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裹在血色茧中虽然看不见却清晰感受的到外界的杀气体内真气早就消散一空心中虽急却只能束手待毙。

    随着外面敌人的一次次的击打在茧上心脏越跳越快明知是死却只能等死的滋味绝不好受。

    外面的那个往生者惊讶之心绝不下于我越来越强的攻击都无法对眼前这个不明的生物造成大的伤害

    逐渐的血色茧跟随着我心脏跳动的韵律博动也变的快起来心脏跳动越快心中就有种躁动的感觉令我无法静下心来一股与以往不同的血液在体内流动着那是野兽的血说的清楚点那是数以几百计狼宠的血。

    杀伐的**令我不停的扭动起来落在外面那往生者的眼中仿佛就像是破卵而出的蝴蝶在做最后的努力。

    一直刀枪不入的血茧渐渐裂开一块块的剥落。往生者小心翼翼的退后几步吃惊的瞪着一步步裂开的血茧中露出雪白的皮肤。

    全身忽然间充斥着一股爆的力量我惊喜的现原本无法动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自由双手两边略微使力兹啦一声血茧顿时被我撕开。收腹挺腰双脚跋地一个跟头从血茧中跃出。

    光溜溜的身躯粘嗒嗒的液体从身上不断的滴落下去我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望着眼前吃惊的往生者悠悠的道:沙拉毕。

    往生者不愧是魔鬼精心*出来的杀手略微惶恐过后便又恢复了杀手本色杀意森然的眸子坚如磐石的盯着我。

    面对着对方一言不就源源不断的攻击过来的眼花缭乱的招数我显得从容已极应付的轻松无比。

    光溜的身体虽然还流着黏糊糊的液体但是我反而像是没有了往日的束缚拳脚之间竟没有了往日的生硬仿佛每一拳每一脚每一个动作都自然的很完全凭借自身的感觉递出每一招。

    明明自己功力未复比敌人低了不只几个级别却偏偏有压着对方打的奇怪感觉我灵敏的在对方打出的气场中穿梭她空有强大的招式却连我的边也摸不着。

    踏在这片土地中我感到熟悉无比躲避对手攻击而踩住的每一个落地都感到自然而然。我真的脱胎换骨了野兽般的直觉令我可以先一步察觉对方的动作悠然避开再从容的攻击。

    身体自由灵动的挥洒着心中没有一丝恐惧只有对血的渴望轻灵的围绕着对手至死方休!

    往生者在也掩饰不了心中的惊慌眼中神色转厉招式却失去了刚开始的老练逐渐变的散乱。我觑准一个空隙身体突然如幽灵般穿过她的招与招之间的空隙直抵她的空挡五指如闪电倏地伸出。

    等到回过来这个半分钟前还生龙活虎的往生者现在已含恨倒下只在胸前留下一个大窟窿透过窟窿可以看到人类存活的中枢-心脏已经不在了。

    我五指攥着红通通尚散着一丝热气的心脏眼中闪过一丝迷惘忽然神色一变心脏在手中化为碎块我仰天出一声长啸破云入霄。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剥光她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

    几个起落我已翻越山脉向远处跑去现下最着急的是通知那些尚在六大圣地中的各部落的人马强在魔鬼动攻势之前联合这些人马共同抵抗那个魔鬼或许还有一丝侥幸。

    我没有在茧边现大地之厚实可能神剑已经被魔鬼占为己有还好手上的那枚外观不起眼的乌金戒指还套在手指上。

    我全部家当都在这枚戒指中没丢就好。还好之前似凤被我封在那段尚未成型的神铁木中没有落到魔鬼手中我立即把它给召唤出来让它带领我去寻找六大圣地。

    当然我的第一个目的地是石龙石凤去那个鹰子崖石族因为我的缘故被魔鬼用大火给烧成灰烬我因该保证石族剩下的力量。

    我疯狂的在大草原上疾奔身体中躁动的力量令我不知疲倦的奔跑着我如同一只精力无穷的狼人飞快的奔跑着风声在耳边呼呼而过眼前的景物在眼中一闪而过我时而纵身飞跃溪流时而在树林顶上弹跳。

    我的运动神经在这次破茧而出后得到极限的提高完全越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虽然我现在丹田中内息空空却充满着强烈的自信任何困难都将被我踩在脚下。

    似凤也如天边掠过的流星急的向北方飞去仿佛感受到我内心的焦急和忧虑这次出奇的没有和我讨价还价但是我想它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事情过后它一定不忘记向我提出要求。

    时间在我们的快中行进中也变的慢下来。如此跑了一天两夜竟然赶到了鹰子崖幸好我运气好这里是离自由岛最近的圣地。

    走过一个吊桥远方天空无云白白的天幕下有一个山崖中间的一块有一匹白练从百米的高处铺盖下来底端是一个方圆二十米的幽潭在潭的上方有几个小黑点在盘旋着。

    看着奇怪的地形见到几只罕见的空中飞翔的宠兽我大胆的确定这一定是传说中的六大圣地之一的鹰子崖。

    我招呼一声似凤如风一般向鹰子崖掠过去等到跑到潭边这里已经聚集了一拳的宠兽大多是飞翔类宠兽数量最多的就是苍鹰宠有大有小大如苍鹰的两倍小的只有拳头大小最为奇特的是一只可以明显从身体特征辨别性别的宠兽长着艳丽的羽毛下肢乃是爪上肢却进化成手的形状。

    围绕在潭在四周的宠兽都是受不了炽热的阳光来此饮水的。忽然间见到我这个闯进来的陌生人大多只是看我两眼便继续的开始饮水。

    我看到这么多数量的凶悍野宠还怕会引起它们的不安向我群起攻击呢这时见没多大反应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忽然眼前红光闪动一道箭光似的物体突然向我射来还好我反应比以前快了很多从容避过定睛看去竟是先前以为最没有伤害力的那只拳头大小的小家伙它长着一支长而尖的喙披着红色的羽毛。

    我没什么站在我肩膀上的似凤却极不爽的振翅飞起来。对着它长长的鸣叫一声像是在宣战。

    两只同样拥有娇小的身躯立刻在天空缠斗起来片刻过后一声惨叫那只拳头大小的奇怪鸟儿脱离战群迅逃逸开。

    似凤战胜归来若无其事的飞落在我肩膀上不过它那叽里咕噜转动的小黑眼珠分明在告诉我它是多么得意。

    我打趣它道:只敢欺负小只的有胆量就把那群大家伙给赶走。

    似凤啄了我脸颊露出你看好吧!的神情慢悠悠的向潭边飞过去那些大型的鸟出乎我意料的闪身让开一会儿功夫潭边一半的鸟都让了出来似凤得意洋洋的站在潭边将脑袋探到水中饮了一口。

    我愕然的望着忽然想到似凤是凤凰神兽的后裔它吸收了我的龙丹的力量取得了一些进化这些同属性的飞翔类野宠恐怕可以感受到它鸟王的气息所以才心甘情愿的让开路吧。

    正想着忽然天空响起一声嘹亮的咴咴声众鸟儿听到声音陡然的从潭边飞出去只有似凤仍大着胆子摆出老大的派头理也不理的在饮水。

    我抬头望去一只通体白亮的飞马正振动着一对硕大肉翼滑翔着向潭边落下来矫健的身姿有令万物臣服的气势。白色飞马一落下来就瞪着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不知死活的似凤似乎在纳闷这是哪来里的乡巴佬竟敢对自己无礼。

    倏地打了个响鼻拍动了一下左边的肉翼带动起一股很大的气流向似凤涌过去想要把这个不知哪里来的家伙给卷走没想到似凤身材娇小度如电很轻易的从气流冲穿出张口吐出一个火球向白色飞马冲过去。

    白色飞马不慌不忙从口中吐出一股水流轻松的将似凤的火球打灭似凤眼见敌人比自己厉害很多倏地不战而退。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一章 困兽犹斗 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