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名扬四大星球的级巨星临走时也不忘恨恨的白我一眼想来这可能是自打她出名以来最尴尬的一次吧。

    我笑了笑不在理她安心吃我的饭“似凤”仿佛没有底的肚子也已填满了立在一边悠闲的用嘴巴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刚安静的吃了一会儿饭楼道入口处突然传来嘈杂声声音甫一进入楼内却突然嘎然而止。这时候忽然一个异常耳熟的声音骤然响起“就是那个人就是因为他我才迟了。”

    一把如出谷丽莺般好听的女声传来“迟到便是迟到偏是你理由多我就是讨厌你这种不敢负责任的胆小鬼。”

    听到对方生气先前的男声急忙道:“你还说我你要不是因为你的火暴脾气前一段时间也不会惹上云雾边境木法沙家族那群野蛮鬼。”

    “那又怎么样你知道那个木法沙家的大少爷在云雾边境的东风城做了多少坏事吗被本小姐看见自然是要教训他的略施薄惩而已。”

    男声道:“哈你那也叫薄惩吗?断了人家子孙根让别木法沙家差点断子绝孙。”

    女声显然不以为意哼了声道:“是又如何断子绝孙是最好省的继续为恶一方。”

    男声道:“我知道你也是好意为当地的人民着想可你也不能一味蛮干要不是伯父出面恐怕木法沙家不会就此罢手的也就是伯父身为昆仑武道的校长响誉四大星球武道修为直迫四大圣者否则你闯的祸要谁帮你收拾。”

    女声又道:“我父亲的修为早就过四大圣者没有趁此机会把作恶多端的木法沙家族一锅端了是他们命好。”

    这时候旁边又响起几个男女混在一起的声音:“师兄、师姐你们就别吵了从出了演唱会就一直吵到现在咱们还是坐下安心吃点东西吧据说这家可是咱们天街城非常著名的一家小吃。”

    一行几人找了一张空位坐了下来刚开始的那个女声又道:“还不都怪他手里拿着咱们几人的入场券偏又来的这么晚害的我们只看了半场。”

    最先的那个男声死不认错道:“你以为我想吗风笑儿小姐好不容易来这演上一场我更不想错过谁会知道今天早上会交通拥塞还碰上我身后的那个家伙我紧赶慢赶也还是迟了。”

    我听了半天早已猜到进来之人就是早上我刚进城时碰到的那个人见他一再提到我又有人夸口说自己的父亲武道修为可以过四大圣者这不禁激起了我的兴趣。

    我转头向他们几人看过去心中还在嘀咕昆仑武道不是四叔创建的吗怎么现在又出来一个校长难道说这个女孩的父亲就是四叔吗?这到也有些可能。

    当时几位长辈来看我惟独四叔没来二叔曾说四叔在后羿有些要紧的事来不了听刚才那女孩所言到也十分吻合。莫非她就是四叔的女儿吗?要是那到好了省了我许多功夫。

    回头望去三男两女其中一个女孩如鹤立鸡群卓而不凡身上带着一股特有的英气虽无女子特有的妩媚但自有一股别具特色的诱人感觉令人十分欣赏。

    女子见我回头与我目光对视柳眉挑了一下便不在理我和旁边的女孩悄声说起话来。背对着我的三个男孩其中一个正是上午我见到的那一个此时他的那件古怪的飞行器不知收到哪里去了。空手坐着和另外两个男孩在聊着一些什么。

    我仔细的看着那个英姿勃的女孩脸容到真的与四叔有几分相象就连那火暴脾气都分毫不差我正揣摩她与四叔有那些地方相象的时候女孩忽然英眉倒竖喝道:“本大小姐脸上难道长了花!”

    我一愣暗道果然是四叔的脾气淡淡笑道:“虽然没长花却人比花娇只可惜脾气大了点难怪你男朋友嫌你不够温柔。”

    “谁说我是他女朋友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想要我作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为女朋友门都没有。”

    男孩听着到也没生怒气仿佛早已她会这么说一样只是回头望了我一眼道:“没想到我们还真有缘又在这里遇到早上莽撞之处还希望你多原谅既然有缘大家不如交个朋友如何我叫沙祖乐。”

    我微微点头道:“我叫依天!”心中暗暗道:“在地球的时候李雄曾经对我说过在后羿星的世家当中能和梅家一比高下的好象有一个叫作沙祖世家莫非面前的人就沙祖家的?”

    “月师姐你看那只小猪宠多可爱啊。”

    说话的正是坐在我怀疑是我四叔女儿旁边的另一个女孩所说的沙祖乐接过话题微微一笑道:“好象你对这种具有特殊异能的宠兽很感兴趣啊像这只小猪宠其貌不扬却据说有帮助主人瞬间转移的功能但是因为其缺乏攻击力和自我保护的能力现在是越来越少见了至于那只五彩斑斓的小鸟我也看出是哪类宠兽。”

    我笑道“没想到你还挺见多识光的这只鸟的名字叫“似凤”传说是和凤凰同宗善百声。”

    我刚说完被我怀疑的那个女孩“啊”了一声道:“我说怎么看起来眼熟呢记得父亲曾竟跟我说过说凤凰是一身五彩凤衣斑斓身上花纹犹若五个字分别在头、翅、胸、背、腹那五个字是德、仁、礼、义、孝。”

    我不动声色的问道:“这位小姐上?”

    她一挥手道:“叫我白月就行了。”说完走到我这一边仔细的观察着“似凤”她身边的女孩也跟着一块走过了过来。

    我心道她既然姓白这大概是不会错了我四叔也是姓白的。

    那个星际大明星风笑儿听我向沙祖乐他们介绍“似凤”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直勾勾的望着站立在桌上的“似凤”忽然向我走过来俏立在我身边道:“你这只鸟我买了开个价钱吧?”

    我们几个人都傻愣愣的望着她心中一动马上知道她为什么要买我的“似凤”了“似凤”擅长百声这点正是她所需要的作为没有多少攻击力的“似凤”风笑儿如能够和它合体一定能出比她现在还要美妙的声音。

    我瞧了瞧她又瞧了瞧“似凤”我淡淡一笑悠然的道:“我只是它的朋友如果你想要它就看它是否愿意它若愿意认你为主只管带它走就好我是不会有意见的。”

    风笑儿听我这么一说反而有点不想要了道:“既然你不是它主人却不知道它认主没有野生宠兽一般都在出生时认主以后都很难再使其认主不能认主合体要来又有何用。”

    我见她消了想买“似凤”的念头却也不想提醒她。刚到后羿我可不想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何况这位大明星正是人气正高喜欢她的人不在少数我要是和她生了纠纷恐怕没我的好果子吃。

    风笑儿转回去的身子突然转了回来喝道:“你骗我。”一双美妙的玉手陡然向立在桌上悠闲梳理羽毛的“似凤”抓过去。

    事突然我以及白月两人都没来急反应不过我到不怕她能偷袭得手至今为止我还没看到有谁的度能够过它呢只是我在心中暗叹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何却是多疑的很。

    “似凤”却不负我望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如一道闪电样飞出她的可及范围她偷袭没得手也是愣了一下见“似凤”仍停留在她面前的半空中毫不犹豫的又出手追了过去。

    看着她的身手我暗暗咋舌美丽、娇媚的女人任哪个男人看到都想抱在怀中恣意疼爱一番又是四大星球最炙手可热的明星没想到却身怀绝技修为高的很。

    连续失手激起了风笑儿的那股子一定要得手的劲出手愈迅凌厉。白月这时也已缓过神来对风笑儿偷袭强抢的做法十分不开心遂骤然插到一人一鸟中间接住了风笑儿的攻势。

    白月一招一式显出功底颇强我现在对她是我四叔女儿的判断更加坚定了令我意外的是风笑儿与白月相比竟丝毫不落在下风。

    就在这时“似凤”忽然戏谑似的在她头顶上拉下了平生第一泡凤凰粪便。“似凤”吃仙果饮灵泉洗筋剔髓粪便早无异味可是虽未真个落在风笑儿的身上却落在她的罗衫上。

    在一旁的众人顿时都哈哈大笑起来这一下子令风笑儿难堪起来。

    风笑儿又羞又怒手下突然狠辣起来比起刚才竟然还要强上两分。

    “哗啦!”脆响玻璃在两人的掌风中化为碎片罪魁祸“似凤”“嗖”的一声从窗口飞了出去风笑儿见状也跟着飞了出去白月紧跟着风笑儿也从窗口掠了出去。

    剩余几人都一一的从窗口跟着两人一鸟飞了出去。

    ps:昨天在vip区里雨魔本是想将两个小章合并成一个大章节结果没有修改成还出现了重复的情况雨魔在这里向那几位朋友说声对不起以后雨魔会注意这种情况。

    我本也想随之跟着飞出去却因要带着在桌边一角沉睡的小懒猪而慢了一步待要再起飞时却被问讯赶来的酒楼经理给拦了下来包括三群人的酒菜以及刚才受波及而损害了的东西在内我一共付出两万多后羿币才脱了身。

    我摇摇头暗忖还好自己身上有钱否则就惨了。

    和风笑儿一块来的那个胖胖中年人竟然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起步虽晚度却是出了奇的快只一眨眼的功夫就飞到几人的前头。

    我最后一人飞出去却刚好遇到两辆警车在追他们几人想来是因为破坏了空中的交通规则吧*无奈我又停下来交了罚款才算了事。

    等我在追去的时候一干人已经没了踪影我暗呼倒霉却也只能按照刚才的记忆方向追过去。

    等我再次找到他们的时候风笑儿却已经和沙祖乐打起来了白月一行人站在一边观看而那个与风笑儿同来的胖子也在一边掠战没有上前帮忙。

    我想了一想马上就知道定是沙祖乐怕白月打不过风笑儿所以替了她上去和风笑儿相斗的。我暗笑沙祖乐是多虑了白月功底非凡又经过名家*就算风笑儿一时占的上风也未必真能赢她。

    看来这沙祖乐对四叔的女儿到是真情实意两人郎才女貌家世相仿对也堪称匹配。

    之前白月虽然不承认沙祖乐是她男朋友现在却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的打斗变化分明是大有情意。我淡淡一笑也在一旁立定看着场中的变化安然无恙的“似凤”活似一只皮猴在我身上飞来飞去。

    我看了一会儿现沙祖乐渐渐处在下风以我的眼力看的出沙祖乐的功夫是非常高强的至少有我七成的水平。

    我以为他要胜风笑儿该是很容易的事情没想到现在居然落到下风而且好像对方还没有使出全力她身后那个始终没有动过笑眯眯的中年人更是高深莫测令我无法看出他的深浅。

    场中两人忽然一击之后都向后退了几步。我趁这个机会赶紧上前几步想要调和一下。这件事是“似凤”和我惹出来的结果却殃及池鱼让白四叔的女儿成了替罪羊对方也意外的竟是相当扎手的人物我在不出面就于心不安了。

    我一把拉住沙祖乐沙祖乐本正要上前被我拉住回头看是我脸色有些不好看的道:“你拉住我是为了什么?”

    我歉然一笑道:“沙兄这件事是我惹出来的怎么好让你们代罪。”

    沙祖乐脸色稍霁道:“本来是不管我的事不过既然月儿和她们打上了那就关我的事了依天兄你不用劝我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个无理的女人给*了。”

    我叹了一口气心道:“你要是知道这个女人的真正身份恐怕你赔礼尚且来不及呢。”我见他语气坚定只好另找突破口。

    我上前连走几步来到风笑儿的面前道:“一切事都是我惹起来的你要求怎么赔偿我都愿意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在与他们计较了。”

    听了我的好话风笑儿一改刚才的急躁悠然的淡淡一笑道:“我可以听你的不过你要叫那个小子给我道歉”接着指着在我肩上的“似凤”道:“还有这个小东西要送给我。”

    我暗叹一声莫说这两个条件都要满足她就是其中任意一个恐怕我也不能答应余光瞥见风笑儿吟吟笑意我可以猜出一二这两个条件大概是她故意提出来刁难我的唉大明星就是难伺候。

    我和风笑儿因为没有蓄意压低交谈声音都让沙祖乐听到耳中沙祖乐道斥:“依天兄你不要再和她说了想要我给她道歉做梦去吧不要以为刚才稍微占了点上风就能够稳赢我。”

    我听他这么说好象在暗示我他刚才尚留有后手我想想也对沙祖世家称雄后羿若没有一二压箱底的绝艺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的。

    我又缓缓退了回来既然两人都坚持要打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也想看看这两人都还有什么依恃。

    只见玄光闪过沙祖乐手中拿着的兵器正是他用来飞行的那个古怪的吉他。拿到兵器顿时胆气壮了不少朗声道:“待会你要小心了这柄吉他专以音波伤人。”

    风笑儿不屑的瞥了他引以为傲的吉他嗤之以鼻的道:“在我面前说音乐我让你败的更惨。”说着纤纤素手在面前一挥怀中顿时多出一个奇怪的宠兽怎么看都像一只温顺之级的猫咪。

    风笑儿*如葱的五根手指轻轻梳理着怀中的宠兽状甚爱怜沙祖乐惊讶的道:“异形兽!”

    风笑儿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道:“你竟然也知道这种宠兽我到是小看了你你既然能够认出来还是向我赔礼道歉我也不在难为你。”

    沙祖乐冷哼一声道:“笑话异形兽不过是能够变为多种形状而已并不具有什么攻击力想要难为我你到有这个本领才行。”

    风笑儿淡笑一声道:“铠化!”怀中惹人爱怜的卷毛猫咪出一声咪叫陡然化为点点白光环绕在风笑儿身周围风笑儿突然被绿叶缠身茂密的绿叶无限的攀上爬下一切停下时风笑儿的曼妙的身体覆盖着一层绿叶组成的铠甲说是铠甲实是勉为其难。

    这更像是由绿叶组成的时尚长裙衬托着风笑儿的娇躯到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或是引人遐思的绿色精灵。

    我们几人一时看的目瞪口呆谁也想不到铠化后会竟可以这么美这里我的震撼最大因为我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更记得她*魅惑的本来面目此时一变竟凭空多了几分纯真不染俗尘的仙气。两者相差之大直让我不敢相信。

    只是她的面目仍被遮掩住令期余几人无法一窥他的真面目。

    随着风笑儿的一声清喝沙祖乐也几步腾跃过去两人便又站在一块。

    我在心中暗暗赞叹沙祖乐心志坚定面对如此仙子般的人物仍能狠下手进攻不过我想去其中白月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我在一旁仔细观看有武器在手沙祖乐的进攻大为改观至少比刚才强上两分奇招怪式迭出不穷一柄乐器在他手中竟能化为十八般兵器使的行云流水、威力不凡。

    尤其不时被他勾动的琴弦放出刺耳难听的响声令敌人心浮气躁心血不畅心志不坚的人恐怕用不了几个回合就得束手待毙。

    我看的禁不住为之咋舌本以为音波作为攻击手段只是极少人就会的本领没想到今次刚到后羿星就看到了这么精彩的表演实在令我井蛙之感。

    想那沙祖乐使的这么捻熟想必他们沙祖世家对此早有深入研究。

    反观风笑儿面对沙祖乐奇招怪音应付起来仍显绰绰有余。

    沙祖乐久攻不下陡然凌空跃了回来我正在纳闷的时候陡然只见他一手抱吉他一手拨动琴弦一个个音符跳动着如淙淙小溪由远而近哗哗而下声音也由不可闻逐渐如近在耳畔。

    闲暇舒适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打了个哈欠正要埋好好睡上一觉心脉一震骤然清醒过来不由暗呼厉害。

    我望向沙祖乐只见他如专心演绎的歌手丝毫不顾外界的变化再看白月几人她们几人想来是早知道他有这么一手早早的向后退出十步远双手掩耳紧张的观看着。

    陡然间声音倏地一变如长江大河、滔滔急下如雷鸣如擂鼓一声声在耳边炸响。

    我刚刚适应了方才的河流清鸣陡然变化顿又令我有无所适从之感。

    风笑儿盘膝而坐双手一招倏地多出一尾竖琴横亘在身前玉手试着调试了几下琴弦随即脸色从容的挥动素手在琴弦上飞快的抚动起来。

    每一个琴符若一个个闪光的匕每把都命中到沙祖乐中流淌出来的音乐的关键之处。不到一时三刻沙祖乐就在也弹不下去本来流淌舒畅的音乐被风笑儿这么一插顿时如弹棉花般生涩难听再也挥不了威力。

    沙祖乐大惊失色他浸淫这么一门家传奇功也有十年之久至今虽未尽完功但亦小成往日使起来无不得心应手少有人敌没想到今天意外的遭遇强敌。

    两人同时罢手风笑儿嫣然浅笑道:“没想到大家少爷竟然能把音乐当作武器练到这种程度著实不容易令我吃惊不少但是你不知道音乐的真谛无法挥其真正的威力。”

    沙祖乐有些情绪低落的黯然道:“音乐无外乎用心去感受感受它的意境然后用来致敌。”

    风笑儿这时候仿佛是个传道者给沙祖乐解释道:“你说的是没错可惜你理解的太浅显了。用心去体会好要用你的情感来带动音乐这样音乐才是真正的音乐若你那般只是没有生命的音乐具体还是需要个人体会。”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章 昆仑武道 (全),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