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投票大家多多投票多多留言。)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过了一个月这段时间我用里威爷爷教给我的法子给小黑子弄吃的小黑长的很快差不多是一个月前的一倍大了身上背着的壳愈的黑硬。只是爱娃的那只小白龟却长的很慢同样是一个月现在却只有小黑的三分之二大小。

    小龟吃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它是杂食性动物不但是吃水草更吃鱼虾。小黑好象更爱吃水草多一些但是它不大爱吃我从河中给它捞来的水草。因为小龟的水性很好我经常带着它下水不过我都会紧紧的跟在身边毕竟它还是太小遇到天敌没有什么抵抗力。

    每逢我带它下水它都会欢快的在水中蹿动仿佛小马驹在碧绿的广阔草原上撒开蹄子自由奔跑又如山鹰翱翔在美丽的天际。

    它每每钻进旺盛的水草群中虽然茂密的水草若迷宫般使我眼花缭乱它却总能很容易的找到我且嘴里通常都会叼着几根嫩绿的水草绿的晶莹透明里面的纤维都可看的很真切。

    我用之拌上鱼虾小黑吃的很起劲。

    我曾经自己到河中找过这种水草茫茫的水草群在河中绵延有数里之远茂盛处犹若森林幽不可探万千水草随水流一起摇动身肢煞是壮观但也更增加了我寻找小黑吃的那种特殊水草的难度。

    费尽心机用尽力气却一无所获最后只有放弃。每天我都带着小黑到河中戏耍这个时候我也就放心的让它自己去找喜欢吃的水草这种水草和普通水草模样差不不太多只是更短更嫩更细小。茎上的叶子比普通的要多一个叉。

    闻之有股淡淡的腥味咬破茎根会有股涩涩的液汁流入嘴中但是很快就会转为一股醇酒的香味非常奇特。

    这种草其实是很宝贵的东西如果有专家在此一定会认出来这种草叫做“九幽草”对宠兽具有独特的用处功能促进宠兽生长并能具有很强的疗伤功能。

    这种草是地球独特的产物在很久以前星球联盟还未解散之前地球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这种宝贵的草虽然不能说俯拾皆是但也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

    战争结束地球受到战火的波及最大简直是满目创痍落后其他星球至少有五十年。

    经过这百多年的展才慢慢的恢复元气。可惜的是如“九幽草”这种宝贝都几乎消失殆尽没有消失的也剩下极少数生存在隐秘的地方无从寻迹了。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战后宠兽数量剧减至到现在也无法恢复往日的朝气战争的破坏由此可见一斑。

    我懵懂不知每天当作普通小草喂给小黑的“九幽草”会是这样的宝贝。但是我知小黑很喜欢吃只是小黑每次叼出的些微几根根本不够它吃的以前两天才吃一根随着身体不断长大两根也仅够它一天吃的。

    没办法我只有再次尝试着去水草群中寻找。

    紧紧跟着小黑在水草中出没晕头转向跟的次数多了终于让我现了这种水草的生长地。

    “九幽草”大多生长在水草群的中部它并非直接扎根在泥中而是生长在普通的水草的根部紧靠在茎边靠水草提供养分由于“九幽草”实在是太细小而周围水草太多如果不是细心的查看根本无法现它的存在。

    由于无法找到合适的容器存放我不敢一次摘的太多采够小黑一个星期吃的就行。

    再过两天就是月中了算算日子离上次父亲那几个结拜兄弟来地球看我和母亲已经差不多一年了他们通常都会在那几天来的。

    义父也就是几人中最大的一个他传给我的父亲的“九曲十八弯”神功我已经练了八年之久平常练功运气之时气机平和如潺潺河水奔流不息流淌全身运完功气血两旺神清目明。

    这些天我隐隐的有些不安。因为每次练功都会有些异况生平时安详的河水时而如涨潮般起伏不定时而如泥石流狂奔不息时而停滞不前时而又被气漩隔成两截。

    想起义父当年说过的话——八年一坎虽然我不知道其中正确的解释但是也隐约猜到这些反常的情况大概和这个有一些关系。

    每次运功生的异状都对我的经脉造成很大的伤害。

    小黑很粘我平时都要呆在我身边因此每日清晨我沐浴在阳光下练功的时候它也会默默的爬到我怀里。

    几次运功出现危机的时候都会有一丝丝的阴寒的气息从我的腹部断断续续的传来对我暴躁的气机起了一定的缓冲作用让我好受了不少。细心的观察了几次意外的让我现传出阴寒气息的部位恰好是小龟趴着的位置。

    这样一来原因几乎可以脱口而出了这一定是从小龟身上传来的。

    现了这个好处每次练功的时候也就任由它爬到我身上陪我一起练功。

    小黑子一天天的快长大生长度却是那小白龟的很多倍。这天如同往常一般天边微微的透出红晕我便来到院子中练我的“九曲十八弯”。闻鸡起舞是里威爷爷常跟我们说的道理他经常说外面的世界很大了不起的武道者数不胜数要想出去闯出一番天地就得闻鸡起舞勤加*。

    虽然我不敢妄想成为如同父亲般厉害的武道家但是亦不想一辈子功夫都这么差何况母亲说我以后会是个伟大的人一个伟大的人功夫太差怎么行。

    运起家传的心法调动缩在丹田中的内气引导它们流经身上的大大小小已经贯通了的经脉这次很成功的将内息带动着在周身流转了十八圈再次将内息归引回丹田。

    刚想收功突然已经收回到丹田中的内息暴躁不安的跳动起来剧烈的疼痛立即令我无法保持打坐的姿势颓然歪身倒躺在地面。

    丹田中的气息仿佛化成了液体如同沸腾的开水一滴滴的溅出水面又落回水中。撞开丹田尚未来得及收口的位置蜂拥而出。带着火热的温度快的在体内涌动着。

    一连在体内转动十八圈却仍没有回归丹田的意思。我已经渐渐的被炽热的气息熏的意识迷糊。

    这时从小黑身上传来一股股冰冷的气息虽是杯水车薪却让我好过了不少火热的气劲仿佛找到了泄的出口齐齐朝小黑涌了过去。

    强烈的气劲根本不是尚在幼年期的小龟能够承受的。我拼起最后一股余勇强行驾御着了疯的气息将其驱赶回丹田。

    在我强大的意识干预下炽烈的火一般的气息终放慢了度僵持不下我却咬牙承受着腹内一阵阵的绞痛。即将崩溃的刹那一股仿佛源源不绝的阴凉之气突然从天而降在我体内肆虐的火热气劲连反抗也没有如同摇曳在狂风暴雨中的点点星火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于此同时我双手握拳两眼尽赤拼尽全力出一声大喝时间瞬间停止无限广大的脑海深处仿佛传来一声经久不息的龙吟回荡在脑中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远但却清楚的像是在你耳边低吟。

    小黑被我瞬间爆出的气劲撞出很远重重的跌落在地面出“吧嗒”的脆响。

    我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刚才极为强烈的气劲的冲击力以摧枯拉朽之势电石火光之间穿行了我的七经八脉。经脉好象有碎裂之感令我不敢稍动。

    我可以感觉到一向湿润的经脉现在如是烟熏火燎*辣的痛。就像久经曝晒的稻田水已干涸龟裂成一块块的使种田人心痛不已。

    虽然我很担心小黑的死活但是仍只能勉强的把头微微偏向小黑跌落的方向观看着令我惊异的是很快烟尘中一个熟悉的影子爬了出来正是小龟。我差点惊喜的叫出声来真不愧是野宠之命生命力相当旺盛受了这么强的冲击仍能安然无恙。

    我奇怪的看着它直奔屋中爬去不大会儿就看见小龟摇摇晃晃的往我这爬来嘴中还叼着什么东西。及到走近这才现小龟嘴中的东西根本就是它平常最爱吃的那种水草。

    我好笑的望着它却牵动了伤势顿时变为苦笑道:“小黑啊你不是让我吃水草吧我现在是受伤。”说完忽然看见小龟背着的龟壳本是最坚硬的东西却有一道明显的裂缝。

    我这才知道原来小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耐打在大力的冲击下也受了不轻的伤。

    小龟好象明白我不想吃它叼来的“九幽草”用脑袋在我的脸边顶了顶湿湿凉凉的接着伸长小脑袋把一颗“九幽草”搁在我朝天的那半边脸上。

    雨魔申明:冒险者天堂喜欢的朋友可以下面这个地址里面有更多的内容记得看完后把您手中宝贵的一票投给我:)?sid=16596您的一票帮我解除一天的辛苦。

章节目录

驭兽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章 神迹九幽草 一,驭兽斋,笔趣阁并收藏驭兽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