝坐下气运全身。风笑儿看到眼中嘴角的奚落的笑意更甚好象是在嘲笑我强自出头。

    原本听不见的音乐却蓦地在心底传来我顿时大惊竭力的压制这无形的音乐心中暗怪自己实在太大意了她一定是利用我的大意令我以为封闭听觉后音乐再不能对我起作用然后暗中以“喜”为媒来带动音乐和我产生共鸣不知不觉中让我受了内伤而不自知。

    无声音乐在我压制下却如雨后的春笋愈的旺盛起来陡然脑中灵光一闪我放开身心任由它在我身体中肆虐。

    乐符所过之处身体必然必然受其所创。绿色的植物之力再建奇功以全身的数种不同的能量来说数植物之力所占据的势力范围最广几乎是充斥身体的每个角落。

    植物之力仿佛天生的吸音器音符经过必定威力减半一时三刻风笑儿的充满杀机的无形音符再也不能起作用。我心中暗呼“好一个无形杀机!”自己差一点就着了道。

    我淡淡一笑长身而起伸手一招“似凤”便落在我手上我瞥了一眼正惊讶无比看着我的风笑儿对“似凤”道:“下面就看你的了。”

    “似凤”小黑眼珠一转就待向我讨好处我弹了它的小脑袋一眼骂道:“你若不是随地大小便怎会惹来别人与我拼命再要讨价还价我便索性把你送人我也落得省心。”

    “似凤”见我口气坚决气愤的叫了一声扇着翅膀飞到我身前。

    风笑儿见我在她最得意的音波攻击中仍的谈笑自若既怒且惊双手也索性停了下来一对美眸气恨的望着一人一鸟。

    我说服了“似凤”后望着她悠然的道:“你要小心了下面该换我们进攻了。”

    风笑儿气极而笑道:“就凭一只小鸟也想赢我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淡淡一笑没有反驳她只是示意“似凤”作好音波进攻的准备。

    风笑儿曲腕弹指新一轮的大战终于打响了“似凤”张开喉咙音符如微风静悄悄的刮过接着如狂风吹过令人脸颊生疼。

    “似凤”真不愧是通灵宠兽竟以悲对风笑儿的喜听着“似凤”的声音不禁令人联想到悲凉、悲伤、悲痛之感脑海中幻想出大漠滚滚无边残阳一道如血狂风呜呜生寒鸦鸣声声惊人白骨森森死寂。

    音符正是“似凤”拿手好戏一人一鸟一时间战了个旗鼓相当本来风笑儿还以为我用鸟儿和她对战是故意嘲弄她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她错的多么离谱。

    她身后的那位始终面带笑容的胖胖老伯一收笑面紧张的望着一人一鸟。“似凤”毕竟只是一只宠兽而已哪里会是修为精湛的风笑儿的对手渐渐的落了下风胖老伯也舒了口气偷偷拭去手心的汗。

    我见状突然生出顽皮的念头我故意先看了胖老伯一眼然后高声道:““似凤”主人我来帮你一把。”

    说完放出了我的灵龟鼎灵龟鼎随着我遭受了两次劫难却也因此受了我体内龙丹的好处真正跻身在神器的行列之内。小巧的灵龟鼎散着诱人而华丽的光彩鼎内彩光缭绕飞腾鼎壁几只戏水小龟栩栩如生在彩光波动摇曳下仿佛正在水中游舞。

    一众人都是眼力不俗一看我召唤出来的小鼎立即知道这是难得一见的好宝贝却搞不清我突然把这个小鼎召唤出来是为何。

    我再次默念几声从魔鬼那里得来的被我改名为“盘龙棍”的“噬天棍”便陡然落在手中我一声清喝手中“盘龙棍”挥动敲击在“灵龟鼎”上出“当啷”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在我暗含六成内息的撞击下音波落在风笑儿心中如陡然蹿出海面的鲸鱼再重重的落下令风笑儿再难以把持心灵的波动立即令她落了下风刚要振作我再次敲击几次过后风笑儿面色白威力已然不及最先的一半。

    我惊叹于她的坚决在完全落在下风的时候仍然咬着牙苦苦坚持。

    我想在一边的胖胖中年人应该不会再作壁上观了只看他对风笑儿的言谈就仿佛是对自己心爱的那样他是不会看着风笑儿受苦的。

    果然那边的中年老伯在风笑儿岌岌可危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高声道:“小朋友我们不如点到为止何必大家都两败俱伤呢。”

    我收回“盘龙棍”同时运力令“灵龟鼎”挡住了胖老伯的一击心中直道对面看似和善的老伯却是圆滑之极。

    他进攻时不说是帮他们家的小姐反而以劝架的口吻来阻挡我确实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不可小觑事实上我也一直都没有小看他。

    一人一鸟的音波战也因为胖老伯的突然介入暂作结束。

    风笑儿满面绯红气喘吁吁的望着我俩。

    我与胖老伯这时已经从地面打到空中胖老伯果然像我想象中的那样是深藏不露的高手拳出如风拳拳不离我的要害而且在空中度依然快捷身法依然灵活。

    我心中暗道自己可能又遇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人物看他游刃有余嘴角含笑的样子恐怕仍保留有几分余力这等修为比起李霸天这种人物也是不遑多让自己来到后羿星还真是频中大奖啊。

    胖老伯边打边道:“小朋友不如我们就此打住吧反正大家都没有什么损失你看可好我家小姐脾气就是坏了一点人还是很善良的。”

    我心道既然出手了哪那么容易就停手怎么也要晾出点绝活给我长点见识。我骤然旋转闪过他突而来的快绝伦的数拳呵呵笑道:“只怕这只是你的一相情愿你家的大小姐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放过我呢。”

    胖老伯听的一怔偷空望了一眼在下面正密切关注着我们的风笑儿转头苦笑道:“是有点不好办。”

    关心则乱其实凭胖老伯的聪明应该可以看出只要我答应他的请求抽手退出就算是风笑儿再怎么不答应也不能奈我如何大不了几句娇嗔了事除此还能如何。

    我哈哈一笑手中的“盘龙棍”舞出层层棍影向胖老伯攻去一片片棍影仿佛如一条条金蛇鼓舞翻腾着向他噬去。

    胖老伯眼中精光一闪身形骤然闪动起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一手化作爪状陡然穿过片片滚滚棍影向我的胸膛攫来。口中道:“小朋友修为不错竟然凭空御风而行到是我小瞧了你啊。”

    我也哈哈大笑道:“老人家太厉害小子要先你一步了。”说完召唤出棍中的棍灵——蛇狮与之合为一体“盘龙棍”化为漫天金星围绕着身体旋转起来。

    胖老伯见我合体的形式动容道:“你竟然已经达到和棍中的兽灵进行这种程度的合体我不合体可是要吃苦头了。”

    星光不断的从体表钻进体内我本打算是完全合体的听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改变主意如以前在地球般的合体形式进行半合体身上穿了一件蛇狮铠甲而非是化为半人半兽状。

    胖老伯呵呵一笑道:“有意思那我也不客气了。”双手一搓一把恍若透明的半米短剑已经握在手中。心爱的盯着那把短剑喃喃自语了两声然后道:“我不能告诉你剑名但却要告戒你我这柄看似普通的短剑却绝对不普通。”

    说着话此老先动了手腕轻轻甩动竟有十数剑花闪动着诡艳的白光向我胸腹飞来我合体后内息也提高了很多足以和他一拼高下。当下持棒迎了过去。

    我的“盘龙棍”一一将十数剑花破去却没曾想剑花虽然破去了却引来了更大的危机。

    剑花忽分乍合化为一条灵活刁钻的白蛇貌似可爱却隐藏着无比的杀机。我抽回棍身作乌龙摆尾状扫过去。

    谁想到剑气所化的白蛇竟是滑不溜丢蛇尾一弹电射而来缠着我的“盘龙棍”欢快的向上游来。我防备不及竟被它给咬住白蛇顿时化为刺骨冷气直向我体内钻去。

    着了他的道令我大惊失色等到寒气入体我反而放下心来我现在就是至阴的内息天下神功不论是多么巧妙总不会过这至阴的内息。

    侵入我体内的寒气一瞬间被我的内息给吞噬了我心头大定含笑而立他手中的透明短剑多半就是带有寒冷属性的利器。

    胖老伯见我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十分震撼动容道:“你吃我至寒之气的一击仍能这般自若想必你一定*出至纯的内息小小年纪就*到这种程度实在不易啊。”

    我这时也没有了和他打下去的兴趣这位胖老伯当真是厉害非凡不合体仍能轻松应付合体后的我甚至还让我吃了点小亏再打下去就是我不识抬举了我微微一笑道:“多谢您老的夸奖不如我们就此为止吧再打下去我恐怕也占不了您老一点便宜。”

    胖老伯呵呵一笑道:“后生可畏我们想不称老都不行了。”

    我和胖老伯客套了一番胖老伯便和风笑儿一块离开了只是风笑儿走时颇是不情不愿的只怕以后她还会来纠缠我报复今天受的气。她临走时也没有露出自己的本来样貌也就是说沙祖乐和四叔的女儿白月仍不知道一直蒙着薄纱和他们相斗的神秘女人就是她们崇拜的偶像风笑儿。

    两人走后我也解除了铠化收起了“盘龙棍”“似凤”仍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在四周飞来跳去的经过刚才一战几人都对她刮目相看。一时间这个家伙又成了所有人目光追捧的对象。

    我将白月拉到一边向她叙述了我的身份和我来的用意。白月听完后长长的睫毛眨了一眨半信半疑的道:“你怎么能让我相信你是我的师弟呢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的身份吗?”

    我欣喜道:“我来之前四叔曾送我一柄兵器这柄兵器是四叔早年所使用的名为——鱼皮蛇纹刀斩金断玉锋利无比又因为其材质采用千年雪魄故其性属阴。”

    白月见我说的分毫不差仍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若真有这柄刀就拿出来让我瞧瞧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认你你要是拿不出来我就不能认你。”

    我正待要拿出来忽然想到自己在地球途经李家的时候用“鱼皮蛇纹刀”换了李家的一柄上古神剑这可如何是好!眼看抵达了后羿形也找到了四叔的女儿偏偏手中没有信物无法令白师姐相信。

    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这点的呢自己可真够混的。

    白月见面有难色半天也拿不出“鱼皮蛇纹刀”疑道:“师弟你怎么不把父亲给你的“鱼皮蛇纹刀”拿出来。”

    我叹了口气苦笑着把我在地球遇到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白月白月听完皱了皱眉头道:“你说的我都相信这些事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想编也编不出来何况你连那把神剑都拿出来了师姐相信你可是没用啊。我告诉你吧小师弟一年前父亲突然说是要归隐其他什么都没说只留下几句话说是“昆仑武道”和家族中的事暂时由三位长老暂为管理等我两年后从“昆仑武道”毕业并且修为达到他老人家的三成才能掌管家族和学校的事物。”

    我心中暗叹:“自己终究还是迟了一步要是当初不是不小心触动了几百年前星际联邦政府留下的那个传送隧道把我转送到第五星球我一定能够赶上在四叔归隐前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我忽然想起了点什么四叔他归隐之前是否告诉家人自己归隐的所在地呢?我忙问道:“师姐四叔走之前有没有说他到哪里归隐了。”

    白月叹了口气道:“要说就好了也不会现在让后羿星乱成这个样子了。父亲是突然消失的也没有留下其他的嘱托更没有说他在哪里归隐什么时候能够再见到他老人家。”

    我摇摇头知道没有其他办法了现在其他三位长辈也一定都归隐了真是天意啊那我再待这里好象也没什么必要了四位长辈都归隐了那我还要不要再去“梦幻星”的三叔那儿了呢?

    瞬间我仿佛变成了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再没什么必要的事急等我去做我思考着下一步自己该做些什么来打时间了。

    月师姐见我沉思不语道:“师弟你要不着急师姐再给你想想要是师姐当家直接把你带回去也就完了可是现在那三个顽固的长老掌管着家族的事又加上最近后羿星出了一些事三个长老不会那么容易承认你的身份的。”

    我叹了口气道:“唉要是刀在我这就好办了。”

    师姐忽然道:“小师弟你可以梅家去一次我听说前不久你的那个小情人李蓝薇从地球来了同行的还有李家的李雄至于李猎是不是也在我就不太清楚了。”

    师姐说到蓝薇名字时暧昧的瞟了我一眼令我没来由的脸色一红一年不见不知蓝薇有没有什么改变会不会因为想念我而变的清减。

    月师姐干咳了一声我立即醒过来不敌她那古怪的眼神我微微转头道:“沙祖乐好象很妒忌我和师姐待了这么长时间他已经往这边看了半天了。”

    月师姐立即不敌脸色胭红神色也羞怩起来旋又冲我大嗔起来。

    嬉笑过后我道:“恩看来我是应该去梅家看一看一方面是去碰碰运气看李猎会否也在这样就能证明我的身份另一方面李雄和蓝薇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失踪一年是应该去和他们叙叙旧了。”

    月师姐这次没有取笑我道:“那到是你突然失踪一年音信全无人家一个姑娘家肯定非常担心。”

    我忽然想起月师姐连续几次说到“后羿星”最近出了些事而联想打扫自己刚到后羿时被一个修为奇高的陌生人偷袭的事禁不住道:“月师姐你说后羿星出了些事究竟是什么事啊?”

    通过这半天的相处我已经看出月师姐虽然脾气急噪点却是急公好义的性格见我提到那事顿时银牙一咬脸上布满了寒霜气愤的道:“最近大概半年的时间不知从哪冒出了一个怪人不但修为高强致极而且狡猾多端在后羿星处处作恶先开始到是一些级别较高的宠兽遭难后来就是一些*者这些遇难的无一例外的除了剩下一滩血和一颗头其它部位踪影全无、不翼而飞弄的“后羿星”鸡犬不宁。”

    我愕然道:“那没有人管吗?这种凶物早就应该将其铲除才是。”

    月师姐恨道:“当然有人管后羿星的联邦政府早就组织了大量的人手就行全球范围内的缉凶行动刚开始也安稳了一段时间可是不久那凶物气焰愈嚣张起来在特别行动组的眼皮底下连续作案连普通人也有很多遭他的毒手。而且好象那凶物的修为比起最初时又高了不少。眼见星球上的居民人心惶惶联邦政府就向当地的大世家出了请求支援的请求。”

    “哦”我点点头心中基本上已经确定初到后羿的那天遇到的那个人十有不九就是那个罪魁祸。

    月师姐哼了一声道:“要是父亲没有突然归隐早就把那个没人性的*给宰了。”

    我点头应是四叔乃是最强的四大圣者之一解决这种事却是手到擒来听义父说他们四人联手思感可以将整个如同地球般大小的星球的所有情况尽收脑中那个凶物无论怎么狡猾在四大圣者眼中也无可逃身只可惜这四人都归隐了。

    月师姐道:“我们白家、还有梅家都受到了联邦政府的邀请我想李家的那些人应该都是梅家人从地球邀请来的吧。”

    我自然知道李家的人肯定是梅家邀请来的梅家和李家的关系那么好这次遇到困难必定会请李家来助拳。我脑海中立即显现出李霸天那苍老而狡猾的充满霸气的脸。

    这个老人家可不是那么轻易就会答应人家的尤其是赔本买卖恐怕梅老头这次又赔了不少血本。

    我心中哈哈一笑自己看来又有事做了刚宰了一个吸人血的魔鬼又出来了一个食人肉的魔罗自己应该当仁不让挑起这个担子世上的*事物还真是不少既然让我遇到了而且那晚也结下了仇我的神剑今次又要大利市了。

    月师姐道:“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出神?”

    我微微一笑道:“月师姐既然四叔不在那么就让我们帮他老人家解决这件事吧!”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章 最后一面 (全),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