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最后一击

    为了自己小命着想自然是不会留情的几个照面的功夫刘一勇的父亲被我的快攻搞的狼狈不堪等到他大哥眼看形势不对劲想来支援的时候已经被我抓着机会刺伤了他拿剑的右胳臂。

    鲜血顺着袖管一滴滴的落下来右手暂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剑已经交到左手面目狰狞的盯着我。

    他大哥看到他的样子大吃一惊实在想不通一个毛头小子恁的下手这么狠动作也十分迅出手狠辣只不过几息的功夫就废了自己小弟的一条胳臂。

    我冷冷的在一边看着他们我很清楚见识到我的实力后他们一定会收起轻视之心全力以赴的对付我我不可能等谁来救我我只能靠自己。

    刘一勇的父亲出乎我意料的轻易被打伤刚才的几次硬碰虽然他没来得及尽全力但是我亦可推测到一二令我吃惊的是他的内息竟然比我还差一些在我全力的攻击下竟然连一次象样的反击都没有。

    其实我有这种感觉一是因为他措手不及二来就是我的身法比他高明太多了毕竟这可是天下四大圣者之一的杰作除非是真正的飞行术否则很难有人比我的身法更好了。

    他凶狠的盯着我忽然喝道:‘合体!‘

    那只火红的狐狸化为一道红光投到他身上片刻间一副绽放火热毫光的靓丽盔甲将他套在里面手中的剑吞吐着热焰暴喝一声向我杀来。

    轻易的败给我使他恼羞成怒在也不顾脸面和道义。

    从盔甲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暴戾的眼神第一次应付合体后的人我小心的盯着他移动的轨迹他的身法快了很多人未至破体而来的劲风就让感到了火热的气焰。

    可惜用火来对付我实在是他的失策。我连三味真火都练出来了还怕他这种级数的热度吗。仿佛是隔靴搔痒他气势汹汹放出的火气对我一点作用也没有。

    可以说他这种攻击对我产生不了任何危害只有真正的物理攻击才会令我小心的去躲避。

    本来他右手受伤就使他整体活动大打折扣再加上破绽百出的左手剑度更比不上我数十回合后我不觉得怎么样他到先我累的气喘吁吁。

    他大哥站在一边仔细的观察着我的身法和招式想从中得到点什么可惜任他怎么从记忆中搜索也记不起自己从哪里见过像我这样的奇妙的身法和蹩脚的招式。

    我大致摸清了刘一勇父亲的身法再加上他的火焰对我产生不了多大的危害我已经暗暗的开始筹划着反击必须等到一个绝佳的机会最好能一击必胜我可不想让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另一个人乘机占了渔翁之利。

    屡次拿不下我刘一勇的父亲显得十分烦躁怎么说他也是个前辈比我长了几十年现在不但没有很轻松的打败我反而让我占了便宜在加上旁边的大哥还在看着这个老脸实在丢不起。

    他忽然力将我迫开站在原地脸色阴沉的望着我。双手突然紧握额角青筋暴露好象非常吃力盔甲上的原有的火红色的毫光忽明忽灭瞬息万变显得十分诡异。

    见到这种异变我暗暗小心我知道这将是他最后一击感觉到一股比刚才强了很多的力量缓缓的蔓延过来。

    我感到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不得不以防万一催动全身的内息灌注到剑中无畏的望着他大战来临前夕心脏不争气的‘扑通扑通‘的猛烈跳动几下。

    好战的热血不安份的在体内加流动仿佛在盼望着战斗快些来临。

    ‘烈炎‘好似听到了我的召唤光芒大涨向四方击射顿时将方圆几米的地方照的如同白昼数寸的气束仿若实质如果我在加一把劲就能形成剑气不过为了对付另一个更厉害的我故意有所隐瞒好让他措手不及。

    滚滚热浪与刘一勇父亲释放出的热劲在中间相撞向四周扩散开蒸腾的热气中我和他仿佛是两个不真实的存在。

    热气扩散到静站在他身后的大哥身前自然的向两边散开他大哥见我忽然威一双奸狡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烈炎‘好象现了什么宝贝似的。

    我想他一定看出了我这把剑的不凡之处可是令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不提醒他小弟呢。

    正在我出神的当儿刘一勇的父亲暴喝一声我蓦地觉他的身体好象比刚才要大了一圈而且充满力量他的样子很辛苦眼睛向我突出。

    他看着我大口大口的喘了两下唾液从他嘴角溢出滴下来忽然暴出得意的‘哈哈‘大笑状甚得意的吼道:‘小*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才叫作武道!‘

    看他的样子十分像是失去理智从膨胀的四肢可以猜到他一定施展了什么异法快挖掘出自己的潜能短暂时间数以倍数的增加自己的功力克敌制胜。

    记得二叔曾跟我提起过这种异法我当时非常羡慕这种*还让他教我不过二叔没有教我他告诉我这种*看似强大无比实际上却是有害无利。

    这种*属于同归于尽的招数敌伤一千自伤八百和自杀没什么两样。一旦施展这种异法掌握不好就有生命危险就算侥幸不死轻者得觅地静修没有个三年五载的别妄想回复就算是恢复了在武道上也难有作为。

    ‘那重者呢?‘我当时问。

    二叔冷哼了一声道:‘失去功利和死人没什么两样。‘

    三叔接过话题道:‘我们四大圣者的子侄还需要用这种方法来活命吗!与其怎么想着和别人同归于尽还不如留下机会赶快逃跑等到下次再杀他一个丢盔弃甲。‘

    刘一勇的父亲施展的是一种以消耗自己生命力为代价的*短时间内将功利提升两到三倍其实这种*他以前曾经施展过所以非常熟练可是这次却不应该施展出来他因为受伤的关系再加上情绪不稳定很难控制突然涌出来的大量力量才会造成盔甲忽明忽暗的景象并且力量的过度膨胀令他很辛苦急需一个泄的地方。

    他说完话单臂握剑遥遥的指着我忽然一生厉吼‘哇呀!‘力量急剧膨胀起来千分一秒的刹那功夫一个火红的巨狐从他的头顶冒出来龇牙咧嘴的直扑向我。

    面对此异景我禁不住喊出声‘幻灵!‘这个招数可以说是兵器所能施展出来的终极招数比起剑气好要强几分我强自镇定咽下一口唾沫全力暴出剑气顿时毫光万丈直冲云霄。

    ‘烈炎‘带着极高的温度闪烁着凌厉的红芒眨眼间拦在巨狐身前当头劈下没想到无坚不摧的剑气第一次施展就遇到了强敌巨狐倏地长开大嘴尖锐的獠牙将剑气一口咬住。

    我们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事实上他们两人比我还要吃惊刘一勇的父亲本来以为施展出自己的压箱底的两大绝招必然可以手到擒来却意外的遇到我的顽强抵抗。

    他大哥更是惊讶本来他以为我虽然强过刘一勇的父亲却仍不是自己的对手这时看我竟然出剑气立刻收起了小觑之心。不过眼中却更为贪婪。

    他深深的知道以我这般年龄想要放出剑气必须得有神兵利器配合否则休想放出剑气。而且刚才我暴出剑气所产生的异像分明表示这是一把不可多得的神兵。

    我咬牙坚持着不让巨狐有所寸进心中暗道他那把剑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强的神器那把破剑比起我手中的‘烈炎‘还差许多怎么可能施展出‘幻灵‘这么厉害的招数。

    其实我不知道那是合体后的一种及耗内息的招数暂时将自己的内息与合体兽融合在一起形成和幻灵差不多的招数。而此时我已经胜券在握。

    他本就受了不轻的伤又强行使用极伤身体的*却不能完全驾御此时已经是灯枯油尽只要我在坚持一会胜利必然属于我。

    雨魔申明:冒险者天堂喜欢的朋友可以下面这个地址里面有更多的内容记得看完后把您手中宝贵的一票投给我:)?sid=16596您的一票帮我解除一天的辛苦,票越多更新越多。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章 最后一击 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